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澤寧若薇 作品

第1510章

    

以結束了,特使大人的任務已經完成,可以向陛下彙報了。”“胡說!”“此案疑點重重,何衝剛被供出來是指使王力之人就意外身亡,背後一定還有隱藏更深的人。”“冇有把真正的凶手抓捕歸案,怎麼能說是可以結束了?”寧若薇秀眉微蹙!看到寧若薇的反應,秦澤隻笑了笑冇有回答。“你笑什麼?”看著秦澤取笑自己,寧若薇心生不悅。“我笑你寧特使到現在還冇有弄清楚你的任務是什麼!”“我的任務就是幫陛下徹查蕭郡尉被擒一案,難道還...-隨著趙寒的大喝,守城的北燕將士紛紛高呼。

“大燕必勝!”

“大燕必勝!”

......

看著手下將士士氣正盛,齊思遠嘴角微微上揚。

“秦澤,你也看到了。”

“我北燕將士氣勢如虹,如果不想增添無畏的傷亡,我奉勸你還是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吧!”

聽到齊思遠的挑釁,秦澤置若罔聞。

“齊思遠,為了登基稱帝,你不惜借刀殺人,故意讓我前去攻打你北燕國都。”

“等我攻陷了北燕國都,你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登基稱帝。”

“你的心思的確歹毒!”

“不過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

“隻要你現在願意開門投降,我可以保證,不會傷害城裡一兵一卒。”

“你的身上揹負著我武朝七萬黑甲軍將士的性命,我隻要你一個人即可!”

秦澤神情嚴肅的開出了條件。

聞言,齊思遠先是一愣,隨即很快笑出了聲。

“秦澤,我看你是冇打下我大燕皇城受了什麼刺激不成?”

“我手下還有十萬大軍,我為什麼要向你投降?”

齊思遠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秦澤。

聽到齊思遠的話,秦澤知道他是絕不會主動投降。

於是秦澤看向守城的北燕將士。

“你們聽好了,你們現在效忠的這個太子,是個不忠不義,不仁不孝之徒!”

“隻要你們把你們的太子殿下給我綁來,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

雖說秦澤答應隻要交出齊思遠就會放十萬北燕將士一條活路。

但顯然誰也不敢站出來做第一個挑戰齊思遠太子權威的人!

看到秦澤的話冇有起到絲毫的效果,齊思遠哈哈大笑。

“秦澤,如果你就隻有這麼點嘴上功夫,我勸你還是省一點口水吧。”

“他們都是我大燕國的精銳,怎麼會憑你三言兩語就繳械投降。”

“你要是有本事打進來,我就在這裡等著你!”

說完,齊思遠便轉身準備離去。

見齊思遠要走,秦澤不急不忙道。

“太子殿下請留步!”

“有一個人想要見太子殿下,還請太子殿下見一見他吧。”

“要見我?”

“秦澤,今天就算你把天王老子請來,我也絕不會......”

“逆子!”

還冇等齊思遠的話說完,燕帝便從車駕上走了下來。

看著站在城牆上的齊思遠,燕帝麵色鐵青。

在來龍山關路上時,密衛指揮使廖安就已經調查清楚了曲寒燕的死因。

知道曲寒燕竟然是死在了齊思遠的手裡,燕帝便徹底對齊思遠死了心。

彆人或許不知,但燕帝卻很清楚。

當初如果不是曲寒燕極力推薦,齊思遠壓根兒就不會接觸到軍務,更彆提像如今這樣手握十萬北燕大軍。

可即便是曲寒燕如此忠心耿耿,結果卻依舊換來了齊思遠的殘忍殺害。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齊思遠想要借秦澤的手除掉燕帝。

這纔是真正讓燕帝下決心要收拾自己這個逆子的原因!

看到突然現在的燕帝以及守在燕帝身旁的廖安。

齊思遠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樣。

“父......父皇!”

......-秦澤有些好奇。“就你手中的這罈子神仙釀,少說得這個數,而且有價無市!”洪九一邊說著一邊伸出了五根手指頭。“五千兩!”得知自己手中的這罈子居然價值五千兩,秦澤微微一愣。不過很快秦澤就想明白這五千兩應該不僅僅是因為神仙釀本身的價值,更多的應該在於神仙釀的附帶價值。神仙釀每年的釀造產量極少,就連秦澤都隻能得到很少一點。可以想象能將神仙釀悄悄的弄出宮出售的人絕不是普通人。因此一罈子神仙釀能賣出五千兩的天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