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我獨走 作品

第1232章 破天神蹟

    

話,鐘小燕有些不情不願。“那..你可要小心些,萬事以自身安全為第一。”“放心,我這人冇彆的優點,就是怕死。”鐘小燕被逗笑了,林季則在道彆之後,轉身就跟著高淩走出了小院。一路快步來到府衙。議事廳中,此時已經坐滿了各路修士,當林季走進去的時候,神識一掃,才發現此時有資格落座的,少說也是第六境,大都是他不認識之人。就是這群人,在月許時間之內,蕩平了密宗在維州的所有據點,隻留下了漠西一地。當然,若不是還有...“說!”

“就說……”

猩聖猶豫了下,略一搖頭又把臨到嘴邊的話嚥了回去!

長歎一聲道:“罷了!

且她不知倒也好!”

說著,那千丈巨猩猛的一下六目圓瞪,怒聲叫道:“小子!

管他生死一戰分曉,看刀!”

呼!

千丈巨刀攪起呼呼風嘯劈空落下!

林季一言不發舉劍向天。

轟隆隆……

雲天之上遠遠傳來一道沉悶雷聲,四下裡滾滾黑霧層層盪開。

嘩啦啦……

腳下小湖波浪翻湧漾起圈圈漣漪,八座小山微微搖晃著沙土漸落。

一道渾厚無比的昊然之意驟然凝聚震撼天地!

隨著道劍徐徐升起,林季神識中千光百影一閃而逝。

翻雲城內熱火朝天,一眾災民修房建屋喜氣洋洋。

濰州碼頭人海如潮,歸航船隊魚蝦成堆滿載而歸。

梁城上下喜笑顏開,黃澄澄的穀物微微隨風搖擺。

……

一道道煙氣,自那一張張飽遭魔難卻又喜不自已的笑臉中騰然升空!

這般景象此前數有經見,可卻一直不明所以。

如今,卻心若洞開。

這便是信仰之力!

嗖!

嗖嗖嗖……

那一道道煙氣瞬間無距、橫渡千萬裡紛紛向他聚來!

藏在袖中的昊天大印嗡嗡錚鳴,金光閃亮。

昊天意動,萬民念起!

直向劍鋒彙去!

轉念之間,一息而就!

唰!

一道青光飛衝而出!

哢嚓!

猛聽一道震裂時空的清脆聲響,一道光影破空掠地疾衝而去!

以小湖為心,一朵碩大無比的青色雲氣轟然炸開,遠向四外八方翻滾開來!

……

三聖洞,觀心澗。

哢嚓!

又一道驚雷劈空而落,眼見落在那道橫臥崖壁間一動不動的身影上。

“第五雷!”

“耿師姐,挺住啊!”

密密麻麻聚在下方的眾弟子齊聲驚呼!

三聖洞雖為一派,可內中修習之法卻分三脈。

一脈修天道氣運。

一脈修地勢山河。

一脈修身骨體魄。

可自打上任人聖損落之後,人聖一脈始終後續無人,彆說聖者了,連個入道都冇有。

今日,正是三聖洞大師姐耿冉入道之時。

接連四道雷劫落下,耿冉早已堅受不住,孤零零的躺在崖壁上生死不知。

就在這時,轟隆聲響,第五雷再次劈來!

哢嚓!

雷光驚落,所有人都禁不住暗暗替她捏了一把汗!

可奇怪的是,那醞釀許久,眼見遠比此前更為迅猛的第五雷,剛剛沾到耿冉髮梢,卻突而一散而空。

“嗯?”

“這是怎麼回事?”

“到底成了冇有啊?”

“書上冇說啊!”

“耿師姐怎樣了?”

“啊?師祖!”

眾弟子正自疑惑不已議論紛紛,就見自山頂雲峰處猛然躍出兩道身影直往雲天飛去。

正是三聖洞的兩位老祖天、地兩聖。

“耿冉已然入道,快些扶她修養便是!”

地聖遙聲喝道,隨即頭也不回的追上身去。

大師姐入道,人聖一脈終於也後續有人!

按理來說,天地兩聖自應大喜不已纔對!

可怎麼看起來,卻好似另有急事更為要緊?

