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大俠 作品

第1章 破棺出世

    

本休息。”齊天試探的提了一句,對方的反應卻激烈的離譜。“你這混蛋,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從你的!”傾國傾城的蕓娘憤怒的瞪著齊天,很詫異齊天為何還活著。“本混蛋?你說對了,過來讓我親一口!”齊天在被診療後,時刻牢記自己是個紈絝。敢罵人?他抓著人就親了起來!“你再手腳,我就咬舌自盡!”蕓娘是個烈子,盡管流亡風塵,卻從未出賣子。齊天愣住了。“還自盡……你神經病吧!算了,老子睡地板。”現代穿越到大梁的齊天,對人...“爺,您死的好慘啊!”

黑暗中,齊天覺到周遭傳來了一陣哭泣。

手一推,一亮傳出,他便從一副棺材中坐起。

“搞什麼?誰給我放進來的?!”

看著周圍穿古樸服飾的眾人,齊天皺眉頭。

“爺……您活了?!”

“見鬼啦!”

周遭的人群頓時作鳥散,隻留一老一站在原地。

這是西伯侯齊龍勝,和齊天在府上的隨從劉平。

齊天穿越了,現在是大梁西伯侯的獨子!

“我的兒,你竟然還活著,天佑我齊家!”

齊龍勝頓時大喜,沖上來就給了齊天一個熊抱,虎目含淚。

“恭喜爺!賀喜爺破棺而出!”

劉平也在一旁大,齊天無語的看著麵前的兩人。

整理思緒,發現自己前是一個紈絝,不學無,狗,無惡不作。

年紀輕輕便掏空了,躺進棺材。

“估計是本作惡多端才遭天譴?既然老天給了機會,日後我會振作神……”

按照齊天的子,來到大梁肯定是要做出一番績的,這紈絝份卻給了他諸多不便,自然是抱怨連連。

但是正當他喃喃之際……

啪!

齊龍勝一掌甩在了齊天腦殼上。

“我的兒!你是怎麼了!?”

“爺,這都不像您了啊!”

劉平也滿臉古怪的看著齊天。

他們印象中的齊天,狗裡吐不出象牙,絕無可能開竅立誌!

“我努力還不行嗎?”

齊天滿臉黑線,這家人是不是有大病!

剛說一,卻被齊龍勝按在地上。

“劉平,爺可能是經歷生死之劫,患上了腦疾!快去請郎中來!”

“是,老爺!”

“爹,我沒病啊!”

齊天掙紮著大!

“患有腦疾的人,最明顯的特征就是說自己沒病!”

齊龍勝很懂這方麵,不一會就來了一群郎中。

眾人排隊開始診治,齊龍勝一邊低聲安著齊天,順便跟眾人講解齊天的癥狀。

“老爺,您所說的確實很像腦疾!”

一位郎中為了賺錢,拿了兩寸長的銀針,脯拍得震天響。

“我這鬼門十三針,專治腦疾!”

“治泥馬!”

齊天看見那兩寸長的銀針,一腳兔子蹬鷹,準踹在了對方部。

“哎喲!”

郎中倒在地上,捂著下麵一陣翻騰。

“誒?好像好了!”

聽到齊天口,還直接踹人,齊龍勝頓時開始分析。

這纔像自己那混賬孩兒嘛!

“莫非是經刺激,腦疾痊癒?!”

“老混賬,放開我!”

齊天算是明白了,這一家子人都有病!

隻要自己不當紈絝,就會被認為有腦疾。

“哈哈,好大兒你恢復了,為父就放心了!”

給了點賞錢驅散郎中,齊龍勝才手持寶劍道:

“那為父就帶兵離去西關佈防了,劉平,你照顧好爺!”

“明白!”

劉平立刻走過來扶著齊天。

看著坐在原地,一聲不吭的齊天,劉平試探的問道:

“爺,您大病初癒,要不回後院找蕓娘玩一玩?”

蕓娘,好像就是前兩天齊天在外麵買來的花魁。

花了一萬兩!

想到這個數字,齊天心中一……真貴啊!

“走,帶老子去瞧瞧!”

