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音 作品

第一章 意外

    

冷汗,順著臉頰往下流。“吼……”老虎似乎看出了鍾離的膽怯,一聲虎嘯,一個縱撲,向著鍾離猛撲過來。虎爪撲出,那長長的指甲隨時都可以把他的就抓破。鍾離此時也了,隻見他一個側,後退半步,雙手猛舉,向著空中的老虎分別砸出了手裡的石頭。鍾離眼看前麵飛出的一塊石頭就要砸中老虎頭時,老虎擡起右爪,“啪!”的一聲把石頭拍飛,接著鍾離後麵砸出的石頭剛好跟上,在老虎還沒反應過來時,正中老虎的鼻子。“嗷….”老虎疼痛的...莽荒山,荒野。

“剛輝,你作輕點,我服被撕破了都……”

“蕓香,我想了你好久了,這荒山野林的,什麼都沒有,野貓都不來,把褪擡起來……”

“你那麼急做什麼,我都答應了,輕點……”

鍾離從採藥歸來,正準備回家,走著走著,就聽到了樹林之中傳來一些異樣的聲音。

“靠,不是吧,在野外也可以這樣嗎,還是和趙剛輝這個敗類……”他躲在一塊巨石後麵,探出腦袋來,隨後一陣另外脈噴張的畫麵出現在眼前。

李蕓香很是漂亮,村裡任哪一個男人看了,都會心,特別是現在這樣,那長褪都在外麵,明顯的那什麼架子。

結婚五年多了,一直沒小孩,兩前老公李大壯出去外麵打工,頭年還每月寄點錢回來,第二年,就沒寄了,就連唯一的婆婆病死了,李大壯也沒有回來。

在村裡人的幫助下,李蕓香辦理了婆婆的後事,還欠了一屁.的債。今年二十五六歲的是正經的.婦,此時鐘離看著這般的模樣,心裡也忍不住悸了起來。

趙剛輝猴急地,忙中出錯,差點被自己的子絆倒,看的鐘離差點笑出來。

“快點,快點啊,笨死啦!”

看著這鮮活的表演,鍾離心的,恨不能自己上去。

現在可以看到這真人表演,實在是讓他興不已,裡還不時唸叨著,快啊,快啊的,覺比當事人趙剛輝還要急。

“半天還搞不定,這趙剛輝不會是那方麵有問題吧!”

“嗷!啊,老虎來了,快跑!”鍾離眼珠子一轉,大一聲之後,捂著,笑了起來,這一,不把趙剛輝嚇死也要把他給嚇個半不遂,看你以後還怎麼做這事……

趙剛輝子剛退到一半,聽到虎嘯聲,唰!的一下站起來,作那一個快,服都沒穿,拿在手裡,頭也不回就往山下跑去。

“啊!趙剛輝,你等等我啊!”李蕓香哭腔地喊著,慌忙的穿著服。

鍾離見狀,急忙回,來到李蕓香邊,拉著剛穿好.服的,飛速的向山下跑去,沿路風聲颯颯,服都被樹枝劃破了不。

李蕓香本來就急急忙忙穿的服,沒穿好,現在又被樹枝劃破,再加上急速的跑,匈前玲瓏的曲線若若現,拉著跑的鐘離每次回頭,都看的心難耐,執沸騰。

忽然,後又傳來一聲虎嘯。

鍾離疑了,自己這次本沒啊!

遠,林子裡一個黃的影,起起伏伏,鍾離嚇呆了,自己這是造的什麼孽,真引來老虎了?

這山裡雖然也聽說過有老虎,但是從來沒見過,今天是倒了什麼大黴,讓他撞上了。

嗷嗚!

林子裡,已經能約看出,老虎向著這邊跑來了,鍾離都快嚇傻了,萬萬沒想到自己開個玩笑,居然真的了。

“小離,還愣著做什麼,快跑呀!”

