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八零硬漢老公天天哄 作品

第415章 希望世界和平

    

給噙住了,這一次,任憑她怎麼捶打,怎麼掙紮,他都不肯退開。而且他的大手還搭在她後腦勺上,使得緊緊貼在一起的唇,越吻越深,兩個人的身體也密不可分的貼在一起。“咳咳……”突然,身後傳來一道男人的咳嗽聲。沈莞激動之下,牙關閉上,用力的在他舌頭上咬了一口。陸霆霄退了出去,使她自然的掙脫,頭也不回的進了院子。砰,大門緊閉。陸霆霄回過頭,看見是住在沈莞家前院的鄰居,年紀跟他們相當,對他壞壞的笑起來。“呃……我...“哥,哥!”天剛亮,英子就在院子裡一邊哭,一邊大喊。

英子的哥哥聽見妹妹的哭聲,趕忙從屋裡衝出來。

“英子,咋了?”

英子抓著海翔的袖子,哭訴道:“愣子,愣子他走了,愣子他不要我了嗚嗚……”

像這樣的山村,遠遠的避開了密集的城市與縣城,就像是脫離的群體的孤羊,形單影隻的坐落在土地上。

因為這些年村裡的姑娘都跟隨潮流去外頭打工,留守下來的女人太少了,導致光棍太多。

村子裡多一個男人,或少一個,根本不會有人在乎。

是以,愣子的離開,除了喜歡上他的英子會難過,英子的哥哥會生氣,其他人根本就不會多管閒事。

……

就在愣子離開村莊的第五日,傍晚,天色剛剛暗下來,沈莞正在屋裡給吃完飯,說胃不舒服的梅子把脈。

忽然,她就聽見外頭有熙熙攘攘的爭吵聲!

沈莞跑出門一看,是很多戰士,他們裝備齊全,在村子裡挨家挨戶的搜尋,但凡是冇有身份證明的人,全都一律帶走。

沈莞知道,她的機會來了。

正當她看見人群中一個高大的背影,想要朝著他跑過去。

身後突然出現一直胳膊,捂住了她的嘴,拖著她進了屋裡。

“馮大哥你做什麼,你答應過我的,梅子的病好了,你就放我走?”

然而原本對她非常客氣的馮超,竟然露出一臉陰沉的表情。

“梅子還冇有好利索,你走了,她再病起來怎麼辦?你是我花錢買的,我不放你走,你就得留下來!”

馮超冇說,他之所以留下沈莞,是因為昨天被村長叫去,讓他想儘辦法,將沈莞留下來,哪怕不嫁人,光做一個醫生給村裡人看病也好,總之不能讓她離開這裡。

村長允諾馮超,隻要他將沈莞留下來藏好,那些借的錢就不用他還了。

沈莞知道馮超又鑽進牛角尖裡,直接說:“你不就是想要錢麼?我有錢,我在城市裡開飯店,開了很多家,那些錢我可以替你還給他們。”

“你不用騙我,一旦你離開,我上哪兒去找你?少廢話,給我進去!”

馮超打開了櫃子,隻見,下麵是一個很深的洞口,洞口再往下就是地窖,潮濕的空氣都一股腦湧出。

沈莞不肯進去,馮超就強行拽著她頭髮,使勁兒往裡推。

沈莞跟他撕扯的動靜驚醒了剛睡著的梅子,她虛弱的從屋裡跑過來,叫了一聲:“超子!”

“梅子,你咋下地了?”

梅子搖著頭,一邊哭,一邊拽住他的手:“你讓她走吧,你該說話算數。”

“不行啊梅子……”

梅子拉住了馮超,告訴沈莞:“快跑。”

沈莞趁機咬了馮超一口,頭也不回的跑出了屋子。

——高大的男人心有所感,轉頭看了過來。

沈莞的淚水流了滿臉,朝著男人狂奔而去:“霆宵!”

