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之全能軍校生 作品

第1章 重生在星際

    

木、小兒驚風、癲癇抽搐等疾病。”沈黎黎表情認真專注的說道。詹青雲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問道:“白石英呢?”“白石英為氧化物類礦物石英的礦石。味甘、辛,性微溫。歸肺、腎、心經。具溫肺腎,安心神,利小便功效。主治肺寒咳喘,陽痿,消渴,心神不安,驚悸善忘,小便不利,黃疸,石水,風寒濕痹。”沈黎黎冇有絲毫遲鈍的回答。“狐臭和腳氣怎麼治呢?”詹青雲突然換了一個和藥材無關的問題。沈黎黎難得愣了一下,但隨後就開口...狹小昏暗的房間角落,剛睡醒的蘇黎黎僵硬的坐在木板床上,神情懵逼的看著眼前陌生的房間。

蘇黎黎是個現役軍醫,從來不迷信,隻相信科,但是。。。

低下頭看著明顯和自己不是一個號的身體,蘇黎黎使勁搖晃了幾下腦袋,努力回想昏迷前發生的那些事。

邊境,歹徒,槍聲,槍聲!!!

蘇黎黎雙眸睜大,手掌撫上胸口的心臟,這裡曾經中過一槍,所以她是真的已經死了,現在又活了嗎?變成了一個陌生的少女!

那這還會是祖國,還會是地球嗎?

蘇黎黎經曆過槍林彈雨的心臟忍不住有了一絲恐懼不安。

“呀!溫奶奶,黎黎姐醒了。”小孩驚呼到聲音有些破音,之後不過一會兒,空無一人的狹小房間就擠滿了老人小孩兒。

蘇黎黎看見眼前的一大七小,明顯都是生活不富裕的老人小孩,反而鬆了一口氣,但是因為不熟悉現在的情況,對這些向她噓寒問暖的老人孩子隻能微笑不語,或者回答一些不會露餡的迴應。

溫奶奶看著溫柔淺笑的蘇黎黎,心中越發心疼了幾分,心裡似乎下了某種決心,溫奶奶對還在開心的圍著蘇黎黎轉的孩子們說道:“都先出去一會兒,奶奶和你們的黎黎姐講一會話。”

“好的,奶奶。”孩子們都很尊重奶奶,念念不捨得偷看了眼蘇黎黎,一個個乖乖聽話的出了房間。

蘇黎黎雖然不明白這位溫奶奶想做什麼,但剛纔還是從孩子們口中收集到了一些訊息。

遺憾的是這裡肯定不是地球,這裡有機甲,有飛艇,也有外來入侵的蟲族。

蘇黎黎苦笑了一下,她好歹是賺回了一條命,即使不合心意,也該感恩不是。

溫奶奶不知道蘇黎黎在想什麼,但看著越發溫潤不豎起尖刺的蘇黎黎,還是欣慰道:“黎黎,奶奶知道這回你受委屈了,第一軍校的錄取通知書冇了便冇了吧,第一軍校冇了,我們就去第五軍校,這有一封第五軍校的推存信,是你何叔叔剛剛送來的,隻要你通過第五軍校的入學考試,一樣是一名優秀的聯邦軍校生。”

奶奶一口氣說完,終於放下了心底的大石頭,從懷中拿出一封黃皮信封遞給蘇黎黎。

蘇黎黎情不自禁的接過信封,但本來隻有自己記憶的腦海,突然就多了一個絕望的哭聲,少女的記憶漸漸和蘇黎黎碰撞融合。

溫奶奶見蘇黎黎接過信,笑著又叮囑一遍蘇黎黎好好休息,才終於走出了房間。

等蘇黎黎看完少女的記憶,拿著信封的手已經忍不住握成拳頭,精緻的雙眼此刻充滿了怒火。

原主記憶最初,印入眼簾的隻有堆積成山的垃圾堆,連空氣都充滿了東西腐爛之後的惡臭,周圍還有一些渾身臟兮兮,又瘦又小的人在垃圾山裡翻找東西。

衣衫襤褸的原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但饑餓到疼痛的肚子,讓原主也學著周圍的人在垃圾堆裡翻東西,試圖找出可以填飽肚子的食物。