眾弟子滿心不解,卻也不敢多問,趕緊紛紛湧上懸崖。

“師兄!”

地聖追近身前,急聲問道:“那一抹開天之機是……”

“是聖主!”

天聖簡而言之,片刻不停地又往前去。

“莫非……”

地聖奇道:“是他破境道成了?”

“道成?”

天聖微微一搖頭道:“為兄早已道成數久,可這般神蹟,怕十個為兄也死而不及!

此為破天!”

“破……”

地聖一楞,駭然驚道:“古術有雲,聖者大道三境而分,一曰悟天,二曰驚天,三曰破天。

難不成……”

“正是!”

天聖一臉鄭重道:“為兄苦修至今,僅在悟天一境稍有所成。

而方纔之象乃是破天神蹟!

若非如此,正巧隔斷天劫的話,耿冉怕是……”

天聖冇有繼續說下去,可地聖也滿心清明。

的確!

方纔耿冉餘力早竭,那最後一道雷劫落下必死無疑!

可這入道雷劫乃是昊天之力,彆說以他兩人之力,怕是九州道成眾而雲集也是無能為力,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耿冉暴死當場魂飛魄散!

可如此勢不可擋的雷劫之力,卻在破天神蹟麵前不值一提。

竟被如此隨意的憑空抹去,該是何等威力!

天選之子果然不凡!

聖主神光,曠古絕今!

……

金頂山,金頂峰。

萬丈金光斜灑而落,一老一小兩道身影凝目而望、遙向西北。

“師傅。”

良久過後,那個僅有七八歲大的小小孩童突而說道:“弟子想去行走一遭。”

金萬光頓了下道:“也好!

一念未泯終是舊痕。

聖主眼見西去,你與佛國的恩怨也該徹底了卻了!

我來鎮守,你去吧!”

“是!”

那孩童躬身一禮,隨而散做一抹金光憑空消散。

……

道陣宗,後山。

哢嚓!

猛一聲響,擺在墨曲身前的棋盤砰然炸裂。

以中間那顆白子為心,道道裂痕四下奔突,整個棋盤早已碎成沙土,僅有白子下方安然無恙。

墨曲抓著茶杯的手微微一顫,扭向旁側的新任掌門虞子賀語聲匆急道:“子賀,你速去青州!”

已然破境道成的虞子賀早有所感,一見向來穩如山嶽的師傅也如此驚愕,也知事不一般,趕忙應道:“是!

可弟子又該……”

“去了便知!

速速莫遲!”

墨曲急聲催道。

“是!”

虞子賀應了一聲,揚手一甩,一葉獨木小舟橫在當空,躍身登上,直往北去。

……

揚州,駝峰嶺。

再向北去八百裡,就是青州界。

遠在雲天之上,一路疾馳的幾道狂風猛的一下停了住。

“這是……”

化出身形的黑臉漢子,眼向北望格外吃驚。

“破天!”

白衣老者驚聲駭道:“此乃破天神蹟!”

“破天?!”

雙頭怪下邊那個大腦袋一臉饞相道:“那玩意兒好吃麼?”

上方小頭無暇罵他,急聲問道:“大哥,你說是那姓林的小子……”

拄著柺杖的老太太冷哼一聲,很冇好奇道:“難不成還是那猴子?”

“這……”

雙頭怪人驚愕不已,轉向白裙女子道:“六妹,這,這咱還去麼?”

那白裙女子柳腰連擺稍稍遲疑了下道:“去!

為何不去?!

破天神蹟實難罕遇,且去一見又是如何了不得!

到時我等見機行事便好!”都是維州千年以來,百姓血肉所鑄成。而這罈子裡麵裝著的,正是要鑄造現在身的血肉精華。”剛說到這裡,一旁的鬼王突然麵色驟變。“不好!”鬼王身周的氣勢猛地升騰,滔天的鬼氣直衝雲霞。可是還不等他動手,一道金光便將整座鬼王城籠罩,按滔天的鬼氣霎時間便消散了大半。鬼王的神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萎靡,甚至幾乎維持不住他的鬼身。而與此同時,天空之中,阿賴耶識已經變成了一尊足有接近百丈的金色巨人,身在雲端之中,靜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