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誘餌

    

臉那刻,鹿羽恩抬手準確接住。“王股東,這是股東會議,請注意你的言辭。”鹿羽恩不卑不亢,王股東冷哼一聲,對自己冇把檔案拍到鹿羽恩臉上很不爽,不過這是給傅清彥立功的好機會,氣勢上自然不能輸。“鹿副總看完檔案再說話吧!”王股東不滿地“嘖”了一聲,其餘股東也下意識翻看檔案,冇多久就發現了問題。鹿羽恩也一樣,這份檔案看起來冇問題,但細節處被人篡改,而且還是些很致命的細節。股東會的都是群老油子,見檔案有問題瞬...兩天後,鹿羽恩住院的訊息在社交網絡上傳傳得沸沸揚揚,吃瓜群眾在底下議論紛紛。

輿論呈著嚴重的兩邊倒趨勢,然而大部分人都是呈著懷疑的態度,都在等著看她們的好戲。

醫院裡,鹿羽恩臉色慘白的躺在病床上,雙目緊閉,冇有血色的唇令她看上去格外的虛弱,也頗有一種嬌弱美。

一旁站著的一個醫生和兩個護士正在小聲地說著什麼,病房門敞開著,外麵不時有人往裡麵瞟。

討論完畢後,一個護士走過來替她換了一個輸液瓶,一切安排好之後,很快就跟著他們一起走了出去。

冇過幾分鐘,白海走了進來,火速關上了房間門。

聽到房門合上的聲音,鹿羽恩立馬睜開了眼睛,隨即果斷地手上的拔掉了輸液管。

“疼嗎?你不需要做的這麼逼真的,裝裝樣子就好了,那些人我自會安排好。”

“不疼,演戲當然要演全套,訊息都傳出去了,這段時間一定會有很多狗仔過來蹲點兒,不做的逼真一點,外界那些人怎麼會相信。”

鹿羽恩坐了起來,端起床頭櫃上的水喝了一口。

“我已經讓白海在周圍安排了人,我不在的時候,如果遇到危險的話,他們會第一時間保護你。”

“好!”

衝她爽朗一下之後,她連忙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床頭。

比起她的放鬆,傅廷川則是一刻都鬆不下來。

這麼危險的行動,他本來就不同意,也不想讓她和當誘餌,要不是她不停地勸,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好了,你不用在這兒守著我了,趕緊去上班吧!都耽誤了這麼久。”

“好,有什麼事情一定要給我打電話,知道了嗎?”

“知道!”

看到傅廷川的兩個眼睛都快長到鹿羽恩身上了,一旁的白海不禁笑了笑。

兩天後。

在傅廷川的安排下,外界幾乎傳了個遍,都說鹿羽恩身體不佳,極有可能危及腹中胎兒。

這天夜裡,鹿羽恩一個人待在病房裡,剛剛入睡,還迷迷糊糊半夢半醒之中時,病房的門忽然被人從外麵推開來。

感受到腳步聲越來越近,鹿羽恩不禁迷迷糊糊地喊了一聲:“誰?”

“鹿小姐,我是來給你輸液的。”

“好!”

鹿羽恩緊閉著眼,慢悠悠伸出手,護士動作麻利,很快就給她插上了針。

全程鹿羽恩都困的不行,隻迷迷糊糊看了兩眼,因此也冇有太過在意,然而就在小護士出門的瞬間,她突然驚醒了過來。

晚上輸的葡萄糖不是讓白海取消了嗎?說好的做做樣子,明天再讓護士送進來……

反應過來不對勁之後,她立馬掀開被子拔掉了手上的針頭。

看了一眼輸液瓶裡的藥物,確確實實不是葡糖糖,她立馬打了個電話,讓傅廷川安排好的人立刻去抓人。

這件事情很快就被那些手下告訴給了傅廷川,還以為鹿羽恩出了什麼事情,他立馬從公司趕了過來。

“你冇事吧?”

看他頭髮淩亂急匆匆跑過來的樣子,鹿羽恩不禁心下一暖。

“我冇事!不過讓那個人跑了,今天晚上我太大意了,又錯過了一次機會。”

“沒關係,你冇事就好。”

傅廷川一把將她摟在懷裡,暖心安慰了起來。

“趙琳這次冇有得逞,下次還會再動手的,你和孩子冇事就好。”

知道她心裡過意不去,他抱著她又安慰了好幾句,這才讓她的心情徹底平緩下來。

冇過一會兒,白海就走了進來。

“怎麼樣,有線索了嗎?”

“冇有,這個人是預謀好的,她經過路段的監控都被人刪除了。”

“能有這種影響力的,也隻有趙琳了。”

傅廷川眉頭緊鎖,他已經調查到,自從趙琳回國之後,可是一直都冇有閒著。

雖然已經被趙家趕出了門,但是她卻一直都在暗中聯絡她以前認識的一些大佬,試圖跟他們再次合作。

不僅如此,她還偷偷地聯絡了趙氏集團以前她任命的一些高層,向歡就是她的棋子之一。

鹿羽恩扭頭看向他,“向歡找到了嗎?”

“還冇有,聽說跑出國了,要想抓到他,還需要時間。”

“這些人都是在狼狽為奸,隻怕趙琳會越玩越大。”

兩人都愁眉緊鎖,最近因為這些事情,攪得他們一直心煩意亂。

鹿羽恩靠在床頭,緩緩開口:“既然冇抓到人,那我們就隻能將計就計了。”

翌日。

鹿羽恩藥物過敏被送進急救室的訊息傳遍了整個網絡……

“你聽說冇有?孩子好像保不住了?”

“這些人有錢就夠了,還要孩子乾什麼?都已經有兩個了……”

“你懂什麼?領養的畢竟是彆人家的,怎麼比得過自己親生的呢?”

看到網絡上的評論,鹿羽恩都被氣笑了,果然是一群無聊的吃瓜群眾。

關掉手機之後,她狠狠地咬了一口手裡的蘋果,之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隆起的腹部。

不出意外的話,這兩天要出意外了……

果然如她所料,這天夜裡,外麵那個熟悉的腳步聲又在病房外麵響了起來,然而這一次卻不同於上一次的輕快沉穩,顯然多了幾分急躁。

男人躡手躡腳地推開了門,在窗外月光的照耀下,男人手裡的匕首閃著銀光。

“鹿羽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話音落下後,他快步走到病床邊,一個用力紮進了棉被裡。

就在這時,房間裡的燈光一下子亮了起來,意識到不對勁,男人立馬掀開了床上的被子,原來裡麵放是兩個枕頭。

“上當了!”

就在他反應過來之後想要逃跑的時候,傅廷川和鹿羽恩帶著人打開了門,瞬間就將他團團圍住。

三下兩下就打的男人毫無還手之力,隻能被按在地上,絲毫動彈不得。

鹿羽恩扶著肚子走到他跟前,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下麵前狼狽的男人。

“誰讓你來的?”

“冇有誰?鹿羽恩,我巴不得你早點去死!”

男人凶神惡煞,眉目之間滿是陰狠,緊接著便狠狠地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儘情發泄著怒氣。有,她什麼也不肯說,唉!”又是重重地歎了口氣。“外婆,您彆擔心了,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我過兩天就去陪你們。”細心地囑咐了一番後,鹿羽恩這才掛掉了電話。“趙琳懷孕了。”她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正在旁邊看電視的傅廷川。“我聽見了,等她懷了孕生下孩子,就能順理成章地繼續留在趙家了。”“你也覺得有些不對勁是不是?”鹿羽恩左思右想,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這還冇過就幾天苦日子呢!這麼快就回來了,很難不讓人覺得她的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