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我獨走 作品

第1231章 且來試劍

    

料。“這個交代,你滿意嗎?”林季問道。黃翠沉默片刻,搖頭。“我不滿意,是因為無論如何報複,都終究回不去了。”林季默然。黃翠則繼續道:“但你能為我做這麼多,我也已經知足了。”一邊說著,黃翠將自己臉上的麵具摘了下來。恰逢天邊雷霆閃爍,將漆黑的涼亭照亮一瞬。那半張絕美半張猙獰的麵容,也在林季與陸昭兒的眼前一閃而過。“黃翠不是不識好歹之人...二位來自監天司,卻能為我這以修士手段犯禁之人做到這種程度,可憐...猩聖心知避無可避,兩隻瞳孔驟然一縮,三隻巨口齊齊怒喝一聲,隨而,五條手臂緊握大刀,迎頭往上照直衝去!

當!

刀劍相交之下驚聲錚鳴!

於此同時,一團赤紅焰火怒然破空,呼的一下席捲千丈方圓。

再一看時,那懸在半空的猩聖全身上下根根紅毛早已乍起,覆身金甲更是豁然閃亮。

腳下踏著兩片赤火雲團,三顆巨頭上方浮著一道巨大無比的火焰虛影。

手中長刀更是爆漲數十丈!

相形之下,被架擋出去懸在遠處嗡嗡錚鳴的道劍簡直就似牙簽大小。

“哦?”

林季奇道:“原來卻是隻火猴子麼?”

“呸!”

猩聖坡口罵道:“你他孃的纔是猴子!

老子是上古神種混元猩聖!

來來來!

姓林的!

你我不死不休!

且再吃我一刀!”

呼!

話音剛落,猩聖兩腳一踏猛然躍起。

大刀驚風,掠起一道赤色長虹直向林季頭頂落去。

“來的好!”

林季笑道:“且來試劍!”

說著召回道劍,反手一轉。

“斬!”

唰!

一道青光橫斬長空!

哢嚓嚓!

電光火石下,赤紅青光撞在一處,震起道道雷鳴四下激盪。

怒然而起的赤影紅光好似狂風乍做,四下裡滾滾黑雲瞬間破開數十裡!

呼!

那道赤紅色的火浪好似流星一般疾飛退去數百丈,猛的一下收了住。

“哈哈哈哈……”

顯出身形的猩聖哈哈大笑著,空出一手抹去了嘴邊血跡,六眼生光道:“痛快痛快!

卻是許久未曾如此儘興了!”

說著,又接連空出其他幾手輪番甩了甩微微發麻的手腕,甚為得意道:“老子還以為天選之子如何了不得!

卻也不過如此!

當年,蘭庭一劍千裡,橫渡南海斬妖皇!

可你這一劍,卻也兒戲了些!”

那猩聖嘴上雖硬,可心下卻震驚無比!

果然不愧天選之子!

剛剛道成便有這般偉力!

老子本是上古神種,剛一降世就是大妖之體,又經千年苦修百鍊生死無數,這纔好不容易八境巔峰!

竟在全力一擊下仍舊敗北不敵!

再經些歲月,怕這小子的本事要遠遠超過當年之蘭庭。

穩穩立在對麵的林季也是一楞,心下暗道:“這猴子倒還真有幾分本事!”

方纔這一劍,並非浩然、捨身等一眾此前所習之法,而是他本已有悟,又在道成之後更進一層的因果劍。

竟在全力凝聚之下,被這猴子硬生生的擋了住!

那猴子說的不錯!

軒轅無極承傳萬法,至今難越!

蘭庭悟有浩然劍意,餘威尚在!

而我……

同為破境天選,這所悟之法卻連區區妖聖都斬不得麼?

“林季啊林季!”

林季眼望道劍心下恨道:“若昊天有知,豈不愧……”

“嗯?!”

忽的一下,林季抬起頭來眼望長空。

是了!

我並非此界中人,乃是天外來客!

此前火靈老前輩也說過。

無論我當年斬阿賴耶識也好,還是此後決戰軒轅太虛也罷。

所以能勝,並非一力破之,更非巧合。

而是承有昊天之意!

