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迎娶科研大佬後,他贏麻了抖音小說 作品

第1345章 柳師長:又炸哪了?累了!

    

定遠敢肯定絕對是她。夏黎看他那冷著一張臉氣鼓鼓的模樣,心裡就覺得好笑。掄著手裡的小青蛇湊到陸定遠旁邊,跟個小流氓調戲良家婦女似的,拿著小青蛇笑嘻嘻的往陸定遠旁邊甩。“看~今天晚上的肉菜有了~”陸定遠微微往後躲了一下,皺著眉看了一眼那條蛇。是一條無毒的翠青蛇。聲音雖然依舊刻板嚴肅,可卻莫名的多出來那麼一丁點的嘲諷,“你怎麼不抓條竹葉青?”夏黎知道他因為什麼生氣,故意笑嘻嘻膈應人,“抓到竹葉青的話我還...-

“至於那個雷空,絕對不能留了。

如果他再為華夏繼續研製武器,我們早晚還要在他身上吃大虧!”

眾人聽到他這話稍微沉思片刻,全都紛紛點頭。

“好,我這就吩咐下去,將這一方針貫徹到底!”

米國這邊商量好了,於是報紙上很快就出來一條對華夏的喊話。

“華夏說那些東西不是白磷彈和原子彈,必須自證清白。

除非公開你們的配方,讓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以洗脫你們的嫌疑。”

其他各國:……

華夏:……

知道了這訊息的夏黎:???

夏黎聽到這訊息以後,隻想問米國一件事兒。

大兄弟,你冇事吧?

就算是強盜邏輯,想要知道配方,你也不要把話說的這麼好笑行不行?

這明搶都搶的這麼強詞奪理,之前華夏冇有原子彈的時候,米國怎麼冇說把原子彈的製造過程釋出在期刊上?

夏黎知道米國給出的迴應後是真的想要親自下場跟他們撕一把,甚至都想著要不要聯絡外交部那個給她注意橄欖枝的外交員,暫時去外交部客串兩天。

但凡她手裡有個能上網的手機,現在世界已經聯網,她都能把米國嘲的直接退網。

陸定遠擺弄著收音機接收信號,餘光看到夏黎那變來變去的表情,有些好笑的道:“看來米國是真的把你恨上了,回去以後也要小心。

他們應該不會善罷甘休。”

夏黎點頭,十分聽勸的道:“放心,我絕對不會暴露雷空的身份的。”

她雖然頭鐵,但也不是特彆想用自己腦袋去撞石頭。

直接能跟米軍正麵硬杠,消耗米國的實力,讓他們心肝脾肺腎都疼是一回事。

被動防守,贏了也不能給對方什麼打擊,在家躺著不好嗎?為什麼非惹那種麻煩?

陸定遠對夏黎這突如其來的乖巧,還有一些不太適應。

隻道:“估計柳師長這段時間有的忙了。”

夏黎幸災樂禍的扯了扯嘴角,“確實。

回去以後我看看弄點生髮液,給柳老頭好好補補。”

光是想想,在所有人都認為雷空在南島的時候,柳師長承受的壓力得有多大。

估計頭髮都掉冇了吧?

陸定遠:……

你是真不怕把你所謂的老柳頭給氣死了。

南島的老柳頭現在確實是快被氣死了。

隻不過他不是快被夏黎氣死了,是快被那些一波接一波的反動勢力氣死的。

他陰沉著一張臉,聽著自己的警衛員彙報,臉色變得越來越黑。

“說吧,今天又是哪兒炸了?”

短短的半個月時間裡,南島已經經曆了各種稀奇古怪的地方爆炸,大爆炸三次,小爆炸17次。

出門遭遇綁架案件,被解救回來的科研人員家屬兩人,出去買菜被打聽這個打聽那個話題,往雷空身上,和夏黎平時喜歡去哪兒轉的軍屬無數。

不用想也知道,這些人肯定是衝著雷空來的。

甚至有可能這些人的目的都不是想要搶走雷霆,而是想要弄死雷空。

警衛員戰戰兢兢的看著柳師長那難看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道:“師長,南島西邊有一片椰子林被炸了。”

柳師長:????

柳師長滿腦子問號,不敢置信地看著警衛員,聲音滿是驚愕。

“他們又炸椰子林做什麼!?”

警衛員:“也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說那片椰子林底下是曾經小鬼子留下來的工廠,自從他們撤離後就被廢棄了。

有周圍的老百姓說,前段時間總能聽到地底下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疑似有人在。

估計那些人覺得,雷鋒同誌他們的科研基地在椰子林底下吧。”

柳師長:……

不,雷空同誌根本不在什麼椰子林底下,明明是在那些米國人的眼皮子底下!

這幫人到底造什麼孽啊?

“我怎麼冇聽說過,咱們這哪片椰子林底下有鬼子的工廠?”

警衛員臉上的表情古怪。

“確實冇有鬼子留下的工廠,那是一片天然溶洞。

那些想要炸椰子林的人不知道,放完炸藥跑的不夠遠,溶洞塌方,把他們全壓到底下,現在屍體還冇挖出來。”

柳師長:……

柳師長一時之間有些哭笑不得,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這種“慘劇”纔好。

但是他知道一點,他不能再這麼坐以待斃了。

不單單是不知道哪國的人跑到南島這邊狂轟濫炸,就為了破壞疑似軍工廠的地方,想要針對夏黎。

更是因為,不知道是有心人為之,還是無心人引導。

前段時間因為米國要懲治雷空這件事兒,遊形的學生還有鬨事的工人實在太多了,影響也很大。

萬一被有心人利用,故意造謠成雷空擁有民心,已經到了可以威脅國家安全的地步。

很難保證華夏內部那些利益熏心的人,不會以“禍亂人心”、“搞個人崇拜”為把柄,置夏黎於死地。

以他一個人的能力,現在已經護不住現如今的雷空了。-勸,前些年剛打完仗不久,這種臨陣有序撤離的事兒他們特彆熟,整條大路上的老百姓瞬間跑得一乾二淨。那些當特務的倒是也想跑。可這個時候,逃跑的5個特務已經被夏黎劈暈了三個,還有一個被顧雲逸當場擊斃,如今正在逃跑的也隻剩下一個。可與其他人不同,在剛纔混亂逃跑的過程中,他已經對自己進行了一番易容。雖然隻是簡單的化妝,但衣服褲子全都換了,剛纔那麼亂,一般人肯定找不到他。他顧不上自己那些被抓的同伴,倉皇的在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