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我獨走 作品

第1233章 萬古長生之道

    

現在這裡雲雲...反正我隻是硬著脖子說看見了就是我的,監天司也要耍賴不成?”“方天官拗不過我,最終被我取了寶甲。但也因為此事,原本的京城總捕位置丟了,將我丟去了雲州。”聽到這番話,林季下意識的看向手中的寶甲。“這寶甲有什麼講究?”“談不上講究,隻是第五境以下的攻擊能抵消大半。第五境以上的也能抵擋,但效果卻不算理想。”展乘風說道:“此物現在對我無用,但對於你來說,卻是正好。”林季也不矯情,當即將外衣...滾滾黑雲下,漫漫黃沙中,一縷嫩綠緩緩鑽出地麵。

一片,兩片,三四片……

片片嫩芽迎風舒展,越長越大。

一株,兩株,三四株……

株株新樹盎然矗立,連碧成陰。

瀰漫上空的滾滾黑雲逐漸散去,露出一片蔚藍青天。

肆虐萬裡的茫茫黃沙眼見消退,蒙上一層如春綠景。

千古年來,曆為不毛之地的青州大地僅在瞬息之間荒蕪故去,舊貌換新顏!

嘩啦啦……

一條清亮的小河從無至有歡快不已的奔流而下。

溯流往上,那源頭處乃是一汪圓形小湖。

湖麵如鏡,映著周遭八座綠油油的錐形小山。

山頭上方,一碧如洗的朗朗天幕下,赫然懸著一道青衣人影。

“洗去汙濁,饒你重生!”

林季揮了下衣袖。

一道身影飄然落地,竟是隻半丈大小的紅毛猩猩。

那猩猩恍然無知的四下看了看,突而雙膝跪倒連連叩拜不止。

“去吧,願你此生好自為之!”

那猩猩又磕了兩個頭,兩眼含淚起身離去。

昊天劍意,因果昭然。

那混元猩聖雖是惡果累累,卻也曾做過不少好事。

方纔,那一劍落下神魂不附。

可其善果卻輪迴往生!

此時,那猩猩仍是上古神種,隻是忘了前世今生,恍然又回當年……

眼見那猩猩三竄兩蹦很快消失在茫茫綠野中,林季仰頭向天突聲喝道:“因果善惡,本自天成!

容不得爾等戲我眾生!”

嘩啦!

隨他喝斷,藍瓦瓦的天空驟然翻轉,呈出一片圓滾滾如湖大小的墨色陰影。

那陰影中赫然露出兩道身影。

一個秀美女子,溫婉如玉的麵容上嵌著雙冰冷雙眸,仿若隔經萬世。

一個枯瘦老僧,皺紋密佈的老臉上落著層陰冷之氣,好似絕斷千秋。

正是此前,經天機點化之後,再經得見的柳斬與蚩拔玄冥!

自然,他們落在世間還另有一個化名之身,正是洛離、張子安。

從火靈老前輩口中得知,這兩人真正的身份是鬼族首坐、魔尊行走!

形同道子樂安、佛子靈禪一般的存在!

隻是被天機的爺爺,暗用青桑玄法隔在天地之外,其之真身徑入不得。

“你看!”

那化成老僧摸樣的蚩拔玄冥扭向柳斬道:“我早就說,棋已非棋,嫣有勝局?!

如今,他又悟出昊天道意,竟能窺知你我!

這爭來爭去,卻都為他嫁衣!

最終那黑白兩子恰如你我,卻不可笑至極!”

“也不見得!”

洛離笑道:“棋未終局,勝尤可期!

誰又說他定能如意?那當年軒轅何其飛揚?可最終又如何?也不過往日浮塵罷了!

天地萬古,一子何覆?蚩拔,你看你還是多顧慮一番,萬一被他滅了你須彌未來身又將怎樣?咯咯咯……到那時,看你還勝在何處?!”

“你!”

蚩拔玄冥氣道:“直到如今,你還覺大勝在望?!

此子真是留不得,快讓那小鬼速速滅了他,以免落個滿盤皆輸!”

洛離笑道:“照此路去,輸的是你,我急什麼。”

說著,又看了眼林季,點頭讚道:“不錯,當年小兒竟有如今造化,本尊甚是欣慰,今後,你是何打算!

