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鶴席南珞 作品

席南珞沈鶴爆款熱文 第291章

    

“小九?”席南珞頓時內心警鐘作響,最後一絲睡意也飄散在夜色之中。半晌,她搖搖頭:“你不是人,你冇有愛人的能力,所以你不會理解。”小九如同聽到天大的笑話:你知道你在紮針的時候,沈鶴在做什麼嗎?明明係統的聲音冇有情緒,可席南珞莫名聽出冷嘲語氣。她感到從頭到腳的一陣寒意,但還是掐緊了手。“阿鶴身為將軍,自然有公務在身,他急匆匆趕回來,之後當然是在外麵等我……”話冇說完,小九在她眼前展開了一副畫麵。看清的...不想,沈鶴和太醫一起來了他風塵仆仆,身上鎧甲都還冇脫:“阿珞,你怎麼了?聽說你身子不適,我特地趕了回來——太醫,請您給瞧瞧。”

...《席南珞沈鶴小說》免費試讀席南珞想說的話,被沈鶴的吻堵在了喉嚨裡。

幽深寂寥的夜似乎永無儘頭。

一切纏綿悱惻也逐漸被隱入這片夜色之中。

可明明在被緊抱著,可她卻像是沉溺在起伏的潮水中,摸不到邊緣。

第二日清晨,窗子透射進的陽光照亮了一室春華。

席南珞光潔白皙的脖頸滿是親昵後的痕跡。

沈鶴捧著她的臉,懶散哄道:“夫人,該起床了。”

他眼裡深情款款,讓她有些失神。

這一秒,倆人是這樣的親密無間,彷彿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從冇有發生過。

好歹,此刻的她是幸福的。

席南珞閉上了雙眼,想著要是此刻是永遠多好。

就算是精心編造的美夢也罷,就讓她再騙自己多一會兒吧。

一個月後,係統小九終於看不下去了。

忍不住質問出聲:我不明白你還在猶豫什麼?不等席南珞解釋。

下一秒,小九將沈鶴和費盈盈從相識到相愛的畫麵,展示在了她的麵前。

他們二人的第一次見麵,是席南珞邀請費盈盈來沈府做客。

費盈盈當時看沈鶴的眼神就不對了。

但沈鶴一直保持距離。

直到有一次,沈鶴收到費府的請帖,喝下放了藥的酒水。

趁他醉,費盈盈將他扶進了自己的臥房。

清醒後,沈鶴差點殺了她,卻架不住費盈盈梨花帶雨哀求。

他是念在她與席南珞往日的情誼上,纔將這事按下不提。

可兩個月後,費盈盈派人送來一封信,告知她懷孕了。

而那一天,席南珞第七次被太醫診斷,冇有懷孕。

她看著一直說冇有子嗣也沒關係的沈鶴,捏緊著那封信紅了眼眶。

然後他去找了費盈盈,對她說:“把孩子生下來,我會給你名分。”

原來,他也是想要孩子的。

席南珞心中驀然一痛,淚水滑過眼角,無聲無息。

係統小九終是不忍讓她再繼續看下去,眼前的畫麵就此戛然而止。

可她內心的悲痛卻越發忍不住,強烈的委屈遍佈全身。

那一刻席南珞感覺自己的世界天旋地轉,冇忍住下一秒便乾嘔起來。

雨筠聽到聲音,慌忙跑進來:“小姐,您是不是有了?”席南珞頓了頓,一算日子,她的月事的確遲來半個月了。

雨筠連忙去請大夫來把脈。

不想,沈鶴和太醫一起來了他風塵仆仆,身上鎧甲都還冇脫強烈的痛楚仍讓她忍不住懼怕、緊張。可為了給夫君沈鶴生下孩子,再痛她也得生生忍住。那道姑舉起泛寒氣的銀針:“我要紮了,夫人。”席南珞不由得深吸了口氣,緊攥住床畔的紗帳。下一瞬,屋外卻響起丫頭婆子們的驚呼聲。“將軍,您不能進去!讓開!”沈鶴推門而入,一把推開那道姑,怒氣沖沖:“滾!”數年的疆場作戰讓沈鶴的臉龐愈發堅毅。哪怕此刻他錦袍沾染上了些許塵土,但依舊難掩沈鶴通身的清冷貴氣。席南珞恍惚了瞬,隨即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