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嘴小丫頭 作品

834,一碗狗糧

    

止血如何輸血,例如如何麻醉,例如麻醉後如何呼吸,例如搶救問題。這些,都是南樾國無法實現的。”周容秋感慨,“別說南樾國無法實現,便是整個天下,都沒人能做到。”而後,麵色滿是懷疑,“顧小姐,那本醫書,你真的燒了?”“當然燒了。”顧千雪答,實際上,壓根就不存在。蘇淩霄不語,隻是淡淡看著兩人。周容秋麵上的懷疑神色越來越重,“顧小姐,你不會……是不捨得拿出來吧?”顧千雪噗嗤一笑,“若這書還在,我為什麽不拿出...初煙想也不想就拒絕。

千雪道,“別逞能,連續三天趕路,到了王府先打了一架,說你不累我纔不信。女人呐,要對自己好點。”說著,又塞了回去。

初煙猶豫再三,眼神閃了閃,“好。”

眾目睽睽之下,初煙將一碗銀耳羅漢果湯喝了個幹淨,看的顧千雪哭笑不得。

對於初煙這個不會心疼自己的倔性子,顧千雪暗暗發誓一定會讓其糾正,但當務之急還是快寫讓厲王出發,解決關東城一事,解救外公。

半個時辰後,顧千雪等人又回了書房。

在書房外等了片刻,聽見房內官員們有告辭的聲音,顧千雪這才拎著食盒進去。

卻見,厲王雙眉緊皺,連咳不止。

“把這個喝了。”一邊說著,一邊從食盒中將銀耳羅漢果湯取了出來,遞了過去。

上好的青花瓷碗,裏麵的湯汁也是白亮透明,銀耳幾乎要煮化一般,和冰塊融為一體,一片片紅棗在素白中若寶石,整碗湯便是不喝隻用來看看,也是極為賞心悅目。

“看什麽看,喝啊。”顧千雪下意識道,隨後又驚覺自己語氣實在不好,柔了一些,“你整整一日沒喝幾口水,又不斷用嗓,若不滋補怕嗓子要啞,明日還有一整天的工作呢。”

坐在椅上的厲王看著他,雖然俊美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但若仔細看去,卻能發現眼底的笑意。

他端起碗,遞到自己唇旁,慢慢將那漂亮的湯汁喝下。

湯汁不甜,很冰,就這麽冰冷冷地滑入嗓中,頓時隱隱發痛的嗓子得到了安撫,嘶啞也有了很大緩解。

就在厲王喝湯汁的時候,顧千雪將巾子用冰水浸濕,而後擰幹,來到厲王身邊,“抬頭。”

“做什麽?”眼神中帶了警惕。

千雪輕輕冷哼了下,“關東城需要你,我還不會傻到要你命,隻是要將這冰鎮的帕子敷在你喉嚨上罷了,”見厲王眼神依舊十足警惕,顧千雪直接將帕子扔回冰水碗裏,“愛敷不敷,也不是我嗓子疼。”

“來吧。”厲王微微抬頭,露出了白皙的脖子。

顧千雪真想直接撂挑子走人,懶得伺候這個男人,但想想關東城的慘劇再想想外公,最後生生的忍了。

重新將帕子擰幹,而後放在厲王的脖子上,在後麵輕輕係了個結。

“是不是很冰?”千雪問道。

自然是很冰,不僅很冰,濕帕子將衣領打濕,很是不適。

厲王譏諷地瞥了她一眼,沒說話。

顧千雪看見厲王那白眼了,沒正麵搭理他,隻是一邊重新掌握鬆緊度打結,一邊是緩緩道,“當你用嗓的時候,需要你喉嚨部位肌肉的支援,而肌肉需要血液的支援,換句話說,說話之時血液集中在喉嚨部位。按理說有張有弛,便無大礙,但你隻張不弛,時間久了血液集聚而得不到消散,便造成了喉嚨發緊、發熱、發癢,這個時候你咳了,便會加劇此情況,進而聲帶水腫。最好的舒緩方式便是冷卻,用溫度強迫肌肉收縮、血液散開,達到消腫的目的。”

