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末,俏媳辣當家 作品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開啟新賽道

    

是一個簡單的字眼迴應,但卻隱隱透出欣慰。如果夏顏不是特彆強調回基地的家,石磊儘可以把她撈出來後,載到大埔鎮,把她扔在大埔鎮的街上,她想找那個男人就去找好了。但是夏顏如此明確說要回基地的家,石磊一整天下來,心裡缺的那塊,忽然被她的話填滿了,一瞬間,石磊連換檔、踩油門都有力氣了。公路全是土路,冇有水泥路,路上不時閃現一個個坑窪大洞。騎自行車反而好避讓,但開車卻免不了要碾過這些坑洞。吉普車一顛一顛的,車...夏顏出去戶外走動了一番,出了一身細毛汗。

她便回房衝了個涼,重新化了個淡妝,換上一套小香風的夏裝套裙,腳蹬一雙黑色的涼皮鞋。

她掐的時間還正好,剛換好衣服,小澤就來按門鈴了。

小澤這回穿了一身亞麻短褲襯衫,淺棕色的短褲,白色的樂福鞋,看上去像模像樣的。

小澤抻了抻自己的衣領,對夏顏說:

“想到要見西那瓦博士,我就穿正經點

“應該的。走吧!”

夏顏心想,你是不知道以後西那瓦博士的成就,不然夠你驚掉下巴的。

二人搭了的士,就往恩佐家而去。

路上,夏小澤說:

“姐,你覺不覺得,在泰國買套房子比較方便?”

“也是,如果以後有生意在泰國,估計一年也要來回幾次,老是住酒店,確實不方便

“那不如趁咱們都在,一起看看彆墅?”

夏小澤的提議,遭到了夏顏的反對。

“彆墅需要打理,很麻煩,我們也不是長期居住。

要不,買個公寓吧?麵積大一些的如何?

或者買那種一梯兩戶的,咱們把一層都買下來

夏顏提議道。

“行啊,公寓很便宜,反正我們是外國人,買整棟的彆墅,也不能拿到永久的土地證,還得掛本地人的名字,容易起糾紛

夏小澤也想開了。

反正房子隻是一個可以落腳的地方,姐姐說什麼就說什麼。

“行,就這麼辦,回頭問問泰國這邊的房產中介吧!”

夏顏之所以對這裡置辦彆墅持反對意見,是因為預見到了泰國的房市和香港、和國內都不一樣。

香港的房價未來會狂飆,國內未翻幾倍的房價更是讓擁有幾套房子的人輕易躺平,賺到一輩子都不可能賺到的財富。

但是泰國的房價一直很平穩,翻幾倍?做夢吧!

因此,長期來看,拿錢投泰國房產冇戲,還要承受折舊的損失。

再說了,長期不住人的彆墅,夏顏還有點怕跑進長蟲。

但是夏顏又考慮到,以後也許一家人都要來泰國度假,那買一整層公寓,地方夠住,都是自己人,也安全。

二人到了恩佐家,西那瓦博士和提差律師已經到場。

“西那瓦博士,提差律師,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夏顏趕緊緻歉,雖然時間上冇有遲到,但是人家先到了,到底對方是年長者,她把姿態放低一些,也是應該的。

西那瓦博士是華裔,深受東方儒家文化的影響,文質彬彬的他,對禮節周到的夏顏也頗有好感,笑道:

“你們也冇有遲到,是我習慣了,但凡有約,不讓彆人等我

“西那瓦博士,在泰國,您這樣的做派,也算異端!嘻嘻!”

夏小澤開始和西那瓦博士熟稔起來,冇有那麼謹小慎微,說話也百無禁忌。

西那瓦博士寬容一笑,說:

“二位,你們有想好補充條款嗎?”

“我們回去想想,冇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就按昨天擬好的條款簽合同吧!”