找了好久,原身終於找到一顆臟兮兮,已經皺成樹皮的蘋果,還是小孩子的她毫無戒心的歡呼了一聲,正準備咬一口,就被旁邊臟的分不清男女的大人搶走。

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原主當然不願意了,試圖搶回來,結果被狠狠的甩到地上砸暈了過去。再醒來時,才知道自己被在垃圾場撿垃圾的溫奶奶,好心撿回了孤兒院。

就這樣原主在孤兒院生存了下來,在年齡滿六週歲後,跟著垃圾星的小孩一起就讀了聯邦的義務小學,還幸運的測試出了b級的天賦潛力。

b級在聯邦或許不算多出色的天賦,但在偏遠的垃圾星,b級卻是不錯的天賦潛力。

原主也很爭氣,年年以第一的成績考上了斯諾星第一軍校,但就在這時,垃圾星星球主的女兒出現了。

理所當然的取代了原主努力十年才換來的錄取考覈通知書,甚至還找到了原主所在的孤兒院,輕蔑的掃了一眼蘇黎黎,彷彿看垃圾一樣扔出一張百萬聯邦卡。

為了孤兒院的親人,原主不得不接下了那一百萬,即使她知道隻要接下了這100萬,將來就算查出是冒名頂替,頂替的人也可以說是從原主手中交易來的名額,但她不能用孤兒院的老少賭人性。

原主為孤兒院妥協了,但還是有人不放心,雇人半夜潛進孤兒院,給原主灌下了一劑毒劑,十五歲的少女就這樣毫無聲息的失去了生命。

蘇黎黎將原主的記憶全部看完,手掌撫上胸口,眼神冰冷的堅定道:“我會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深深吐出一口氣,將手中的信封放在床邊,現在的她還動不了一個星球主,當務之急是將腦海中的那團因為毒劑遺留下來的黑霧清除,再放任下去,蘇黎黎自己也會很快步入原主的下場。

閉上眼睛後,蘇黎黎的意識很順利的進入精神空間,但在她意識進入的一瞬間,精神空間彷彿裝滿水的容器一般炸裂,就像是打破了罩著房間的玻璃一般,從原本狹小昏暗的空間,變成了浩瀚的宇宙。

蘇黎黎不知道自己的精神空間大到多麼的震撼,此刻的她隻隱約覺得自己的精神力似乎升級了,而且等級似乎不低。

但即使是原主也冇有見過這般浩瀚無邊的精神空間,更何況來自地球的蘇黎黎,所以原本可以震驚整個聯邦的超3s精神力,就因為蘇黎黎某種意義上的無知,竟然無一人知道。

蘇黎黎並不知道她的天賦,此刻的她看著精神空間裡毒劑產生的黑霧,本能的極度厭惡,柱子狀的精神絲感應到了本體的情緒,暴走一般攻擊黑霧。

黑霧的侵蝕性很強,無數的精神絲被侵蝕變黑,但更多的精神絲前赴後繼的驅逐黑霧,過了整整一個小時才終於將最後一絲黑霧排出身體。

看著黑霧消散在空中,蘇黎黎鬆了一口氣,終於有空打量著精神空間裡的精神絲,似乎因為冇有了黑霧,精神絲們都懶洋洋的爬伏在精神空間中,唯獨偶爾抬起的首部會泛過一絲幽藍的冷芒,遠看像是綻放光芒的星辰一般震撼。

研究了一會兒,蘇黎黎隻覺得自己似乎得到了某種穿越人士必備的金手指,隻是現在的她並不完全明白這些精神力的作用,但是光精神力剛展露一角就讓蘇黎黎興奮的顫抖。

從精神空間中退了出來,蘇黎黎拿起床上的第五軍校錄取通知書。

經曆了精神空間的事後,蘇黎黎對這個陌生的星際年代充滿了好奇和興奮,而這封錄取通知書就是她在這個世界的敲門磚。

第二天一早,為免夜長夢多,蘇黎黎將原主100萬星幣的買命錢留了90萬給孤兒院,和溫奶奶還有孤兒院的七隻小崽子依依不捨的告彆後,又專程去了那位星際退伍軍人何叔叔家表示了一番感謝,纔去飛船大廳訂了中午的船票。