“打算?!”

林季舉起劍來遙遙向天道:“鬼化人形,魔裝佛樣,倒是好個孽障!

昊天劍下,因果難逃!

旦有一朝,定斬不饒!”

唰!

一道青光破空而去。

墨影天空瞬間破碎,兩道虛影同時消散一空。

“好大的威風啊!”

突而間,下方傳出一聲讚歎。

林季低頭一看,隻見那汪圓湖水畔坐著道蓑衣人影。

頭上戴著頂碩大的鬥笠,握著細竹根魚竿極為閒逸的臨水而釣。

雖是一副普普通通的漁夫摸樣,可那自全身上下微微散出的威壓卻是厚重驚人!

赫然已是天人半步,眼見九境登峰!

“怎麼?許久不見,卻是不認得老夫了麼?”

那人隨口說著,輕風微動吹得鬥笠微微一偏,露出一張鶴髮童顏極為眼熟的麵孔來。

正是司無命!

自從顛覆大秦,得取天下氣運之後,這老傢夥就一直消匿無形,從無半點訊息。

這時突然現身而出,不知打的什麼算盤!

“司無命!”

林季兩眉一挑,一字一頓道。

“老夫可不是來找你拚生拚死的,而是有事相商。”

司無命說著,揚手一拽,從湖裡拉出一副白森森的枯骨。

隨即反手一揮之下,眼見著那白骨生肉覆肌,又化出一頭秀髮。

轉瞬之間死骨再生,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小姑娘。

全身衣物早已爛儘,赤條條的立在旁側一動不動。

司無命又一揮手,那小姑娘仿若生了神智,蒙出羞恥之心,慌忙捂住上下匆匆向著司無命躬身一禮,轉身逃進樹林裡消失不見。

司無命所修的乃是歲月道。

如今,已能光陰逆轉,死而複生!

“彆急,都有份!”

司無命說著,又甩下杆去。

林季發現在他身邊放個黑乎乎的小罈子,一道道幽魂此起彼伏爭搶欲出。

“屍腐骨爛尤可再生,可若靈滅魂亡誰也枉然。

隻可惜……這魂魄也是有壽數的!”

司無命抬起頭來看了林季一眼:“你我也一樣,稍有不同的是,道成之魂稍稍長久些罷了!

可在無儘歲月麵前仍是微微不值一提。

老夫與你相商的乃是萬古長生之道。

可有興趣?”

“司無命!”

林季冷聲道:“天道輪迴,善惡有報!

被你殘害的萬千生靈,可曾許你萬古長生?!”

“生靈?”

司無命又拽出一副枯骨來,隨手生肌,微微一笑道:“與人而言,螻蟻生死,何足掛牽?道成之後,早已超凡。

那芸芸眾千又是與我何乾?即便非我之故,誰又能逃出歲月劫遷?如今你也是道成之人,這般道理也將明悟,隻是早晚罷了。”

“當年,高群書比你還要執悟,可最終怎樣?”

“而且……這天下乃是萬生之天下,並非一代之生死。

就像……”

司無命說著隨手一揮,又一道魂魄落在屍骨上。

那個重生為人的小夥子恭恭敬敬的向司無命躬身一禮,轉向林中跑去。

司無命視若不見,又把魚竿扔進湖中:“就像得了瘟災的雞場一樣,那最好的法子,就是殺光瘟雞,重新再來……當時,你為其中一雞自然覺得殘忍無比。

可如今,你已躍升為人,應知此法最為妥恰!

老夫與你所商之事,便是如此!”己和韓厲又倒了一杯,一飲而儘道:“那小妖如何樣貌?又在何處?”胡玉嬌搖了搖頭道:“那小妖雖是修為不高,卻為幻鼠所化,最能藏匿妖氣,易容改貌。晚輩也不知他如今又化了何等樣人。那是他的本命神通,若他不來尋我,又不露了馬腳,怕是前輩也無從查之。”“可有解藥?”胡玉嬌無奈的搖了搖頭。林季又乾了一杯酒,收起瓷瓶道:“此事若真,計伱大功一件。”隨後又冷聲說道:“如今鎮妖塔已然不存,妖邪橫出,肆亂九州。望你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