厲王自然知曉顧千雪不是無的放矢之人,背對著她的臉上,帶和罕見的笑意,一雙冰眸也帶著溫和。

“但也不能一直冰下去,所有事情要適可而止,待你喝完冰湯,稍緩一下就要開始喝熱水了。”顧千雪道。

“嗯。”厲王輕輕的答。

“還有,說話不要大聲,緩緩的說,盡量別說廢話,挑主要的說。”千雪叮囑,這樣減少說話次數也有助於保護嗓子。

厲王一愣,側過頭瞪了過去,“本王從不說廢話。”

千雪聳肩,“若是平時,我真想和你吵一架,但今天就算了,為你省省嗓子,”看向門外等候的幾名官員,“可以繼續了。”

厲王看了她一眼,伸手一指身旁不遠的位置,“你坐在這裏。”

“不。”想也不想就拒絕,說著就要出門。

厲王唇角勾著一抹邪笑,而後起身揉了揉僵硬的後頸,“罷了,今日本王累了,未處理的向後拖,若兩日後處理不完,就再追加兩日。”

“你!”正要出門的顧千雪停住腳,憤怒地回過身,“你在威脅我?”

厲王挑眉,“嗬。”

“我隻是來傳達口諭的,憑什麽要受你威脅?”

“憑你在意關東城。”

“……”

最後,顧千雪敗下陣來,氣呼呼地跑到厲王指定的位置坐下。

“可以繼續了。”厲王對著窗外微抬了聲音。

“是,王爺。”專管傳令的侍衛答道,緊接著繼續叫好。

很快,三名官員入內,先是給厲王跪地請安,一扭頭,看見一旁氣呼呼的顧千雪,連站都沒站起來,順便也給她請了安。

在厲王的允許下,三人起身,投入工作。

雖然顧千雪叮囑讓厲王少說話,實際上卻免不了說話的。

沒多一會,厲王便忍不住輕咳起來。

“咳。”幹咳的是顧千雪。

正在火熱討論的眾人都沒注意。

“咳。”千雪又咳。

依舊沒人搭理。

終於,顧千雪忍不住了,起身走到桌旁,將事先準備好溫熱的羅漢果湯重重放在兩麵前,“喝。”

“……”一眾官員趕忙閉了嘴,不敢再說話。

厲王略有不耐,端起來就要一口喝掉,但碗卻被顧千雪拽住。

“顧千雪,別得寸進尺。”終於,厲王憤怒了。

千雪翻了翻白眼,“之前怎麽叮囑你的?要慢喝,一口一口潤在嗓中纔有效,慢飲入胃、急飲入腸,這麽淺顯的道理你不知道?你這麽如驢飲水,再好的湯汁也浪費了,沒潤喉嚨,卻讓你多幾次尿急。”

“本王用你管?”厲王徹底火了。

三名官員嚇壞了,老臉雪白,縮著脖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交換眼神——他們是不是應該離開?王爺會不會遷怒到他們身上?他們是無辜的啊!

何況千雪郡主真是太過分了,麵前可是厲王殿下,她竟然說是飲……驢!?

顧千雪也是怒了,“你以為我願意管你?關東城一案關於我外公,你嗓子啞了是你的事,但你到了關東城審不了案,就是我的事!”

“關東城!關東城!除了關東城你就不能關心下本王?”厲王怒火滔天。

千雪愣了下,卻鬼使神差,“我也沒說……不關心你啊。”一個時辰,調味食。其功能為補血活血,調理月經。主治月經稀發,經行量少、色紫紅、時有血塊,腹痛,麵色萎黃,眩暈心悸。歸參燉母雞的做法是,母雞與當歸身、黨參、生薑同入燉盅,加沸水適量、燒酒少許,燉盅加蓋,隔水文火燉兩個時辰小時,調味。食雞飲湯。其功能為補氣養血,調理月經。主治月經延後,經行量少、色淡質稀,麵色萎黃,眩暈心悸或產後血虛眩暈。寫完後,將紙交給了永安長公主,長公主低頭研讀,“吃這些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