毒醫狂妃有點拽 作品

第2502章 蓬萊島現世

    

心,他們想要報仇儘管放馬過來,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聞言,夜鋒若有所思地看著葉緋染,問道,“小姐,你跟天魔宗有仇?”葉緋染輕輕點了點頭,如實道,“我跟天魔宗勢不兩立。”夜鋒雖然心有疑惑,但並不影響他立表忠心,“小姐,屬下以後遇到天魔宗的人,絕對不讓他們活著回去。”未來帝後的敵人就是他的敵人。夜鋒絲毫不覺得自己在討好葉緋染這個未來帝後。聽到此話,葉緋染也忍不住看了一眼夜鋒,她怎麼覺得夜鋒好像...聽到溶月的話,白瀚宸一下子蹙起了眉頭,在他看來,即使現在都組成了小隊,但還是要大部隊一起前往蓬萊島。

如此一來,即使遇到什麼危險,也可以一起互相照應。

溶月看到他的神情變化,挑眉問道,“副宗主這是覺得我保護不了風雲隊?”

白瀚宸一臉的無奈之色,“溶月,我冇有這個意思,你不要用激將法。”

“那我當你答應了。”溶月立馬笑道。

白瀚宸更加無奈了,“你這是強詞奪理。”

然後,接下來的話他說不出來了,因為風雲隊都一臉期待地看著他,顯然也是想提前出發。

“那你們小心一點,遇到不能解決的麻煩,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

“好!”

就這樣,溶月帶著風雲隊提前出海了,其他玄天仙宗的弟子一臉的羨慕之色,提前出海意味著機遇多一點啊!

當然,他們也冇有忘記葬神之海的危險,所以此刻都希望給自己帶隊的仙君長老不但擁有飛船,而且實力要強悍。

巧的是,雷峰主莫隱南、風峰主司玨和水峰主池魚都擁有自己的飛船,因此他們都帶著用自己親傳弟子的小隊跟著提前出發。

白瀚宸:“……”

他就知道開了一個頭就控製不住了。

於是乎,他快速地安排剩下的事情,然後催促他們快速登上飛船跟上。

白瀚宸雖然是掌控全域性,但他也負責一個小隊,好巧不巧正是雷霆隊。

就這樣,風雲隊所在的飛船一馬當先,後麵全都是玄天仙宗的飛船,兩艘飛船之間的距離都不太遠。

溶月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又看了一眼葉緋染,笑了。

飛船一直朝著耀眼光芒的方向駛去,冇過多久,便連身後的海岸線都看不到了。

而溶月也適時地開口道,“大家做好準備了,我們快要遇到海獸了。”

聞言,葉緋染的精神力立馬往前方海域蔓延而去,果然看到了不少海獸。

同時,溶月不忘交代負責操控飛船的葉涵,“涵兒,儘量避開高級海獸聚集區,就怕飛船被它們撞壞了。”

“是!”

然而,海麵上不止玄天仙宗的飛船,還有彆的勢力的飛船,所以溶月發現一箇中級海獸聚集區的時候,葉涵即使想繞開也繞不開。

一時之間,他們被這一群中級海獸包圍。

所幸溶月提前傳音給後麵玄天仙宗的飛船,所以其他飛船冇有跟著闖進來。

“溶月,需要幫忙嗎?”風峰主司玨立馬傳音問道。

“不用,正好讓風雲隊練一下手,你們先走。”溶月回道。

風雲隊看著海中虎視眈眈的海獸,大家都已經做好了作戰的準備。

“這是虎鯨嗎?”

“不是,隻是長得跟虎鯨有點兒像的海獸。”

“這海獸的內丹、皮和筋骨都不錯,你們擊殺了可以把它們的屍體收起來,到時候可以換點靈石,直接去積分閣兌換。”溶月說道。

說到積分閣,溶月心裡也一陣火熱,上次葉緋染和葉緋萱拿去兌換積分的寶貝,她也看上了好幾個呢!

不過迄今為止,整個宗門都冇有人兌換到一個,原因是那些寶貝需要的積分都不少,而且宗主柯杜仲不知道想什麼,突然來一個騷操作,說等大家去蓬萊島回來纔可以兌換那些寶貝,讓大家在蓬萊島曆練的同時也好好收集寶貝。

風雲隊也激動了。

恰巧這個時候,第一批海獸向他們衝了過來。

唐夢桐素手一揮,一道水牆便擋住了這一批海獸,但好景不長,海獸們一下子便突破她的水牆。

“你們動手解決他們,我來擋住後麵的海獸。”葉緋染說道。

“好!”

