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嘴小丫頭 作品

837,驚豔一瞥

    

一個時辰了!”太子冷冷地撇了一眼,“怎麽,他等得不耐煩了?”孫嬤嬤被太子的眼神弄了一身冷汗,趕忙低頭道,“回殿下,沒……沒有。”“哼,”太子冷哼一聲,“某些人就是臉麵給了太多,”聲音驟然一冷,“便忘了,誰是主,誰是仆。”“是,是。”孫嬤嬤急忙附和著,她知道太子指的是裴丞相。麒麟宮偏殿的一個會客小廳,房間不大,卻奢華精緻,滿是琳琅滿目的珍玩。裴丞相大概一個時辰前就到了這裏與太子密會,但卻得知太子有事...厲王工作效率奇高,天亮,他將所有工作都做完。

換句話說,他三天兩夜未閤眼。

三萬精兵調集完畢,急行軍浩浩蕩蕩,無比威武。

這些兵士不僅僅是城兵,還有其他城的駐軍,當顧千雪第一次親眼見到如此宏偉的場麵時,才驚覺,兩天的時間調兵完畢,已是神速了!

客觀的說,三天兩夜的時間,厲王做了常人一週的工作,真是……超人。

雖然百姓們不知道他們的城主厲王殿下帶著精兵要去做什麽,但還是夾道歡送,沒有諷刺的成分,是真的崇敬厲王。

也許厲王在某些人眼中是心狠手辣的魔,但在封地百姓們的眼中,卻是公正不阿的神。

神能做到的,厲王殿下也能做到——懲治作奸犯科、捉拿貪官汙吏、為民洗刷冤屈、平穩城內秩序,讓百姓們安居樂業!

而厲王殿下能做到的,神卻做不到——這些實實在在之事,靠求神拜佛,根本難以解決。

三萬人馬數量巨大,一部分人馬早已在城外等候,令一部分則是隨著厲王出城。

為此,城門大開。

顧千雪被強迫呆在厲王的千金車中。

千金車依舊如故,通體漆黑,除黑色車簾上用金絲繡著的祥雲圖案外,再無其他標誌。

但即便沒有標誌,所有人也知曉,這馬車是厲王殿下的。

車內平穩,厚重的車廂將百姓的歡呼聲格擋在外,車內恍如隔世。

車體寬敞,顧千雪小心翼翼地坐在角落,厲王則是幹脆躺在了車裏,高大修長的身軀彷彿將整個車廂占滿了一般。

他睡得很沉,呼吸聲音也是十分沉重。

顧千雪偷偷上前,伸手在他麵前比劃了下,除了手心感受到他鼻翼噴出的熱氣而癢癢的,別無反應。

千雪詭異地笑了——沒反應就好,她可以逃了!

她纔不想和這混蛋呆在一個馬車上。

全府上下……不,是全城上下都知道她和厲王曖昧了,她也不知道怎麽就好事不出門,壞事該死的傳千裏,才一天的時間,怎麽可能……

同時也發覺,耳聰目明也不是個好事。

例如她現在,她隻恨不得自己是個聾子,聽不見車外百姓們的議論聲。

靠近馬車不遠有兩個中年婦女聊天。

一人道,“傳說千雪郡主特別漂亮,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另一人道,“是真的,我堂妹的二姨夫的表弟的侄子的大伯是王府的廚子,他親眼見到了郡主。他說那天已經很晚了,王爺還沒休息,他們廚房的人也隻能熬著,怕王爺半夜餓了想吃宵夜,突然聽見丫鬟說千雪郡主要用廚房,你猜怎麽著?”

“怎麽著?”第一人著急問道。

“我堂妹的二姨夫的表弟的侄子的大伯正偷偷瞌睡,這一睜眼,就看見一位仙女站在麵前,那是他今生今世見過最美的女子,好像從月宮下凡似得。”

馬車中的顧千雪幽幽歎了口氣,她確實記得那人堂妹的二姨夫的表弟的侄子的大伯,當天晚上她要借廚房煮羅漢果湯汁,見到的第一個廚子怕就是那人,隻是……有那麽誇張嗎?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她承認自從進入青春期,骨骼有了變化,輪廓變深了,但她還沒美到驚天動地的程度吧?隻能說這裏的人沒見識,沒見過混血兒罷了。

見到她時就震驚成這樣,如果見到趙氏,不得嚇死?

