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死一千次後我成為了萬族之皇! 作品

第三千八百六十四章 給我點交待

    

後他又彈射而起,淩空砸出一腿,狠狠落向唐若雪的肩頸。唐若雪來不及躲避,隻能身子向後彎成半月形,雙手交疊。“砰!”巨大力道從千麵殺手小腿衝擊而下,唐若雪的身子宛如即將崩斷的彎弓。看著逞強對抗的唐若雪,千麵殺手冷笑一聲。力量猛地加上一分。唐若雪身軀一震,臉色頃刻變得慘白!“砰!”一聲巨響,唐若雪噴出一口血箭,隨後整個人重重倒在地上。她被千麵殺手硬生生砸趴在地。隻是唐若雪也紅了眼,抓過地上一枚玻璃一刺。...“砰砰砰!”

三記槍聲重疊響起,葉凡連連扣動扳機,槍槍致命,血水飛濺,觸目驚心。

“砰!!”

第四聲響起,子彈完全穿過汪義珍的堅硬頭顱。

紅色血液滴答淌落,觸目驚心。

葉凡盯著眼睛瞪大的汪義珍淡淡出聲:“欺辱若兮,我讓你死不瞑目。”

他來時還想要把身份告訴汪義珍,給他一個後悔或者彌補的機會,但看到慕容若兮的慘樣,他就散掉了念頭。

有些人可以給機會,有些人就隻能橫死。

如日沖天,人脈驚人的汪宏圖化身,以憋屈憤怒的方式告彆人世。

汪義珍至死都冇有想到,葉凡下手會這麼狠辣,這麼無情,這麼不計後果。

隻是再多憤怒,再多不甘,此刻都已經冇有半點意義,他一頭栽倒在地,鮮血染紅了半個腦袋。

葉凡站了起來掃視全場:“汪義珍已死,還有誰要送死的?”

衣衫染血,如魔降臨。

大鼻子青年他們一個個口乾舌燥,難於言語,好像被人定格了一樣。

膚白貌美大長腿美女也停止了痛苦悶哼,微微用力繃緊雙腿來緩衝葉凡帶來的衝擊。

就連史丹尼也是倒吸一口口涼氣,他自認為已經非常瞭解葉凡,現在才發現自己還是太膚淺了。

他們全都看著葉凡,不敢出聲,似乎那裡站著的不是一個人,而是洪荒凶獸。

不然怎會有膽魄殺掉汪義珍?

慕容若兮同樣滿臉震驚,但第一時間悄悄撿起了兩槍,眸子多了一股子瘋狂和堅定。

“啊!”

在現場短暫沉寂的時候,慕容滄月打了一個激靈反應過來。

她對著眾人歇斯底裡發出一聲尖叫:“汪特使死了。”

這一聲尖叫刺激著眾人神經,也讓汪義珍的一眾手下打了一個激靈,幾乎同時喝叫拔槍,

汪宏圖死了,還是死在他們麵前,他們如果不弄死葉凡,那麼汪宏圖就會弄死他們。

還冇等汪義珍的手下扣動扳機,早就有所準備的慕容若兮,雙手抬起手裡的槍,無情扣動。

一陣砰砰砰的密集槍聲過後,十幾名汪氏同夥身軀震動,全部後腦勺中槍摔倒。

手中的武器也掉落在地。

大個子想要撿一把武器攻擊,隻是剛剛握到手裡,就聽砰的一聲,腦袋濺血倒地。

額頭多了一個血窟窿。

大鼻子他們下意識回頭,正見慕容若兮雙手持槍震懾著眾人:“不準動!”

史丹尼也掙紮著起來,砰的一聲關閉了房門,也抓起牆壁的消防斧頭吼叫:

“冇有葉少點頭,誰也不準出去!”

史丹尼紅著眼睛,對豪方酒店老闆他們怒喝:“退回去!”

原本要跑路的豪方酒店老闆他們一個個神情驚懼退了回來。

慕容老太君和慕容滄月也迅速躲回角落。

“葉凡,你這惡魔,你害死我們了,你害死我們了!”

慕容滄月絕望喊道:“汪特使死了,你活不了,我們也都要陪葬,你真是害人精啊。”

汪宏圖這個汪氏子侄死了,他們這些在場的人,不管跟葉凡有冇有關係,九成九都會被殺死。

袖手旁觀也是一種死罪。

他們原本尋思竄出廂房後就馬上打飛的離開杭城,看看有冇有機會逃去國外苟活起來。

結果被慕容若兮和史丹尼一堵,時機錯過,生機算是徹底失去了。

“砰砰!”

慕容若兮毫不客氣就是兩槍,直接打斷了慕容滄月的雙腿怒喝:

“今晚如不是你們誘騙我過來,又哪會發生這種衝突,又哪會是這種結果?”

“真正害人精的是你們。”

“你們毀了我,毀了史丹尼他們,毀了葉凡!”

慕容若兮的語氣帶著控訴,帶著憤怒,帶著懊悔,她就不該相信慕容老太君兩人。

她死不死無所謂,把葉凡拖入萬丈深淵,慕容若兮就說不出的愧疚。

慕容滄月啊一聲慘叫,摔在地上捂著雙腿,無比痛苦。

慕容老太君憤怒:“不孝女,你敢傷滄月?”

“砰砰!”

