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怎麽跟陛下說?

    

那就是他這輩子也許都沒法在修為上超越薑師妹了。既然如此,那為何不能在別的地方助她排憂解難?例如管理宗門。可他不留音訊,一走了之,本來劍玄以為自己能尋到機緣的,結果機緣沒有,自己還把命搭了進去。真蠢。然後薑師妹就不得不承擔起他留下的那堆爛攤子。他忽然站起身,一把摟住了薑靈韻。這舉動令薑靈韻猛然驚愕,她呆怔住了。劍玄伸手撫摸著薑靈韻柔順的青絲,“靈韻,我……”薑靈韻眨了眨眼睛,“怎、怎麽了嗎?”“對不...第503章:怎麽跟陛下說?

蘇方純百思不得其解。

那個人類,若按照蘇瑾汐的說法,是整個部族的救命恩人,亦是根本無法想象其強大的存在。

他的強大,連萬妖皇都可視作螻蟻,隨便踩死。

然後,這樣恐怖莫名的大人物,還親自來了九命妖貓部族的領地,蘇瑾汐還很慌張,趕緊讓部族裏所有的妖貓都變出妖身,並且還要足夠小。

她說“顧公子很喜歡貓”,所以讓他們都用妖身示人。

雖然聽說人類之中有愛養貓的,但九命妖貓一族要為了個人類而變成“寵物”的樣子,蘇方純還是很不適應。

“他的修為,恐怕已經到了我們難以理解的地步了。”

蘇瑾汐感歎道。

“怎麽會?”

蘇方純聽到她如此說,忍不住皺起眉頭。

“姑姑,這荒城裏的好幾個世家,那都是仙階修為,不是偽仙,而是真仙!”

“自洪荒時代結束以後,天底下何曾還有仙階修煉者呢?大家都以為沒有了,可現在不但有,他們還對他言聽計從,見了他的手段,那更是驚為天人!”

蘇瑾汐笑了,倒不是她知道什麽,而是因為自己哪怕有意想知,卻也沒法理解。

“我看,姑姑還是別想這些事了,這已然超出了我等思慮的範圍。”

蘇瑾汐向來都看得比較開。

如果說差距不大,或許還可以稍微追一追。

但真的感受到什麽叫做天塹的時候,那也該認命,不要去想太多自己沒有資格觸碰到的事。

“……唉,老了。”

半晌,蘇方純唯有溢位一聲歎息來。

對妖族來說,她的年齡還可屬壯年,本以為自己活得那麽久,或許算是看透了一些東西的,但很顯然,她對這個玄天界仍舊一無所知。

“你就去做你該做的吧,部族有我在,不會出事的。”

蘇方純知道自己這輩子隻怕也就這樣了,但蘇瑾汐不同,她才四千多歲,還能活很久,而且至聖期對她來說應該不算問題了,以後九命妖貓部族能否重新壯大,還得看這位侄女。

自己這老姑姑,也得為了她,把自己燃盡啊!

“麻煩姑姑了。”

蘇瑾汐行了禮,隨後離開了。

該回顧衡哥身邊,好好修煉,爭取哪一天能夠追上他的尾氣吧。

……

此時,在九命妖貓部族之外,古荒大脈的某處山巔之上。

烈豬妖尊正坐在這裏,等著奇蛇妖尊歸來。

他們倆,奉萬妖皇之命,前來抹殺叛徒。

九命妖貓一族擅長隱匿,他們倆好不容易纔找到了蘇方純,那該死的貓婆娘又帶著他們兜兜轉轉,最後不但跟丟了,連九命妖貓部族的大部隊也找不到了。

這時才知道。

他們是被蘇方純刻意引開的。

但好在,苦天不負有心妖,雖然被耍了一次,但烈豬、奇蛇妖尊還是迅速找對了位置,最後鎖定在了這裏。

古荒大脈。

雖然不知道,為什麽九命妖貓部族不繼續深入,而是在東疆和中州的邊界就停下並且重新開始發展,但命令在身,烈豬和奇蛇都打算速戰速決,然後好回去跟萬妖皇複命。

但奇蛇妖尊還是先拉住了烈豬妖尊。

奇蛇妖尊雖然覺得奇怪,可他是謹慎的蛇,不是魯莽的豬,他也十分擅長隱匿蹤跡,所以就摸到前麵去,先看看情況再做決定。

“那蛇皮怎麽還沒回來?”

