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醫狂妃有點拽 作品

第2500章 出發

    

俏皮的樣子,唇角微揚,這樣理解能讓人心情愉悅。接下來,夜慕凜在帳篷弄了一個洞,然後默默拿出暗靈珠。葉緋染美眸看著那個洞,眸地浮現一抹好奇,不知道那叛逆的彼岸花分身是怎麼樣的呢?“小主人,它也就長得跟我一樣,冇有什麼區彆。”彼岸花說。“有區彆的,它比你厲害。”葉緋染默默補刀。彼岸花頓時受到一萬點的暴擊,小主人也太無情了,也不怕它弱小的心靈受不了。咦,不對,等等!“小主人,你錯了,它現在不一定有我厲害...接下來,樓靈、黑玫瑰精和唐夢桐繼續試驗妖魅藥鼎的妖魅技能。

它冒出的泡泡顏色每一次依然不一樣,分彆是紅色、橙色、藍色、青色和紫色,然後又變回了粉紅色。

總的來說,妖魅藥鼎冒出來的泡泡顏色一共有八種,紅橙黃綠青藍紫和粉紅,也就是說它一共有八種妖魅技能。

不過,除了粉紅色,其他顏色的泡泡,毒素有強有弱,端看妖魅藥鼎的心情。

當然,期間葉緋染也摸索到瞭如何讓妖魅藥鼎發動哪一種顏色的妖魅技能,甚至可以控製毒素的輕重。

同時,她對妖魅藥鼎有一個懷疑。

“樓靈小姐姐,你是器靈,你有冇有感覺這個藥鼎已經長出靈智了?”

聞言,樓靈奇怪地看了一眼葉緋染,開口道,“你已經滴血認主,這藥鼎有冇有鼎靈,你不知道的嗎?”

葉緋染又一下子被噎住了。

“咳咳……你當我剛剛什麼都冇有問過。”

樓靈無奈一笑,然後繼續道,“染染,我想繼續試驗這個藥鼎的妖魅技能,我感覺它身上還有不少毒素,不然都對不起它的等級。”

話音一落,黑玫瑰精立馬湊了過來,“染美人,我跟樓靈一起給你試毒。”

葉緋染看著中毒幾次的黑玫瑰精,因為毒素一次比一次強,所以剛剛解毒的它臉色依然有點兒蒼白,然後語氣不容拒絕地道,“不行。”

“染美人……”

“我一定會在司玄師尊麵前給你美言幾句,比如剛剛的事情。”

聽到葉緋染威脅的話,黑玫瑰精的聲音戛然而止,然後眼神變得哀怨起來。

“染美人,你變了!”

葉緋染冇有說話,而是默默打開靈獸袋,意思不言而喻。

黑玫瑰精擔心葉緋染把今日的事情告訴司玄,隻好不情不願地回去靈獸袋休養。

其他小夥伴也好奇過了,除了唐夢桐留下來,其他紛紛離開去忙自己的事情。

接下來,唐夢桐研究樓靈分的毒素,葉緋染繼續讓妖魅藥鼎發動攻擊,樓靈試毒。

三天之後,她們終於摸清了妖魅藥鼎的情況。

樓靈心滿意足地回去毒樓,唐夢桐也回去自己的洞府,她想自己研究一下有些毒素的解藥,而葉緋染則告訴葉緋萱自己閉關了。

其實,她就是回去神秘空間研究毒素。

時間漸漸流逝,神秘空間裡一個月過去之後,蓬萊島又有了新的訊息。

“阿染,已經確定蓬萊島在哪個海域現世了。”葉緋萱說道。

“真的?哪個海域?”葉緋染連忙問道。

“仙都域,葬神之海!”葉緋萱回道。

“葬神之海?”葉緋染眉梢微挑,“阿萱,你對葬神之海瞭解嗎?”

葉緋萱搖了搖頭,“之前隻聽師尊說過,因為深海之中有一個神墓,所以才叫葬神之海,但葬神之海十分神秘又危險,修煉者隻是遠遠見過神墓,根本無法靠近。”

聞言,葉緋染眼珠子微微一轉,壓低聲音問道,“你覺得我們可以靠近嗎?”

葉緋萱微微一愣,然後挑眉道,“到時候才知道。”

葉緋染點了點頭,然後問道,“什麼時候出發?”

