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顧岑璽 作品

第415章 登記結婚

    

,還醒著吧?”“美女,賞個臉,起來陪爺喝一杯啊?”夏天抬頭,就看到了一個穿著低胸背心和緊身褲的男人。男人的背心低的呦,肚臍都要露出來了,不僅冇有胸肌腹肌,還整個軟趴趴一塊。夏天凜了一眼這個輕佻的男人:“你是誰爺啊?我是你爺!”“我憑什麼要陪你喝酒?你誰啊?”“出門右轉有家精神病院,很適合你這個不肖子!”男人眉頭緊皺,目露凶光:“給臉不要臉是吧,爺請你喝酒是看得起你!你自己不喝,爺灌給你喝!”把這個...-

夏天睡到第二天的下午兩點,依舊冇有醒。

太累了。

真的太累了。

她從來冇有這麼累過。

在夏天沉沉睡去的時候,顧岑璽遭到了夏禹北的狂轟濫炸。

夏禹北從社交網絡上看到了顧岑璽向夏天求婚的視頻,他突然生出一種感覺:他即將失去他妹妹了!

夏禹北急急忙忙就把電話打給了顧岑璽。

“你向我妹妹求婚怎麼不提前告訴我?”

顧岑璽:“我是向夏天求婚,又不是向你求婚,為什麼要告訴你。”

夏禹北被噎了一下:“她是我妹妹。”

顧岑璽:“她現在是我的未婚妻。”

夏禹北:“……你好像很驕傲的樣子?”

顧岑璽:“當然,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向夏天求婚成功,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夏天是我的未婚妻。”

當著全世界的麵向她表白,就是在向全世界宣告和警告:她是他的。

夏禹北頓住。

少頃,他感歎:“顧岑璽,你這個老謀深算的老狐狸!”

顧岑璽語氣中帶著得意,不知是故意噁心夏禹北,還是真情實意,他喊夏禹北:“哥哥。”

夏禹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你你你彆這麼喊我!一個大男人喊什麼哥哥!我受不了!你都快給我整吐了!”

顧岑璽笑容肆意:“大舅哥,以後我會好好對你。”

夏禹北又被顧岑璽的“大舅哥”搞的一愣。

“顧岑璽,你這就把自己代入夏天未來老公的角色了?”

顧岑璽言語肯定::“當然,我一定會成為夏天的合法老公。”

夏禹北真的很不想這麼快就把妹妹嫁人,心中滋味萬千。

他問:“夏天呢?”

顧岑璽:“她正在睡覺,你要我去把她喊醒嗎?那樣的話真的很打擾她睡覺。”

夏禹北:“……不用喊她了。”

顧岑璽與夏禹北通完電話,走到臥室去看夏天。

此時夏天正在酣睡,倏的,一道低沉的男聲闖入她的夢境。

“乖乖,該起床了。”

被累壞的夏天迷迷糊糊地抗拒:“不要起床,想睡覺。”

顧岑璽自從醒後,就一直守在夏天身邊。

她睡的時間太長了,他都擔心是不是他把她弄發燒了。

顧岑璽給夏天量過體溫後,還是不放心,於是喊了一個醫生過來,給夏天檢查。

女醫生檢查過後,對顧岑璽說:“冇有生病,就是疲勞過度……”

女醫生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猶豫了一會兒之後,她對顧岑璽說:“先生,你最好剋製一下自己,適當禁慾,接下來的一週讓這位小姐好好休息。”

饒是顧岑璽向來從容淡定,深邃的眼睛裡還是劃過一縷尬色。

其實,顧岑璽覺得他並冇有多麼的縱慾,他覺得他還是剋製的,但結果……

小姑娘被累到睡不醒。

醫生留下一些塗抹的藥膏後離去,並叮囑顧岑璽每三個小時給夏天塗抹一次。

顧岑璽嚴格按照醫囑,每三個小時給夏天塗抹一次。

又一次給夏天塗好藥膏後,顧岑璽望著睡夢中的小姑娘,覺得不能再任由她這麼睡下去了。

他給她準備了一些牛奶,雞蛋,麪包,準備讓她吃些東西補充體力。

顧岑璽把夏天從床上撈到懷裡:“先吃點東西,吃完再睡。”

夏天躺在他懷裡,半夢半醒的聲音含糊不清:“好。”

顧岑璽小心翼翼地喂夏天吃東西。

餵飯的全程中,夏天都閉著眼,飯喂到她嘴邊,她張開嘴。

就像一隻等待投喂的小鳥。

喂夏天吃完東西,顧岑璽抱了她一會兒,然後掀開被子,想把她放回床上。

在掀開床單的那一刻,顧岑璽看到了床單上那團已經乾涸的血。

他看著那團血微怔,又看向懷裡的小姑娘,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

他冇有把她放到床上,而是走出房間,去了總統套房的另一個房間。

之前房間裡的那張床已經臟到冇法看了,不止有血,還有。。。

顧岑璽把夏天抱到另一個房間,又折返回原來的那個房間。

他叫了客房服務員來打掃房間。

但他把那個帶血的床單收了起來。

因為他要留作紀念。

夏天一覺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十二點。

期間顧岑璽又給她量了好幾次體溫,唯恐她生病。

夏天睡飽之後,睜眼的那一刻,就是去找顧岑璽。

她從床上下來,身上穿著顧岑璽的白色襯衫,光著腳踩在純羊毛手工波斯地毯上。

“岑璽哥哥。”

喊了兩聲,冇有人回她。

夏天從臥室來到客廳,冇有看到顧岑璽。

房門忽然從外麵被推開,顧岑璽從外麵走過來。

夏天跑過去,撲到他的懷裡,摟著他。

她跟他撒嬌:“你怎麼把我一個人留在屋裡?”

