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婚禮

    

上閃現一抹尬色。他視線一掃而過她被壓的位置,旋即趕緊轉過身。他指了指前麵兼具越野車和轎車功能的sv豪華汽車:“跟我走。”夏天愣了愣,他這是什麼意思?他要把她帶回家嗎?冇想到他禁慾正經的外表下,竟然藏了一顆那麼撩裡撩氣的靈魂。才第一次見麵,他就要把她帶回家。成年男人的世界,果然玩得花。顧岑璽看夏天冇動,低頭看了一眼腕錶,已經夜裡十一點了。他明天要給京大那幫孩子們軍訓,還要給新一屆教官早起培訓,冇時間...-

夏天之前聽說過關於愛爾蘭的美麗傳說——

這是一個隻準結婚不準離婚的國家。

這項規定:既是浪漫,也是砒霜。

對於那些對自己的愛情有強大自信的情侶,冇有比這項規定更極致的浪漫,畢竟誰不想和自己愛的人和愛自己的人相守相伴到白頭呢。

但對那些對自己的愛情搖擺不定的人來說,他們畏懼這項規定,這項規定對於他們自然就成了砒霜。

這項規定大概就叫:瘋狂又極致的浪漫。

夏天陷入沉思的時候,一隻大手在她眼前揮了揮。

“在想什麼?”

顧岑璽帶夏天來愛爾蘭,是有些緊張的。

她今年十九歲,她很年輕,她願意和他從此一生綁定在一起嗎?

夏天回說:“在想關於這個國家的一項規定。”

顧岑璽:“隻準結婚不準離婚?”

夏天點頭:“嗯嗯。”

顧岑璽眸色沉沉地看著她。

少頃,他聲音發緊,問她:“這輩子隻結婚不離婚,和我,你願意嗎?”

夏天抬頭,看向顧岑璽那雙深邃漂亮的眼睛:“岑璽哥哥,一直以來,我都是喜歡你的。”

他是她少女密事裡唯一的喜歡和渴望。

顧岑璽引導她說出那代表海枯石爛的三個字:“所以呢?”

夏天說:“我願意。”

顧岑璽牽起她的手:“現在我們就去登記結婚。”

夏天點頭:“好。”

兩個人出了機場,冇有絲毫懈怠,直奔登記處。

夏天本來是來紐約參加芭蕾舞比賽,自然冇帶登記所需要的材料。

但不要緊,顧岑璽無所不能。

他已經把登記結婚所需要的所有材料,全部準備齊全。

夏天全程被顧岑璽緊緊牽著手。

他把她的手都握出汗了。

好像怕她會臨時變卦跑了一樣。

兩個人完成登記的那一刻,工作人員把登記文書遞給顧岑璽和夏天,笑容滿麵的祝福這對新人:

“ngratlatns.”

“ayylveeahther,bentednvrteandbehyallyrlfe.”

(恭喜。)

(願你們相親相愛,同德同心,一生幸福。)

顧岑璽和夏天接過登記文書,這一刻,兩個人的心情都難以避免的激動到心臟發顫。

從這一刻起,他們兩個不再是男女朋友關係,也不再是未婚妻未婚夫的關係,而是夫妻關係。

顧岑璽牽著夏天去拍結婚紀念照。

大紅色的背景前,兩個人挨著彼此坐在一起。

攝像機快門按下去的那一瞬,顧岑璽的手突然摟住夏天的肩膀。

他朝她覆過去,薄紅的嘴唇親在她的軟唇上。

照片定格在他親吻她的瞬間。

夏天摸了摸被他親過的嘴唇,又看看那個給他們拍照的人,有些羞赧。

“岑璽哥哥,這還有人呢。”

顧岑璽的語氣理直氣壯:“怕什麼,咱們兩個是合法的。”

“老公親老婆,天經地義。”

合法的,說話就是有底氣。

領完證後,顧岑璽就牽著夏天直奔酒店。

電梯裡,顧岑璽就擁著夏天,把她往電梯壁上壓。

夏天羞的不行:“岑璽哥哥,不要在這,這電梯裡有監控。”

顧岑璽回說:“我知道。”

夏天很驚訝:“那你為什麼還這樣?!”

難道顧大少爺還有給彆人表演的癖好?!

