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顧岑璽 作品

第417章 婚禮:玫瑰和黃金鋪滿大道

    

一萬零一隻,即使夏天想要一百萬隻千紙鶴,隻要她開口,他也會拚儘全力為她折!雪白的床鋪上鋪滿了粉色的千紙鶴,顧岑璽被包圍其中,彷彿置身於粉色的海洋裡。雖然顧岑璽已經在爭分奪秒地折千紙鶴,但他覺得,他折的速度還是太慢了。所以顧岑璽考慮著,這次回京都後,要不要給自己放個假,天天什麼都不乾,所有時間都用於折千紙鶴。現在的顧爺,真的是,為千紙鶴瘋,為千紙鶴狂,為千紙鶴咣咣撞大牆!他目之所及,心之所圖,不過是...-

顧岑璽回說:“夏天想要什麼樣的婚禮,我就給她什麼樣的婚禮。”

潑天的富貴,滿腔的愛意,炙熱的真心,他有什麼不能給她,他有什麼不捨得給她。

他有足夠的實力,給她一切她想要的東西。

顧岑璽看向夏天,詢問她的想法。

夏天看著顧岑璽和夏君堯,回說:“我想要一個昭告全世界的婚禮。”

她這輩子就結這一次婚,當然是能有多隆重就要多隆重,能有多奢侈就要多奢侈。

她要做就做最美的新娘。

顧岑璽看著夏天的眼睛,回說:“我給你昭告全世界的婚禮。”

一個月後。

京都最頂級名貴的酒店裡,一場奢侈無度的婚禮正在舉行。

這場婚禮的奢侈程度前無古人,簡直讓人髮指!

京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部到來,兩百輛豪車在前方為新娘開路,一百架直升機為新娘保駕護航。

在把新娘從公主城堡迎娶到顧家的那條路上,鋪滿了玫瑰和黃金。

鮮紅的玫瑰和耀眼的金箔鋪滿整條婚道。

自從婚禮前一週開始,京都最核心商圈的那座雙子塔上,巨大的顯示屏上一直不間斷閃爍著一行字——

顧岑璽和夏天百年好合。

1314架無人機攜帶著顧岑璽對夏天的愛,進行浪漫而充滿科技感的表白——

顧岑璽愛夏天。

顧岑璽唯愛夏天。

媒體記者們蜂擁而至,擠破了腦袋,也要對這場婚禮爭相報道。

#京圈太子爺迎娶京圈第一美人#[爆]

#史上最豪華婚禮,閃瞎你的狗眼#[爆]

網民們看到媒體們的報道,想不炸開鍋都難。

[用玫瑰和黃金鋪路!!!顧爺果然有錢到喪心病狂!!!]

[貧窮果然限製了我的想象,第一次知道黃金還能用來鋪路/呆呆呆呆呆呆]

[玫瑰!黃金!顯示屏示愛!無人機表白!浪漫至死!顧爺的花活真多!]

[彆人的婚禮,我的夢想]

[羨慕哭了,我做夢都不敢這麼想]

[今天的京都,空氣中都散發著人民幣的味道!]

此時,作為這場婚禮最萬眾矚目的主角,夏天正穿著一身潔白地婚紗,焦急而幸福的等待新郎顧岑璽的到來。

她身上的婚紗是顧岑璽親自為她設計的。

婚紗是抹胸款,采用了芭蕾舞裙的元素,夢幻的蕾絲組成蓬闊浪漫的裙襬,裙襬上綴滿了星星碎碎的鑽石和水晶,在燈光下散發著璀璨逼人的光芒。

夏天的髮型也采用了芭蕾舞髮型的元素,海藻般柔順的長髮全部盤起來,將她精緻流暢的巴掌小臉完全露出來。

她皮相白嫩絕美,骨相優美絕佳,這種髮型能將她的五官和臉型優點全部展現出來,明豔穠麗,柔媚不失大氣。

她頭上戴著一個華美漂亮的鑽石皇冠,貴氣奪目。

潔白的頭紗從她的天鵝頸處向後綿延,鋪散在地上,長達兩米,華麗浪漫。

夏天手裡捧著一束玫瑰百合,眸光時不時往門口處張望。

“彆看了,我的姐。”

蔣雯穿著粉白的伴娘服站在夏天身旁,幫她整理迤邐的頭紗。

“冇有到新娘出現在婚禮現場的時刻,顧教官不能提前來看你,這是習俗。”

夏天的視線從門口處收回來:“我知道,隻是,司儀怎麼還不喊我出場。”

蔣雯看著心急的夏天,笑著:“我最漂亮的姐,你這顆想見顧教官的心啊,真的是猴急猴急。”

夏天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心思:“他是我老公,我當然想見他。”

蔣雯聽著夏天嘴裡的“老公”兩個字,感歎:“有老公的小女人夏寶寶,你真讓人羨慕。”

夏天看向蔣雯:“你羨慕我乾什麼,你現在不是正和你的沈教官打的火熱嗎?”

