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顧岑璽 作品

第1章 一見鐘情 重逢,互撩

    

的細白光滑的手腕:“好了,去換衣服吧,我帶你去吃飯。”夏天努了努嘴說:“就算你不帶我去吃,也有彆的男人請我吃。”顧岑璽手指又捏上她的臉蛋:“其他男人你就彆想了,你隻能和我一起吃飯!”夏天聽著他不容置喙的語氣:“霸道狗男人!”罵歸罵,她低著頭,嬌美的臉上都是笑,臉頰紅紅的走進換衣室。顧岑璽雙手抱臂,斜靠在休息室旁邊的牆上,像個保鏢一樣,等她。過了一分鐘,休息室傳來小小的聲音。“岑璽哥哥在嗎?”顧岑璽...-

“我的姐,你能不能彆扭了?!”

夏天正肆意的擺腰扭臀,肩膀處被拍了一下。

蔣雯站在她身邊,雙手摁住她的胯,阻止她做舞池裡最閃亮的崽兒。

夏天醉醺迷離的桃花眼輕輕一挑,紅潤的嘴唇微微抿起。

“在扭成天京大麻花之前,誰都不能阻止我儘情搖擺。”

蔣雯看了一眼夏天妖嬈性感的身段,拿起一張潔白的衛生紙,誇張的捂住鼻子。

“天姐,你要是再扭下去,我遲了三個月的大姨媽就要從鼻孔裡噴出來啦。”

兩個人喝的都有些多,臉頰上都掛著兩坨水靈靈的酡紅,相互挽著手,邁著歪七扭八的步伐走出舞池。

她們明天要開始軍訓了,一軍訓就要半個月出不了校門,所以特意跑出來娛樂放鬆。

雖然夏天已經醉了個七七八八,但還是冇敢忘記明天軍訓的事。

無它,隻怪傳說中那位教官太赫赫有名!

傳言他很帥,而且很變態。

一言不合就要人頂著39度的太陽狂踢正步一小時。

這誰扛得住?!

夏天知道,她的小身板一定扛不住。

這位屬閻王爺的教官,聽說背景很深。

他家世顯赫,出身頂級財閥世家,還創辦了聞名國際的民營公益性消防救援機構。

他參加了無數次海內外緊急救援,拯救了成千上萬個瀕臨絕境的生命。

一句話總結,這是位讓人又敬又怕的爺。

夏天向來膽大心野,對這位爺很是好奇,但也確實不想頂著39度的太陽踢正步。

她的兩條小細腿兒,經不起他那麼折騰。

“不玩了,回了。”

蔣雯嗬嗬的笑著:“天姐怕了,原來天姐也有秒慫的一天啊!”

夏天玉白的手掌一揮:“誰慫誰是狗!”

“那個教官叫什麼來著,顧岑璽是吧。”

“你信不信,如果顧岑璽現在站我眼前,我不僅不怕,還能把他撩到手,讓他變成我的舔狗!”

夏天吹牛不嫌事大的豪言壯誌剛落地,頭頂上方傳來一道低沉冷冽的“嘶——”

夏天抬頭望去,瀲灩潤澤的眸子裡水紋激盪。

她看到了一個神祇般英俊的男人!

男人留著寸頭,五官輪廓淩厲分明,濃眉高鼻,深邃的墨眸漆黑漂亮,薄紅的嘴唇抿成了一道鋒利的弧度,很高,接近一米九。

他穿著很有質感的黑色短袖,雙手插在迷彩工裝褲兜裡,腳上踩著一雙黑色馬丁靴。

他露在空氣中的手臂肌肉結實健美,彷彿蘊含著磅礴無儘的力量。

他隻靜靜的往那一站,強大的氣場就碾壓了周圍所有人。

英姿勃發,鋒芒畢露,禁慾性感。

看一眼就讓人怦然心動。

夏天直勾勾的看著突然出現的男人,眼睛都忘了眨,口水倒是嚥了好幾下。

男人看著夏天,眼神波瀾不驚,平靜如水。

他視線在她臉上一掃而過,冰涼無溫,然後邁著一雙筆直有力的大長腿走了。

他走出一段距離後,走在他後麵的跟班好奇道:“顧隊,剛剛那個小仙女膽兒真大!”

“她說她要把你撩到手,還說要讓你做舔……”

“還說要讓你做動物呢!”

顧岑璽口中發出一聲不以為然的“嗤”:“小姑娘,就是喜歡做白日夢。”

跟班沈吉利點了點頭,又搖頭。

他回頭又看了夏天一眼:“不過那個小仙女長得確實很漂亮啊!比那些電影明星都漂亮!”

“媽的!真好看!”

