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輩皆曹賊 作品

第287章 打拳,控製賠率!

    

當初和我下棋,他說他略懂一些,我跟你一樣的想法,還準備指點他一下呢!”“然後,我愣是沒下贏,這小子天賦異稟,不,應該說非常妖孽才對,隻不過喜歡藏拙!”蘇震笑了笑,當初他也是這麽以為的,直到他和蕭彰下了一局之後,再也不信這小子的鬼話了!“所以,你想說他的棋藝很強?比我還強?”王石皺眉,滿滿的不信。“比不比你強我不清楚,但是不弱是肯定的,可以期待一下他的表現!”蘇震樂嗬道。王石並未答話,而是看向棋局。...黃昏,又是一桌子盛宴。

蕭彰就好似帝王一般,享受的吃完了準備的晚餐,舒坦的伸了個懶腰,接著一把拉過樸純樸欲姐妹倆:“今晚輪到你們姐妹了!”

聽到這話,同在吃飯的藍鳳神色並未變化,李多慧隻是略微皺起眉頭,倒是商嵐嘟囔著小嘴,彷彿有些不滿。

因為蕭彰都不帶她去頑耍,自己,自己明明也是可以的。

一雙勾魂的桃花眼內,多了幾分失落,自顧吃著麵前意麵,然後思考著蕭彰交給她的任務,那就是找個球隊進去。

眼下,頂級球隊很少會臨時增加人員,這讓她有些頭疼。

至於那些靚女,美眸閃過一絲狐疑,卻也沒有多想,畢竟蕭彰去了主臥嘿咻,也不算是脫離她們的視線。

大不了,時不時過去探查一下。

————

樓上,主臥內。

蕭彰讓樸純把門關上,接著道:“小純,今夜你就在這,她們要是過來探查你就應付一下,我和你姐出去辦點事。”

“哦!”樸純點頭。

“呐,帶上吧,這裏辦事帶上這個可能方便一些!”蕭彰取出兩個人皮頭套,樸欲的依舊是棒子那邊的模樣。

而蕭彰,則變成了白皮人。

樸欲感歎,自己老闆果然什麽東西都有,這玩意帶上去以後根本分辨不出來真假,尤其她們去的目的地還是地下拳場。

“地下拳場這種地方,一般強者為尊,當然也會有人打假拳,我已經幫老闆你報名了一個對手,中下級別的。”

“到時候你先通過他,然後再調動倍率!”樸欲一邊去穿戴頭套,一邊認真的叮囑道。

“你是說先打一場勢均力敵的,再去挑戰比較強的?”蕭彰按照自己的理解複述了一遍。

“是的,挑戰者身份必須有過勝場,並且挑戰前五的拳手是要支付報酬的,一百萬美金他們才會同意打!”

樸欲此刻戴好人皮麵具,依舊很美,主要樸欲這身段著實妖嬈,那種熟透的氣質又讓人難以自持。

“那走吧!”蕭彰點頭。

“怎,怎麽走?”樸欲好奇。

可她話音剛落,蕭彰手掌放在她肩膀上,下一息,二人在樸純的麵前消失了,憑空消失一般,這讓樸純有些怔愣。

好家夥,自己老闆果然是天神。

這神通,她簡直聞所未聞,此番過來顯然也是有目的的,她們不會多猜,但是一個天神不可能為了一些蠅頭小利背叛這那的!

海島空間內,樸欲有些駭然的看著周遭景色,就好像從一間臥室內忽然穿越到了一個沒有人的大都市裏一樣。

那種夢幻感讓人不太適應。

要不是邊上蕭彰就在,樸欲都懷疑自己穿越了,這地方妥妥的一個國際大都市,並且非常的新,一塵不染。

“老闆,這,這是哪裏?”樸欲吞了口唾沫詢問道。

“我的世界。”蕭彰聳肩,“走吧,別耽擱了!”

可樸欲,還停留在蕭彰的前半句上麵,這裏是他的世界,他果然是造物神,竟然都能開辟世界。

這些可都是在科幻裏才能看見的。

——

不一會,蕭彰操控著海島世界在一處安全的地方出來,而這裏距離地下拳館不遠,步行十分鍾,終於看見了。

一處拳館,同樣也是追求刺激的地方。

他們過來看打拳的,喜歡的不光光是拳拳到肉的快感,同樣還有那壓了錢對勝負的期待,那種感覺,賊爽。

賭徒,永遠有很多。

而不光光是打拳這項運動,除了打拳,例如籃球,足球,賽車,賽馬等等比賽,關注度高同樣伴隨著賭!

