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瞻孝廉 作品

第534章 番外二:汗血

    

臉,愈發凍得冇有人色。她睜著一雙桃花眸,想念那張能把人烘得燥熱的山間火炕,腦子卻也十分地清明。她想,這婆子纔是真正地放屁。公子是夜都不曾來過小帳,何時說過這樣的話?必是裴孝廉那個攪屎棍搞的鬼。他買通了這兩個老婆子,要她們驗身的時候往她身上潑臟水,潑完了臟水還要再使離間計。她想,小七,公子不是個壞人。但若他是個壞人,你早就死了八百回了,哪裡等得到今夜在大營受辱。難道你在公子麵前就冇有什麼好辦法了嗎?...孤,乃大宛良駒,西域萬馬之王,人稱汗血寶馬。

燕莊王十一年,大單於將孤敬獻燕王,孤便有了新主——大公子許遠矚。

公子與孤,是君臣,是摯友,亦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崢嶸五載,孤隨公子征戰四方,立下赫赫戰功。

魏昭平三年,燕魏大軍鏖戰雁門關。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魏國伏兵將公子兵馬團團圍住,千鈞一髮之際,孤載著公子飛身而出,斬敵首於萬軍之中。

自此,公子威名遠揚四海,燕國鐵騎名震八方。

燕莊王十六年除夕,又是一個茫茫大雪夜。

這一夜,公子派人血洗扶風。

良原狡兔三窟,反攻九重台。

孤暗自揣度,今夜必能大展身手。

怎料扶風暗衛挾持小七,那人卻道:“遠矚,備下快馬打開宮門!不然,我要嘉福陪葬!我要你的汗血寶馬!”

孤心中一凜,暗道不好。

小七,孤自是認得。

仙姿卓卓的美嬌娘,公子甚是愛重。且不說扶風報信時,公子捆了她馱於孤背上,歇斯底裡後那晦暗無光的神色透出多少心事。

就說馬廄裡,王青蓋車寶駒們閒談的風月軼事,亦是心跳臉紅。

如今嘉福換良駒,於大燕宮裡的情種,毫無懸念。

諸侯爭霸百年間,王室公子流亡他國早已不是新鮮事。有的老死他鄉,有的東山再起。

此時佞臣提起小七,將地上鞍,高聲威脅:“你要是敢放冷箭,我便要了她的命。”

繼而策馬揚鞭,飛濺一身殘雪,雲霧迷濛處,便是漫漫長路。

穿過宮門,踏上血染的青石板路,故國飛也似的消失在淚眼中。

隆冬臘月,刺骨的寒風拍打著金絡腦,忽的眼前一片迷濛。

是雪,是淚,已然分不清了。

愛妃元宵就要誕下小馬駒了吧?稚子尚未謀麵,便是一彆永隔。

日後倘或它問起父皇去處,愛妃如何言說。

戰死沙場?雲遊四方?亦或是為虎作倀亡命天涯?

恥乎?

悲矣!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放跑了佞賊,燕國永是分崩離析,多少將士馬革裹屍,多少家庭子散親離。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

公子是世間最好的公子,公子的馬,亦是這世間最好的戰士。

世有伯樂而後有千裡馬,千裡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若失了伯樂,要千裡馬何益?

眼眸一睜,心中豁地一片敞亮。

出了薊城城樓,三十裡開外,便是深不見底的黑木崖。

是時,拋下小七,載起佞賊,縱身一躍,將將用這一身血肉還那公子一世的知遇。

燕莊王十七年正旦,這天,快亮了罷。

(番外二汗血寶馬篇由采花大盜小布丁撰寫。真乃人中龍鳳,馬中布丁也!)

——————

親愛的朋友們,在大家一年來的陪伴、支援和鼓勵下,《燕宮殺》圓滿完結!

近日收到許多朋友的呼聲,希望能夠繼續更新公子番外,花花深深地感受到大家濃濃的愛和喜歡啦!

一人時候曾反覆思量,公子爭議最大便是暴室。

九篇番外細說了公子與小七的情從何起,又何故抓心撓肺,鏤心刻骨。

但如公子終結篇最後兩句所言,“孤是燕國之主,曾強留過一個戰俘,如今願放她走。”

“孤無需洗白,孤不懼罵聲。”

王者霸氣,至此淋漓儘致。

因而我想,於此處終結,甚好。

留無限空白,任由諸君評說,亦是甚好啊。

因而花花在此向各位喜愛燕宮的朋友們致以最誠摯的歉意!

至於小七被俘是否為美人計,公子與謝玉離宮密談究竟達成了什麼,我想已經不重要了。

史書中尚有無數未解之謎,何況是區區燕宮呐!

他們不過是史中的細沙,先秦的星子。

以身入局,是家國道義,但最終三星在戶,月圓花好,甚好啊。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願兮,甚好啊。

因而最終回到了《燕宮殺》的主旨上來——亂世不易,盛世難得。諸君,且行且珍惜。

古人有雖九死其猶未悔愛國之心,吾等亦有百折不撓愛國之情。

感恩生在中國!

感恩我們有最偉大強盛統一的祖國!使我們不畏強權,不懼壓力;使四海昇平,八方寧靖;使東風如律,海晏河清;使風禾儘起,嘉穗盈車;使國泰民安,人人得以安居樂業!

這就是小七最想要的太平盛世呐!

此生無悔入華夏,來生願在種花家。

全劇終。若能生養,自然也算好。若不能生養,那自然便不好。燕國大公子需要的是能誕育子嗣的女人,若不能,那他再喜歡嬌寵也是無用的。少頃,周王後轉過臉來,溫藹問道,“嘉福,你如今身子怎樣?”先前在薊城大營裡,醫官說她身子虧空厲害,宮寒又重,隻怕是不能生養的。可這樣的話,又如何回稟周王後呢?小七正踟躕著,許瞻已先一步作了答,“先前受傷虧損,已將養的差不多了。”周王後仍是慈和地笑,“遠矚,母親在問嘉福。”既是王後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