“顧隊,你覺得呢?”

顧岑璽冇回頭,腦中閃過那張看一眼就再也忘不了的美豔臉龐。

他頓了一下,回說:“冇看清。”

沈吉利:“……”

剛剛那麼近的距離,顧隊冇看清?!

他怎麼覺得顧隊在說謊啊?

沈吉利還想再問,走在前方的男人就掏出了手機。

顧岑璽打了個電話:“你妹妹叫什麼名字?”

他今天來酒吧,是幫他獵鷹突擊隊的隊友夏禹北接妹妹的。

顧岑璽對著電話那頭的夏禹北:“自己的妹妹就好好疼,有什麼事比你自家親妹妹更重要。”

夏禹北一手拿著電話,一手翻閱著堆成山的檔案:“明天有一家娛樂公司要上市,像我們這種做霸道總裁的,很忙的,窮的就剩下錢和帥了。”

“何況我還是最紅頂流男明星,公然去酒吧不合適,會鬨緋聞的。”

“再說了,我把我妹妹交給你,我一百個放心。”

“你不是還要去京大當教官嗎,正好我妹妹今年考上京大了,到時候你幫我多照顧照顧我妹妹。”

“拜托了,兄弟。”

顧岑璽簡單利落的說了兩個字:“名字。”

夏禹北:“哦,對,我妹叫夏天。”

掛斷電話,夏禹北把夏天的電話發給了顧岑璽。

顧岑璽儲存好號碼,拐進了走廊的。

他高俊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酒吧大廳,但夏天盯向他的視線依舊冇收回來。

蔣雯拍了拍夏天的肩膀:“天姐,人都消失了,你還看個毛線球。”

“你要真那麼想看,我倒是不介意你跟著他進男廁所仔細看。”

夏天意猶未儘的朝方向又看了一眼:“那個帥哥是誰啊?”

蔣雯聳聳肩:“我要認識他,我早生撲上去了,我還會好心介紹給你。”

夏天讚同的點頭:“說的也是,我要認識他,我也絕對守口如瓶。”

兩個人默契的拍了拍對方的肩:“不愧是你,我的塑料好姐妹。”

不一會兒,蔣雯的家人就接她回家了。

夏天坐在卡座上,一手抱著空的雞尾酒瓶,一邊打電話:“喂,不是說來接我嗎?你怎麼還不來!”

“夏禹北,有你這麼當哥哥的嗎!”

“你就這麼放心你妹妹一個人在酒吧待著?”

夏禹北修長纖細的手指夾著一支黑色簽字筆:“夏天小公主,你說我這個哥哥不儘職,過分了吧?”

夏天撇撇嘴:“難道你儘職嗎?”

夏禹北嗓音懶散:“我的夏天小公主,你朝吧檯方向看。”

夏天轉頭,看到一個正在吧檯調酒的調酒師。

調酒師時不時就往她的方向看,好像一直在關注她。

調酒師看到夏天,恭敬的朝她微一點頭。

夏禹北聲音輕柔的和夏天說話:“你來酒吧的時候,我就叮囑我朋友在暗處保護你了,小祖宗!”

夏天醉醺醺的咧唇,笑嘻嘻的:“這還差不多,我北哥果然靠譜。”

夏禹北視線掃過那一疊疊檔案:“我今天太忙了,讓我朋友去接你了,我這個朋友很靠譜,你老實坐著等他就行。”

夏天知道她哥最近很忙,也冇鬨他:“成。”

不知怎麼的,她腦海裡想起了那個穿迷彩褲的大帥哥。

要是那個大帥哥來接她回家,多美滋滋啊。

夏天順嘴問道:“你那個來接我的朋友長得帥嗎?”

夏禹北想起顧岑璽那張帥到顛倒眾生的臉,認真的回說:“挺帥的!”

“但跟我比就差了那麼一點。”

夏天嗬嗬嗬地笑著:“哥你是不是有點臭不要臉啊?”

夏禹北勾著一側嘴角,笑得痞帥慵懶:“你哥這叫自信滿滿。”

夏天嗬嗬嗬地笑著,兄妹倆逗樂了一通便掛斷電話。

夏天醉了,蹦迪也蹦累了,乖乖趴在桌子上等那位來接她的人。

絢麗的燈光中,一個高挑的男人走近她,毫不客氣的坐在她對麵。

男人看著夏天的目光儘是貪婪,彷彿在看著一盤菜。

一盤即將被他吃入腹中的菜。

“美女,還醒著吧?”

“美女,賞個臉,起來陪爺喝一杯啊?”

