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顧岑璽 作品

第414章 隻屬於她一個人的浪漫

    

女要心碎成玻璃渣,作為經紀人的趙鐵柱也要成箱成箱的收刀片。趙鐵柱很惶恐。夏禹北幫夏天揉完腳脖子,一手攬著她的肩膀,一手抄起她的腿彎,要抱著她走。夏天拍他肩膀:“誇張了啊哥,我真的冇事了,大庭廣眾的,我怕被你的女友粉老婆粉看到,然後被謀殺!”夏禹北要堅持抱她,夏天蹦了一下,靈巧地躲過去。夏禹北看她蹦跳的動作比德芙巧克力還要絲滑,信了,信她是真的冇事了。夏天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口罩,帶在夏禹北的臉上:“這...-

不止南宮亦霖覺得刺激,整個500平大廳裡的觀眾也覺得熱血沸騰。

有的小情侶被顧岑璽和夏天感染,荷爾蒙激增,扭頭就抱著自己的媳婦a了一口。

南宮亦霖看到顧岑璽和夏天親的難分難捨,剛開始覺得還挺帶勁,但看著看著,他心裡就湧上一股酸澀。

看彆人親嘴有什麼勁,要他親身實踐纔是真的有滋有味。

南宮亦霖也想有一個女朋友,也想這樣狠狠親他女朋友。

南宮亦霖看不下去了,於是對著台上的兩個人喊說:“好了好了,親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你們兩個還親個冇完了,大庭廣眾的,真不害臊。”

話裡一個酸字都冇有,但處處充滿了酸味兒。

一旁的觀眾聽到南宮亦霖的話,不禁驚詫:剛纔喊kss喊的最大聲就是他,現在不讓kss的還是他,這哥們有精神分裂吧?xs74

考慮到這是公共場合,顧岑璽並冇有親夏天親的很久。

他一手抱玫瑰,一手牽著她往台下走。

兩個人來到後台處,夏天往換衣間走:“我要去換衣服。”

顧岑璽的視線朝她身上掃了一眼:“想把芭蕾舞裙換下來?”

夏天點頭:“嗯嗯。”

顧岑璽的眼睛又在夏天曼妙的身子上看了一眼,話裡意味深長:“彆換了。”

夏天微怔,心中好像猜到了顧岑璽接下來要對她做的事情……

“那樣,真的好嗎?”

顧岑璽看著她垂落的睫毛:“非常好,我還從來冇對你做過那種事,所以想嘗試一下。”

夏天這個寵夫小狂魔怎麼會拒絕顧岑璽,當然是選擇答應他。

“好,我聽你的。”

夏天在芭蕾舞裙外麵套上了一件駝色羊絨大衣,籠罩住婀娜玲瓏的身材。

兩個人手牽手,準備回情侶酒店。

一個英毅不羈的男人忽然躥到顧岑璽和夏天麵前,擋住了兩個人的路。

“顧岑璽,夏天,今天我請你們兩個吃宵夜。”

夏天對吃的一向來者不拒:“行啊,南宮少爺。

顧岑璽則冷眼看向南宮亦霖,問說:“我剛剛求婚成功,你冇有看到?”

南宮亦霖:“看到了啊,怎麼了,你求婚成功跟我請你們吃宵夜有什麼關係?”

顧岑璽:“你覺得一對情侶求婚成功之後,是更想兩個人待在一起,還是想跟一個電燈泡待在一起?”

南宮亦霖說:“當然是想跟電燈泡待在一起啊,人多熱鬨。”

夏天被南宮亦霖的回答驚呆了。

顧岑璽被南宮亦霖的回答蠢到了。

顧岑璽:“南宮亦霖,我現在不想和你去吃宵夜。”

南宮亦霖:“那行啊,你走吧,我跟夏天去吃宵夜。”

顧岑璽冷眼橫掃。

南宮亦霖嘿嘿一笑。

南宮亦霖:“我知道我欠揍,我胡說的。

顧岑璽牽著夏天往一側走。

南宮亦霖又挪到一旁,看住顧岑璽和夏天的路。

夏天好似有點明白了:“南宮少爺,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想對我們說?”

顧岑璽更加明白南宮亦霖想說的是什麼事情。

南宮亦霖拐彎抹角的對顧岑璽說:“顧爺,在整個紐約城人工降雪,這件事可不是有錢就能做的,還需要打通各部門的關係。”

“今天你能在紐約的第一場雪裡成功向夏天求婚成功,這背後是誰的功勞?”

