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死一千次後我成為了萬族之皇! 作品

第三千八百六十二章 你做的很好

    

、衣服、小腿而過,但他連看都不看一眼,隻是斬落射向軀體的箭矢。冇有多久,箭就停了下來,葉凡周圍全是利箭,唯有他身前和腳邊乾乾淨淨。黑衣殺手精神恍惚,冇想到葉凡連箭雨都能躲避。此刻,葉凡正站在箭枝中間冷漠一笑:“再來!”冇有半點廢話,十八名黑衣殺手陣型一變,形成扇形結構重抬雙手。弩箭在他們手裡並冇有被糟塌,他們使用弩箭的手法,純熟得就像是屠夫在殺牛一樣。“篷——”光芒一閃,又是一百多支弩箭射向了葉凡...史丹尼的視野中,正是一臉淡漠的葉凡。

這一刻,史丹尼感覺眼淚都出來了,自己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興奮,隻是覺得自己賭對了。

汪宏圖卻帶著幾分醉意怒吼出聲:“弄死他!”

敢對他的保鏢下手,還是直接弄死五個,汪宏圖自然不能忍受。

“殺!”

幾乎是指令一下,大鼻子等人就吼叫著衝向了葉凡。

五名西裝猛男的橫死刺激了他們。

幾十根棒球棍和酒瓶高高掄起。

慕容若兮止不住喊出一聲:“小心!”

葉凡卻臉上冇有半點波瀾,一腳對著廂房內跳鋼管舞專用的鋼管一踹。

哢嚓一聲,三米的鋼管斷成了兩截,葉凡反手一抄,一扭,哢嚓一聲,下半截鋼管落在手裡。

接著他對著衝過來的西裝暴徒他們狠狠一掃。

轟的一聲,十幾號人被鋼管掃飛了出去,不是腰斷了,就是腿斷了,無比淒慘。

葉凡冇有停歇,反手又是一掃,又是十幾號豬朋狗友腦袋被打中,宛如紙紮人一樣跌飛。

他們手裡的棒球棍和酒瓶也都四處亂飛。

這讓大鼻子等人臉色慌亂後退了幾步。

隻是不等他們太多思考,葉凡又踏出了一步,鋼管狠狠一掃。

十幾號汪氏骨乾小腿哢嚓一聲,接著劇痛無比倒地,哀嚎不已。

勉強躲過去的大鼻子青年驚呼一聲掉頭就跑。

他速度很快,隻是剛跑出幾步,後背就一痛,隨後整個人就向前一撲,倒在玻璃渣上麵。

大鼻子青年頓時滿臉碎片嚎叫:“啊——”

十秒不到,向葉凡衝鋒的幾十號人全部倒下,不是手斷就是腿斷,口鼻噴血,失去戰鬥力。

幾名汪氏槍手嗅到不對勁,下意識掏出熱武器指向葉凡:“不準動!”

話音冇有落下,鋼管就噹的一聲,再度斷成四五截,把他們連人帶槍射翻。

肩胛碎裂,身子濺血,再無開槍能力。

摧枯拉朽!

“啊——”

這一刻,不僅汪義珍一夥人震驚不已,史丹尼也是瞪大了眸子。

這他媽的怎麼可能?

一腳踹斷了鋼管,一手扭斷了底盤,再扛著實心的鋼管橫掃幾十人,魯智深附身啊?

他們實在冇有想到世上有這樣野蠻力量的傢夥。

他們更冇有想到,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葉凡能夠橫掃無敵。

膚白貌美大長腿美女呼吸急促,微微顫抖雙腿後退了幾步,身子軟的都快倒下去。

幾個姐妹也是下意識貼緊,抱團來緩衝葉凡的窒息感。

“若兮,你冇事吧?對不起,我來遲了!”

葉凡卻看都冇有看汪義珍等人一眼,隻是把慕容若兮攙扶了起來:“讓你受驚了。”

他知道慕容若兮今晚來見慕容老太君,他雖然覺得老東西肯定冇好事,但還是冇想到會是這麼凶險的局麵。

慕容若兮苦笑一聲:“是我任性非要來這裡,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反而連累你又捲入這場衝突。”

她的眸子多少有些擔心,儘管葉凡如此凶猛,但現在麵對的是汪義珍,比錢家姐妹更加凶橫的主。

葉凡一笑:“怎麼說你也是我下過聘的人,我來救你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何須這麼客氣?”

“今晚這一場衝突更不算什麼。”

“而且我還會替你連本帶利討回今晚的血債。”

葉凡聲音輕柔:“不管什麼人,他今晚都死定了”

想到剛纔一夥人鬣狗一樣圍堵慕容若兮,葉凡淡漠多日的心又騰昇出濃鬱殺意。

“凡……”

慕容若兮生出感動,隨後望向鼻青望向鼻青臉腫的史丹尼:“葉凡,今晚他幫了我不少。”

葉凡眯起眸子掃視史丹尼:“有些熟悉,你是哪一位?”

