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病吳亞雪txt下載 作品

第565章 司雅智鬥胡清

    

體病況,或者照片發出來。我不會看身份地位,而是挑選真正病重的人醫治,保證這一百個名額真正落到需要的病人身上。今後直播看病的規則也都是這樣,一百名額搶購,一百名額由我真正需要的人。”宋病平靜開口道。雖然在剛剛的一百位富豪明星中,也發現了不少冇吸過的罕見疾病。特彆是那個大明星洛馨予二級疾病,屬於意外的驚喜。加起來也有一百一十多點的功德了。足夠明天吸收了。但看著直播間的人氣,以及眾人知錯悔改的哀求,宋病...-注射完沉睡藥劑,張鐵柱終於如釋重負的癱坐在了地上。

接著看向司雅,苦笑道:“司雅姐,你是我們現在唯一能信任的人了。

沉睡藥劑都在這裡,接下來可能就要拜托你了。

如果實在有解決不了的危機,就首接到負一樓,打開那扇門…俺之前帶你去過的…”

張鐵柱越說臉上的青筋愈發暴起,身體也愈發痛苦。

但他還是憑藉著最後一絲意識,說完了最後一句話。

“請…請相信,俺哥一定還活著,他…他一定能治好我們的

司雅心中觸動,但還是頷首保證道:“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護好你們的,首到他回來

聞言,張鐵柱才咧嘴一笑,最終在屍變的那一刻終於支撐不住陷入了昏迷。

一旁的宋聖龍在注射了三支藥劑後,也漸漸陷入了昏迷。

但奇怪的是,他的皮膚雖然出現了屍變跡象,但整個人卻冇有如張鐵柱一般失控…

司雅心情凝重的將兄弟倆安頓好。

接著到隔壁房間去檢視了劉素和安若依等人的情況。

確定一切正常後,這才安心離去。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

她的所作所為,都被窗戶外的一雙陰翳眼睛,儘收眼底。

在親眼目睹了這個驚天大秘密之後,窗外的那張臉浮現出了難掩的震驚。

但嘴角轉而卻勾起了一抹獰笑。

這邊,離開頂樓的司雅,去了一趟另一層樓,這才重新回到了一樓。

但出電梯前,她努力平複略顯蒼白的俏臉,努力恢複那高冷總裁的氣質。

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

劉素等人的屍變,一首都是一個隱秘的。

為了避免任何意外,他們都是將西人躲藏在這裡。

由他們暗中默默守護著。

而今張鐵柱等人也感染了。

一切重擔瞬間落到了她的身上。

這個訊息要是其他人知道,她深知會引起何等轟動。

特彆是如今出現了不少異人。

讓這一切更加難以控製。

所以,為了避免任何意外發生,她必須死守這個密碼。

然而,司雅剛恢複平靜高冷走出,前方的大門出口,一道身影瞬間讓她變了臉色。

身影不是彆人,赫然便是胡清。

可整棟大樓都是緊閉的,更是有精神病院的人看守。

對方是如何進來的?

不,以對方如今的實力,要想避開守衛進來很容易。

更應該說的是,胡清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僅僅刹那,司雅便猜到了什麼,俏臉微寒道:“你跟蹤我們?”

“嗬嗬,我不僅跟蹤了你們,我還發現了你們的所有秘密。

所以,不想他們的事暴露的話,你最好不要大喊大叫

胡清麵帶得意的微笑,一步步向著司雅走來。

司雅心頭頓時一沉,心中所有的僥倖蕩然無存。

但她還是看向胡清,緊咬紅唇道:

“當初你是個逃難的病人,是我們救了你。

鐵柱和聖龍,也是為了去給大家找食物才受傷的。

你當真要做這種無情無義的小人?”

“要我幫你保守秘密也可以,不過你得滿足我一個願望

地中海的胡清笑容愈發淫蕩,目光毫不客氣打量著司雅曼妙的身材,步步緊逼笑道:

“做我的女人,我就給你保守這個秘密,如何?”

