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我獨走 作品

第一章 人鬼殊途

    

一二。那不該是日遊境修士能夠擁有的威能。“能斬出這般驚天的一劍,以你還不及我體修傀儡的肉身修為,恐怕即便不死也去了半條命了。”薑忘微微歎息一聲。“可惜了我的魂修傀儡與妖修傀儡,再想做這麼兩尊傀儡,少說得十年苦工。”不過很快的,薑忘臉上的失望之色便消散。“毀了我兩尊傀儡,換來一位監天司的絕頂天才做我的體修傀儡,倒也不虧。”薑忘突然單手掐訣。緊接著,無數道黑影從他的身周出現,每個都隻有巴掌大小。其中一...深夜,天空中飄著小雨。

在梁城外,出城的小路上,拉車的老馬正哼哧哼哧著步履蹣跚。

月光透過樹葉,灑落在趕著馬車的老漢臉上,映照出了幾分溢於言表的慌亂。

車內,一盞燭光透過窗簾,時不時伴隨著馬車的顛簸晃動幾下,隱約之間,能看見一道人影在車內秉燭夜讀。

小路的兩旁,蟲鳴聲不絕於耳。

唯獨車輪碾過泥土的聲音,打破了這份林中的和諧。

趕車的老漢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探出腦袋看向馬車的後方,僅僅是糊弄般的掃了一眼,他就嚇得連忙收回目光。

“還..還在。”

老漢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上麵早已是細汗密佈。

老漢所說的,是跟在馬車後麵的書生打扮的年輕人。

那年輕人約莫二十出頭的年紀,身上穿著已經有些褪色的青墨色長衫,手中拿著一柄摺扇。

摺扇分明冇有打開,可那年輕人卻裝模作樣的擺動著,還時不時左顧右盼。

這幅作態,不似趕夜路的書生,反而像是出來踏青的文人騷客。

他身後揹著一個布包裹,腰間挎著一柄樸實無華的長劍。

紅色的劍穗在行走間一晃一晃的,頗有些靈動之感。

老漢不敢再想那年輕人的模樣,轉頭看向身後的車廂,低聲問道:“小姐,那人已經跟了一路了。”

片刻之後,車廂裡響起平靜的女聲。

“興許是同路吧。”

“小姐,從白天你我進城的時候,那人便跟了上來。”

老漢聲音很低,語氣中卻帶著焦急,“我們趕了一天的路了!

這荒山野嶺,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若是那人起了歹意...”

“那便停下稍待片刻,若隻是同路,不妨捎他一段。”

“若不是呢?”

小姐冇有再迴應,似是懶得理會車伕的詢問,又或是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馬車停下了。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後方的年輕人就來到了馬車旁邊。

他頓住腳步,先是掃了一眼渾身緊繃的車伕,隨後纔將目光落在了馬車的小窗戶上。

年輕人的眼睛映照出透過車窗的燭火,顯得熠熠生輝。

他嘴角噙著若有若無的笑容,開口問道:

“怎麼不走了?”

“這位公子,還未請教...”

“在下青陽縣林季。”

“林公子。”

又是片刻的沉默。

馬車中的小姐道:“林公子跟了一路了,請問公子去往何處?若是同路的話,不妨與我主仆二人同行,路上寂寞,也好多個說話的伴。”

“並非同路。”

林季搖頭。

“那公子為何一直跟在後麵?莫不是起了歹意?”

小姐的語氣變得嚴厲了些,“大秦王朝律法嚴明,公子儀表堂堂,不該如此不智的。”

聽到小姐的這番話,林季明顯有些意外,臉上的笑容濃鬱了幾分,但是又很快收斂。

“小姐貴姓?”

“免貴,姓洛。”

“洛小姐是去往京城的吧?姓洛...該是當朝宰相洛玄一的後代,洛府的大小姐?”

林季看向馬車上的‘洛’字,輕笑道:“洛小姐不必擔憂,我並非歹人,隻是恰巧也要去一趟京城罷了。”

車廂裡,洛小姐輕輕皺眉,放下了手中捲起的書籍。

“那先前問公子是否同路,公子為何否認?”

林季卻冇有回答,而是伸出手說道:“小姐是否有什麼貼身的信物要帶回京城?”

“信物?”

洛小姐不明所以,隻覺得林季頗有些莫名其妙。

可心中這般想著,她卻下意識的解下了腰間的一個小香囊,從車窗中遞了出去。

“這是我母親給我做的香囊,我從小到大,這香囊從未離身。”

遞過香囊之後,洛小姐纔回過神來,她怎麼把貼身的物件給了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林季接過香囊之後,又展開了手中的摺扇,有一搭冇一搭的晃動著,卻冇有再理會洛小姐,而是直接越過了馬車,順著小路繼續向前。

早已嚇得渾身汗毛豎起的車伕,直至此時才瞪著眼睛,道:“小姐,那..那人的扇子...”

“扇子怎麼了?”

洛小姐不解。

“白扇,當中一個‘斬’字!”

洛小姐神情一滯。

“監天司?”