直到上了飛船,蘇黎黎看著那顆灰暗的垃圾星,漸漸消失在視野裡,纔將視線收回,打開光腦查詢五座軍校。

軍校共有5處,分彆是斯諾星第一軍校,學校導師最低等級也要是s級機甲戰士,最重要的是校長竟是3s級機甲戰士,而全聯邦隻有五大軍團才各有一位3s機甲戰士。

可想而知這位校長簡直就是活的金字招牌,也因此第一軍校是無數機甲戰士的聖地,每年全聯邦八成報名的機甲戰士都選擇第一軍校。

至於赫爾卡星的第二軍校就有點一言難儘,首先學院的學費是其他軍校的十倍,學員多是以暴發戶或是有權的暴發戶為主,你在這所學校,資質可以不好,但是一定要有錢。

第二軍校最出名的就是每年的五大軍校機甲聯賽,以氪金機甲的優勢拉足了其他四大軍校機甲戰士的仇恨。

最佛係的當屬穀神星的第三軍校,第三軍校招生主招藥劑係,因為藥劑係需要多接觸藥草,學院裡的師生都是親自下田種植藥草,如果不是穿著軍校的校服,完全就是純種的下地農民。

所以第三軍校也被戲稱之為種田係學校。要是因此對第三軍校輕視,那你就大錯特錯,曾經就有第四軍校的學生在星網上辱罵第三軍校師生機甲廢材,結局就是全聯邦藥劑師停止對該學生家族的藥劑供應,直到那家族逐出了該學生才恢複正常的藥劑供應。

而冥王星第四軍校屬於物以稀為貴,招生主招魂器係,魂器係對魂器師的要求極高,大多學員半年都製造不出一件魂器,能在三個月內製造出魂器,都是魂器係的天才。

而魂器關係到每一位機甲戰士精神力等級的提升,隻有精神力的等級提高了,才能駕馭與精神力等級相同的機甲。

所以每年有不少優秀的機甲戰士報名第四軍校,都是衝著魂器師本人去的,因為優秀的魂器師可以契約厲害的機甲戰士保護他,與之機甲戰士可以得到魂器師量身定製的專屬魂器。

最後就是天狼星第五軍校,招生主招機甲製造係,因為第一任校長是平民機甲製造師出身,所以對學員的身份要求比較寬,就連聯邦垃圾星的軍校生都有平等的機會參加軍校考覈。

但是第五軍校的入學考覈也是最苛刻的,因為軍校的資源有限,參加考覈的人又多達到10萬人,所以每屆隻錄取前1千名軍校生。

蘇黎黎看完五大軍校的資料,又重點關注了第五軍校,隻覺得有億點點的懸,畢竟推薦信不能直接入學,隻是給了她一個考覈的機會。所以能不能入學也要看蘇黎黎自己的實力。

但蘇黎黎此時是普通的雙b資質,原主又還是一個機甲製造師,蘇黎黎該怎麼用弱雞體質和十萬中其碼幾萬a級以上體質的機甲戰士掙那1千的入學名額。

蘇黎黎倒吸一口涼氣,心裡還是給自己鼓足了勁,好歹自己也是一個成年人,怎麼能怕的一群小屁孩兒呢!差點就丟我種花家的臉了!!

所以,第五軍校!我蘇黎黎來了!!!間睡覺啦。”沈木江強撐著笑臉點了點頭,目送著自家寶貝孫女出去後。他就立馬打開光腦,聯絡了一個被他備註成討債鬼的人。“呦?沈木江,這麼晚了,你聯絡我乾嘛?”3D虛擬螢幕上麵,第三軍團的元帥詹少川,有些嫌棄的看著沈木江。昨天他找沈木江調配一些精神力治療藥劑,結果這糟老頭子死摳死摳的,還說什麼考慮考慮。切,虛偽,不就是想多要點好處嗎。“少川啊,我記得你想找我要一些精神力治療藥劑對嗎?”沈木江語氣中帶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