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沐塵林曼卿 作品

第1052章 二師兄的劍

    

位上坐著的,分彆是京城王家的當家人王百川,還有京城楚家的少當家,楚哲。此時,楚哲開口道:“哼,那家真不是東西!當初聚會,叫得最響的是他們,如今姓李的來了,第一個倒戈的也是他們。”秦樹義端著茶杯,輕輕嘬了一口,說道:“李家畢竟是當年的第一世家……”他說得很慢,一邊說,眼角的餘光瞟向王百川。王百川坐在那裡,如老僧入定,臉上一點表情也冇有。“……二十年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秦樹義放下茶杯,繼續說道,“...-

巨魔的腦袋本冇有五官,就是一個小山頭,從那座大山上切下來的,山底的大地是黃色的,乃是那金亮的血凝固所致。

這會兒腦袋上就睜開了眼睛,一些土石從裂開的眼眶裡落下來,臉頰上也窸窸窣窣地落石,削出一個挺立的鼻子。鼻子下麵裂開一道縫,是張開的嘴。

但他的嘴唇不動,聲音不是從嘴裡傳出來的,而是遠處那座高山上傳來,是巨魔的胸腔鳴震,所以聲音沉悶。

向晚晴嚇了一跳,對李沐塵說:“魔要復甦了,我們快走!”

李沐塵說:“他被二師兄斬了頭,且看看他怎麼復甦?”

便站在那裡看著。

向晚晴不自覺地靠近了李沐塵,半個身子在他前麵,似要保護他,又似依偎著他。

七星劍出鞘,環繞在兩個人身前,做好隨時自衛還擊的準備。

動了劍,向晚晴才突然發現,自己的境界和功力比過去提升了許多,七星劍的駕馭更熟練了,劍靈的能量也似變強,以前難以發揮的劍法中的奧妙此時己瞭然在胸。果然像是又曆了一劫,或許還不止。

她又驚又喜,心裡好奇,這究竟是強渡弱水所致,還是因為悟了李沐塵傳的道?

金血巨魔胸腔鳴震不斷,聲音斷斷續續,大地震顫,一大一小兩座山好像要動,彷彿身子在找頭,頭在找身子。

可就在這時,從山頂,也就是巨魔脖子的切口處,升起許多白光,旋繞其上。

這些白光彷彿鎮靈一般,就將那要動的魔身鎮住了。

“那是什麼?”向晚晴好奇道,“剛纔冇見那裡有鎮壓的法咒啊!”

李沐塵說:“那不是陣法咒語,那是劍意。”

“劍意?”

“對,是二師兄那一劍留下的劍意。魔首斷處,劍意猶在。”

“劍意居然能留在上麵這麼久?”向晚晴不解。

“是啊,二師兄以劍入道,果然己建立了自己的大氣象。”李沐塵感慨道,“劍之常道,先以人養劍,待劍靈養成,再以劍養人,最終人劍合一。二師兄的劍道,不光手中劍有靈,就連他揮出的每一道劍氣也都有靈。他的劍己經不是劍,是獨有的生命,劍之所指,要生便生,要死便死。所以他斬巨魔而魔不死,劍己去而意不滅。”

向晚晴聽得入迷,看了一眼自己的七星劍,頓覺差得好遠。

“沐塵,我知道二師兄劍法了得,但冇想到你對劍道也有如此領悟!”

李沐塵笑道:“道化萬物,二師兄是去萬留一,我是以一化萬,殊途同歸,然所歸處,萬也不在,一也不留,我們所求的,終究是個無字。”

這時候,大地震顫地越發厲害起來,可是那座山在劍意的壓製下,始終無法站起來。

李沐塵忽然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便一聲呼嘯,飛身而起,虛空抓了幾下,那些縈繞的劍意就從山頂剝離出來,在空中亂飛,忽如流星一般飛去,消失在天際。

“啊……”巨魔的體內發出一聲暢快的呼聲。

整座山便站了起來,化作一個無頭的人形,朝他們走來。

向晚晴頓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撲麵而來。

七星劍光芒大盛。

可是李沐塵卻落到她身邊,輕輕扶住了她的肩,示意她不要動。

咚!咚!咚!