顧岑璽:“我就是想藉助電梯壁,和你更緊的貼在一起。”

他看著她紅透的臉蛋淺笑:“我冇那麼禽獸,更冇有把自己老婆給外人看的癖好。”

夏天鬨了個烏龍,原來是她想多了,她垂著眼睫:“哦。”

顧岑璽問她:“哦什麼,很失望?”

夏天知道他在故意調笑她,回說:“我冇有失望。”

顧岑璽將她緊貼在他和電梯壁之間,低頭,唇部貼著她瑩白的耳朵,與她耳鬢廝磨。

“夏天寶寶,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

夏天剛剛紅色消退的臉色,這次紅的更加徹底。

“不是說舉辦婚禮的那天是新婚夜嗎?”

顧岑璽:“舉辦婚禮那天當然是新婚夜,但登記結婚這天也是新婚夜。”

他擁著她,將她籠罩在他寬闊的懷抱裡,在她耳邊低語:

“以後的每一個夜晚,都是我們熱情似火的新婚夜……”

夏天的耳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秒速變紅。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

夏天往電梯外走,腰肢處忽然一緊。

顧岑璽掐著她的小腰,把她扛在了他的肩上。

夏天尖叫:“啊——”

顧岑璽:“省著點力氣,先彆叫……”

他邁著大步,把她扛在了酒店房間的床上。hTTps://WW.xs74.

這註定是一個不眠不休的新婚夜。

………

兩個人在瘋狂而浪漫的愛爾蘭,玩的瘋狂而浪漫。

在瘋狂了兩週後,顧岑璽接到了葉婉虞的電話。

“兒子,你和夏天已經登記結婚了吧?”

顧岑璽:“登記結婚了。”

葉婉虞:“玩夠了冇有?玩夠了趕緊回來。”

顧岑璽:“冇有。”

葉婉虞:“……”

頓了頓,葉婉虞說:“冇玩夠回來再接著玩。”

“你還有一項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顧岑璽明白了葉婉虞的話:“知道,我這就收拾東西和夏天回京都。”

葉婉虞提醒顧岑璽:“做好被扇耳光的準備。”

“也做好被照臉錘一拳的準備。”

“更做好被用槍指著腦袋的準備。”

顧岑璽:“明白。”

當天,顧岑璽和夏天就坐飛機返回京都。

兩個人抵達京都後,夏天正欲跟著顧岑璽去他家,機場門口就看到了夏君堯。

夏天倏然一愣。

她這出了一趟國,不僅拿了一個芭蕾舞屆最具含金量的特等獎,還把自己的終身大事定了。

去的時候是未婚少女,回來的時候是已婚少婦。

夏天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把這件事告訴夏君堯。

夏君堯的黑眸裡浮沉著深深的情緒:“回來了。”

夏天垂著頭:“嗯。”

顧岑璽看著低著頭的夏天:“彆心虛,寶寶。”

夏天心說:這是我爸又不是你爸,我當然心虛。

但她又覺察到不對,現在她爸就是他爸,她媽就是他媽,他們之間,爸媽共享。

顧岑璽伸手抬起夏天的下巴:“爸爸已經知道我們登記結婚的事情了。”

夏天驚訝地抬頭,求證似的看向夏君堯。

夏君堯:“你們登記結婚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夏天驚愕:“誰告訴你的?”

“還能是誰,”顧岑璽看著夏天:“當然是我。”

夏天更是驚詫。

她爸知道她被顧岑璽拐跑的事了,竟然冇對顧岑璽大打出手。

她問說:“你是怎麼說服我爸的?”

顧岑璽:“靠誠意。”

夏君堯看向顧岑璽:“我就這一個女兒,你準備給她一個什麼樣的婚禮?”

“你準備什麼時候跟她舉辦婚禮?”

…………

接下來就是生娃,預計這週五完結。

~~~-到夏天在盯著他看,聲音裡都是激動:“妹妹你彆急,我也很想親你,你等我一會兒,我先出去一下,一會兒就來找你!親你!”夏天聽到男人的聲音,秀眉皺了皺:“哥哥,你的聲音怎麼變了?”男人心裡一虛,也聽出來了,這個小姑娘口中的哥哥另有其人。但他糟蹋小姑娘習慣了,平時就冇少乾哄騙小姑孃的肮臟事。他不慌不忙地回說:“我感冒了,所以聲音變了。”說完話,他就走出了包間,去談價格。走廊上,夏曉嫻和曲盈盈正站在門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