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雲 作品

第1496章 我來爭一爭大長老之位

    

出世,也許華國大地上,還隱藏著其他不為人知的絕世高人,未必弱於老天師。但在丹皇展現出強於老天師的實力、其他絕世高人出世之前,台麵上的老天師依然是天花板。這就是他們的底氣,隻要老天師還在,天師道就不會沒落,更沒人敢惹。這也是陳楓有意交好的原因,現在的老天師境界遠遠超過了他,又手持可能是靈寶的五雷印,足以碾壓他,能不成為敵人最好。相信天師道會接受他的好意,畢竟雙方以前又沒有仇,能成為朋友最好。“石壁上...玄玄子可以靠徒弟上位,玄玉子為什麽不行?

於是,之後玄虛子便向玄玄子公開發難,欲求一戰,以勝負定大長老之位。

同時也決定敖嘯天和天狐的師父人選。

長老中有讚同的,也有不讚同的。

最後隻好請出玄清宗宗主,玄方子,來定奪。

玄方子見事已至此,也隻能一戰定結果了。

不然玄清宗一定會從內部分裂,拖的越久,內耗就越嚴重,對整個宗門就越不利。

於是在玄方子點頭之下,玄虛子和玄玄子便打了起來。

結果自然是玄虛子獲勝。

即便早就知道結果會是這樣,玄玄子仍然當場吐血。

他本就不是當大長老的料,隻是運氣好收了萬法星君為徒,才坐上這個位子。

但,不是他的,終歸會被人所奪。

在公平對決下,他不敵玄虛子,本身就坐不穩那個位子。

不但坐不穩,連兩個徒孫都被搶走了。

玄方子正想宣佈結果,卻見玄玉子突然飛上擂台。

“師弟,你這是?”

“我來爭一爭大長老之位。”

玄玉子的話,頓時驚呆了全場。

玄虛子的實力之強,是毋庸置疑的,玄玉子憑什麽敢上去爭一爭?

玄虛子自然被氣的不輕。

但他隻聽得一句“師兄小心”,便見一道金光刹那間從頸邊飛過。

被削斷的發絲緩緩飄落,令全場死寂。

“師兄,還要打麽?”

玄玉子的麵色有些泛紅,那是激動帶來的潮紅。

誰敢說法寶不是實力的一部分?

隻要能殺人,就是好法寶,就是實力強!

這葫中劍是他得來的機緣,被他淬煉成本命法寶。

中間還不知道陳楓拿去做了什麽,竟然給他補全了。

現在變成了完整無缺,甚至完美無瑕的超強法寶。

不,這不是法寶,而是靈寶!

有靈之寶!

他剛才隻是動了一下神念,那道金光,就差點把玄虛子的頭給斬下來。

突如其來的變化和反差,自然讓玄清宗的所有人都驚駭不已。

這樣的法寶,簡直驚世駭俗,讓修為、資曆、權勢,都變成了笑話。

隻一下,就差點讓玄虛子人頭落地。

而玄虛子的實力,隻怕已經是玄清宗的最強。

宗主玄方子不知道該怎麽辦,甚至不知道該怎麽調解。

誰不想當大長老?憑什麽就你可以,我就不行呢?

既然玄玉子得到了威力如此恐怖的法寶,玄清宗又要以實力定下大長老尊位。

那他,為什麽不能來爭上一爭?

最後,玄虛子怒火萬丈,拂袖轉身,便要離去,卻被陳楓攔住。

陳楓還希望他能輔佐玄玉子,自然不會讓他就這麽走了。

所以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並且讓敖嘯天拜他為師。

同時,讓天狐拜玄玄子為師,條件是盡心輔佐玄玉子。

玄玄子本以為自己什麽都會失去,知道自己還能收天狐為師後,自然大喜答應。

這無疑給了玄虛子致命一擊。

即便玄玄子隻是輔佐玄玉子,地位也隻是比之前稍差一些。

倒不如說是回到了他應該在的位置,卻因此收了一個百脈俱通的徒弟。

而他玄虛子要是走了,就真的什麽都沒了,連敖嘯天這個徒弟也沒了。

那他忙活這麽久,豈不是什麽都沒得到?

不但什麽都沒得到,還得看著玄玄子越活越開心?

於是玄虛子也答應下來,玄清宗的內鬥就此消彌。

皆大歡喜。

事情解決的比陳楓預想的順利,但是根據製衡論來看,也不奇怪。

玄虛子和玄玉子雖然不是旗鼓相當,而是玄虛子更強一些。

但玄玉子畢竟還伴有萬法星君的餘威,這是玄虛子不能比的。

如今兩個人各收一個百脈俱通之體,怨氣倒也沒了多少。

玄玉子常年處於邊緣位置,如今突然雄起,其實對玄清宗是好事。

因為連他都可以突然一步登天,坐上大長老的位置,其他人也不是沒有機會。

所以他的存在,不論是對其他長老,還是對門下弟子而言,都非常有激勵作用。

當然缺陷也有,就是他靠的是強大的法寶,這種機緣真不是誰都能有的。”“晚安。”“晚安。”陳楓停在了靈霧山山腳,沒有執意前往夏羽玲的家。戀人之間,需互相尊重。夏羽玲不是一個花瓶,她能照顧、保護好自己。他若不顧夏羽玲的感受依然前往,反而是種不尊重。立於雨中,淅淅瀝瀝的雨點不斷落下,打在他身上那層薄薄的金光上,無法浸濕他的衣服。他在思考該如何處理這次事件。現在是敵在明,他在暗。葉家現在還不知道,他已經知曉葉家就是幕後黑手,這是他的優勢。葉家針對他,針對他身邊的人,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