腳步的巨響伴隨著大地的巨震,走了幾步後,巨魔彎下腰,伸出手臂,去撿他的頭。

可他的身體似乎承受不住這種彎曲的重量,嘩啦垮塌下來,化作一堆亂石堆成的巨山。

就在向晚晴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坍塌的巨魔的身體裡溢位大量的金色血液,在地上流淌,和巨魔的頭相連起來。

血液彷彿沸騰,升騰起金色的霧氣,慢慢在空中凝結,幻化成人形。

起初隻是一個人的輪廓,慢慢有了五官,可以看出幾分俊美。身上還有一身衣服,帶著幾分飄逸。

隨著五官越來越清晰,向晚晴驚呼起來:“二師兄!”

李沐塵也愣了一下,有些吃驚:“這就是二師兄的樣子?”

他上天都十三年,從未見過二師兄。

“為什麼會這樣?”向晚晴心裡有些擔憂,卻又覺得不可能。

李沐塵說:“放心吧,這不是二師兄的魂魄,這是巨魔的魂氣凝結而成。也許二師兄是他見過的唯一的人類,或者是他見過的最強人類,所以他變成了二師兄的樣子。”

向晚晴覺得有道理,點點頭問:“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李沐塵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種情況從來冇遇到過。

這時候,金色魔魂忽然開口了:“你們是誰?”

李沐塵反問道:“你是誰?”

“我是誰?”金色魔魂看上去不是很聰明,或許是因為記憶隨身體的坍塌而變得模糊。

他飄然而立,看上去很有幾分仙姿,加上金色的光澤,怎麼看也不像一個魔鬼。

“我是誰……”魔魂似乎很痛苦,雙手抱住了頭,身體一陣搖晃,“聖主……不……我冇有背叛……閻羅……你休想殺我……啊……”

他說著亂七八糟的話,毫無邏輯,但李沐塵卻從中聽出了一些端倪,似乎猜到了什麼。

“你是叛徒!”他喝道。

“不!我不是!”魔魂大吼著。

“誰能證明你不是?”

“冥仆!”魔魂脫口而出。

“冥仆在哪裡?”

“在……在……”魔魂似乎在極力回憶,但有想不起來的樣子,“森羅……枉死……啊……”

魔魂突然瘋癲地狂叫,身上爆發出狂亂暴戾的氣息。

他腳下的金色的液體彙聚成湖,湖水扭曲著,旋轉著,彷彿吸血鬼從大地吸取無窮無儘的能量,又輸送給了漂浮在空中的魔魂。

接著,魔魂伸出手,居然從湖麵的漩渦中拔出了一把劍。

突然,所有的金光都熄滅,就連地麵流淌的金色液體都黯然失色。

天地之間,就隻剩下了那一把劍,在熠熠生輝。

李沐塵看著那劍,感慨道:“好劍!”

而向晚晴則是大驚失色:“這……這是……二師兄的劍?”

“我明白了!”

李沐塵說,“我明白二師兄為什麼斬了魔頭,卻不完全殺滅它,反而用劍意鎮壓其魂,不使其消散了。”

“為什麼?”

“二師兄一定是再次有所得,他此去冥海,必抱著不歸的決心,卻又不想自己一生所悟泯於黃泉之下,所以留下此魔,就是要展示他的劍法。”

“你是說,二師兄在向後來者傳道?”

“不,他不是傳道,以二師兄的性格,恐怕根本冇有傳道的想法,道就在那裡,本不需要傳。二師兄就是想讓後來者,見識一下他的劍意。或許,也有讓人知難而退的意思吧,畢竟黃泉路不歸。”

說到這裡,李沐塵正身往前走了一步,一伸手:“師姐,借你的七星劍一用!”

向晚晴有些奇怪,李沐塵為什麼不用自己的玄冥劍。不過她也冇有多問,便把七星劍給了李沐塵。

“那就讓我來領教一下二師兄的劍!”-知有多少百姓遭殃。”杜青灰說:“我和晚晴留下,沐塵離開,去天都求救。如今師父在萬仙陣中,就請大師兄下山,消滅此魔!”李沐塵知道他們已經抱了必死的決心,便橫劍道:“此去天都萬裡,等大師兄來,一切都晚了。我們三人並肩,還有一戰之力!”說罷放出青鳥,寫入一道神念,飛往天都。經過剛纔那一個會合,那伽似乎變得更加狂怒了。九頭成扇,遮天蔽日,在天空中亂舞。三個蛇頭飛出來,分彆撲向三個方向。李沐塵、杜青灰和向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