蔣雯臉色一紅:“什麼叫打的火熱啊,我跟他可是清清白白。”

夏天笑著:“是啊,清清白白,你都和沈吉利去酒店開過房了,還清清白白呢。”

蔣雯的小臉掛不住了:“你你你怎麼知道我和他開房的事?”

夏天:“那天我和我老公從酒店出來,正好碰到你和沈教官進酒店。”

蔣雯不再遮掩:“好吧,我承認,我和沈吉利現在確實打的火熱。”

夏天祝福她:“小蚊子你一定會和沈教官很幸福的。”

蔣雯臉上洋溢著幸福和羞澀:“沈吉利這個人確實不錯,無論哪方麵,我跟他確實挺幸福的。”

兩個人正聊著,就聽到司儀大聲喊著夏天的名字,喊她出場。

夏天站起身,蔣雯在後麵幫她托著裙襬。

婚禮入口處,夏君堯筆挺的站著,夏天挽上他的手臂。

顧梓驍穿著一件修身的小西服,黃燦燦穿著一件潔白的蓬蓬裙,兩個人手裡提著小花籃,充當顧岑璽和夏天的小花童。

兩個奶呼呼粉嫩嫩的小糰子走在前麵拋灑花瓣。

在婚禮進行曲中,夏天徐徐走向顧岑璽。

顧岑璽一身黑色西裝,身姿挺拔昂臧,寬肩窄腰,英姿勃發。

他墨玉般的眸子一直望向緩緩走近他的新娘。

他從夏君堯的手裡,將夏天接了過去。

“爸,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夏天,不讓她受任何委屈。”

純白紗衣,花滿宴席,他用玫瑰和黃金為她鋪成了一條新婚大道,迎娶他的新娘。

在這條新婚大道上,他要和她品金風玉露,看瓊花玉樹,還要嚐盡她唇上胭脂的永恒甜蜜。

婚禮上,夏天和顧岑璽交換彼此的誓言——

忠誠相愛,相伴白首,一約既定,萬山難阻。

婚禮過後,就是新人向賓客敬酒的時刻。

賓客們敬夏天的酒,顧岑璽全部替她喝了。

但他依舊控製著喝酒的量,不讓自己喝醉。

因為今天是他們大婚的日子,在這個意義非凡的日子裡,他要給她難忘的夜晚。

婚房裡。

夏天正坐在床上,等待著顧岑璽。

顧岑璽推開房門。

夏天抬頭看他,雙眼明亮。

顧岑璽走到她身邊,掌心撫上她的臉。

他低沉的聲音帶著微醺的喑啞:“等我很久了嗎?”

夏天望著他說:“多久我都等你。”

顧岑璽看著她溫柔地笑,他彎腰把她抱起來。

夏天躺在他懷裡,雙手摟住他的脖子。⑦④尒説

顧岑璽把她抱到了桌子上坐著,他給她倒了一杯紅酒。

夏天猶豫著要不要全喝:“我酒量一杯就倒。”

顧岑璽說:“你喝一口,剩下的我喝掉。”

夏天抿了一口酒,酒量很小的她,立即雙頰酡紅。

顧岑璽將杯中剩餘的紅酒一飲而儘。

夏天問他:“你為什麼要我喝酒?”

顧岑璽回:“醉翁之意不在酒。”

夏天:“不在酒,在什麼?”

顧岑璽:“在刺激。”

這酒,目的在於助興。

喝完紅酒後,顧岑璽抱著夏天往床上走。

他垂首看向懷裡的小姑娘。

她被紅酒滋潤過的嘴唇紅豔豔的,帶著好聞的酒香。

顧岑璽低頭吻住夏天的唇。

邊走邊親。

她嬌嚶:“岑璽哥哥。”

“岑璽哥哥在。”

“岑璽哥哥愛你,隻愛你,永遠愛你。”

————

正文完。-圓的腦袋。電話裡傳來顧霆宇的聲音:“那不用怪劉蛋蛋,是我問他,他才說的。”顧岑璽問顧霆宇:“所以你是反對我將顧家的電子和互聯網科技,免費提供給夏氏集團?顧霆宇回:“在商言商,那是顧氏的商業機密,原則上是不會與其他的任何企業共享。”顧岑璽:“夏家可是你的未來親家。”顧霆宇沉默了。少頃,他回說:“生意是生意,感情是感情,兩者不可以混為一談。”顧岑璽淡淡回說:“我知道了。”父子兩個掛斷電話。劉蛋蛋很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