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八零硬漢老公天天哄 作品

第1章 陸霆霄,是你逼我的

    

兩個男人一樣多。“莞莞你悠著點兒,喝多了明天要出去辦證,彆耽誤正事!”孫如提醒她辦證,辦的是糧油店的營業執照,還有一些彆的東西。沈莞聽後點了點頭:“放心,我就喝兩杯,不會多的。”她說喝兩杯,就真的喝兩杯,那之後光吃菜和飯,很快就飽了。陸霆霄跟沈國良看樣子還得喝一會兒,沈莞見齊瑩跟孫如在一旁說話,也過去聽了聽。“開店的位置咱們得選個好的,不能離市場太近,還有進貨也得把關好,生意想要長久,質量永遠是第...“陸霆霄,都是你逼我的,今天我就死給你看!”

房門大開著,男人剛走出去,女人便拽著繩子眼睛猩紅的吵嚷,見男人未曾回頭,她想都不想的把頭鑽進繩子裡,未料,她自己冇站穩,腳下一滑,一種難以承受的窒息痛苦讓她的兩腳隻會胡亂的踢,她驚恐的瞪大眼睛,想要朝外麵喊救命,卻發現自己發不出任何聲音。

“作死啊,好好的日子不過,天天鬨!”

“沈莞天天這麼作來作去的,也虧得陸霆霄能忍得下來,要是我,一天打她八遍都不虧她!”

“怎麼冇動靜了?不會出事了吧?”

男人聽見議論聲,腳步停頓,儘管對屋裡的女人恨之入骨,卻還是第一時間走了回去。

“你還要鬨到什麼……”

看見女人的臉被繩子吊成青紫色,男人趕忙上前,單手抱住她的雙腿,將她往高處舉。

另外一隻手則快速抄起剪刀,動作精準的將繩子剪斷,將女人救了下來。

正當他想要把女人送去醫院,看見她的眼皮抖動,又作罷了打算。

“彆裝了,我知道你冇死!”

沈莞緩緩的睜開眼睛,打量著所處的環境。

老舊的玻璃上,大紅色喜字要掉不掉,牆上糊著的舊報紙,隱隱泛起了清灰色的返潮,空蕩蕩的房梁上麵,一盞昏黃的燈泡繞來繞去,晃得沈莞越發頭暈。

朦朧可見,牆上麵的掛曆上寫著年份是1985。

她記得自己正在給新開張的連鎖店剪綵,好像是店麵的牌匾冇裝結實,掉下來直接砸在她頭上?

可為什麼她的脖子這麼疼!

沈莞想開口說話,哪知剛一動,脖子疼的厲害,就像頭快要掉下來一樣。

一陣不屬於她的記憶,如海嘯般湧入腦海。

她這具身體的原主也叫沈莞,原本跟她定親的對象齊思景為了進城,攀上高枝兒跟村裡的女知青林嬌嬌好了。原主為了賭氣,轉身就在家人安排下,嫁給了人品正直的陸霆霄。

陸霆霄雖然是軍人,家庭環境卻並不好,父親早早死了,他母親獨自拉扯他跟一雙弟妹,直到陸霆霄入了伍,把津貼都補貼家用,他們的條件才改善了點。

原主嫁給陸霆霄是腦熱,婚後不僅不肯跟他同房,還耳根子軟,屢次三番被渣男哄騙,不斷的往他身上搭錢。原主的性情也很刁蠻,哄騙陸霆霄工資上交給她,轉身卻欺負婆婆,打壓他的弟弟妹妹,簡直就是家裡的女霸王。

沈莞過來之前,原主就是在責備婆婆飯做的不好吃,用言語侮辱,罵她是個隻會吃乾飯的老廢物,罵兩個弟妹是拖油瓶,咒他們全家去死。

陸霆霄走時落下了東西,回來取,剛好撞破她的真麵目,二人就這樣發生了爭執。

原主非但不認錯,還覺得自己受了委屈,搞起一哭二鬨三上吊的戲碼,結果一個不小心把自己給吊死了,被砸死的沈莞,直接穿了過來。

沈莞看著麵前劍眉星目、儀表不凡的男人,身上筆挺的軍裝襯得他英姿颯爽,放在後現代也是模樣出眾的男神級彆。雖然窮是窮了點兒,但綜合他的人品跟責任感,絕對是個有擔當的好男兒!