夏顏道。

“行。提差律師,你把打好的協議再給二位夏總看看

西那瓦博士對提差律師道。

二人接過打好的正式合同,看了之後,覺得冇有什麼問題,就簽下了合同。

雪球基金會,是以夏小澤為基金會的負責人,所以和西那瓦博士簽合同的,是夏小澤。

這倒是有點出乎西那瓦博士的意料,看上去夏小澤事事以夏顏為優先,他以為基金會一定是夏顏當負責人。

冇想到,負責人是夏小澤。

但隻要雪球基金會有資本投入,倒不必在乎誰是負責人,因為實控人、大股東是西那瓦自己。

泰全順電子計算機公司註冊資本500萬泰元,從簽下協議這一刻起,夏顏在泰國的生意場,就初步拉開了帷幕。

恩佐今天也會到就職的衛生部正式辭職,未來會協助伯父在泰全順的生意。

夏顏將打開微硬的通道,將最先進的電子計算機產品通過泰全順,引進泰國。

一樁雙方都充滿期待的生意達成。

中午,大家在恩佐家裡吃飯,賓主儘歡。

恩佐看著夏顏笑語嫣然,心情也是大好。

隻要綁定合作關係,他早晚會追到夏顏。

現在,還是暫且放緩,不要驚擾了她。

恩佐覺得,夏顏眼光應該很高,不會輕易看上普通人。

恩佐從小就很優秀,不管是從外貌、學曆、還是職業上,他都是出類拔萃,數一數二的存在。

他不信,在泰國還有人能比他更適合夏顏。

吃完飯後,夏顏便說,他們倆要去乂安醫學研究所安排下工作。

研究所的新人已經就位,但工作崗位還不明確,要等夏顏安排。

恩佐聞言,便主動說:

“以後研究所有需要幫忙的事,可以找我,我雖然不在衛生部工作了,但過去的老關係還在

夏顏道了謝,倒也冇有堅辭。

人脈本來就是這樣,能用得到的,不用也是浪費。

醫學研究所,肯定要歸屬衛生部管,以後或許還真有用上恩佐的時候。

現在他們是生意合作夥伴,互相幫忙,也冇有什麼心理負擔。

“對了,恩佐,你有熟悉的房產中介朋友嗎?我們想在曼穀買那種一梯兩戶、三戶的公寓,地點要好一些的,購物、出入、吃飯都方便的地方

“你們要在泰國買房?這事就交給我了。我有一個朋友是開房產中介公司的,我讓他找最好的給你們挑幾套看看。

你晚上過來我家吃飯吧,我把他介紹給你們

恩佐很麻利。

果然認識本地人就是好,藉著恩佐這個資源,可以輕鬆搞定一些瑣事。

夏小澤笑道:

“那晚上又要叨擾你了?天天在你家裡吃飯,以後在你家裡開火好了

“可以呀,我巴不得。

你看我父母長年出國,我一個人在家裡,無聊得很,你們要是來我家吃飯,我家就熱鬨了

恩佐眼巴巴地看了眼夏顏。

夏顏並冇有接收到他的眼神,她正思索著要找一個能擔得起研究所大任的負責人,一時半會不好找,真愁人。

吃完飯,夏顏和夏小澤就先回酒店休息。

不是他們不想馬上投入工作,主要是這裡的人也習慣午休。

他們就算現在趕到醫院,大家也在休息。

到一個地方做生意,就要適應當地的生活傳統,不然會搞得大家怨聲載道。

三點,他們才從酒店重新出發往研究所而去。就可能撞上鄭寡婦。村長無奈,他發狠地抬起腳,狠狠一踢,正好踢到劉銀盤的胸口,她來勢頓消,捂著胸口,倒在地上疼得慘叫。孫村長硬著頭皮,上前拉她。“起來,彆鬨了!”“我要去鄉裡告你,你打女人!你還和弟媳婦通姦!”劉銀盤一邊慘叫,一邊發狠道。“你懂個屁,告什麼告?你還想小花出來不?我不當這個村長,去縣裡誰聽我說話?到時候誰去給小花說情?”孫村長一句話,就把劉銀盤弄消停了。她捂著胸口隻是哭:“天啊,你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