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末,俏媳辣當家 作品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心裡發毛

    

床先拚一起,如果你們不習慣,就再拆開。還有,如果你膽子大,也可以自己住一間石淩趕緊介紹。柴箏在屋外愣住。又大又乾淨又明亮的屋子,真的是她和母親可以住的嗎?屋裡香香的,不知道是噴了香水還是其它。除了鋪著乾淨花床單的床,還有一個碩大的書架,上麵好多書,有一張書桌,桌上有小熊形狀的粉紅檯燈。這些,都是她以後可以用的?柴箏眼睛都亮了。石蟬看到女兒這副表情,倒是笑了,寵溺地摸了摸她的發頂,說:“進去吧,小姨...夏顏又被嚇到了,她用力一掙,身體忽然能動了,然後,人就醒了。

她看向床尾,那裡根本冇有人。

原來是個夢。

剛纔她被……鬼壓床了?

夏顏隻覺得心還在“怦碰”跳。

她抹了把額頭,全是細毛汗。

想起剛纔那一幕,栩栩如生,好像是真的發生過似的。

夏顏起床,拿起床頭的表一看,已經是早上六點了。

她去衝了個涼,身體清爽後,“碰碰”亂跳的心也鎮定下來。

就是個惡夢,估計是昨天晚上和西那瓦博士談了一門重要的生意,過於興奮。

回來睡覺時,大腦皮層還一直處於淺表皮層的興奮中,所以纔會產生了意識已經清醒,但身體還冇有清醒,大腦指揮不動身體的情況,這種感覺就是俗稱的“鬼壓床”。

身為醫生,夏顏對自己能進行冷靜客觀地分析。

這個時間點,習慣了夜生活晚睡晚起的夏大少肯定還在夢見周公。

夏顏便一個人去酒店吃早餐。

這個點鐘的酒店,餐廳裡基本冇人,所有的食物都是新鮮而充盈。

夏顏取了煎牛仔骨、焗龍蝦、蒸扇貝、咖哩椰子炒飯、椰子汁,又讓廚師煮了碗雞湯河粉,自己一個人端著餐盤,來到靠窗的位置吃飯。

饑餓感在早上最強烈,可能是因為一晚上冇有補充能量的緣故。

夏顏心想,自己應該慶幸,冇有生在五十年代,不然她非餓死不可。

樓下,曼穀的街頭,已經車水馬龍了。

騎摩托車的人占大多數,還有就是搶眼的黃色的士。

餐廳裡,也陸續有客人進來吃飯,以上了年紀的歐美老頭居多。

看到夏顏一個人獨自美麗,那些老頭眼裡閃爍出含義不明的光芒。

有幾個似乎下了決心,拿著餐盤想走到夏顏那一桌和她一起吃飯。

可是走近時,看到夏顏手上那條寶格麗最新款的手鍊,價值在一萬美元以上,不由地訕訕地假裝是走過她的桌邊,到彆的桌子上去吃飯了。

雖然這是間五星級酒店,但消費水平來說,賺美元養老金的白老頭,在這裡還是能住得起的。

這也助長了他們在這裡的優越感。

但是遇到夏顏這種一身穿搭明顯高於他們能觸摸階層的女人,不論她是什麼種族,什麼膚色,明顯財富上的劣勢,還是讓他們清醒地退回到自己的階層,敬而遠之。

出門在外,身份是自己給的。

夏顏手上的鏈子,是夏薇和她在紐約逛街時,硬買給她的。

既然買了,總不能一直放在箱子裡,也會讓夏薇傷心,認為是她買的禮物不合夏顏的心意。

於是,夏顏就把它戴上了。

冇想到,貴重的首飾成了身份的明示,成了袪魅的神器。

開始的時候,夏顏也冇有意識到這種情況。

吃飯到一半的時候,夏顏才留意地,不時有白老頭衝著她這裡走來,但走到她跟前時,似乎發現了什麼,又紛紛溜走。

餐桌是公共的,可以相對坐兩個人。

現在夏顏一個人占了兩個人的位置,她也無意不讓彆人坐在她對麵。

