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澤寧若薇 作品

第1511章

    

衝的話,秦澤眯了眯眼。“趙大人是不在府裡還是不想見本王呢?”聞言,何衝臉色微變。“殿下您這說的是什麼話,南城出了汛情,趙大人隨南城縣令巡視南城災情,又怎麼敢避殿下您不見呢?”想到昨日南城縣令派人送了汛情的訊息,何衝眸子一轉替趙望尋了個藉口。“嗬嗬,想不到趙大人如此勤政為民,當真是武威郡百姓的福氣!”“不過我今日來尋趙大人也不是為了什麼大事,隻是我府中兵丁訓練缺少弓箭。”“所以想讓趙大人從武威軍的軍...-“逆子!”

“你眼裡什麼時候還有朕這個父皇?”

看到齊思遠一臉震驚的模樣,燕帝冷聲道。

對於齊思遠他曾寄予巨大的期望,甚至做好了在齊思遠回京後就將皇位交給他的打算。

可齊思遠後來一係列的舉動著實是讓燕帝失望。

雖說最是無情帝王家,冷酷無情本就是帝王這一身份的底色。

但想到齊思遠竟然禍水東引,想要借秦澤的手除掉自己。

燕帝還是難以忍下這口惡氣!

“父皇,您......您怎麼會......”

望著出現在秦澤身旁的燕帝,齊思遠大腦一片空白。

他本以為秦澤現在出現在這裡是冇能攻下北燕國都,可燕帝出現在秦澤身邊這讓齊思遠一時間搞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冇等齊思遠的話說完,燕帝朗聲道。

“朕都來了,還不把城門打開?”

麵對燕帝的質問,齊思遠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他卻也很快反應了過來。

他明白不論北燕國都到底發生了什麼。

現在自己父皇和秦澤一起出現,對他來說就絕不是什麼好事。

而且以燕帝的心機城府,他又怎麼會猜不出自己想要借秦澤的手除掉他,然後自己就可以順利的登基稱帝?

現在燕帝又讓他打開城門,更加印證了齊思遠的猜測。

“父皇,並非兒臣不願意開城門迎接父皇。”

“而是眼下武朝大軍就在眼前,若是兒臣打開了城門,到時他們攻入城中,兒臣費儘心血得來的龍山關就要落入敵手。”

“還請父皇恕罪!”

齊思遠不傻,眼下秦澤率著黑壓壓的黑甲軍就在城下。

他要是打開了城門,等待他的絕不會是什麼好下場。

哪怕今天燕帝是來拿他問罪的,隻要他手下還掌握著十萬北燕大軍。

他就不用擔心自己會被怎樣!

見齊思遠竟然敢違抗自己的命令,燕帝的臉上陰沉的可怕。

“好!”

“想不到你現在連朕的旨意都敢違抗了!”

燕帝聲音冰冷。

“父皇,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兒臣這也是為了大燕著想,還望父皇體諒兒臣。”

“等武朝大軍撤去,兒臣一定會親自開城門迎接父皇!”

齊思遠拖延時間道。

看到齊思遠打定了主意閉門不出,一旁的蕭長生有些按捺不住。

“殿下,讓我帶將士們把這破城給攻了!”

黑虎軍有黑虎大炮在手,想要攻破龍山關並非什麼難事。

聽到蕭長生的請命,秦澤搖了搖頭。

“不著急。”

“這齊尋要是連這點本事都冇有,他這麼多年的燕帝也算是白當了。”

“反正齊思遠現在也跑不了,我們在這裡看好戲就可以了。”

齊思遠被圍在龍山關內,秦澤並不著急著下令攻城。

聞言,蕭長生隻得暫時退到了一旁。

見齊思遠打定主意閉門不出,燕帝也失去了耐心。

他轉而看向身旁的密衛指揮使廖安。

得到燕帝的示意,廖安從懷中取出一張明晃晃的聖旨。

隻見他手舉聖旨走到了最前麵。

“陛下旨意!”-查明秦澤到底抓住了誰!”“他要是真的抓住了荒後隱瞞不報的話,我一定要向陛下參他一本!”勾結荒族的事乃是死罪,趙望自然不會向董平明說。“喏!”領了命令,董平隻得再派人偷偷打探齊王府內的情況。......另一邊,武威軍軍營內。雖然斜月穀一戰解決了完顏格勒,讓他再也冇有能力對涼州形成什麼威脅。可秦澤知道解決了完顏格勒以後,還有盤踞在張掖的完顏汗需要他處理。因此上午纔回到武威,下午秦澤便跟寧若薇、蕭長生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