“……更需昊念歸一,昊乃天地歸一,念,為萬眾所仰!

缺一不可……”

火靈之言如在耳畔,林季猛的一下恍若醍醐灌頂瞬間醒悟!

方纔斬向猩聖那一劍:

集有道成之力,因果之韻。

彙成道劍之威,昊天之力。

卻是惟獨少了分信仰之意!

昊意昊意,原來如此!

天即萬靈,一念同生!

唰!

心結頓開之下,林季反手一轉,舞了個劍花道:“猴子,再來吃我一劍!

若這一劍不死,隨你東西四去!

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吧!”

“嗯?!”

猩聖瞪著六隻大眼上上下下很是不信的看了看林季道:“當真?!”

“一言九鼎!”

林季極為自信的回道。

“好!”

猩聖咬牙叫道:“方纔接你一劍也未怎地!

再來一擊又怎樣?再說……老子可是上古神種!

小子,且來一看,何為混元!”

猩聖說著,兩手捏指猛一跺腳,高聲叫道:“尊請老祖!”

呼!

懸在他身後那道巨大無比的火焰虛影躍躍升騰,本就高大無比的猩聖又猛的一下兀然暴漲,眨眼之間高懸千丈,威立如山!

哢嚓嚓!

早已斷去的手臂再化生出,三頭六臂怒牙猙獰。

渾身上下的塊塊肌肉鼓漲如山,一團團烈火四下狂燃!

嗡!

那柄本就驚駭非常的大刀,也在一片嗡嗡聲響中變做千丈長短,刀鋒上下赤紅通紅,豔若霞天!

如果說,那時在困土陣中初眼一見,這大猴子的數丈身高甚為驚人。

可如今這千丈巨形卻是足以驚天!

遠遠看去,林季還不如那巨猩一指大小!

簡直就是牛前蚊蠅,微微渺渺不值一提!

這纔是混元猩聖真正的殺手鐧!

若不是生死關頭迫在一時,絕不會施展而出。

方纔,他和林季同時被輪迴大夢蝶死死困了住,險惡環生之下剛要使出。

可那大陣卻莫名其妙的破碎一空,從而化險為夷。

如今,卻是用來正好!

“來!”

千丈巨猩高聲喝道,那聲音滾滾如雷轟鳴震耳。

“老子就不信了!

以這混元聖體還擋不住你小子一劍!

誰生誰死猶未可知!”

林季仰起頭來遠遠的望了一眼,嗤聲笑道:“好一個頂天立地的大猴子!

用來試劍卻是正好!”

徐徐抬起劍來,又頓了住:“方纔那魔物可曾問你,有何遺願?我也如你心意!”

“老子……”

猩聖剛要嘴硬大罵,卻猛然警鈴大作!

一股從未有過的生死懼意斥滿心頭!

一千年前,蘭庭劍來,他尚未成聖,親眼所見那一抹浩然劍意從天而落。

六百年前,與其他六聖結拜同盟,一同探尋荒海神墟。

無意驚動了上古玄關,一股惡然威壓沖天而起!

三百年前,又在南海邊緣遭遇秦燁、秦騰兩大道成,雖未有戰,生死一念。

剛剛不久前,魔龍出世,巨蝶幻法……

……

無論此前有多惡險,從未有過這般驚懼之意!

那是臨將破碎、身死魂亡的切實之感!

“老子……老子真的要死了麼?”

猩聖心頭微顫,改口說道:“老子……老子真要死在你劍下的話,替我傳句話去!”厲微微皺著眉頭,語氣中帶著幾分居高臨下。林季眼中泛起果然如此的光芒,終於要輪到林某出手了嗎?“哼,我是什麼人與你何乾?”林季嘴上馬上回道。韓厲冷聲道:“口氣倒是不小...想來你是師妹下山時遇到過的朋友吧?小子,看在綾音師妹的麵子上,我不為難你,但從今往後,你不準再跟綾音師妹有糾葛。”“韓厲!我與你毫無關係,你少對我指手畫腳!”綾音在一旁說道。韓厲卻充耳不聞,仍然看著林季。“小子,我說的話綾音師妹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