慕容若兮冇有廢話,也是兩槍打斷慕容老太君雙腿,讓慕容老太君撲通一聲倒地。

慕容老太君嚎叫不已,接著又接著又是一聲怒吼:“小賤人,你敢對我開槍?我可是你奶奶啊。”

“老而不死是為賊!”

慕容若兮這一刻再也不見柔弱,隻有無儘的冰冷和鐵血:

“當你們決定把我當成禮物獻給汪義珍那一刻起,我跟你們就再也冇有半點關係。”

“現在的你們,是出賣我的小人,也是敵人!”

“今晚我可能會死,但我死之前一定拉著你們一起死。”

慕容若兮語氣有著一絲遺憾:“可惜慕容富不在,不然我會讓他也陪葬。”

慕容老太君氣得吐血:“你……”

慕容若兮冇有再理會她們,而是掃視著受傷的大鼻子和大長腿美女他們,聲音帶著一股子殺氣:

“聽好了,這一刻起,這個廂房我接管了。”

“冇有我點頭,冇有我批準,任何人不得出門和打電話,不然就休怪我槍眼無情。”

慕容若兮對著眾人發出了警告:“我兩把槍,還有二十顆子彈,足夠拉二十個人一起死。”

眾人聞言憤怒不已,慕容若兮這是要拉著他們一起墊背,但也不敢亂動,誰都看得出慕容若兮殺紅了眼。

“葉凡!”

慕容若兮掌控完全場後就向葉凡微微偏頭:“你現在就走!”

“開我車,我的車在負一樓停車場區,你開車去灣仔七號碼頭。”

“到了碼頭,把車內吊著的平安符摘下來,交給一個叫‘豬腳勝’的漁民。”

“他受過我的恩情,還替我保管著五百萬美金,你拿著錢讓他帶你離開杭城。”

“他的船很快,走私豬腳從不失手,直升機都追不上,他能安全護你離開的。”

慕容若兮看著葉凡聲音一沉:“現在就走!隻要速度快一點,你還有活路的!”

史丹尼也湊前開口:“我跟慕容小姐一起斷後。”

慕容滄月艱難開口:“賤人,你控製我們,原來不僅是要拉我們墊背,還是要幫葉凡逃命,隻是逃的了嗎?”

慕容若兮盯著葉凡:“走!”

葉凡拿紙巾擦擦雙手,隨後笑著走到慕容若兮身邊:“我走了,你怎麼辦?”

慕容若兮咬著嘴唇開口:“我留下來看著他們,不給他們通風報信的機會,能給你贏取時間……”

葉凡輕聲一句:“你留下,會死的!”

慕容若兮溫柔一笑:“今晚,你是為我衝冠一怒殺死汪義珍的,我替你斷後和死去也是理所應當的。”

“總不能都是你一直付出,而我卻索取不知回報吧?”

“葉凡,走吧,走的遠遠,這輩子能夠認識你,還能跟你經曆那麼多事情,我已經死而無憾了。”

她微微張啟紅唇:“下輩子有機會,我再做你的新娘。”

葉凡綻放溫和笑容:“傻女人,什麼這輩子下輩子的,我要的是這輩子,要死一起死,要走一起走!”

膚白貌美大長腿美女聞言吼叫:“走不了的,你們走不了的,死了汪特使,跑到天涯海角,你們都要死。”

大鼻子青年也附和:“天下之大莫非王土,你們跑到境外,一樣會被汪家追殺的,冇有人能救你們。”

“閉嘴!”

慕容若兮對他們喝出一聲:“就算我們要死,我也會先拉你們陪葬。”

葉凡伸手握住女人的掌心,把兩支槍奪了下來笑道:“若兮,放心吧,一點小事而已,我們不會有事的!”

“不會有事?”

膚白貌美大長腿被葉凡折磨的不成樣子,但聽到葉凡自以為是的話依然止不住狂笑:

“你殺的是汪家子侄,殺的是汪宏圖化身,殺的是錦衣閣特使,殺的是你一輩子需要仰望的人。”

“你殺了汪特使,不僅我們要死,就是杭城也會有不少人陪葬。”

“你、史丹尼和慕容若兮更會被汪家千刀萬剮,你們的親朋好友也全都要倒黴。”

女人歇斯底裡喊叫:“冇有人能保住你們的,冇有人!”

慕容若兮身軀微微一晃:“葉凡,走,我跟你一起走!”

她知道,她不走,葉凡是不可能走了,當下隻能做亡命鴛鴦了,希望能夠多逃幾天,讓她跟葉凡快樂幾天。

葉凡一握慕容若兮的掌心,掃視廂房橫七豎八的屍體:

“左一個汪宏圖,右一個汪宏圖,我耳朵都聽出老繭了。”

“不過也是,今晚死這麼多人,攤子這麼爛,他不給點交待不行!”

葉凡掏出了手機,打出了一個號碼淡漠開口:“汪宏圖,過來擦地了……”←→新書推薦:跡。”鐵木無月一愣,隨後一笑:“明白了。”她是聰明的女人,自然知道宋紅顏的意思。宋紅顏冇見到唐北玄屍體,鐵木無月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但宋紅顏看到了知道了,她就不能再砍唐北玄腦袋,或者縱容鐵木無月去做這件事。因為她不能去觸碰葉凡內心深處的底線。“唐北玄的屍體,還是我親自來處理吧。”宋紅顏點到為止:“你安心照顧葉凡和應付今天的钜變吧。”鐵木無月臉上劃過一絲遺憾,不過也冇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隨後她透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