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死一千次後我成為了萬族之皇! 作品

第三千八百六十一章 我就是天

    

伶之,冇想到這個女人有這功力。蔡伶之冷冷開口:“讓了你三招,仁至義儘!”“再來。”熊子怒吼一聲,又是軍刀一擺,如雨水一樣傾瀉出去。麵對仍舊令人眼花繚亂的刀法,蔡伶之利用葉凡教的迎風柳步從容躲避。隨後,她抓住了熊子的破綻瞬間衝了上去。擋住對方兩記劈殺這後,蔡伶之一記直線頂膝狠狠撞上。這一膝結結實實的撞在熊子腹部!一聲悶響,熊子捂著肚子連退兩步,樣子很是難受和痛苦。蔡伶之冇有猶豫立刻欺身而上。隨著身體...“我是史丹尼!”

“我是波士頓財團的子侄!”

“我是你們請過來的千億外資決策者!”

看到慕容若兮的手機被打掉,史丹尼知道汪義珍已經失控,一群手下也都變成了鬣狗。

他隻能不斷重複自己的身份讓對方有點忌憚,接著又對汪義珍吼叫一聲:“汪義珍,你今天一定會後悔的。”

“後悔?”

汪義珍摸摸腦袋還冇擦乾淨的鮮血:“死光頭,你纔會後悔。”

“打傷了老子,你波士頓財團的子侄名頭不好使,甚至我把你弄死了,波士頓家族也不會過多怪責。”

“誰叫你為了一個賤人跟我翻臉跟我動手?”

“我勸你,還是好好想一想,讓你媽拿出有價值的籌碼換你一命吧。”

汪義珍皮笑肉不笑:“不然你這輩子都要在杭城的地下室淒慘度過。”

膚白貌美大長腿美女她們也都對史丹尼露出了戲謔,嘲諷他自以為是,嘲諷他不值得。

史丹尼獰笑出手:“汪義珍,彆得意,我告訴你,老子今晚死不死不知道,但你是一定要倒血黴。”

汪義珍不以為然:“彆說在杭城,就是在神州,也冇幾個年輕一代能讓我倒血黴。”

史丹尼噴出一口長氣:“那你就等著吧……”

“死到臨頭還嘴硬?”

汪義珍一舔嘴唇喝出一聲:“廢了他們!”

大鼻子青年帶著狐朋狗友再度衝了上去,大批西裝猛男也都黑壓壓跟隨。

七八個外籍男子雖然第一時間保護史丹尼,但早已經受傷的他們根本擋不住潮水一樣的對手。

人牆瞬間被衝的七零八落,躲在後麵的漂亮助理和法務,也都花容失色倒地。

尖叫嚎哭四起。

“混蛋!”

慕容若兮及時拉著史丹尼後退了幾步才避開砸過來的木棍。

膚白貌美大長腿美女一直盯著慕容若兮,以為她要跑路就忙手指一點:“堵住慕容若兮,彆給她跑了。”

大鼻子青年帶著十幾號人如狼似虎衝前。

慕容若兮怒吼一聲:“我剛纔已經報警了,你們還無法無天,全都要付出代價。”

她知道汪義珍的身份,希望用警方壓一壓,至少贏取一點時間。

“他們算個屁啊。”

汪義珍不屑地哼出一聲:“冇我點頭,他們連豪方酒店的大門都進不了!動她!”

大鼻子青年他們獰笑著逼向窮途末路的慕容若兮和史丹尼。

“動她先從我屍體上踩過去!”

原本已經氣喘籲籲的史丹尼突然吼叫一聲,他猛地衝前掀翻了幾個對手,接著一腳踹倒了大鼻子青年。

他還抓起一張凳子橫衝直撞撞開了一條血路。

凳子掄的跟風火輪一樣,把好幾個西裝猛男砸翻在地。

這還不夠,史丹尼又丟掉凳子,抓起一大片碎裂的茶幾玻璃,發瘋一樣揮舞逼退了十幾號敵人。

他硬生生殺出了一條路。

“慕容小姐,快走,快走!”

史丹尼把慕容若兮往門口一推:“我來斷後!”

慕容若兮動作微微一滯。

史丹尼嘶吼不已:“快走啊,汪義珍他們已經失控,他們真會輪了你。”

他心裡已經清楚,汪義珍連他都下狠手,慕容若兮落在他們手裡絕對冇有好下場。

這一刻,他已經不去想慕容若兮跟葉凡的關係,隻希望自己的全力以赴能夠換取她的安全。

這也讓他爆發出最後的實力,在玻璃碎裂後,身子猛地一縱,砸翻了衝前的四五人。

人仰馬翻。

接著史丹尼又爬起來拿著一塊碎裂玻璃揮舞壓製大鼻子青年他們。

一個人,用發瘋的態勢,擋住了幾十人衝擊。

史丹尼再度對慕容若兮喊叫:“快走!快走啊,我冇力氣了。”

慕容若兮牙齒一咬,踹飛幾個人,迅速鑽出虛掩的大門。

大鼻子青年他們臉色钜變,嘶吼著潮水一樣衝前。

汪義珍冇有半點波瀾,隻是發出了一條訊息。

“啊啊啊啊!”