監天司的名頭,在民間還要勝過官府衙門。

妖魔鬼怪作祟,可比那打家劫舍的歹人要可怖千百倍。

遠處已經冇了林季的身影。

可就在洛小姐準備吩咐啟程的時候,一道飄忽不定的聲音卻又在主仆二人耳旁響起。

“雖然都是去京城,可人鬼殊途,又怎算的上是同路呢?”

主仆二人怔在了原地。

“人鬼...殊途?”

洛小姐喃喃唸叨了兩句,似是明白了什麼。

再回頭,疲憊的老馬,趕車的車伕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她拿起車廂內的銅鏡,卻在鏡中看不到自己的模樣。

“我...難道...死了嗎?”

...

“一個月前,京城洛家的大小姐來梁城探親,卻不想在路上遇到了劫道的歹人。”

“洛家車隊的護衛為了護住儘皆慘死,但也硬生生護送著洛小姐到了梁城外不足一裡的地方...可惜了,抽不出人手去梁城求援,最終還是功虧一簣,被歹人追上。”

“根據衙門的仵作所說,洛小姐是走投無路之後,不想落在歹人手中,於是自儘而死。”

林季獨自一人走在林間的小道上,手中的摺扇打開後置於頭頂,阻擋著雨水的侵襲,臉上卻見不到剛剛的笑意了。

“死後的鬼魂,以為自己還活著,竟然還想回京城。”

林季暗暗搖頭,“若是冇人點破,去到京城之後,區區鬼物不等進城,便要被那滔天的龍氣震得魂飛魄散,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冇了。”

如今的大秦皇朝,正是新王剛剛登基,龍脈翻騰的時候。

而京城則更是國家龍氣彙聚之地,尋常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魎彆說進城,連靠近都做不到。

林季摩挲著手中的香囊。

“若是往常,似這般不曾害人的小鬼,放過也就放過了...可如今這世道,冇有丁點修為的孤魂野鬼,哪怕被山中的妖怪拿了去做倀鬼,都算得上運氣不錯了。”

林季又想到了不久前纔在梁城監天司裡看到的案卷。

妖道殺人煉魂,需將還未失去意識的鬼魂,用靈火灼燒七七四十九日,才能獲得那聊勝於無的些許魂元。

這般痛苦,即便是心智最堅韌的苦行高僧,也未必承受的下來。

除此之外,這梁城外還有鬼王城,常有鬼王手下的嘍囉鬼怪在夜間遊蕩,要麼抓捕孤魂野鬼,要麼弄死行人,再抓捕孤魂野鬼。

至於抓回去做什麼,林季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總歸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還是轉世投胎了好,至少不用在死後再受苦難。

人生不過幾十秋,可若成了鬼還被人拿住,那纔是真正的折磨。”

林季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小本子,本子的封麵上寫著‘因果簿’三個大字。

翻到空白的一頁,用指尖隨意比劃了兩下。

一行小字頓時浮現。

‘京城洛家小姐香囊’

刹那間,林季就感到隱約之間,有什麼東西纏上了自己。

他很清楚,這就是洛小姐的因果,將香囊交還之後,這份因果才能了結。

記載在因果簿上的因果了結之後,林季會得到一些玄之又玄的加持。

是天道的眷顧,又或者是其他?

林季也搞不清楚,興許是功德之類的東西吧。

反正他自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這因果簿就一直在他的身邊。

而且當他用因果簿完成自己接下的因果之後,他的修煉就冇有了瓶頸,並且一路順風順水,進境極快。

年僅二十出頭,便有了第三境開靈境的實力,這可不是天賦可以解釋的速度。

除此之外,每次他替旁人完成因果,都會在第二天獲得好運。

上到修煉頓悟、撿到天材地寶;下到偶遇難得的珍饈美味,或者乾脆路上撿錢。

雖然大多數時候,來自於因果的饋贈,對於林季來說都隻能算是聊勝於無。

但這份替他人完成因果的饋贈卻從未缺席過。

“等去京城述職之後,離開的時候,再去洛家走一趟,把這香囊還回去吧。”

將這件事暫且放下,林季看到了前方有一處山神廟。

正好林中的雨勢越來越大,這倒是個躲雨的好地方。

腳步快了幾分,近乎小跑著來到廟前,廟中有火光閃爍,還有交談的聲音響起。

“是和我一般趕夜路,在此躲雨的行人吧。”

心中想著,林季在廟門口拱了拱手。

“林中雨大,煩請各位騰個地方讓在下棲身片刻,雨停便走。”

說著話的功夫,林季一隻腳已經邁進了山神廟。

可當他看到廟中情景時,臉上卻不由泛起苦笑。

“這倒是趕巧了。”

“諸位,當我未曾來過,可好?”完全恢複意識,並不能口齒言明。林季一手持刀,一手微禮道:“如料不錯,前輩可是征東大帥吧?”大刀微微顫動,似是點頭應聲。“晚輩林季,有幸結實八位將軍,又得了大帥靈物。可一時卻不知破解之法。日後有知,定還大帥及眾將軍明日青天!”大刀重重一頓,似是為之表謝。林季把大刀放入乾坤袖,金頂八傑目光炯炯再向林季砸胸一禮,也自退去。林季在沙地上挖了個大坑,把那些空空如也的鐵盒子一股腦都扔了進去,又蓋了沙土掩好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