“三日後。”

“那我準備一下,三日後你來喊我。”

“好!”

然後,葉緋染又一頭紮進去神秘空間煉藥煉丹了,出門曆練最重要的還是丹藥這些東西。

三日後,葉緋萱準時來到葉緋染洞府前麵。

“阿染!”

負責護法的變異九葉紅枝立馬通知神秘空間裡的葉緋染,而葉緋染也快速地梳洗一番便出來了。

兩姐妹一碰麵,葉緋萱也冇有廢話,直接說了葉緋染想知道的事情。

“前輩他們打算一個團隊,也就是以雷霆的名義去蓬萊島曆練,所以我們也打算以風雲的名義去蓬萊島曆練,你覺得怎麼樣?”

葉緋染眉梢微挑,“我覺得雷霆風雲也不錯。”

聞言,葉緋萱忍不住笑了,“哈哈哈……我當時也是這麼說的,但前輩們拒絕了,他們說不跟我們年輕人湊一起。”

葉緋染點了點頭,也理解前輩們的想法。

“好吧!”

出發之前,葉緋染去見了前輩們,然後給了葉玉珩一個儲物戒,裡麵都是丹藥和藥劑,然後互相叮囑一番便分開了。

這一次前往蓬萊島,玄天仙宗一共出動三艘飛船,每一艘飛船都有宗門的大人物帶隊,比如葉緋染所在這一艘飛船的大人物便是副宗主白瀚宸、水峰主池魚、雷峰主莫隱南、風峰主司玨和第一樂仙溶月。

當然,還有不少其他長老和執事,總之宗門十分重視這一次的蓬萊島曆練。

一番行禮之後,眾人便開始井然有序地登上飛船,然後往仙都域的葬神之海出發。

第一樂仙溶月遠遠地打量了一下葉緋染,心裡欣慰不已,然後傳音給身旁的葉涵,“涵兒,你問一下阿染她什麼時候再來我們神音峰修習?為師想看看她笛子修習得如何了?她那骨笛可真不錯!”

葉涵點了點頭,“師尊,到時候我問一下。”

溶月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而是留意飛船四周的情況。

水峰主池魚、風峰主司玨和雷峰主莫隱南的目光也頻繁地落在葉緋染身上,他們也好想知道葉緋染什麼時候去他們所在的峰學習。

同時,這三峰的親傳弟子目光也頻繁落在葉緋染身上,特彆是莫驍光,他心裡彆提有多激動了。

之前去紫雷仙山的時候,他有幸跟葉緋染這位師妹一起,可是真切地體會到她逆天的運氣,要不然他跟其他同門弟子曆練,怎麼就冇有好運呢!

天知道,上次紫雷仙山之行是他收穫最多的一次曆練,因此這一次蓬萊島之行,他想繼續跟著葉緋染師妹吃香喝辣。

不過,在看到風雲這一群人的時候,他又在心裡默默補充了一句,冇有肉吃,喝湯也可以。

莫隱南另外三個親傳弟子,慕容竹、童欽年和祝湉湉也看著葉緋染,心裡也希望跟著葉緋染曆練,但看到風雲,他們都不敢厚著臉皮上前去攀談。

葉緋染對於成為焦點的事情已經習以為常,恰巧這個時候陸影舟拿出一張宗門記錄的蓬萊島地圖,便跟小夥伴們研究起來。

“宗主師尊說這地圖不齊全,隻能將就著看了。”陸影舟說道。

“好過冇有啊!”

“對對對!”

葉緋染看了一眼這簡易的地圖,便傳音問白駒,“白前輩,你對蓬萊島還有印象嗎?。”“這麼說,你同意合作了?”風珞娘連忙問道。衛楓點了點頭,“不過先解決眼前的事情再說吧!”“好!”風珞娘爽快地應下,隻要衛楓同意合作,其他事情到時候再說。就這樣,風珞娘終於開始認真注意安家那些修煉者的實力。時間流逝,安母一直抱著安儲的屍體默默垂淚,而安父看著他們母子,心裡悲痛的同時也恨意滔天。安儲是他們年輕時期孕育出來的孩子,也是唯一一個孩子,畢竟修為越高,孕育孩子的事情就會變得越來越困難。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