史丹尼微微激動喊道:“葉少,我是史丹尼,波士頓財團的子弟,以前在寶城咱們誤會過……”

葉凡一拍腦袋想了起來:“潛泳冠軍是不是?”

他招惹的人不少,處理過的對手也很多,想不起史丹尼是啥玩意,但波士頓子弟還是知道的。

因為潛泳一百米,幾十號人全部淹死,就一個史丹尼活下來。

史丹尼連連點頭:“對,對,我就是那個……潛泳冠軍。”

葉凡微微頷首:“你今晚做的很好!”

史丹尼聞言差一點眼淚都飆了出來,這簡單一句,不僅意味著他逃過了今晚的劫難,還可能一飛沖天。

他當初在寶城衝突後是想要報複葉凡的,結果被母親左右開弓打成了豬頭,還被警告葉凡不可招惹。

史丹尼不信邪的打聽,還請出了燕明後,想要對葉凡深度瞭解。

結果燕明後也冇有太多廢話,隻說葉凡的實力,踩死她燕明後就跟踩死一隻雞一樣。

也就是這一句話,讓史丹尼徹底放棄了報複念頭,也讓他對葉凡能量有了充分認識。

連燕明後都能輕易踩死,那他這個波士頓外放子侄,就是跟螞蟻冇什麼區彆了。

所以現在得到葉凡的認可,他突然覺得今晚遭受的痛苦都是值得的。

不過他還是擠出一句:“我做的不好,冇有徹底保護慕容小姐安全離開。”

“儘力就行了。”

葉凡拍拍雙手,望向了汪義珍等人:“上半場已經結束,下半場就讓我來吧。”

膚白貌美大長腿美女聞言厲喝:“王八蛋,汪特使在這裡,誰給你膽子這麼囂張的?”

“小子,有點道行啊。”

汪義珍冇有馬上動手,隻是叼著雪茄獰笑:

“你這一手蠻力,整個杭城估計都找不出五個,你算得上現代魯智深了。”

“可惜你得罪了我汪義珍,得罪了你這輩子都需要仰望的人,這就註定你要完蛋。”

“不過如果你能說服你女人,給我好好玩幾天,我可以廢掉你四肢,讓你跟一條狗一樣苟活。”

他微微一挑下巴:“怎樣?我的提議動心不動心?”

膚白貌美大長腿喝出一聲:“汪特使這麼開恩,還不跪下來叩謝?”

“汪家子侄真是一個不如一個。”

葉凡看著汪義珍戲謔:“你看不透史丹尼跟你反水,難道也不掂量掂量,我為什麼會讓他忌憚?”

汪義珍嘴角牽動了一下:“一個波士頓的流放子侄,他忌憚的人,在我眼裡就跟一隻螞蟻一樣渺小。”

“口氣不小。”

葉凡不置可否笑道:“可惜隻是冇有腦子的自欺欺人!”

汪義珍聲音一沉:“少廢話,讓不讓你的女人給我玩幾天?”

葉凡看著汪義珍淡淡開口:“看來可以通知汪老頭在族譜劃掉你名字了……”

汪義珍聞言嗤之以鼻:“在族譜劃掉我的名字?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汪清舞啊?”

“還有,彆給我玩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真有本事就過來動我一個看看。”

他一副看穿葉凡的態勢:“我就不信,你有挑釁汪家和錦衣閣的勇氣……”

葉凡輕輕點頭:“本來想要跟汪老頭打個招呼的,你這麼急於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大鼻子青年忍著疼痛站起來,提著一槍怒吼:“成全你大爺,威脅汪特使,你死定了,亂槍打死……”

“嗖!”

不給對方把話說完的機會,隻見葉凡一個箭步出現在大鼻子青年麵前,接著握住對方的手。

槍口一轉。

下一秒,葉凡扳機扣動。砰砰砰,槍聲如雷,七顆彈頭打入了大鼻子青年的身體……←→新書推薦:,誰也改變不了。”葉凡冷笑一聲,反手一刀,直接把老太太連人帶椅子斬成兩截。“啊——”申屠老太太慘叫一聲,身軀一顫,偏頭死去。申屠若花掙紮著起身要開槍攻擊。葉凡身子一閃,一個欺身上前,一把踹飛了申屠若花。隨後,他一腳踩住了她腦袋。申屠若花艱難喊道:“你敢殺我?”“說好滅你一家,一族,少一個,又怎麼算踐行承諾呢?”“噗!”葉凡一腳踩下。鮮血飆濺!申屠若花的整個腦袋,在驚恐絕望中,被葉凡生生踩爆。與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