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醫狂妃有點拽 作品

第1章 重生

    

同時素手一揮,手中的玄冰綾飛向玄冰潭中央。“咦,葉緋染到底要做什麼?”隨著這一道聲音落下,江映寒動了,她踏著玄冰綾飛向玄冰潭中央。江映寒在玄冰綾末端停下,隻見她腳下所站的地方凝實了,這自然是由葉緋染的靈力來凝實,這也是為什麼要在這裡吸收冰屬效能量球的原因。與此同時,玄冰綾的末端突然又變長了,落入了玄冰潭之中。江映寒看向玄冰潭下方,躲在玄冰綾裡麵的雪精靈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已經做好準備。緊接著,江映...森羅大陸。

南越國。

鬼街。

痛!

腦袋像是爆炸了般,身體也如卡車碾壓過的痛,非常的難受!

葉緋染吃力地睜開沉重的眼,入目的是一片漆黑。

她皺了皺鼻子,空氣中瀰漫著一陣刺鼻的血腥味。

嗯?

這裡是哪裡?她怎麼在這裡?

她不是被朋友出賣,執行任務中中了敵人的埋伏,在爆炸中跟敵人同歸於儘了嗎?

“嘶”

下一刻,葉緋染隻覺得腦子一陣劇烈的刺痛,大段大段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我去!

她居然碰上穿越潮流,穿越重生了,這實在是太狗血了吧!

不過,狗血歸狗血,最主要的是她又活過來了,冇有什麼比活著重要。

跟敵人同歸於儘的她重生在一個同樣叫“葉緋染”的少女身上。

原主葉緋染,南越國葉家嫡長女,爺爺是南越國德高望重的前輩,父親和母親的天賦都十分出色。

隻可惜,父母意外早逝,二叔成了葉家的暫代家主,而二嬸朱氏和兩個堂妹葉雨婷、葉雨薇,一直視原主為眼中釘肉中刺,隻因原主跟當朝太子皇甫賢指腹為婚。

再加上原主不能修煉靈力,除了葉家老爺子,其他葉家人皆視原主為葉家的恥辱,因此離開葉家老爺子的視線,原主活得連狗都不如!

不錯,森羅大陸以武力為尊,崇尚強者,唾棄弱者。

在這裡,人類被劃分爲修煉者和普通人。修煉者可以修煉靈力,修煉等級越高,實力越強,實力無止境,而普通人則無法修煉靈力,被稱為廢物,比如原主。

葉緋染前世是令人聞風喪膽的特工,原主這樣的處境她根本不放在眼裡。她冷笑一聲,既然接手這具軀殼了,那麼她便會為原主一一討回公道,讓那些欺負原主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此時,外麵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隱約還有說話聲。

“老大,我們真的要這麼做嗎?這葉大小姐雖然是一個廢物,可她好歹是太子殿下指腹為婚的未婚妻,到時候太子殿下發現被戴了綠帽,會不會殺了我們?”

“你怕什麼?太子殿下一直想辦法除掉葉家大小姐,我們說不定到時候太子殿下還會給我們賞賜。”

“真的嗎?哦,對,葉二小姐剛剛告訴我們,葉家大小姐已經被喂下情花毒,葉二小姐跟太子殿下兩情相悅,他們到時候肯定會給我們額外的賞賜。”

葉緋染聽到兩人的對話,微微蹙起眉頭。

情花毒?

她強忍著全身的劇痛,伸手搭在脈搏上。

果然是被下了媚藥,不過現在還冇到發作的時候。

葉緋染眼底閃過一抹寒意,腦袋快速地搜尋記憶。

二妹?三妹?未婚夫?

好,很好!全部給她等著!

腳步聲越來越近,葉緋染美眸銳利地掃視周圍,一把抓住不知道是誰遺落在一旁的髮簪。

很快,兩人便來到葉緋染前麵,漆黑的破廟也被火把照得明亮。

“嘖嘖嘖廢物身上雖然血跡斑斑,但好歹長得如花似玉的。嘿嘿小美人,讓哥哥來好好疼你吧!”

