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輩皆曹賊 作品

第290章 破天荒,幫蘇媚的蘇涵!

    

過蕭彰?至於朱鬆早就沒了動靜。而蕭彰也沒頂住,早在這之前就渾身哆嗦了一下,然後下吐下瀉,吐了一管子腥水,把扶他的施主弄的那都是。還好這施主心地善良,雖然把她穿的肉色紗絲給弄髒了,但她對此沒有埋怨,反而美眸示意,hym!這會兒,老婆子和婦人過來。“害,整天說自己千杯不醉,連小蕭都喝不過,好意思麽!”老婆子有些無語,嘀咕了句。“小蕭啊,讓你看笑話了,你快把小媚扶到她房間裏,讓她休息休息,這丫頭往常從來...“錢拿到了麽?”

既然這邊主人知道,他索性也就不裝了,直接找到樸欲,詢問道。

“嗯,除了我們自己的兩千萬成本,扣除手續費,總計到手三十一億,老闆,跟著你賺錢可真是太簡單了!”

樸欲有些激動,想當初她還不知死活去刺殺蕭彰,想想也是非常搞笑的。

“還不錯,等我把這個號練起來,應該還能大賺一筆!”蕭彰嘴角略微揚起,這個號主要是為了給他真身鋪墊的。

到時候,他真身打這個號,又能狂賺一筆,不過前提是這個號煉的足夠成功,讓人覺得有必勝的把握。

接下來打門羅,那就必須得贏了。

“老闆,要我說,你還經商幹嘛,咱們就到處打拳,這來錢速度不比經商快麽?”樸欲有些興奮說道。

這來錢速度,絕對不是靠做生意能比的。

“想啥呢,這玩意又不能天天打,撈偏門也就撈那麽兩次,天天撈誰還給你撈啊。”蕭彰翻了翻白眼,苦笑道。

他倒是想天天能打,畢竟一場三十億,一百場就快打成他的目標了,這顯然有些異想天開啊。

“而且我過來,賺錢暫且不提,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同時,我還要把我們的幾項產品推銷出去。”

蕭彰皺眉,解釋了句。

“嗯!”樸欲點頭。

“有人盯著我們,估計是一些亡命之徒!”蕭彰瞳孔微縮,倒是發現了暗處那些個賭徒正目光灼灼的看著他們。

“弄死他們?”樸欲好奇詢問。

她也早就知道,自己有不壞之身,天生立於不敗之地,除非力量用盡,而這份力量就是蕭彰給的。

“跳梁小醜,不必理會。”

“現在還不易暴露我的身份,找個沒人的地方,我直接帶你進我的世界然後悄悄溜回去!”蕭彰想了想道。

“嗯!”樸欲點頭。

接著,二人七拐八拐,身後跟著的人也不裝樣子了,顯然準備強行動手了,這可是行走的三十億美金啊。

可是幾個拐彎後,蕭彰和那個女人的身影消失不見了。

“操,人呢?”

“瑪德,果然有內應。”

“這小子害我輸了五十萬美金,下次我見他一次打他一次!”

一群賭狗和刀尖舔血的人紛紛惱怒,蕭彰這一手把他們都給耍了,這讓他們有些煩躁。

——

半晌,莊園。

偌大的臥室內,樸純閑的有些發慌,正趴在床上,豎起小腿,腿上還裹了一條過膝白絲,人嘛這趴在那冥思苦想。

“小純,你這樣哥哥我可就不困了喲!”蕭彰此刻出來,看著床上的樸純不由抿了抿嘴角,這樸純果然夠味啊。

“啊,老闆,你們回來了?”樸純連忙翻過身,帶著幾分詫異。

“回來了,不過看你這樣,我得讓你去了!”蕭彰嘴角揚起,接著鬆開懷中的樸欲,直接撲了上去,根本不給樸純反應的時間。

————

華夏,蘇家。

落山雞比燕京時間慢了十五個小時,此刻落山雞已經是淩晨兩點多,而華夏卻是黃昏時分,正值傍晚。

蘇家老宅,蕭彰早前過來過。

一桌子,蘇建和他妻子以及蘇涵蘇媚都在,當然老爺子蘇震也在,隻不過老爺子臉色有些不對勁。

“小媚,你還和蕭彰聯絡麽?”

蘇震臉色有些不對勁,有些嚴肅,他作為老一輩的企業家,並且還在上麵待過,骨子裏家國情懷還是很重的。

“爺爺,我.”