李蕓香一把拉住了鍾離,就往山下跑去。

山路崎嶇,兩人看著遠那村子裡做晚飯升起的炊煙,恨不得長了翅膀飛過去。

這忽然出現的老虎,一直窮追不捨,像是見到了今天的晚飯一樣,不吃到是不會放手的。

“不行,在這樣下去,一個都跑不掉,得想個辦法把虎引開”

眼看就要到神農廟了,再轉過去就出山了,鍾離手一鬆,道:“蕓香嫂,你先跑,我來把虎引開。”

不等李蕓香迴應,鍾離已經停下來,就看到遠一條斑斕大虎忽忽現,幾個起伏,向著鍾離飛快的賓士而來。

刷!

雲從龍風從虎,這老虎的速度極快,一個閃就已經到了鍾離麵前,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小離子,你自己要小心!”李蕓香邊跑邊喊著。人到了生死關頭,那還顧得了那麼多,逃命要,不跑不行啊。

曾經,鍾離的爺爺可是村裡的老紅.軍,經常給他講一些當年在戰場上的英雄事蹟,還曾經上山打過虎,想不到自己現在居然也要和爺爺一樣,來幹起打虎的勾當了。

他爺爺除了講故事,還教了鍾離一套拳腳功夫。

功夫是鍾氏祖傳下來的,鍾離也煉了幾年,除了強壯,很生病外,其餘的倒也沒什麼覺。

不過這老虎是保護,要是打死了會不會有事!

鍾離現在已經想不了那麼多了,這生死存亡關頭,不把老虎乾死,自己就要變它的食了,到時候被老虎消化以後,變了便便被拉出來,想想就覺得噁心。

自己那麼年輕,怎麼能夠英年早逝,這人都還沒有過,怎麼能這麼亡了,唯有一拚,纔有一線生機。

此時他子直站,手裡握兩塊石頭,雙眼凝視著前方,他看著老虎一步步,緩慢的向自己走來。

老虎彷彿知道眼前的獵不好對付,在走到離鍾離差不多五米的時候停了下來,剛好是它一個縱越的距離。

就這樣一人一虎,雙方靜靜地對峙著。

周圍的風此刻似乎也靜止了,“撲通,撲通”鍾離聽著自己的心跳聲,額頭冒出了冷汗,順著臉頰往下流。

“吼……”

老虎似乎看出了鍾離的膽怯,一聲虎嘯,一個縱撲,向著鍾離猛撲過來。

虎爪撲出,那長長的指甲隨時都可以把他的就抓破。

鍾離此時也了,隻見他一個側,後退半步,雙手猛舉,向著空中的老虎分別砸出了手裡的石頭。

鍾離眼看前麵飛出的一塊石頭就要砸中老虎頭時,老虎擡起右爪,“啪!”的一聲把石頭拍飛,接著鍾離後麵砸出的石頭剛好跟上,在老虎還沒反應過來時,正中老虎的鼻子。

“嗷….”

老虎疼痛的滾落在地,“好機會!”鍾離上前,用盡全力,一腳向著老虎踢去。

砰!

一聲巨響傳來,自己用盡了全的力量踢出的一腳,似乎是用沒有,像是踢到了一塊鐵板,老虎紋不。

不過鍾離的這一腳,卻是怒了老虎,他尾一卷,橫掃過來,像是一條鐵鞭一般,把鍾離直接給飛了出去,砸到了旁邊神農廟石階上。個閃就已經到了鍾離麵前,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小離子,你自己要小心!”李蕓香邊跑邊喊著。人到了生死關頭,那還顧得了那麼多,逃命要,不跑不行啊。曾經,鍾離的爺爺可是村裡的老紅.軍,經常給他講一些當年在戰場上的英雄事蹟,還曾經上山打過虎,想不到自己現在居然也要和爺爺一樣,來幹起打虎的勾當了。他爺爺除了講故事,還教了鍾離一套拳腳功夫。功夫是鍾氏祖傳下來的,鍾離也煉了幾年,除了強壯,很生病外,其餘的倒也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