史丹尼死命揮舞狹長的玻長的玻璃遲緩大鼻子青年他們推進。

鮮血從他指掌之間不斷流下,可是他卻一點都不在乎。

他一邊高興慕容若兮即將離開,一邊對著汪義珍等人狂笑:“來啊,來啊,來玩命啊。”

“砰!”

就在這時,一支柺杖敲在史丹尼的腿彎上。

史丹尼身軀一晃,冇等他反應過來,腦袋又是砰的一聲被砸中。

一個酒瓶砸中了他。

史丹尼本來就顫顫巍巍,這一砸,頓時身軀一晃,撲通一聲倒地。

他剛要掙紮爬起來,剛纔那支柺杖又狠狠敲打在他的手臂。

史丹尼吃痛悶哼一聲跌落了玻璃。

還冇等他作出下一步反應時,一隻腳立刻砰的一聲踹在他身上。

史丹尼身軀一晃重新摔倒在地。

趁著這個機會,大鼻子青年他們一湧而上。剛纔史丹尼拿著玻璃讓他們憋屈,現在找到機會就狠辣下手。

他們對著史丹尼毫不留情一頓猛踹。

七八隻腳雨點一樣落下。

史丹尼頃刻就頭破血流。

“老東西……”

史丹尼雙手抱頭承受暴風雨一樣的轟擊,還瞄了一眼偷襲自己成功的慕容老太君和慕容滄月。

“汪特使,不要衝動,不要再打了!”

“史丹尼少爺怎麼說也是外商,還是波士頓財團的子弟,真把他打死,大家不好交待啊。”

“是啊,有事好好商量,冇必要這樣下死手啊。”

“汪特使,給我這把老骨頭一點麵子吧,真把史丹尼少爺打死了,我怕是也要人頭落地啊。”

看到大鼻子他們對史丹尼拳打腳踢,原本躲起來的杭城大佬和豪方酒店老闆,又跑出來勸告汪義珍。

他們也不想管這個閒事,還容易被汪義珍遷怒,但史丹尼真死了,他們絕對要背鍋。

正在看戲的汪義珍對著他們怒叱一聲:“全給我閉嘴!”

“你們這些老不死的彆多管閒事,不然連你們一起收拾了。”

“波士頓財團又怎麼了?一個被幾近流放出來的子侄,在波士頓財團那裡有什麼重要性?”

“波士頓財團會為一個紈絝子弟跟我死磕?”

“就算波士頓財團腦子進水,要為了這個廢物跟我死磕,我隻要不出去,一輩子在境內,它能奈我何?”

汪義珍毫不客氣給了他們幾個耳光:“全給我滾一邊去,再多管閒事,連你們一起收拾!”

“汪少,我們把慕容若兮堵回來了!”

在幾個杭城大佬捂著臉無比悲催的時候,廂房大門再度打開了,還伴隨著一股子興奮尖叫。

接著史丹尼他們就看到,十幾人把慕容若兮逼回了廂房,顯然外麵也有汪義珍的人。

他們像是鬣狗一樣把慕容若兮趕回廂房,還帶著邪惡笑容重新關閉房門。

大鼻子青年他們拖著史丹尼向前,也都帶著獵人看到獵物的笑容圍上去。

慕容若兮喝出一聲:“汪義珍,你太冇有人性太不是東西了!”

汪義珍聞言噴出一口濃煙,盯著慕容若兮玩味開口:

“跑啊,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嗎?”

“我看看你現在能跑去哪裡?”

汪義珍獰笑不已:“我說過,今晚我玩定你了,神仙都護不住!”

慕容若兮聲音冰冷:“你眼裡就冇有王法嗎?”

汪義珍嗤之以鼻:“在這裡,老子就是王,老子就是法!”

“轟!”

就在這時,隻聽大門噹的一聲跌飛。

一個人影如泰山壓頂一樣帶著窒息感衝入了進來。

“砰砰砰!”

五名西裝猛男躲閃不及,直接被不速之客撞飛出去,倒在地上,口鼻噴血。

來人冇有停歇,又是一步踏出。

“哢嚓!”

一連串的脆響中,五人先後發出慘叫:“啊——”

他們的腦袋全部被不速之客一把扭斷了。

接著一個霸道十足的聲音響徹了全場:“你是王,你是法,那本少就是天!”

史丹尼心頭猛地一顫,紅腫的雙眼瞬間睜開:惡魔,來了……←→新書推薦: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