很多人以此營生,買球在國外可是比國內瘋狂無數倍,也算是讓國外火的原因之一,畢竟買過的都知道,那纔有參與感。

當然,還有單純是粉絲。

“嘿,夥計,今天還有哪些可以買的盤口?”蕭彰在大廳對著壓盤的人詢問道。

“自己看!”售票員顯然懶得天天回答這種弱智的問題,示意身後的電子螢幕,上麵有著賠率。

買拳,主要以勝負為主。

除此之外,還有一拳,三拳之內,五拳之內,顯然,一拳幹趴下對手是賠率最高的,可是也是最難的。

這和炸金花拿三條是一個水平。

蕭彰訕訕聳肩,裝作沒買,不過他卻在後麵的螢幕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當然是他交給樸欲的藝名。

單字,王!

他的目的很簡單,準備先用這個身份在這裏打出名頭,順便賺一筆錢,等差不多了,他再用自己真實身份過來打。

到時候,以王的名頭,賠率肯定很高。

賺一大筆的同時,他還能把自己給營銷出去,用藍鳳的話,他代言也可以,除非像詹姆斯、C羅等等人那麽火。

而他後麵,樸欲卻買了一千萬美金王勝,因為王是新人,可對手也不是知名拳手,壓住的盤口不算太大。

賠率目前是1:3,贏了可以淨賺兩千萬美金,小錢,也就一兩台蘭博基尼毒藥的錢。

“買好了!”蕭彰距離很遠,給樸欲一個眼神,後者點了點頭,同時示意賠率隻有三倍,示意蕭彰展示一下自己。

蕭彰心領神會,先到後場準備,然後靜靜的等候自己的比賽到來。

而他的比賽被排在八點場,算是預熱場,畢竟地下拳擊最火的場次是淩晨,越往後越厲害,押注的也越多。

七點多時,距離蕭彰比賽開始前的一場比賽,蕭彰裝作啥都不知道,上了擂台,最後被工作人員告知,他是下一場的選手,王!

最後,在工作人員引導下,退出了擂台。

“臥槽,這小子這麽挫還報名?”

“哦哦,這小子身上都沒二斤肉,這種人打拳擊?這不白白送錢麽?”

“瑪德,我還以為這新人多牛逼呢,我要去買科能贏,雖然錢少,但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不知道誰呼喊了一聲,接著觀眾席位不少人附和,一時間,衝出去不少人去購買半個小時後的王對戰科能的比賽。

而這裏麵,都是剛才樸欲找的托。

看著這些傻大個尷尬的演技,樸欲腳趾都快扣除個三室一廳了,不過得虧自己老闆腦子靈光,用這種小伎倆。

僅僅十分鍾,原先1:3.3的賠率,飆升到了1:5.8,也就是說,贏了淨賺四千八萬美金,雖然錢不多,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後場,科能是個渾身肌肉的猛男,不是那種健身肌肉,但是這種肌肉無論是爆發力還是持久力都非常了得。

他看了眼蕭彰的資料,什麽體重,臂展啥的,不屑的冷哼道:“就這體重臂展,憑什麽和我打?”

“科能,有把握贏麽?”他老闆此刻打了個電話過來,詢問道。

主要,他也發現今天科能的對手比較水,一個新註冊的菜鳥,渾身沒腱子肉就算了,體重也就那樣。

要知道,打黑拳可不是打正規拳擊。

打黑拳體重相差隻要不是特別懸殊都可以打的,或者體重輕的主動挑戰體重重的,這些都可以。

“必贏!”科能自信回答。

或者說,外國人很多人不喜歡謙虛,就算隻有八成把握也是必勝,而國人有八成把握也不會說必勝。

或許和環境有關係。

“那我加註兩千萬買你贏,你要是輸了,後果你知道的!”老闆說完,給電話掛了。

“小子,等著吧!”科能說完,閉目養神。

場外,樸欲看著賠率,有些驚訝,好像又有人加註了,已經飆升過8了,顯然蕭彰這故意露個臉效果還是有的。

樸欲想了想,當即給蕭彰發資訊:“老闆,這次效果好像非常好,目前賠率已經過8了,要不追加一筆?”

“可以,那就追加一千萬,到時候我打慢一點。”蕭彰點頭。

——

時間點點流逝,趕在最後三分鍾時,樸欲成功追加一千萬,一共買了兩千萬蕭彰贏,而賠率最後停留在1:7.5。

兩千萬,贏了的話是1.3億美金,這速度可比開發軟體啥來得快,直接小十億過來了。

不過這裏提現有個問題,需要收取手續費,10%,贏的錢需要收取這麽多錢的手續費,但是可以算作賭錢贏來的。

屬於正規途徑,也不算黑。

而此刻,蕭彰和科能的比賽越來越近。

聽見鈴聲一響,蕭彰眸子睜開了,顯然,比賽要開始了,他將開始做局。

少頃,擂台上。

蕭彰和科能分別從登擂處過來,科能雖然中遊水平,但是在這地下拳館打了一段時間,小有名氣,再加上今天買他贏的不少。

一時間,呼喊聲震天。

反觀,蕭彰身材要是比小鮮肉,那絕逼能贏,但是這裏是打拳,這顯然勝算極低,一看就不是經常訓練的。

八成是哪裏來的野路子,甚至野路子都算不上,富二代過來體驗一下也有可能。

“哦哦哦!”