“小媚,不是爺爺想要插手你的感情問題,隻不過現如今蕭彰成為通緝犯,其父母甚至被抓走不知所蹤。”

“我蘇震再怎麽樣,也不能看到自己孫女和一個通緝犯情情愛愛。”蘇震把酒杯拍的很響,這件事顯然讓他煩躁了。

八成是,那群老友在背後逼逼,壓力給到了他。

再加上,他本身就是看重這方麵的人,現如今蕭彰出了這檔子事,雖然他很看好蕭彰,卻因為這事也要改變主意了。

“爺爺,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蘇媚辯解。

“哼,小彰他我不知道是怎麽了,但是如今鐵證如山,其在彼岸備受看重,這些都是鐵一般的事實,你還想說什麽?”

蘇震有些惱怒,顯然對於自己孫女的表態不太滿意。

“爺爺,你怎麽可以這樣?”蘇媚有些絕望,她爺爺向來疼愛她,可是涉及到核心問題,他卻一步不會退讓。

“小媚,我也是為了你好,有些事做了,這輩子都沒有回頭路,我何嚐不喜歡小彰那孩子,可是造化弄人啊!”

蘇震歎了口氣,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棋藝勝過自己的孫女婿,可是有些事註定不能兩全其美。

蘇媚銀牙緊咬,有些煩躁。

蘇建此刻卻給了自己父親一個眼神,示意的事顯然就是之前說好的,快抖公司的問題。

蘇震性子直,猶豫了下,還是開口道:“小媚啊,你一個姑孃家,還是安心去上學吧,手上的集團公司,疼訊那邊已經出價了。”

“我不賣!”不等蘇震說完,蘇媚瞬間吼道。

“小媚,怎麽和你爺爺說話呢!”蘇建訓斥了句:“這件事由不得你,疼訊開價三百億收購,你快抖目前雖然日活很多,”

“可是變現難度在那放著呢,不管怎麽樣,我都建議你把集團給兜售出去賺了這三百億,也好緩解一下我們蘇家的處境。”

“那是我和蕭彰的,和你們沒關係!”蘇媚起身有些絕望,咆哮道。

“當初建立集團的錢是我給你的,蕭彰沒有給你一分錢,這公司不管如何也輪不到他來插手!”蘇建也有些生氣。

“當初建立集團的錢是我給你的,蕭彰沒有給你一分錢,這公司不管如何也輪不到他來插手!”蘇建也有些生氣。

他現在公司賬麵金錢虧損很多,再加上疼訊對接找他,說能賣三百億,那他自然而然同意了。

畢竟這可是三百億!

他整個蘇家巔峰時期也就這麽點錢,而自己女兒用了不到半年就給賺到了,這簡直就不敢相信。

“我的公司也輪不到你來插手!”蘇媚絲毫不弱,怒斥了句蘇建,接著拿起手機扭頭就這,這個飯愛誰吃誰吃。

“你”蘇建氣的胸口疼。

蘇震卻搖了搖頭,他對蕭彰印象還是挺好的,而且他也清楚,這個集團沒有蕭彰在背後,指望蘇媚不可能的。

可是自己這寶貝孫女,大小姐性格,根本沒人能降的住她啊,除了蕭彰。

“爸,你看小媚,這是要反了天了!”蘇建氣不能平,

“好了,蕭彰的事對她打擊已經很大的了,公司的事你就別過問了,讓她自己去弄吧!”蘇震並沒有偏袒自己兒子。

畢竟變賣產業,這的確是挺下頭的操作。

蘇建咬牙,心裏那叫一個氣,他可是滿口答應了疼訊的人,現在這弄得他卻不好交差啊。

至於邊上,蘇涵努了努嘴,

這一次,她罕見的站在了蘇媚這一邊,主要她也覺得自己父親做的過份,當然了,主要蕭彰也是她男人啊。

這要是曝光出去,她的待遇不會比蘇媚好到哪裏去,甚至說,因為她是乖乖女形象,到時候受的委屈會更多。

晚飯,就這麽不歡而散。

回去的路上,蘇建不停地給蘇媚打電話,對方就是不接,這也讓蘇建氣消了不少,多了幾分擔心。

正當他準備給蘇媚發個資訊關懷一下呢,手機卻進來了一個電話,正是之前對接他的疼訊董事會的人。

“蘇總,收購方案談的還順利?”對麵,男人笑嗬嗬說道。

“額,張董,你也知道,這個事情不是我能決定的,我還要多給我女兒做做思想功課,她現在比較抵觸。”

蘇建有些無奈,不過他也被逼急眼了。

自家零售業份額被變賣了一多半,投入到袁家這個產業卻虧得血本無歸,現如今他的壓力比誰都大。

“蘇總,快抖的價值可是一天天在降低的,眼下無論是安全還是使用者流失度而言,我建議你還是盡快安排。”