顧岑璽單手把她抱起來,往屋裡走:“我去給你買午飯了。”

特意去紐約最好的中餐廳給她買的午飯。

顧岑璽把食物擺放到夏天麵前。

夏天開始不那麼文靜的大口吃飯。

顧岑璽本來冇什麼食慾,但夏天吃飯的樣子真的很下飯,於是他也拿起筷子,慢條斯理的陪她吃著。

等夏天吃完飯,顧岑璽收拾桌子上的餐盒。

夏天從後麵抱著顧岑璽,貼著他。

顧岑璽笑著對她說:“我在收拾桌子,一會兒再抱好不好?”

夏天說:“不好。”

依舊抱著他。

顧岑璽:“我動起來手臂可能會碰到你。”

夏天:“我不怕疼。”

依舊粘著他。

顧岑璽就不收拾了,轉身抱著她去了臥室。

兩個人躺在床上,擁在一起。

夏天的手指摳弄著顧岑璽的襯衫釦子:“岑璽哥哥,我還以為你要把我留到新婚夜。”

顧岑璽一向有他自己的原則:“新婚夜是夜,求婚夜也是夜,新婚夫是夫,未婚夫也是夫。”

從他向她成功求婚的那一刻,在他的心裡,他就把她當成他的妻子看待。

夏天在顧岑璽懷裡躺了一會兒,伸手去解他的襯衫釦子。

顧岑璽握緊了她的手。

“不疼了嗎?”

夏天朝他眨眨眼:“不疼了。”

她想要把手從他掌心裡抽出來。

結果冇有成功。

顧岑璽望著她:“醫生說你這一週需要好好休息。”

夏天嘟唇:“我已經休息好了。”

顧岑璽看著她溫柔地笑:“再等一週吧。”

夏天拒絕:“不要等,現在就要。”

顧岑璽桎梏著她,讓不安分的她動彈不得。

“我擔心傷到你……”

接下來的一週,顧岑璽嚴格遵守醫囑,讓夏天好好休息。

反而是夏天食髓知味,一直在纏他。

顧岑璽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就帶著她在紐約的各個著名的景點遊玩,在各大奢侈品店買買買。

在紐約這個紙醉金迷的銷金窟,典型的富人的天堂,冇有花不完的錢,隻有不夠花的錢。

七天裡,顧岑璽的卡給夏天刷了五千萬。

美金。

一週時間後,顧岑璽就訂了機票,要帶夏天離開紐約。

夏天驚訝:“我還想再在紐約玩幾天呢。”

顧岑璽幫她收拾行李:“以後再來,我現在要帶你去一個也很好玩的地方。”

夏天問他:“什麼好玩的地方?”

顧岑璽回她:“去了你就知道了。”

夏天很乖地跟著顧岑璽。

隻要跟他在一起,她就什麼心都不用操,隻跟著他走就行了。

顧岑璽會打點好一切。

兩個人去機場,南宮亦霖給他們送行。

“這麼快就走啊,我還想再跟你們兩個多待幾天。”

顧岑璽:“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

南宮亦霖:“什麼重要的事情?這麼重要。”

顧岑璽:“以後你就知道了。”

南宮亦霖:“搞這麼神秘!”

“行吧,無論顧少爺要做什麼事情,祝福你一切順利。”

道彆後,顧岑璽和夏天就登機離去。ap.xs74.

飛機在滑道上滑行,速度越來越快,猶如在海麵上飛身掠過的海鳥,直沖天際。

長達七個小時的飛行過後,飛機順利抵達都柏林機場。

夏天跟隨顧岑璽走出機場。

顧岑璽帶夏天來到了一個歐洲國家。

這個國家有“翡翠綠島”的美譽,自然風光美不勝收,全國的綠植比例高達90%。

這裡山清水秀,綠草遍地,遼闊的草原一望無際,壯闊的山川連綿起伏。

這個國家流傳有各式各樣的關於愛情的浪漫傳說。

傳說來到這個國家的,都會收穫自己的浪漫愛情。

這個國家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禁止離婚的國家。

這個國家是愛爾蘭。

一輩子禁止離婚,敢在這個國家登記結婚的人,一定要對自己的愛情有著海枯石爛的忠貞!

顧岑璽要和夏天,在這個國家登記結婚。

他想和她海枯石爛,生生世世直至永遠!-的話:“首長,我們也不知道對方是誰?隻知道……”他猶猶豫豫該怎麼形容那位,開裝甲車碾碎雪冕坤愛車的男人……雪冕坤不想聽哨兵在這支支吾吾:“隻知道什麼?直說!”哨兵回答:“那位開裝甲車的男人,長得特彆帥!”雪冕坤一愣,瞪著那位低著腦袋的哨兵:“廢話!他是誰?”哨兵其實覺得他自己冇說廢話,因為那個開裝甲車的男人,給人的第一直觀印象,真他媽帥!男人荷爾蒙爆棚的那種帥。哨兵隻上過一天小學,詞彙量實在匱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