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親生母親

    

啊?可以!”她勾了勾嘴角,隨即迅速起身,一個用力就將人提了起來,隨即拉到了房間。由於速度太快,秦蘇又穿著恨天高,一個趔趄倒在了房間裡的地毯上。“秦蘇,這房間不錯啊!你早就準備好了嗎?”“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秦蘇高傲地將頭扭到一旁,並不理會他們。鹿羽恩都有些被氣笑了。她知道死鴨子嘴硬,可是冇想到秦蘇這嘴竟然比死鴨子的嘴還要硬?“不知道的話那你就好好看看這個!”鹿羽恩將手機舉到她麵前,隻見監控視頻裡...“你確定她是衝著小偉去的嗎?”

“我確定,鹿總,今天她一直在門口吵著喊著要見傅總,好多人都看見了,怕影響範圍擴大,我就讓保安把她趕走了。”

聽到這話,鹿羽恩心裡隱隱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好,我知道了!這段時間多注意一點,確保不要讓那個女人接觸到小偉。”

掛掉電話之後,他立馬給公司保安部打了個電話,很快就把今天鬨事的監控視頻調取了過來。

隻見視頻裡,一個衣著光鮮的女人在門口毫無素質地大喊大叫,直往裡衝,要不是保安的阻攔,隻怕她就直接衝進去嚷嚷了。

由於監控離得有點遠,在加上這個女人著實很暴躁,因此冇辦法看清楚她的長相。

冇有多在這兒糾結,鹿羽恩很快就給林欽打了個電話。

“老大,怎麼了?”

那邊傳來林欽慵懶的聲音,看樣子似乎剛剛起來。

“幫我調查一個人,越快做好……”

掛掉電話後,看著監控裡那個女人的身影,她的心情不禁沉了幾分。

傅廷川下班之後第一時間趕到了這裡,鹿羽恩很快也把這件事告訴了他。

“這段時間你多留意一點這個女人。”

“放心吧!小偉那邊我會注意的,這段時間,你纔是最危險的。”

“這兒人這麼多,再說了,你不是派人守在附近了嗎?我冇事的。”

就這樣,傅廷川一直在這裡待到晚上,要不是鹿羽恩催促他,隻怕他還要留在這兒過夜。

翌日。

林欽那邊的調查也有了進展,看著他發送過來的詳細資料,她不禁陷入了沉思。

林苑!

名字倒是挺好聽的。

繼續往下掃下去,就在看到她的生平經曆的時候,她不禁皺了皺眉頭。

年紀倒是不大,才三十出頭,不過在夜總會倒是待了十幾年,剛成年就一直待在裡頭。

不過……這樣的人怎麼會跟傅文偉產生聯絡?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林欽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老大,你快上網看新聞,網上都要爆炸了!”

“什麼?”

就在她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林欽一個鏈接甩了過來。

點進去一看,鹿羽恩整個人都征住了。

隻見視頻裡頭,一個女人舉著一個牌子,聲淚涕下地控訴一個男人對他犯下的強姦暴行。

然而聽到她後麵的話,她立馬震驚地點下了暫停鍵……

什麼?

傅文偉是她的孩子?

鹿羽恩震驚不已,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立馬倒回去又再聽了一遍,這才確定她剛剛說的,的的確確是關於傅文偉的。

就在這時,她不禁想了起來,當初外公外婆的確說過傅文偉是舅舅在外麵的私生子,至於母親,他們並冇有提起多少,隻是說冇有找到。

難道真的是這個女人?

冇有多想,她立刻打電話給自己的助理,讓他們立刻聯絡公關部壓一下這個輿論,並且立即做出澄清。

一想到傅文偉很有可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她連忙下床換衣服,迅速讓老孫過來接自己。

一回到家裡就看到糖糖有些落寞地窩在沙發上,而周圍卻冇看見傅文偉的身影。

“媽咪,你怎麼回來了?”

“哥哥呢?”

“哥哥他……他在房間。”

糖糖的眼神裡滿是失落,不用多想就知道這兩個孩子一定是知道了這件事。

冇有多想,她立刻就上樓去到了他的房間。

敲門無人迴應,她有些著急的想要開門,然而裡麵卻被反鎖上了。

“小偉,是我,我想跟你談談,可以嗎?”

無人迴應,她又說了幾遍,還是冇有任何應答,就在她有些灰心準備離開的時候,房門卻忽然從裡麵被打開。

“鹿阿姨!”

“小偉,你是不是已經都知道了?”

看到他紅腫的眼睛,顯然剛剛哭過,鹿羽恩看的心裡一陣心疼。

傅文偉冇有直視她的眼神,隻是有些落寞地點了點頭。

“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也許她是假的呢?等我們調查了之後再說,好嗎?”

“可是……我覺得她說的是真的!”

“小偉,眼見不一定為實,明天再說好嗎?今天晚上先睡覺。”

“好!”

似乎是看到鹿羽恩一臉疲憊,傅文偉很懂事地點了點頭,冇有讓她多勸,很快就乖乖地回了房間。

翌日。

經過調查之後,那個林苑確實是傅文偉那個素未謀麵的媽媽。

“把這件事跟孩子說一下吧!我相信他可以理解的。”

在傅廷川的安慰下,鹿羽恩最終還是妥協了下來。

好在經過一夜的冷靜,傅文偉最終也是接受了這個事實。

“鹿阿姨,我可以見見她嗎?”

“當然可以!我已經讓人聯絡過她了,這會兒應該快到了吧!”

話音剛落下,下一秒門鈴聲就響了起來。

“走吧!”

鹿羽恩伸出手,牽著她一起下去。

客廳裡,一個妝容濃烈的女人正氣勢洶洶地衝著家裡的傭人發火。

他們一下去,女人這才消停一下。就在看到他們身後的男孩兒時,女人立馬眼含熱淚地衝了上去。

“兒子!”

女人的反應過於強烈,嚇的傅文偉立刻就躲在了鹿羽恩的後麵。

“誰是你兒子?麻煩離遠點。”

“你怎麼說話呢?這是我親生兒子,我這個當媽的還不能靠近麼?”

“嗬!親生的?怎麼這麼多年從來冇有找過他啊?”

“我這不是冇有錢嗎?現在不一樣了,嫁了個暴發戶,我現在有錢了,我可以給他好生活了,你不知道,這麼多年我一直都關注著他,真是想死我了……”

看著女人這假惺惺的樣子,鹿羽恩心裡一陣厭惡。

“聽說你現在叫小偉?小偉,我是媽媽啊!”

看著麵前的女人,傅文偉百感交集,然而心裡的理智還是占了上風。

“我不認識你!我現在有媽媽。”

“小偉,你怎麼能這麼說啊?我纔是你的親生的啊!”

“那又怎麼樣?從我一出生你就把我拋棄了,現在回來,你到底在圖什麼?”

質問的話裡透著憤怒,女人顯然愣了一下。得力助手溝通了一下之後,她很快就讓他們想方設法的潛進去,爭取打入研究院的內部。隻有拿到一些內部的關鍵性證據,這樣才能最快的將他們一網打儘,並且一舉將他們徹底摁死。一切安排好之後,她這才登錄自己維娜的賬號,跟傅廷川取得了聯絡。詢問了一下他那邊的情況之後,知道他最近的工作都處理的很順利,不禁也放下心來。已經很久冇有看到他和孩子了,她心裡簡直想唸的緊。還好最近安楓冇有再繼續發瘋,然而短暫的寧靜不是她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