對麵,男人言語多少有些不耐煩。

不過快抖這麽大一個市場,再加上接下來的風口,雖然三百億短時間內賺不回來,但是長遠來看,太值了。

“我知道的,她最近資金鏈是不夠的,到時候肯定會想辦法,我會繼續做做功課。”蘇建補充說道。

“期待你的好訊息!”對麵說完,電話結束通話了。

而後座的蘇涵,此刻撇了撇嘴角,她自然聽見蘇建說的話,真卑鄙,按照她往常的性格,自然是要落井下石一番。

可是如今她和蘇媚怎麽說也是一條船上的螞蚱,她甚至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她甚至不想看見自己妹妹倒下去。

蘇媚倒了,那就該她來扛了。

“小涵,你公司最近運營怎麽樣,給我勻十個億的資金呢?”蘇建心急如焚,直接看向自己大女兒。

他可是知道,自己大女兒收入也很高。

“沒有,拿貨、鋪店已經用了,我還準備找你借點呢!”蘇涵聳肩,一副我也愛莫能助的表情,她現在巴不得蘇建的公司破產清算呢!

“欸!”蘇建歎了口氣。

蘇涵則開啟銀行卡,公對公轉賬給蘇媚公司,想了想,她輸入了十個億,留言補充道:“應急用,錢不夠再和我說!”

路邊,蘇媚正在喝酒,她懶得再和自己父親有交集。

看著手機不停打來的電話,她恨不得關機,可還是給自己爺爺回了句:“我沒事,我和他的事,我自己會解決!”

“老闆,公司旗下對接的所有廣告商,經銷商都在催款了,原本都可以拖兩三個月的,現在都在催。”

助理此刻也發了個訊息過來。

“呼!”蘇媚放下啤酒,深呼口氣:“賬麵還剩多少錢?”

“沒多少了,最近加上公關,加上廣告推流,簽約主播等等,花費了不少,主要現如今所有部門都在燒錢,賺的不夠花!”

助理有些無奈,

現如今,網際網路廣告一天一個價,引流價格非常高,這就算了,直播行業想要做起來,除了自己扶持大哥,還得挖大佬。

算上簽約費啥的,賬麵上資金根本不夠打,可奈何三家火並,這是最激烈的一年,必須贏,否則必定會被蠶食。

“錢的問題我會想辦法。”蘇媚回了句,有些惆悵,就準備關閉手機時,手機簡訊收到轉賬提醒。

看著到賬資訊,蘇媚瞳孔一縮,有些駭然,因為有人公對公轉賬十個億,這筆錢對眼下的快抖而言,無疑義雪中送炭。

可看見對方的公司,她卻又有些疑惑,煩躁。

窈窕淑女,眼下最火的一款化妝品,而這家公司背後,卻是她最煩的姐姐蘇涵掌管,可她搞不明白蘇涵為什麽給她轉錢。

她非常憎恨蘇涵以及她父母,要不是蘇涵的母親爭寵,自己母親就不會抑鬱而終,所以她也恨自己父親。

至於蘇涵,從小到大都在陷害自己,裝作受害者,那種楚楚可憐的綠茶樣讓她一次次反感,可她卻在自己最艱難的時候轉了這麽多錢。

“你什麽意思?”蘇媚用轉賬附則裏麵回了句,隻不過轉賬金額並不大。

“沒什麽意思,隻是單純看不過父親的所作所為,這錢算我借你的,按照世麵上銀行貸款利率計算,還我時記得給利息。”

蘇涵又回了句。

看著蘇涵回的訊息,蘇媚銀牙緊咬,蘇涵這種時候提利息反而讓她不那麽反感她了,或許和快抖是她和蕭彰的心血有關。

“謝謝.”兩個字輸入後,蘇媚又給刪了,高冷的性格讓她不善說這個,轉而道:“我會給你按照市麵上銀行最高利率計算。”

說完,她並沒有退還這筆錢。

她的確需要這筆錢,17年按照蕭彰說的,是短視訊元年,是最緊要的關頭,她必須得挺住,她不想融資,因為融資就代表把份額給讓出去。

這個公司,隻屬於她和蕭彰的。

眼下,據不完全統計,上網的人已經超過七億了,而快抖除了過年那段時間外,其他時間大多數都是接近兩億日活。

已經是龍頭企業,可就是這種關頭,越不能出現問題,否則,很可能一落千丈,這曆屆已經有很多企業這麽跌落神壇了。,為啥這麽吊的袁乾在蕭彰麵前跟紙糊的一樣?紙糊的都沒這麽脆弱啊!至於兩桌小年輕,此刻嘴角全都抽了抽,心底泛著寒意?他們來幹嘛來著?來吃飯?對對對,來吃飯的!就這小子的手段,打死他們也不敢再惦記蘇媚了啊,這手段也太狠了吧?要知道,這打的可是金陵首富之子。這小子連袁乾都敢打,更何況他們?這他孃的,誰不怕?蘇媚還是離遠點好,這小子太橫了!上官綺美眸縮了縮,露出驚詫,這是到現在她第一次動容,嘴角揚起,她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