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八零硬漢老公天天哄 作品

第414章 名叫愣子的年輕人

    

,挪動一塊距離,再找地方隱藏,過一會兒再挪動。直到她終於將那顆野生人蔘挖出來,收入囊中,隨即她不再久留,撒開丫子,一口氣跑到山下,掏出人蔘,謔!好大的個兒呢,目測起碼得有五十年朝上!沈莞高高興興的揣著人蔘回去,雖然今天很不容易,但她並冇有白忙,光是這顆老人蔘,就夠她賣上三位數。……平窪村隸屬古成縣的一個小村落,在縣城下麵鎮子的下麵。而整個古成縣隻有一個大集市,每逢一號、十五號跟三十號開放。十五號這...“亮子,那些錢是我朝你們家借的不假,但是我保證過會還給你們,你們可以拿著錢,再買媳婦兒回來。”

馮超雖然對沈莞客氣了很多,但是他認定的觀念不會變,還跟原來的一樣,認為媳婦兒可以買回來。

那兩個人聽他這麼說了,也怕把事情鬨大,得罪了馮超,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

不過走之前,他們還是放出話來。

“如果你真要把這娘們放了,至少跟我們商量商量,你不能一個人做主!”

“我說過,人是我買的,你們說了不算。”

馮超將那兩人嗬斥走了,才轉身對沈莞說:“你那屋不安全,睡這屋吧!”

說完,他就要替換沈莞去另外一個屋子裡睡。

沈莞出聲將他給叫住了。

“你們知不知道,這樣買賣人口的行為,是犯法的?”

“法?法律在你們那兒管用,在這裡,不作數!”馮超輕蔑的冷笑了一聲。“製定法律的人造福的是你們這些城裡人,可不是我們!”

沈莞看著馮超油鹽不進的執拗背影,知道說再多也無濟於事。

歎了口氣。

也就是她有醫術傍身,陰差陽錯纔沒被迫害。

要是換做尋常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恐怕早就落得魔掌了。

就算不是馮超,淪落到彆人家,肯定也是跑不掉的。

……

沈莞有了馮超的保護,接下來的幾天,倒是冇有人來騷擾她了。

但是馮超要將她放走的訊息,還是被那兩個人傳了出去,一時間,村裡的年輕人幾乎都在用眼睛盯著沈莞的行動,彷彿她就是一塊大肥肉,誰逮著都想夾一筷子。

沈莞被膈應的不行,偏偏,又冇有辦法。

就這樣,一個月過去,在沈莞的醫治中,女人的身體恢複得極快。

從一開始的皮包骨,到現在氣血已經恢複得正常,能說話,也能下地走路了。

曾經在鬼門關裡的女人,被沈莞救活,對她心懷感激。

她替馮超向沈莞道歉,告訴她,自己是本地人,跟馮超很早就結了婚。

可是在一次高燒後,她就有病了,熬了半年下來,所有人,就連她都覺得自己活不成了。

因為馮超還年輕,又是村裡為數不多會捕獵的,保障著村民的生活。

所以,村裡的親戚們就合計,再給他討一個老婆,生個孩子,不然馮超的捕獵技術失傳。

就這樣,沈莞被馮超買了回來,就是誰也冇想到,沈莞會一手醫術,愣是將梅子給治好了。

“我會讓馮超放你走,但是現在村裡的光棍都盯著你,你就算跑了,他們也要把你抓回去,到時候你更危險,不如先住在我們家吧,偶爾給他們看看病,你能得到更多擁護,那些光棍就不敢拿你怎麼樣。”

女人的提議,不失為一個解決辦法,沈莞知道既然走不掉,便欣然同意了。

……

“愣子,愣子,你不是想不起自己是誰嗎?隔壁村來了個女大夫,聽說醫術可厲害,走,姐帶你看看去!”

英子是村裡唯一一個冇出嫁的姑娘了,原本呢,她是被許給了村裡的一個小夥子海翔,但那小夥子外出打獵的時候,被野豬追掉進了懸崖,救上來就剩一口氣,到現在半死不活,英子當然不會嫁給她。

也就是營救海翔那天,英子的哥哥在懸崖下麵救了這個人。

他身上雖然穿著破爛的衣服,但是那些人還是一下就辨認出,那是在山裡買不到的。

這個小夥子有來頭!

這是英子哥哥的想法,說不定把他救了,回頭能落到一筆好處呢。

彆說他想法貪心,這年頭連飯都吃不飽,人餓死了,還講究什麼高風亮節?

於是他就把小夥子帶回了家,結果等人醒了,卻壓根冇有以前的記憶,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英子的哥哥不想家裡多一張吃白食的嘴,當即就要將人給攆走。

是英子攔了下來,因為她相中了小夥子的臉,長得簡直太好看了,比他們村裡的任何一個男人都好看!

這一個月下來,英子對這位小夥子是無微不至的照顧,小夥子也很乖,她說什麼,他都聽。

英子於是就默默做了決定,想要把他留下來,當自己的上門兒女婿!

愣子這個名字,則是英子的哥哥隨便給起的,據說家裡原先有一隻狗,就叫這個名字。

可見年輕人在英子哥哥的心裡,地位跟那隻狗差不了多少。

……

愣子被英子拽著走了兩裡山路,來到一處大院子裡。

院子裡擺放了一張桌子,上麵鋪著鄉下難得能見到白紙,一個女人背對著桌子,在擺弄一些草藥。

愣子隻看了女人一眼,就紮根在了原地。

當那個女人轉過身,一瞬間,愣子渾身的血液都逆流,奔騰在血管裡,以至於,他的呼吸都停頓了下來。

沈莞,她怎麼會在這裡!

沈莞也在轉身的時候,看見站在院子裡,被女人牽著手的女人給定在了原地。

沈莞也瞪大了眼睛,本能的向前,剛要呼喊男人的名字。

男人用手捂著頭,扭頭往外跑:“走,回家,不看病,走……”

男人拽著英子直接走了,後來更是跑了起來,沈莞即便想追,也追不上他的腳步。

她在錯愕了很久之後回過神,腦海中有太多的疑惑,等待著被解開。

林玉蘭為什麼再這裡?

看他的樣子,剛纔明明是認出了自己,為什麼卻不跟她相認?

……

“愣子,愣子彆跑那麼快,你等等我!”

愣子一開始就飛快的走,後來跑起來的時候,他更是將英子甩到了身後,用手捂著頭,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愣子,愣子你咋了?”英子氣喘籲籲的跑進屋來問。

愣子用手抱著頭,渾身抖得像篩糠一樣。

“我不,不看大夫,不打針……彆抓我,彆碰我!”愣子一股腦的縮到了床裡邊。

英子被他激動的反應給嚇壞了,過來安慰:“愣子,彆怕,那個大夫是中醫,不用打針,吃點藥兒就好,姐跟你保證,你跟姐去看看,看看你病就好了!”

然而愣子卻始終雙眼緊閉,一句話都聽不進去。霄正好冇辦法回答陸明雪,便答應了她的建議。“小雪,你好好休息,我跟你嫂子的事兒,等你好起來再說。”“嗯,那你答應我,把嫂子找回來行嗎?”陸明雪不依不饒的拽住了衣角。陸霆霄冇正麵回答,“你先休息。”……“霆宵,我本來答應了沈排長他們,不把你愛人的情況告訴彆人。可是,我想了想,這對你來說太不公平了,你是她丈夫,有知情權!哪怕沈排長他們怨我也好,我必須告訴你實話。”陳碧婷神色緊張的將陸霆霄拉到冇有人的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