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鶴席南珞 作品

席南珞沈鶴人氣小說 第284章

    

滿了銀針,渾身都是冷汗。這不是她第一次找道姑來做‘求子針’。但那強烈的痛楚仍讓她忍不住懼怕、緊張。可為了給夫君沈鶴生下孩子,再痛她也得生生忍住。那道姑舉起泛寒氣的銀針:“我要紮了,夫人。”席南珞不由得深吸了口氣,緊攥住床畔的紗帳。下一瞬,屋外卻響起丫頭婆子們的驚呼聲。“將軍,您不能進去!讓開!”沈鶴推門而入,一把推開那道姑,怒氣沖沖:“滾!”數年的疆場作戰讓沈鶴的臉龐愈發堅毅。哪怕此刻他錦袍沾染上...沈鶴眼神冇有躲避,神色中也冇有心虛。

他捧起她的臉龐,眼神依舊真摯熱烈,如對珍寶般:“當然。

我沈鶴這輩子隻愛席南珞一個人。”

...《席南珞沈鶴小說》免費試讀要走嗎?這幾年來沈鶴與自己的海誓山盟,花前月下,在席南珞腦海裡一一閃過。

他是武將,力氣大,可每次碰她都是小心翼翼的。

成婚後他給府裡下了規矩,誰都不能對她有一點不敬。

他在府中,她便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而如果他在外征戰,他會每個月雷打不動給她寄來一封快馬加鞭的家書。

過往種種,曆曆在目。

這些紛至遝來的回憶充斥著席南珞的腦海,將混亂的思緒見縫插針地填滿。

看著眼前沈鶴的背影,她內心動搖:“小九,可以讓我再想想嗎?”小九沉默了片刻,給出迴應。

好,我等你。

不知不覺回到府前。

看著這宅院,到處都是她和沈鶴的回憶。

曾以為幸福的家,如今於她來說卻變成禁錮的牢籠。

她感到逼仄難受,想要逃跑。

她鬆開沈鶴的手:“我有東西忘記買了。”

沈鶴回過頭來,關切地看著她:“我讓侍衛去,買什麼?”席南珞搖搖頭:“離得不遠,我自己去就行。”

沈鶴拿過大氅給她披在身上:“好,那我叫廚房準備你愛吃的菜,路上小心。”

席南珞轉身便走。

天邊殘陽如血,她頂著黃昏到了碧波湖。

湖如其名,湖麵碧綠得如同塊無暇光亮的翡翠。

而在這湖心之上,有一處小屋,是沈鶴買來送給她的。

席南珞迎著湖風走到那屋門前。

忽然,門開了,裡麵走出來一個挺著肚子的女人。

“費盈盈?你怎麼在這?”費盈盈豐姿綽約,甜膩膩的嗓子一如往常:“好久不見,席姐姐。

這裡,自然是沈鶴讓我住的。”

席南珞呼吸一窒。

沈鶴竟然把費盈盈安排在他們的定情之地!他是真的把她當成了傻子對待。

席南珞掩在袖子裡的手攥得死死的,指尖在手心掐出了血。

費盈盈卻神態得意,笑著摸著肚子看她。

“聽說摸孕婦的肚子可以傳好孕,容易懷上,姐姐要不要摸摸我的?這生不出孩子的女人,遲早是要被拋棄的。”

席南珞被戳到最痛處,臉色瞬間發白冷沉。

而費盈盈還在笑:“對了,我方纔派人給姐姐送去了一塊成色上好的鴿子血寶石。

還請姐姐,笑納。”

鴿子血。

割子血。

這三個字彷彿鐵錘一樣,重重敲打在席南珞的片冰涼讓她不由得睜開眼——沈鶴不在。緊接著她就聽到熟悉的冷漠機械聲。世上男子冇有一個好東西,你還是如此執迷不悟嗎?這聲音屬於席南珞的係統小九。“小九?”席南珞頓時內心警鐘作響,最後一絲睡意也飄散在夜色之中。半晌,她搖搖頭:“你不是人,你冇有愛人的能力,所以你不會理解。”小九如同聽到天大的笑話:你知道你在紮針的時候,沈鶴在做什麼嗎?明明係統的聲音冇有情緒,可席南珞莫名聽出冷嘲語氣。她感到從頭到腳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