風雲隊擊殺海獸的時候,葉緋染也是素手一揮,一道道水牆擋住一批又一批衝過來的海獸。

她如今的修為已經穩固到仙帝初期,所以擋住這些海獸很容易,她還趁機練習水係技能。

溶月則立在高處掌控全域性,隻有危險的時候,她纔會出手。

一炷香時間之後,這一群中級海獸被殺的被殺,逃的逃,等到風雲隊把海裡的海獸屍體全部撈起來,飛船又繼續往耀眼光芒的方向出發。

這個時候,玄天仙宗的飛船不但已經全部駛到前麵,而且遠遠看過去隻看到一個個小黑點了。

見狀,溶月柳眉微挑,“你們還想繼續練手嗎?想的話我們就駛去冇有飛船駛過的地方。”

聽言,風雲隊下意識地看向葉緋染,葉緋染抬眸看了一眼遠處耀眼的光芒,問道,“師尊,蓬萊島現世的時間確定嗎?”

溶月搖了搖頭,“為師不確定,有可能下一刻就現世。”

“那我們繼續往前駛去吧!練手的事情,等離開蓬萊島再來也可以。”葉緋染毫不猶豫地道。

“好!”

就這樣,風雲隊所在的飛船原本是在最前麵,如今卻變成了在玄天仙宗那些飛船的最後麵。

遇到的海獸,全部都被前麵的飛船解決或者嚇跑了。

看到這樣的情況,風雲隊乾脆擺爛,全部躺著飛船的甲板上曬太陽,簡直不要太逍遙了。

一開始,溶月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幾下,但後來她也跟著曬太陽,簡直不要太舒服!

葉緋染冇有忘記辛苦操控飛船的姑姑葉涵,所以時間差不多她就去跟葉涵交班,誰讓她精神力比較強呢!

耀眼光芒看著似乎不太遠,但飛船還是駛了七天纔到達。

這個時候,那些早到的飛船全部繞著耀眼光芒停靠,都想著第一時間登上蓬萊島。

葉緋染打量了一眼四周,目光又落在耀眼光芒上,然後神識往海裡一趟,發現了有十幾隻海獸都潛伏在海底裡,它們紛紛隱藏了氣息。

葉緋染眉梢微挑,這些應該都是可以化形的海獸,不然不會想著登上蓬萊島。

看到它們,她也想起了待在靈獸袋裡麵的二十個鮫人。

“沫影,你覺得葬神之海怎麼樣?”

“葉姑娘,葬神之海的事情到時候再說,我們也想去蓬萊島。”沫影回道。

“好!”

時間漸漸流逝,眾人都安靜地等待蓬萊島現世,而到達的飛船也越來越多。

這一晚,海麵上風平浪靜,除了守夜的修煉者,其他修煉者都休息了,打算以最好的狀態進入蓬萊島曆練。

突然,原本還是夜幕的天空瞬間變亮,無數光芒照射下來。

這一異象也驚醒了所有沉睡的修煉者,他們紛紛跑出來。然而他們都看不清楚光芒裡麵的情況。

“什麼情況?是蓬萊島現世了嗎?”

“如無意外應該是,等光芒散去便知道了。”

很快,光芒便散去了,而藉助月色,他們看到了一座島嶼,隻不過島嶼一片黑,完全看不清島上的情況。

“蓬萊島,是蓬萊島!”

一時之間,四週一片激動。

“那便是蓬萊島嗎?怎麼那麼小?”韓希澤疑惑出聲。

聞言,溶月笑了,“嗬嗬……蓬萊島不小,這隻是錯覺而已,等到它跟葬神之海搭建起一座橋梁,我們便可以上島了。”

韓希澤伸手摸了摸鼻子,尷尬地道,“原來如此。”

溶月看了一眼四周蠢蠢欲動的人,便繼續道,“雖然我不知道蓬萊島會降臨多久,但我們不必著急上島,最後上島也無所謂,最好輪到我們的時候,已經天亮了。”

夜晚上島,意味著危險也大一點。

“是!”

接下來,眾人便看到一片黑色的島嶼延伸出一條閃閃發光的橋梁。

等到橋梁跟葬神之海搭建成功,一眾修煉者便爭先恐後地上橋,飛快地往蓬萊島奔去。

時間繼續流逝,等到天空泛起魚肚白的時候,大部分修煉者都已經上島,隻剩下一部分修煉者,而他們大部分都是來自十大宗門。

“諸位,我們劍仙宗先走一步了!”

“諸位……”

白瀚宸也不著急,最後才讓玄天仙宗的弟子上島。

走上橋梁的時候,葉緋染想起了潛伏在海底的海獸,神識悄悄地往海裡探去。有想到海芒果精這麼快就被溫天心契約了。驚訝過後,它的視線落在那條黑色的繩子上,這繩子有點兒邪乎。如果它被捆住了……不,它不會被捆住,所以冇有如果。契約一成立,溫天心便把海芒果精身上的黑色繩子收了回來。“本來打算跟你建立平等契約的,隻可惜你不珍惜!”海芒果精:“……”主仆契約,它不能違抗主人的命令,它隻能敢怒不敢言。與此同時,葉緋染一行人也走了過來。“天心,可以啊,這麼快就把海芒果精契約了。”“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