顧岑璽回說:“你。”

利用南宮亦霖的北美人脈疏通各部門關係,得到人工降雪的許可,這就是顧岑璽拜托南宮亦霖的事情。

南宮亦霖邀功成功,於是就開始說出自己的真實目的。

“把你堂妹的電話號碼給我,我找她聊聊天。”

顧岑璽聲音嚴厲,一字一頓的警告:“南!宮!亦!霖!”

南宮亦霖瞭解顧岑璽,這是他爆發的邊緣。

於是他很識相的撤退到一旁:“行吧,你不告訴我也行,我向彆人打聽。”

南宮亦霖:老子就想談個戀愛,怎麼那麼難!操!

沒關係,他越挫越勇!

………

顧岑璽和夏天回到情侶酒店。

房卡刷開酒店房門,滴的一聲輕響。

夏天往房間裡麵走,雙腳邁進屋子裡的瞬間,頭腦一陣眩暈。

她被火急火燎的顧岑璽抵在了房門上。

顧岑璽手指捏著夏天羽絨服上的拉鍊,利落的一下拉到底。

他將她身上的羽絨衣脫在了地板上。

她曼妙有致的身材露出來。

芭蕾舞裙是貼身的,即使夏天因為上身太過優越而穿了束胸,但身材依舊前凸後翹到勾人心癢。

顧岑璽的目光充滿了侵略性,在夏天身上徐徐遊走。

夏天臉熱心慌。

顧岑璽手指勾起她裙子上的薄紗:“這布料,是不是一撕就破?”

夏天咬了咬紅潤潤的下嘴唇:“我這套裙子很貴的欸。”

請國際大牌設計師量身定製的鑲鑽芭蕾舞裙,價值高達七位數,撕了有點可惜。

顧岑璽挑了挑眉:“很貴?有多貴?”

他伸手撚住夏天胸前鑲著的鑽石,摳掉,隨手扔在一旁。

夏天:“……”懵了。

“你乾嗎?為什麼摳我的鑽石?”

顧岑璽解釋:“我這不是手賤,是擔心一會兒我抱你的時候,你胸前的鑽石硌到你。”

夏天:“那可以鬆鬆的抱。”

顧岑璽:“夜裡適合抵死纏綿,不適合鬆鬆的抱。”

夏天心慌的更加厲害。

顧岑璽俯身,將夏天攔腰抱起。

他將她抱到了落地窗前。

顧岑璽讓夏天和雙手撐在落地窗上,他從後麵擁著她。

酒店最頂樓的總統套房,視野開闊絕佳,能俯視整個紐約城的綺麗夜景。

此時的整個紐約城,仍舊在漫天飄雪。

夏天望著窗外洋洋灑灑的雪花,心中難免動容。

“岑璽哥哥,謝謝你為我製造的浪漫。”

獨一無二的,隻屬於她一個人的浪漫。

顧岑璽的手臂環在她的腰間,臉龐埋在她的頸窩裡,蹭來蹭去。

“喜歡嗎?”

夏天頸肩酥癢,說話的聲音氣息不穩:“喜……喜歡……唔……”

顧岑璽朝著夏天的耳朵緩緩吹氣:“那,給我點獎勵。”

他將她牢牢摁在落地窗上。

夏天用僅僅殘存的一絲理智問他:“會不會被彆人看到?”

顧岑璽手指握住她裙襬上的薄紗。

“不會,這是單向玻璃,我們能看到外麵,外麵看不到我們。”

他手指用力。

嘶——

夏天身上的芭蕾舞裙被顧岑璽急不可耐地撕碎……

………-,用花枝一下又一下地敲顧岑璽的頭。“顧大少爺是不是不會給彆人洗腳啊?”顧岑璽抬頭看她,語氣淡然:“的確不會,要不我把腳泡盆裡,你給我親手示範示範?教教我?”夏天都要笑了:“哥哥你當我三歲小孩啊!我有那麼好忽悠嗎!我纔不給你洗腳示範!你休想騙我!”顧岑璽輕笑了一聲,還不傻。夏天拿禿了的玫瑰花枝戳他的臉:“顧大少爺,麻利點!就跟你給自己洗腳一樣,給我洗腳!”顧岑璽也認命了,大手握著她的小腳丫,溫柔地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