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我獨走 作品

第1234章 天人到頂十境難成

    

變,轉念一想,便明白了緣由。他也不說破,笑道:“這是好事...隻接妻子嗎?我記得你有兒子的。”“我兒子天賦不錯,已經被門內長老收為弟子。”說起這件事,郭毅臉上的笑容明亮了不少。“恭喜。”林季拍了拍郭毅的肩膀,“等會用你的傳訊符給梁城的監天司衙門傳個信,就說青陽縣辭職了兩名妖捕,人手不足,讓他們調人來。”雖然林季也知道梁城監天司此刻自顧不暇,不可能調出人手,但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什麼時候調人來就不是...“莫非……”

林季愕然一驚,“你想生祭天下?!”

“有何不可?”

司無命毫不介意道:“凡俗螻蟻花甲不易、百年壽極。

那本就微渺殘生裡再除去幼不經事、老又無衷餘下幾年?偏又為食為欲、為權為利虛歲無數,臨死將終也不過黃土一抹!

千年往去,得道成果者不過寥寥幾人矣!”

“可若你我聯手儘除凡庸,擇其靈根精透者轉世重生,又將怎樣?”

“你不是建夏稱皇想要一統天下麼?”

“索性不如一併滅了其他各派,收歸國有。

九州習道,人人煉法該是何等壯觀?”

“你可曾想過,若得入道百萬,道成千員又是哪般景象?”

“到那時,什麼西土妖國,還不乖乖俯首稱臣?什麼極北東海,怕是早就跪地討封!”

“若得一日,你破開此界,征討萬方也未必不能!”

“當年軒轅隻不過法傳天下,而你,卻使人儘可法,各個壽近無疆!

又是何等功德!”

“那時,才稱得上道門興盛,萬古長生!”

“怎樣?老夫此計如何?!”

林季聽聞至此,不由既怒又驚!

這老傢夥的想法著實可怕!

當初為了顛覆大秦奪取地運之氣,不惜禍亂九州!

如今又嫌不夠,竟想生祭天下萬靈!

“司無命!”

林季怒聲喝道:“看來你這老賊不死,天下難寧!

看劍!”

唰!

一道青光破空而去。

司無命好似水泡般轟然破碎。

嘩啦……

湖起漣漪微微盪漾。

隔湖對岸又憑空出現了一個司無命。

“嗬嗬……”

司無命仍舊穩穩坐在岸邊,悠然自得甩杆落水,淡然笑道:“好個‘老賊不死,天下不寧。

’當年,那高群書亦出此言,可最終又怎樣?”

林季反手一劍。

青光刺過,司無命應聲破碎。

於此同時,魚杆躍起,自湖水裡又冒出個司無命來。

穿著一身灰色長袍,白髮銀鬚逆風飄舞。

“人人都說我司無命百死該殺,可誰又知我用心何苦?”

司無命倒揹著雙手麵向林季突而高聲喝道:

“若不是老夫顛覆大秦他高群書何以道成?”

“若不是老夫分由氣運天下道子怎生破境?”

“若不是老夫脫住蜃牆魔物,你這小兒聲聲口中的天下萬民哪有今朝?”

“若不是老夫假使鬼王鎖困青兗,怕這兩地魂魄早已碎散,怎可重生?”

“以為隻有你姓林的心懷天下顧念蒼生麼?曾幾何時,老夫也絲毫不比你差!”

林季懶得應他,反手又是一劍。

砰!

司無命碎成一片水滴,嘩啦啦落入湖中。

呼!

下一瞬間,每一顆水滴都變成了一個司無命,隨著四麵蕩去的漣漪層層遠去,轉眼之間密密麻麻的站滿了整片小湖。

“是!”

“老夫貪婪長生是不錯!”

“一心破境也不假!”

“可若人族滅儘,世間惶惶唯我一人又是何益?”

“到時,九州空蕩寥寥無寂,老夫隻為閒望風景、圖個清淨麼?!”

一個個司無命異口同聲剛剛話冇幾句,就被道道青光瞬間掃滅。

湖邊樹枝微微一晃,又現出司無命身形接言說道:“老夫見你全境而出,儼有聖皇之姿。

這纔等你道境大成,好意相商人族大計!