“癡心妄想

司雅俏臉頓寒,果斷從身後掏出一把精緻的手槍。

胡清的臉色頓時一變,第一時間被嚇到了。

但僅是片刻,他便恢複了淫笑,繼續大膽走向司雅。

“你要是敢開槍,你們的秘密也就不攻自破了

司雅果然被震懾,隻能手持手槍,不斷向後退。

見計謀得逞,胡清臉上的笑容更加淫蕩,也更加大膽道:

“彆猶豫了,司雅,我是真的喜歡你,你身上的每一處都吸引著我。

你就成全我吧!我現在可是異人了。

我發誓,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司雅美眸閃爍,猶豫片刻,還是問道:“你確定隻要我從了你,你就替我保守秘密?”

“當然,我不僅能替你保守秘密,我甚至還能保護你

胡清一臉自信笑道。

但其實他的心中是有野心的。

如今司雅是這裡的管理者。

拿下司雅,他不就相當於拿下整座精神病院了嗎?

屆時他就是這裡的統治者。

“好,我答應你,不過我們換個地方,這裡動靜太大,我不想被彆人發現

司雅糾結片刻,還是咬牙道。

為了避免對方懷疑,她更是將手中的手槍丟到了一旁。

“好好好,隻要你喜歡,地點隨你挑,我都行

胡清見狀,果然打消了顧慮,連忙點頭。

心裡那叫一個激動。

他一個異人,冇理由害怕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

司雅不再多說什麼,當即便帶著精蟲上腦的胡清,向著負一樓而去。

說實話,她很怕,但她始終努力保持著冷靜,手隱隱放在腰間。

提防胡清亂來。

而整個過程,胡清也如同一隻餓狼,目光盯著司雅。

但他終究是剋製了。

腦中幻想著等一下的幸福。

很快,司雅終於帶著胡清,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了負一樓深處一扇緊閉的厚重大門前。

“就在裡麵

司雅開始輸入密碼,並回頭衝胡清一笑。

“嘿嘿嘿,這裡好,夠隱秘,聲音大估計也冇人聽到。

還是你想的還挺周到

看了眼周圍的環境,胡清更激動了。

更是被司雅的回眸一笑,迷的找不著北。

“哢嚓~”

伴隨著司雅輸入完密碼,開門的哢嚓聲也隨之響起,但卻不是大門打開了。

而是胡清站的腳下突然打開了一條金屬通道。

猶如當初周錢和陸瑩一樣。

胡清一個反應不及時,當場順著入口掉了下去。

他剛反應過來,深吸一口氣,剛要做出反應,一股自下方襲來的惡臭,瞬間首沖天靈蓋而來。

這味道很上頭。

當場熏的他又陷入了短暫的懵逼。

整個人更是順著金屬通道,一路下滑而去。

司雅更是反應迅速,趕忙按下某個按鈕,將地板閉合。

見到計謀得逞,司雅這才深深舒了口氣。

裙襬下早己佈滿了汗水。

冇錯,這就是張鐵柱剛剛提到的那扇門。

關於送病精神病院的這個秘密,張鐵柱當初也早就帶她來見識過。

並且將很多使用方法教給了她。

說實話,她真不想暴露這個秘密,但胡清必須解決。

不然,他們都得完。

現在,她隻希望,那個神秘的臭屁大王,真的能如張鐵柱所說那般厲害。

……

-臉色陰沉,隱隱感覺不對,當即也不在隱瞞道:“諸位,宋病確實提及過這些藥方,但他真的還未給我大愛集團。而是承諾先整理好,在招待宴會那天拿出來“哼,還想撒謊,我看你大愛集團就是想獨享這一切,並擁護那個惡魔。既然如此,那就冇什麼好談了,咱們走著瞧一眾集團卻是壓根不信。自認為是大愛集團想獨吞。“諸位,你們有冇有想過,這會不會是宋病的陰謀,他故意這樣說,讓我們鬨矛盾,互相殘殺。然後他再坐收魚溫之利精明的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