突然,又有兩人的談話不小心入了顧千雪的耳朵。

聽聲音,是兩名年輕男子,語調流裏流氣,不像什麽正經人。

一個人道,“嘿,你猜猜,厲王和郡主正在馬車裏幹什麽呢?”

另一人的聲音更猥瑣,“幹什麽?自然是幹那該幹的事兒,例如……幹……”

兩個人一起嘿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顧千雪聽這話,氣不打一出來,撩開簾子就想大罵——幹個屁!本小姐清清白白的黃花大閨女!

但剛撩開簾子還沒開口罵,隻聽窗外一陣倒吸氣的聲音。

緊接著,本來就沸沸揚揚的人群更如同炸開了鍋一樣。

“太美了!千雪郡主果然名不虛傳。”

“是啊,原來傳說都是真的,之前說千雪郡主多美我還不信,現在真是信了。”

“這天下怎麽有這麽美的女子?”

“……”

顧千雪趕忙將簾子撂下,無奈地重新坐回馬車中。

她捂著臉,嘟囔著,“有這麽誇張嗎?我覺得沒什麽啊?這群人真是沒見識,如果去現代看看那些混血什麽整容什麽美白針瘦臉針玻尿酸,就不會這麽大驚小怪了。”

一陣沁人的香氣在她鼻尖繚繞,她知道是厲王熏衣的味道,不知不覺侷促起來。

思來想去,還是決定趁厲王睡著的時候逃了吧。

她找了塊巾子,纏在頭上,如同阿拉伯婦女一般,隻露出一雙眼。

就在她起身準備溜出千金車時,腳腕被人扣住。

顧千雪一驚,險些喊出來,低頭一看,那人雖然緊閉雙眼,一隻大手卻緊緊捏住她的腳腕。

“那個……”硬的不行,準備來軟的,“尊貴的厲王殿下,車廂狹小,您躺著正好,我在車廂裏就稍顯擁擠了,要不然我就……給您讓讓位置?”

抓著她腳腕的大手並未鬆開,他緩緩睜開眼,一雙冷眸射出殺氣騰騰的目光。

對於厲王這種眼神,顧千雪早已習慣,如果厲王一睜眼是溫柔的目光,她才覺得見了鬼。

除非厲王被人下降頭,否則他絕不會有那麽“正常”的眼神。

但當顧千雪見到另一物的時候,她的心又軟了。

原來厲王的眼,血紅血紅,除了幽黑的眸子外,眼白幾乎被血絲爬滿。

這是極度疲憊睏倦下纔有的現象。

她敢肯定,他剛剛確實是睡了,那又為何知曉她要離開?

她坐回原來的位置,低下頭,一束發絲劃過肩頭,垂在他的臉上。

“你……剛剛睡了嗎?”低聲問道。

他閉上眼,深呼一口氣,而後點了下頭。

“那你……”千雪的聲音猶豫,“是不是……怕我離開?”語氣遲疑。

他未第一時間回答,但片刻之後,再次點了下頭。意識地看向太子。不看還好,一看險些氣著,原來太子的眼神一直在顧千雪身上。“那你與淩霄子的關係如何解釋?”裴千柔直接道。“我與淩霄子的關係如何,與你有什麽關係嗎?”顧千雪道。裴千柔冷哼,“是你不敢說吧?”“說不說是我的自由,為什麽非要向你交代呢?”顧千雪道。“自然不用向我交代,”裴千柔也不是好敷衍的,“但要對大家夥交代吧。”說著,伸手一指周圍正在看熱鬧的時刻。顧千雪噗嗤一下笑出來,“在座各位,我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