烈豬妖尊來回踱步,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不多時,眼前空間一片波瀾,奇蛇妖尊從裏麵走了出來,見到他,烈豬妖尊趕忙起身問道:“怎麽樣?”

“情況不太妙啊,老豬。”

奇蛇妖尊吐了吐蛇信子,一雙豎瞳裏泛著憂慮之色。

“怎麽個不妙法?”

“那個蘇方純的傷已經好了,我的蛇毒和你的豬焰分明都傷得她不淺,可現在才過去短短一兩月時日,竟然就已經痊癒了!”

奇蛇妖尊搖了搖腦袋,表示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唉!你這蛇皮,當真是怕死,那蘇方純豈是我倆聯手的一合之敵?”

“說要謹慎去探,你就探出個這嗎?”

烈豬妖尊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站起身來,豬頭腦袋都因為戰意上頭,所以變得有些紅了。

“豬頭,聽我把話講完!”

奇蛇妖尊也是氣得猛吐蛇信,一雙豎瞳瞪圓了,怒氣衝衝。

“哼,你講。”

烈豬妖尊冷笑了聲,抱著胳膊看著他。

“那個蘇方純不是問題,那個蘇瑾汐纔是問題!”

“什麽?”

這話一出,烈豬妖尊眯起豬眼來:“蘇瑾汐?我以為她不是渡大乘雷劫沒挨過去,然後成了死貓嗎?”

“你這訊息真不靈通,她還活著!”

奇蛇妖尊翻了下白眼。

“那還等什麽?多個沒渡成雷劫的廢物而已。”烈豬妖尊催促道。

“那蘇瑾汐是大乘十重!”

奇蛇妖尊的蛇信都快要戳到烈豬妖尊的豬臉上了,“大乘十重!我們倆不過大乘八重修為,怎麽跟她打?!”

烈豬妖尊這下子也是徹底懵逼了。

“大乘……十重?”

這怎麽可能?

一個渡大乘雷劫就失敗的蘇瑾汐,按理說哪怕不死,這輩子也不太可能再有機會衝擊第二次大乘雷劫了。

但這才過去多久?

她就大乘十重?

發生了什麽?

“總之,不可能再繼續進攻了,此地我感覺有鬼,這古荒大脈靈氣如此稀薄,那群妖貓竟然會選擇在這裏駐留,明顯是有問題!”

奇蛇妖尊也沒理會呆滯的烈豬妖尊,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現在這場追殺,已經是不得不停下來了。

沒別的,他們倆麵對大乘十重,說是直接送人頭也沒啥區別,更別提要是打得太過火,甚至可能把東疆聯盟的至聖期都引過來!

大家現在可都在人類的地盤上呢,還是孤軍深入。

要是小命還想要,那說什麽都不能繼續“追殺叛徒”了。

“那我們就這麽走?回去跟陛下說那本該死掉的蘇瑾汐不但沒死,而且不知為何就大乘十重了?”

烈豬妖尊也是直接氣笑了。

“蛇皮,要真這麽說,你猜我們倆誰會先被陛下給宰了?”

聽聞,奇蛇妖尊也是犯了難。

確實。

他們不知道蘇瑾汐為何會有如此變化,但這種話聽起來就像是糊弄鬼的,太離譜了。

在萬妖皇麵前這麽辯解……

等下就是燒豬肉和蛇羹湯了。玉。柳玉的天賦潛力,其實比她自己想象中更強,隻要不隕落,必定會在某一個時候成長到足以震懾天下的恐怖層次!這種事情,理所應當要由柳玉自己去尋覓纔是。至於薑靈韻要做的……其實就是等待而已。“好了,言歸正傳,其實我今日來,是想找你瞭解一下那個小丫頭的。”講完柳玉的事,薑靈韻把目光重新投回大會武場上,而白菲兒似乎終於的等來了她的對手,是一個身著血鎧,手持戰戟的年輕悍將!皇朝大比,參與者來自皇朝各地,當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