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我獨走 作品

第1235章 刀劍合璧

    

自己的肩膀。“這位小友...”鐘其倫看林季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什麼珍寶似的。“你與我那閨女認得?”“認..認得。”林季被看得渾身不自在。“不上去試試嗎?”鐘其倫語氣中帶著幾分循循善誘的味道。“您看我這白髮,都…”“少年白髮很正常,也冇白多少,我鐘家並不介意。”林季還想再說,就感覺自己肩膀上的手重了千斤。來自第六境修士的威壓,果然不同凡響。擂台上,鐘小燕麵色一變,委屈著臉說道:“林季!你當初為何不告...轟隆隆……

八座赤紅色的石碑齊刷刷的鑽出地麵,越來越高聳立如山。

嘩啦啦……

一條條刻滿符咒血淋淋的鐵索微微搖晃著密結成網。

咕嚕嚕……

原本清徹見底的湖水中接連冒出一串串血紅色的水泡,頃刻之間紅潮翻湧!

就連一碧如洗的天空也蒙上了厚厚的一層血霧濃雲!

四麵望去,滿眼殷紅!

剛剛的綠水青山,已成困世囚籠!

“原來如此!”

林季四下看了看,回想起方纔司無命那道道虛身所立之處,瞬間醒悟:“從一開始,那老賊就未曾想過僅憑三言兩語就能勸我心動,而是早就藉此法陣另易囚籠!

方纔,他看似閒情釣骨,暗中卻用歲月之術把這大陣恢覆成了當年模樣!

又故意引我出手,一一破開禁製,從而啟陣自囚!”

甚至,那老賊的真身從未出現,僅是一縷殘念罷了!

“好你個奸詐老賊!”

林季恨聲罵道:“旦有他日,這舊恨新仇定要一併好好算個清楚!”

霧氣渺渺四下升騰,轉眼之間,整座筒形大陣中已是滿眼緋紅。

九離封天大陣以天地為機,鎖困萬物於無形。

除非被誰破去陣腳,否則就連天外魔怪這等存在都掙逃不出。

此時林季已被死死困在當心,深怕又引出什麼禁製來,自是不敢妄動。

四下看了看,隻見那座座石碑上密密麻麻的刻有許多字跡。

一個個全是形狀怪異的蝌蚪文。

“這是……魔族文字?”

林季雖能認出是魔族文字,可卻一個都不認得。

陣中所困的乃是天外魔怪,內中符字仍是魔文。

“這好像既合理又怪異……”

此前所見:天外魔物也好,小煤球也罷,還有蜃牆魔界中那一眾將帥好像都不會說話。

“那這文字又是何以流傳?僅靠啞口相承麼?”

“嗯?!”

突然間,林季在密密麻麻的蝌蚪中零零散散的發現了不少極為眼熟的符號。

正是佛家專用的“卍”

字元!

佛家……

魔族……

堂堂魔族行走蚩拔玄冥為何裝成老僧模樣?

九色寶塔本是佛門至寶,為何落在他手?隨後又故意留在我識海之中?!

那蜃牆核心魔影重重,僅憑如來一人怎可鎮住整整八千年?

悟難也曾說過,“哪有什麼佛?個個都是魔鬼!”

西土,魔界……

隱隱約約仿若真相就在眼前!

……

青山碧野間,巍巍矗立著一片狀若筆筒樣的猩紅霧氣。

六道大小不一的各色人影懸空而望。

“紅乎乎的,一看就好吃!”

綠油油的肩頭上,那顆圓滾滾的大腦袋流著口水一臉饞相的說道。

“閉嘴!”

上方小頭叱罵一句,轉向白衣老者道:“大哥,這可就是設在青州的九離大陣?”

“不錯!”

白衣老者道:“九離封天,各鎮一處。

這青州陣中所困的正是輪迴大夢蝶。

從眼下情形來看,那魔物早已死絕,按理說……這大陣也應同時破開纔對,怎會又行重啟?”

“咯咯咯……”

白裙女子柳腰連擺咯咯笑道:“神蹟源起於此,大陣也在這裡,怕是那姓林的就關在裡邊吧?”

拄著柺杖的老太太兩眉一皺。

黑乎乎的壯漢一聽哈哈笑道:“這倒省了好多事,被九離大陣鎖住,誰能逃得……哎?要是被道陣宗破開陣腳……”歉意。名字他倒是記住了。門派是維州的一處小門派,名為金沙門。被林季誤殺的苦主叫陳峰。僅此而已。“錯殺好人...此事不值得我專門去為他平反,姑且當做是欠的債吧,若是日後遇到了此人的舊識,隨手彌補一番便是。倘若遇到了金沙門的門人,再說興師問罪也不遲。”將這些瑣事暫時放下,林季開始細細感悟這些新增的黑線與金線給自己帶來的變化。良久之後,他在書房之中的肉身睜開雙眼,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番斬了數十位罪有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