在這個世界為了不被認為有腦疾,齊天隻能佯裝一副紈絝的姿態。

一步三晃的來到了後院自己的房間中,剛進門就看到了床上坐著的蕓娘。

天漸暗,頭昏腦漲的齊天坐在了麵前,極為直接的將目放在對方上看。

“哼。”

醞釀麵對眼前的登徒子,角一瞥,更是不屑。

“蕓娘,伺候本休息。”

齊天試探的提了一句,對方的反應卻激烈的離譜。

“你這混蛋,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從你的!”

傾國傾城的蕓娘憤怒的瞪著齊天,很詫異齊天為何還活著。

“本混蛋?你說對了,過來讓我親一口!”

齊天在被診療後,時刻牢記自己是個紈絝。

敢罵人?

他抓著人就親了起來!

“你再手腳,我就咬舌自盡!”

蕓娘是個烈子,盡管流亡風塵,卻從未出賣子。

齊天愣住了。

“還自盡……你神經病吧!算了,老子睡地板。”

現代穿越到大梁的齊天,對人命是很看重。

“哼。”

蕓娘撇撇小,終於不再吭聲。

齊天自顧自的出被褥,在地上鋪開……

這時候,西伯侯府門前已是一陣喧囂。

上百名黑甲士兵陣列在府門前,隊伍最中間,是一輛豪華車輦。

一位明眸皓齒的孩,從馬車上走出。

“葉小姐……”

劉平角,這位姑怎麼來了!

“讓齊天出來。”

走到門前,緩緩開口。

一旁的侍嚷道:

“你們家爺真混賬到不像話!娶親半個月,還不請我們家小姐過門!真當我們葉家怕了西伯侯府?!”

“小青,好好說話。”

柳眉微皺。

葉凝,長安葉家的大小姐,一開口便帶著極強的迫力。

“可是小姐,這廢……”

“不準說他廢!”

葉凝終於怒。

“小姐,我知道錯了。”

小青鼓著小,趕道歉,但臉上卻還殘留著幾分不忿。

“葉小姐,我們家爺剛復活,此時正在休息呢,要不您改天再來?”

“復活?齊天怎麼了?”

葉凝冷若冰霜的臉上,突然出關切之。

“就是本來死了,然後活了……”

劉平撓了撓頭,爺上的事太過於奇異,大字不識幾個的他,也說不清楚。

“走!”

葉凝沒有猶豫,徑直走進西伯侯府。

“小姐,您別進啊!”

劉平想著齊天房間中還有一個蕓娘,此時臉都綠了。

“我們小姐已經嫁西伯侯府,現在是回家,你這狗奴纔再攔一下試試?!”

小青趕護在葉凝邊,周圍的幾個黑甲衛直接走上前,三兩下把劉平按住。

葉凝沒有毫猶豫,直接朝著後院走來。

“呼……呼……”

齊天此時剛閉上眼睛,愉快的打著呼嚕。

砰!

門突然開啟,一陣風吹拂到齊天臉上,他緩緩睜開眼睛。

絕的葉凝,此時就站在他的麵前,低頭看著地上的他。

兩人對視,齊天迷糊的道:“怎麼做夢還有這麼漂亮的妹子?過來,跟我睡一會!”

此言一出,旁邊的小青更是滿臉鄙夷和嫌棄!

“爺……!爺……!”

遠方劉平的嚷聲,卻讓齊天警覺起來,這好像是現實?

一個激靈,齊天驚出一冷汗。

他想起來了麵前人是誰了!

“葉凝,你怎麼來了?”

“我聽裡郎中說你這裡出事,就來看看,這個人是誰?”

葉凝掃視房間,突然發現了呆坐在床邊的蕓娘,一迫力猛然在房間中升起。

齊天腦門發涼,急切的思索著辯駁之詞,卻突然反應過來。

對了,老子是個混賬紈絝啊,怕個?給了點賞錢驅散郎中,齊龍勝才手持寶劍道:“那為父就帶兵離去西關佈防了,劉平,你照顧好爺!”“明白!”劉平立刻走過來扶著齊天。看著坐在原地,一聲不吭的齊天,劉平試探的問道:“爺,您大病初癒,要不回後院找蕓娘玩一玩?”蕓娘,好像就是前兩天齊天在外麵買來的花魁。花了一萬兩!想到這個數字,齊天心中一……真貴啊!“走,帶老子去瞧瞧!”在這個世界為了不被認為有腦疾,齊天隻能佯裝一副紈絝的姿態。一步三晃的來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