說完,其中一人滿臉邪笑,伸手就要撕開葉緋染的衣服

當他的手快碰到葉緋染時,葉緋染本緊閉的眼睛猛地睜開,冰冷銳利的美眸中劃過一絲殺意。

“找死!”

她一手抓住大漢的腳,使儘全力一扯,毫不防備的大漢一個不穩就倒在地上。

事不宜遲,葉緋染猛地坐起,沾滿鮮血的雙手狠狠地擊中大漢的脖子。

砰!

大漢腦袋一歪,徹底暈了過去。

站在一旁舉著火把的另一個大漢,不敢置信地看著麵前的一幕,眼珠子因為驚訝像死魚一般突了出來。

事不宜遲,葉緋染如法炮製地把冇有反應過來的那人也打暈了。

兩個如此弱雞的渣渣,妄想對付她這個前世令人聞風喪膽的特工,簡直太可笑了!

估摸著情花葯就要發作,葉緋染動作麻利地把兩人綁了起來。

葉雨婷不是找人想要毀了她的清白嗎?那她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走出破廟,葉緋染警惕地打量周圍的環境,搜尋一下記憶便知道這裡是京都郊外最出名的鬼街。

鬼街兩旁不是鬼宅就鬼廟,傳聞在鬼街走一圈都可以看到鬼魂,因此很少人會來鬼街,特彆是夜幕降臨之後。

嗬嗬葉雨婷倒是會選地方。

突然,一陣夜風吹來,葉緋染動了動鼻子,心裡浮現一抹喜悅,邁起腳步進了鬼街東麵的那棟鬼宅。

越往裡走,空氣中的藥味就越是濃鬱。

藉著月色,能看到鬼宅裡麵是個藥園,種滿了各種各樣的藥材。

這一切太奇怪,葉緋染心裡不得不打起十二分警惕,她不動聲息地打量周圍,一點氣息也冇有。

下一刻,白影便快速地在藥園閃動,很快便采摘到自己需要的藥材。

緊接著,葉緋染在鬼宅找到了工具,動作熟練地把藥材搗成藥汁服下。

一刻鐘後,葉緋染體內的情花毒便解開了。

接下來,她不忘弄了一些療傷的藥服下,畢竟身上有不少傷,同時她還製作了一些迷暈藥、升級版的情花毒、升級版的狂躁粉等需要用到的藥。

最後,她伸手彈了彈衣袍上的草屑,美眸看了一眼周圍,語氣禮貌道,“謝謝!”

說完,葉緋染便瀟灑地轉身離開。

她不知道的是一株一根手指高的四葉草一蹦一跳地,悄無聲息地追了上去。

葉緋染回到鬼廟,動作麻利地把那兩個大漢弄到馬車上,然後駕著馬車根據記憶往葉府的方向駛去。

與此同時,四葉草已經悄無聲息地纏在葉緋染背後的墨發上,四片葉子不斷地晃動,隱約透著激動之色。

每當葉緋染扭頭往後看的時候,四葉草便立馬隱匿起來,一點氣息也不泄露。

葉緋染什麼也冇有發現,蹙眉輕喃出聲,“奇怪,我怎麼老是覺得有人跟著?”

回到葉府附近,葉緋染把馬車駕到一個偏僻隱蔽的地方,然後一個人悄悄地翻牆回到葉府。“帝尊大人,你不應該說出來,讓我想象一下。”如果化形獸真的是一條蟲,彆說他們人修看不上,幽冥界估計也冇有多少修煉者看得上。當然,特彆的蟲獸就另外說了。聽言,夜慕凜喉間溢位一抹低聲,“嗬嗬……是我的錯。”葉緋染第一時間自然是收集海島上的靈藥,這一次她不但讓尋寶鼠和雪精靈出來幫忙,也讓變異九葉紅枝在前麵帶路。一時之間,一片片紅色便往前麵飄去。“染染,這裡有一株靈藥!”“染染,這裡也有!”同時,上古三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