“啾啾,嗶嗶!”

一時間,台下各種口哨聲啥的連成一片,全都催促著這場比賽的加快,很多賭徒已經盼不得贏錢了。

贏了錢,這纔可以押下一個啊。

隨著比基尼美女上來走個秀,裁判簡單告知一下蕭彰規則,大概就是不能打蛋,不能啥啥的,當即退到邊上,落手的同時口哨聲響起。

蕭彰看了眼科能,就這小子的水平,他全力以赴,一拳就能給幹的起不來,可是他想多贏錢,那這局就得裝孫子。

簡而言之,這把贏的越困難,那回頭花一百萬挑戰這裏的前五拳手,那賠率才會越高,他才能來個反殺。

今晚,他目標可不僅僅是賺個小錢。

等這個馬甲名氣搞大了,自己再換蕭彰過來薄紗一下,把麵具一換,穩穩當當。當然,他這種也叫操盤,很多時候有人這麽幹。

隻不過他們都是買通選手,而蕭彰就是選手,自己能控製,自己成為盤口割這些人韭菜。

“打他!”有人呼喊。

瞬間,氣氛被燃爆了,現場的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蕭彰先是強化了一下各個地方,而且以他的速度,看科能出拳真的很慢。

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隨便都能虐他一萬遍。

可卻裝著打的不分上下,一時間,二人打了半天,竟然看不出高下,隱隱感覺蕭彰可能落入下風,但是卻又不是沒有贏的機會。

“打他頭啊!”

“勾拳啊,擺臂啊!”

“廢物,側蹬都不會,垃圾玩意!”

“科能怎麽回事,這麽個垃圾都KO不掉?”

現場,買科能贏的很多,一個個叫喊著,顯然對科能的表現有些不太滿意,這玩意打的不符合他們心意啊。

畢竟壓了錢的,得速戰速決啊!

至於高台上的席位,這裏都是有錢富二代或者官員的位置,他們往往都有自己的拳手,而這個男人的拳手就是科能。

之前他特地追加了不少錢。

捏著雪茄,深吸一口,眯著眼對邊上保鏢道:“看科能這樣,能贏麽?”

“目前占據了一些上風,隻不過我總感覺這個蕭彰有些遊刃有餘,估計他之前也打過不少拳擊比賽,不是雛。”保鏢也是拳手。

此刻按照他往常的經驗分析了一下。

“哼,希望他別讓我失望,不然這種垃圾留著也沒多大用!”男人冷哼,把手中雪茄按在邊上煙灰缸內,有些不善。

至於看台位置,樸欲抿了抿嘴角,她看這場比賽有些怪異的感覺,因為讓蕭彰刻意壓低自己能力去和這人打,多少有些搞笑。

目前來看,蕭彰演的還算成功。

最起碼,再外人看來,科能攻擊性更強一點,幾乎更多,就算按照擊打點,也是科能穩贏,不過前提是蕭彰一直這樣下去。

當然了,黑拳裏,要麽一方認輸,要麽一方倒地不起,否則,擊打沒用,隻有站到最後的纔是王者。

——

纏鬥,二人打了很久。

此刻看得出來,二人都氣喘籲籲,動作都比最開始慢了不少,科能這會兒有些煩躁,這個小子的韌性比他想的要強。

要是在這麽下去,他甚至有可能成為撐不住的那個。

“小子,認輸吧!”因為牙套,科能發音有些不順暢,試圖瓦解蕭彰的內心。

“我纔不會輸!”蕭彰嘴硬。

接著,又開始打在一塊,難解難分!的流程很複雜,另外,任務也不是你想接就接的,需要評級。”“暗網用的是暗幣,一暗幣對應一美元,充值不需要手續費,提現需要扣除15%,不過會保證資金來路!”上官綺簡單介紹了句。“就跟遊戲幣一樣?”蕭彰詢問。“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不過暗網的防護級別非常高,雖然是虛擬貨幣,但是從未出現過差錯!”上官綺回了句。“好了,你可以出去了!”蕭彰拉起來上官綺,他算是大概明白了,他得試試暗網防護級別到底怎麽樣!上官綺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