男人快步走到她麵前,一把將她擁進懷裡,這一抱,闊彆許久,彷彿跨越了整個世界。

女人穿過了長長的時間河流,搭乘著一葉扁舟,來到他麵前。

“莞莞,我來了,彆怕。”

“嗯!”

……

沈莞後來才知道,林玉蘭在認出她的時候,就推斷出她是被人賣到這裡的。

他長時間呆在這個村子裡,就是為了打探他幼年走失的弟弟。

可惜,他隻打探到,弟弟跟一個女人,在村子裡生活了一段時間,就被帶走了,究竟去了哪裡,誰也不清楚。

“那你為什麼還一直留在那兒?”沈莞問道。

林玉蘭笑了笑,“因為感同身受,知道這個村莊有很多被拐賣的人,我想救他們。”

林玉蘭端起了酒杯,兀自喝了一口。

陸霆霄也陪著他舉起酒杯,說道:“所以你在這裡碰到沈莞,第一時間聯絡我。”

“是。”

林玉蘭放下酒杯,看見從廚房端菜出來的年輕男子,勾起了唇角。

“哥,你少喝點,這一瓶都喝光了。”

林利致坐下後勸說。

冇錯,林玉蘭雖然冇有在村子裡打探到弟弟的訊息,但是,他將沈莞救回省城,就在她的幫助下,順利的跟林利致相認。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一直苦心尋找的親弟弟,竟然一直都在自己的周圍。

親人相見,卻未能相認!

……

沈莞在林玉蘭的幫助下,逃離了村莊,陸霆霄也因此帶隊救出了一批被拐賣的婦女,造福了百姓。

這一個大新聞被電視、廣播新聞紛紛報道,激起了全國民眾的憤怒。

人們聲討那些無良的買主,還在積極為公安提供犯罪分子的資訊。

半年後,那些從事拐賣工作的犯罪分子,全部落網!

屆時,沈莞與周渠合夥營業的飯店,已經在省城占據了一席地位。

沈莞想要趁熱打鐵,跟周渠商量後,陸續在市內開設分店。

兩年後,沈莞從大學畢業,她的自助火鍋店經過招商,分店從南到北的開設起來。

這一年,沈莞以一名實習中醫的身份,被中京市醫院錄取。

但從事醫學的路途還遙遠,沈莞麵臨著很多挑戰,和誘惑。

能讓她保持初心,誠懇對待患者,是事業給她帶來的底氣。

沈莞在中醫院從事醫學工作滿三年,正式提出辭職,而後用了不到半年時間,便開設起了屬於她自己的私人醫院。

她以‘醫者仁心’作為立院宗旨,始終造福著百姓。

她的工作還是日複一日的忙碌,陸霆霄也依舊在部隊裡,為國家發光發熱。

儘管他們見麵的時間很少,很難有相聚的時候。

但是在沈莞看來,正好應了一句話。

——正因為忍受過思念,才顯得,相聚格外甜。

沈莞在二十八歲,給陸霆霄生下了第一胎,是個乖巧可愛的女孩兒,她親自取名,叫她陸禾被陸霆霄視為寶貝,從小嗬護在掌心。

沈莞三十歲,又生下一胎男孩兒,陸霆霄為他取名為陸平。

和平,和平。

如同,夫妻二人一直以來的期待——希望這個世界一直和平。

(全文完)光,深邃如暗夜的海麵,盪漾著皎潔的月光。沈莞撫摸他弧度性感的唇形,軟軟的,溫溫的,簡直不是一般的好親。於是,她低下頭,親了一下又一下,就像是小雞啄米。又如蜻蜓點水一般,挑逗著。陸霆霄被她親得直往後躲,並非是不喜歡被她親,而是怕這樣下去,這個腳就洗不成了。他三兩下就幫她把腳洗乾淨,用毛巾擦乾,倒了水,回來,沈莞已經上床躺下。陸霆霄脫掉襯衣和褲子,躺在她身側。沈莞自動便滾了過來,窩在他懷裡,枕著他結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