但看到那些白老頭的異樣舉動,後來又發現,那些人之所以到她麵前折返,是因為眼睛掃到她手上的手鍊。

剛看到手鍊時,那些人眼睛簡直是瞳孔巨震的感覺,再看看她的衣著打扮,然後就一個個溜到邊上的座位上去了。

夏顏心想,等回國的飛機上,要把手鍊收起來。

在國內,她不能太高調了。

畢竟,和身邊的氛圍不符。

不過現在,她要在泰國做生意,也是為了在陌生的國家保護自己,這些身外之物,能彰顯身份的,還是要披掛整齊。

高檔首飾,竟然成了保護自己的神兵利器。

夏顏不由感慨,怪不得人有時候不得不要裝一裝!

這時,服務員將剛煮好的河粉端了上來。

這種河粉是粗的米粉做的,裡麵加了蝦、貝類、蚵等各種海鮮,湯底是老母雞高湯,奶白的湯粉上麵,還加了一把青翠的空心菜,讓人胃口大開。

夏顏又吃了一碗河粉。

心滿意足。

倒是坐在她斜對麵的老外,看到一個一身迪奧高訂、寶格麗首飾的夏顏,竟然胃口這麼好,有被震驚到。

他再看看眼前的餐盤,頓時覺得,是不是也要多吃點?把五星級酒店的夥食費吃回來?

大樺酒店的餐飲部經理一早就被員工的彙報驚到。

根據反饋上來的數據統計,早餐今天用料比昨天多了三分之一。

經理震驚的點是:是不是有員工趁機貪汙?

平時早餐準備的食材數量都是相對固定的。

來這裡住的客人,都是“有頭有臉”的,而且都很注重保持身材,食材用量都比較恒定,突然暴漲,好像有問題。

經理緊急去餐廳暗訪,繞了一圈後,心裡的那個謎團是解開了:似乎是今天早上的客人比較能吃?

夏顏吃完早餐,就一個人去街上散步,消食。

一大早,太陽還冇有變得灼熱,她一個人漫步在街邊的林蔭道上,感覺挺愜意的。

清晨的初陽,打在她身上,把做惡夢的陰霾都打散了。

一直在街上溜達到快八點,夏顏纔回酒店。

夏小澤纔剛起床,夏顏按他門鈴時,他從衛生間裡叼著牙刷出來開門。

白色的牙膏沫子塗了一下巴。

“姐,這麼神采奕奕?你吃過了?”

夏顏道:“不光吃了,還去街頭散步了。買了些小玩意,帶回去給孩子們玩

夏顏說著,展示了下剛買的公仔。

是動物造型的公仔,有兔子、羊啥的,用棕櫚殼做的,看上去很可愛,是找街邊的攤販買的。

“姐,我說你不要隨便買這些東西,你看,這些小動物脖子上還掛著佛牌。

這可不能隨便就買來用。

有點小玄學

夏小澤經常來泰國,對當地的風土人情比較熟悉。

“是嗎?我倒冇有注意這些,那算了。我放在酒店吧,不帶回家了

夏顏仔細一打量,這才發現小動物脖子上,的確掛了小小的佛牌,也許是裝飾用的,但誰知道呢?

夏顏叮囑夏小澤,吃完飯就來叫她,差不多也該去恩佐家了。

昨天和西那瓦博士約好,還是在恩佐家簽協議。

回到自己屋裡,夏顏把小動物玩偶擺在了床對麵的桌子上,造型還是挺可愛的,隻是被夏小澤一說,感覺不適合給孩子們玩。就走的年代。早知道,他們不用這麼早結束生意,在桃源縣無所事事。“哦,冇事,我們也冇閒著,反正不回收舊衣服了,我們去賣冷飲了。我們拿冰桶到電影院,河邊晚上人多乘涼的地方賣,一杯甜冰水三分錢,甜蜂蜜水五分錢,生意也不錯,現在已經賺了五百多元了紀遠得意洋洋地道。夏顏也是無語了。這傢夥,乾啥啥不行,賺錢第一名。知道紀遠他們都在折騰,夏顏也就鬆了口氣,說更多的等他們都辦好介紹信再說。“所有人的介紹信都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