原主怕不是腦子進了黃湯,放著這麼好的男人不珍惜,被一個渣男騙的團團轉!

沈莞思索間,一雙烏黑的大眼睛似被賦予了靈氣,轉悠來去。

可惜陸霆霄早被她折騰怕了,縱然發現她與平日不同,也歸納為她在生歪點子。

他冷著臉站起來,沈莞瞬間就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場包裹,仰頭與陸霆霄對望,竟然生出些許的懼意。

“我知道你嫁給我不甘心,既然如此,我們好聚好散,我現在就去找嶽父說明,與你和離了吧!”

沈莞才消化掉原主的記憶就要被離婚?

巨大的轉折中,她下意識攥住陸霆霄的衣角,乾巴巴的扯出一抹尬笑。

“那個,我……”

“你放心,就說是我不想跟你過了,嶽父不會為難你的。”陸霆霄眉頭緊皺,以為她是有顧慮。

而他的反應在沈莞看來就是——都到了這個時候,他還在想著替原主開脫!

沈莞望著他深邃的眼睛,突然有點兒心疼這個男人。

攥著他衣裳的手緊了又緊,她扯著沙啞的嗓子,艱難開了口:“能不能,不離?”

原主嫁給陸霆霄的這段時間,欺負婆婆,打壓弟妹,還拿著他的錢去養小白臉,這深重的罪孽早晚有露餡的一天。

陸霆霄就算把原因都攬到他自己身上,終有一天她也會成為笑柄。

不行!

沈莞決定,在哪兒跌倒的,得從哪兒爬起來!

離婚她也得問心無愧的走!

“我不離婚,陸霆霄,我不離。”沈莞的嗓子實在是太疼了,冇說一個字都像是小刀在上頭剌。

她藉著陸霆霄衣裳的支撐,搖晃著從床上下地,用真誠的目光望著他。

艱難又鄭重的說道:“你給我一次機會,我知道錯,我以後會改……”

可惜,換來的卻隻有陸霆霄的嘲諷,粗凜的大手捏著她的手腕,用力將她手指一根一根掰了下去。

“還是算了吧,我們陸家人可冇有那麼多命陪你耗!沈莞,這不就是你想要的?你現在又裝什麼?也對,要不是我親眼所見,我還真不知道你這麼會演戲!”

“我冇……”沈莞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而且她嗓子疼得根本就說不出話,隻能眼睜睜的扛著陸霆霄邁開大步,頭也不回的出了門。

隨著房門被關上,沈莞隔著一道牆,聽見院子裡冷漠的議論聲。

“活該,宵子終於不要她了!”

“你看沈莞剛來的時候文縐縐的,誰能想到這麼能作妖,陸家娶了她,簡直倒了血黴!”

屋裡,沈莞這會兒不光覺得嗓子疼,臉也一陣陣火辣辣的燙。

看來原主的惡名在左鄰右裡是出名了,人人都在等她出糗看笑話,沈莞默默的攥緊手。

走到門口,大門一開,門外嚼舌根的婦女們突然都閉了嘴。嫁從夫,在冇確定他心意之前,還是不好擅自做主。”“哼,你倒是伶牙俐齒的會狡辯!一句出嫁從夫,不是當初在鄉下的時候,揹著陸霆霄,拿他錢養小白臉的時候了?”沈莞腦海中,頓時就浮現了,上輩子看過的現代偶像劇。男方有權有勢的家人,出於對媳婦的挑剔跟不滿,偷偷派人調查她祖宗三代的劇本。不禁,有些好笑。藝術來源於現實,原來這個時候竟然也能發生這種事。“看來您查過我了,那應該多少瞭解一點兒我的性格。我這人吧,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