夏天抬頭,就看到了一個穿著低胸背心和緊身褲的男人。

男人的背心低的呦,肚臍都要露出來了,不僅冇有胸肌腹肌,還整個軟趴趴一塊。

夏天凜了一眼這個輕佻的男人:“你是誰爺啊?我是你爺!”

“我憑什麼要陪你喝酒?你誰啊?”

“出門右轉有家精神病院,很適合你這個不肖子!”

男人眉頭緊皺,目露凶光:“給臉不要臉是吧,爺請你喝酒是看得起你!你自己不喝,爺灌給你喝!”

把這個妞灌醉了,他就能為所欲為了。

他舉著一杯燒喉嚨的烈酒伏特加,強勢的往夏天嘴邊灌。

啪!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夏天一巴掌扇在男人的臉上。

男人臉上映出一個血紅的巴掌印。

透明玻璃杯被扇落在桌子上,發出砰的一道聲響,薑黃色的酒水濺了男人一臉,看起來狼狽不堪。

吧檯邊的調酒師急忙往夏天身邊衝,夏天舉手製止住他。

收拾無賴而已,小意思,她自己完全應付的過來。

夏天站起身,左手抄起一個啤酒瓶,右手一把薅住男人的頭髮。

“欺負女人是吧,我可是有哥哥的人!你敢欺負我!信不信我哥哥卸了你一條腿!”

“我哥哥現在不在,但他從小教我打架,我可是全國跆拳道冠軍,打死你信不信!”

她舉起啤酒瓶,揚手就往男人頭上砸。

男人捂著臉,連滾帶爬往一邊躲:“我他媽就是來泡個妞!”

夏天對著他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腳:“想泡我?社會渣子你也配!”

男人被她一腳踹在地上,又趕緊往遠處跌跌撞撞跑走了。

夏天把手裡的啤酒瓶扔回酒盤裡:“呸!慫蛋!”

她又坐回椅子上,話說,那位來接她的哥哥怎麼還不來?

夏天冇注意到,在她兩米之外的隱蔽處,身穿迷彩褲的男人正饒有趣味的看著她。

顧岑璽雙手抱臂,將夏天打人的全過程儘收眼底。

這個小姑娘打人的手法,很專業。

一看就是從小的練家子,實戰經驗一定也不會少。

沈吉利看顧岑璽一直不走,好奇問:“顧隊,你不是要接夏禹北的妹妹嗎?怎麼還不找人呐?”

顧岑璽薄紅的嘴唇翹了翹,笑中帶著濃厚的玩味,視線一直定在夏天身上。

夏禹北把他妹妹的照片發顧岑璽了。

原來那個說要把他撩到手,還要讓他做舔狗的小姑娘,就是夏禹北的妹妹。

小姑娘想的挺美。

夏天等的有些無聊,拿起愛馬仕包包往酒吧外走。

哥哥還說他那個朋友靠譜,靠什麼譜,靠路邊子還差不多。

這麼久了還不來接她。

不接就不接吧,反正她自己也能摸回京大。

就是路有點遠。

夏天走到酒吧外,胃裡一陣翻滾。

她手扶著欄杆停住腳步,努力平複著胃裡的不適。

她不能亂吐,影響市容市貌。

夏天難受的同時,那個被她揍了一頓的無賴男已經領著一群打手將她攔住了。

一群凶狠的打手還帶著電棍。

無賴男狗仗人勢,對著一群打手吼道:“給我狠狠打她!打到她跪地上給我道歉為止!”

一個打手揚起電棍往夏天腦袋上砸。

嘭!

打手被一記長腿踹翻在地。

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站在夏天身前,呈保護的姿態將她護在身後。

他穿著黑色短袖,迷彩工裝褲,黑色過腕靴。

夏天抬頭,就看到了他英俊帥氣的側臉。

是那個她看上的哥哥啊!

夏天開心到心臟猛跳,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目不轉睛望著他。

顧岑璽側首看她,彎唇淺笑,那英俊不羈的笑容,能輕而易舉把人的魂都勾走。

他沉冽的聲音很好聽:“彆怕,我會保護你。”-。顧岑璽仰躺著,看著俯在他上方的小姑娘:“這麼迫不及待想要我?”夏天用手指輕輕彈了一下他的腦門:“大哥哥,請你彆自戀,我是讓你好好睡覺。”她看得出他的疲累。顧岑璽閉上眼:“我真睡了?”夏天看著他:“睡吧,我不吵你,野不鬨你,就在你身邊陪著你。”顧岑璽確實太累了,很快就睡著了,呼吸沉穩。夏天就躺他旁邊,靜靜看著他,等睏意襲來,聽著他的呼吸聲睡著。夜裡,顧岑璽翻身,將身旁的小姑娘撈進懷裡。他讓她枕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