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柳先生 作品

第1章 養的雞竟是鳳凰

    

靠山宗。他毫無修為,一介凡人,如何加?陳平安很鬱悶。這係統有規定,任務一旦出現,三月不完任務,係統就會啟抹殺宿主模式。他要麼等死,要麼著頭皮上。無計可施下,陳平安隻好收拾東西。決定去靠山宗試試運氣。當然,他再次試著著臉向係統要點修為。然而係統還是那麼無......第二日。天氣晴朗,萬裡無雲。陳平安早早起床。照例給桃樹澆水。給仔餵食。給大院一角小魚塘裡的金魚投放魚料。最後,他纔出了院子。他已把吃用之...泥平巷深。

一間打掃得很是乾淨的大院裡。

一名俊秀青年躺在太師椅上,酣睡著。

叮!

這時,一道電子音在他耳中鑽過。

陳平安舒服地了個懶腰,睜開惺忪睡眼。

庭院中間沐浴著霞的桃樹,映他眼前。

“轉眼五年,就屬你陪我最久了。”

這桃樹是他來到這世界時,親手栽種。

現在已經開花,朵朵驚豔。

似是聽懂了陳平安的話,桃樹枝葉輕擺。

陳平安冇在意,覺得是春風在作怪。

“係統,這次的任務是什麼?”

【加靠山宗】

“靠山宗?”

陳平安生活著的凡人小鎮就在靠山宗管轄區。

而靠山宗,是一個修真門派。

這世界修真文明異常昌盛。

宗門林立,強者為尊。

當然,有能修煉的人,必有**凡胎之人。

這小鎮,便是凡人的城鎮。

民風淳樸,夜不閉戶。

穿越到這世界那會,陳平安知道這世界這般怪陸離時,還驚喜的。

特彆是知道自己還綁有一個係統,更是喜出外。

直到他發現自己冇有靈,有係統也不能修煉後,懷疑人生好久。

他的係統很奇葩。

會陸續釋出任務。

當一千個任務全部完後,他便能一夜無敵,獨步天下。

這係統的奇葩之就在於完這一千個任務前,不能讓他變強!

僅僅會在完任務後,獎勵他一些家常用品。

比如喝水的茶壺。

掃地的掃帚。

桃樹苗。

乃至於整個院子,都是係統所送。

這些年裡,係統從未給他頒佈過接修煉者的任務。

通常隻會頒佈一些助人為樂的小任務。

譬如幫助乞丐找到住所。

或者給小孩製造玩木球。

甚至是給鄰居解決一下夫妻某些生活不和的問題等等。

可現在。

係統竟然讓他去加靠山宗。

他毫無修為,一介凡人,如何加?

陳平安很鬱悶。

這係統有規定,任務一旦出現,三月不完任務,係統就會啟抹殺宿主模式。

他要麼等死,要麼著頭皮上。

無計可施下,陳平安隻好收拾東西。

決定去靠山宗試試運氣。

當然,他再次試著著臉向係統要點修為。

然而係統還是那麼無......

第二日。

天氣晴朗,萬裡無雲。

陳平安早早起床。

照例給桃樹澆水。

給仔餵食。

給大院一角小魚塘裡的金魚投放魚料。

最後,他纔出了院子。

他已把吃用之都放進係統儲間裡麵,上隻穿著係統送的白長袍。

這長袍比較特殊,穿在上,天熱則涼,天冷則暖。

還不會沾水染塵,穿在上不管多久,都不會有異味,極陳平安喜歡。

靠山宗離小鎮有五十多裡路程。

不會騎馬的陳平安,隻能步行。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離開小鎮那刻,院子裡麵突然閃過了一陣強。

芒收斂後,裡麵開始響起各種躁。

瓶瓶罐罐,乃至於斜靠在牆上的掃帚,都了起來。

不過很快,一切重歸平靜。

大院中間。

一個公奇怪地趴在桃樹下,百無聊賴的樣子。

隨後,它更是口吐人言道:“主人這一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我看主人收拾了很多東西,廚房的菜刀也被帶去了。誒,好羨慕它們啊,能被主人帶出去,我們就冇那個運氣了。還有,我明明是凰,卻變落地模樣,好憋屈啊......”

那小魚塘的金魚也張道:“我也一樣,都已經化龍了,還得窩在這坑裡,誒......”

這時,一道聲從桃樹中間的小孔發出:“那菜刀天天吆喝著自己已經難耐,要去砍人,會不會不束縛。”

公搖頭:“主人不讓它砍人,它哪有那個膽子。”

半天匆匆而過。

荒野中心,一棵大樹底下。

陳平安實在走不了,坐在的樹上,拿出水壺,喝了口水。

“難搞,才走了半天,就這麼累了,這還有一天路程啊。”

陳平安撥出一口濁氣,發現腳很累。

恐怕得休息半個小時才能再趕路。

唰唰......

可就在陳平安想休息時。

在他後的空中,驟然響起幾道掠空聲!

他往後看去。

隻見幾道人影在天空極速穿梭。

正是幾個修煉者!

陳平安雖然在凡人小鎮生活,但每過幾天,都會聽到小孩子們大喊“仙人”。

這時,抬頭看天,便能在天空看到修煉者飛過。

所以陳平安也算見過大世麵。

按理來說,臉上不會有太大的緒。

但此刻,他卻眼眸圓睜。

還忍不住來了一句“臥槽”!

因為他發現。

飛在前頭的修煉者,正朝著他這裡直直墜下!

轟的一聲,陳平安旁邊炸開了一個土坑。

一個妙齡子正躺在其中。

衫襤褸,頭髮淩。

也許摔得厲害,頭上還流著鮮。

這子狼狽不已,但陳平安此時卻忍不住盯著看。

那是一張千百的臉。

眼如桃花,眉如細柳。

若櫻桃,如冰。

用一個語形容,便是傾國傾城!

這子好像摔得不重,剛落地不久,便支撐而起。

同時,也發現了旁靜坐著的陳平安。

這不看還好,當看清陳平安後,直接陷了呆滯中。

陳平安年齡看起來不大,上卻有出塵氣質。

而讓如此失態,完全是因為陳平安上,正有一道道顯化而出的道則韻理縈繞!

宛如在告訴所有人。

他不是這世間之人,而是九天之上的仙!

看著陳平安,慕容雪原始的衝,正強烈地告訴。

站在麵前的人,隻需一手指頭,便能摁死!

呆滯一會,慕容雪突然聽到後響起落地聲。

一臉慘白,一咬牙下,極速朝著陳平安跪下。

“前輩,救我!”出:“那菜刀天天吆喝著自己已經難耐,要去砍人,會不會不束縛。”公搖頭:“主人不讓它砍人,它哪有那個膽子。”半天匆匆而過。荒野中心,一棵大樹底下。陳平安實在走不了,坐在的樹上,拿出水壺,喝了口水。“難搞,才走了半天,就這麼累了,這還有一天路程啊。”陳平安撥出一口濁氣,發現腳很累。恐怕得休息半個小時才能再趕路。唰唰......可就在陳平安想休息時。在他後的空中,驟然響起幾道掠空聲!他往後看去。隻見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