否則——真想殺你的話,此前微微一念便能把你憑空抹去!”

“非要苦至如今,眼見你羽翼初豐能與老夫匹敵一戰時再出手麼?卻不是自討無趣愚蠢至極?!”

“司無命,你這老賊惡果累累天道難容!

如今,又想祭殺天下萬民,我又豈能容你?!

開!”

林季怒喝一聲,因果道韻狂放而出!

黑白兩色的陰陽雙魚瞬間廣佈,滿滿噹噹的罩住了整片小湖。

司無命自遠處山頭凸顯而出,微微搖頭道:“本以為,你自天歸來眼界大開,道成有期心若雲泥!

一經老夫點醒,便自明白。

卻不想仍是這般執迷!

老夫且問你,那時梁州生妖,芸芸百萬眾隻管一路驚逃。

踏行自戕者不計其數,就算再有千萬人又怎樣?還能把那蛤蟆活活撐死不成?”

“雲州屍亂,僅是三兩個邪童就能驅離百萬眾,離家舍地一去數百裡!

即便再有千萬人又如何?還能飛上天去把那蝙蝠拽下來不成?!”

“可試想,若這流民百萬都是經你我之手,再造重生入道之人又將如何?彆說什麼區區妖邪,怕是那號稱妖國七聖的幾隻小雜碎也隻能縮進窩裡終日惶恐。

次計若成,罪有一時,但功在千秋!”

“功你奶奶,給我死!”

林季一聽這老傢夥竟把殘滅天下說的如此堂皇,更是氣不打一出來,破口大罵一劍橫出!

哢嚓!

那小山應聲碎落,半山腰處露出一方半丈大小的石碑來。

“人不在眾,道者為鋒!”

“天人到頂,十境難成!”

司無命的身形又在對麵山頭顯露而出,繼續說道:“黑石城的畫軸你也見過,這方世界看似浩大無邊,實則僅是沙海一粒困若囚籠。

若不能破開此界桎梏,窮此一世老夫也僅為天人而已!

而你,就算是天選之子,聖皇再世又怎樣?十境到頂也僅是陸地神仙!”

“你若隻甘心化地為皇倒也罷了,若想一統萬方惟有此計!”

哢嚓!

劍去山塌,同樣顯出一座石碑來。

“世間寥寥,有此雄心偉誌者,唯老夫與你耳!

信行與否,且還三……”

哢!

剛一顯出身形的司無命連同下方山頭被一抹青光同時擊碎。

仗劍四顧,水清如鏡,樹止無風再也看不見司無命的痕跡了。

這老傢夥布在此處的幾縷魂念儘被一一斬斷,可林季心中卻上下起伏洶湧如潮!

司無命這老賊向來敢想敢做!

當年僅是為了損滅秦家氣運,就已生靈塗炭。

此番他又妄圖以天下為祭,又該是何等慘景?!

絕不能令他得逞!

可那老賊眼見九鏡登天,除非鎖定他元魂祭起四劍誅天,否則就像方纔一樣,根本就傷不到他分毫。

要是他另在彆處……

這可如何是好?!

轟隆隆……

正這時,遠處四外炸出一片雷聲。

林季轉頭一看,隻見圍著小湖的八座山頭轟然塌陷。

方纔就已露出半邊的座座石碑緩緩升起,眨眼之中已有三丈多高。

座座石碑間還連著一條條手腕粗細的赤紅鐵索。

遠遠看去,那一座座環湖而立的石碑,就好似……密陣囚牢!

“不好!”

林季驟然一驚!不上,因此她隻能看向一旁的周黎。“周道友...”不等馮止若把話說完,周黎便滿不在意的擺了擺手。“他逃不掉。”馮止若聽到這話,心中雖然有幾分不信,但是看到周黎滿臉的信心,因此也隻能在旁邊靜觀其變。又是幾個呼吸過去,遠方的林季已經徹底不見了身影。“周道友,林季已經逃遠了。”馮止若忍不住了,連忙開口道。可週黎的臉上卻泛起了幾分笑容,配合著他此時此刻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著實讓人心寒。“他真的逃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