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他到底是什麽人?

    

清淨日子什麽的。顧衡拿了米,放入鍋中,燒水煮飯,邊做邊說:“伊瑤啊。”“啊?師尊?”正在沉思中呢,突然被顧衡點了名,秦伊瑤輕輕抖了一下,抬起臉來望向顧衡,顧衡正在忙碌著,神色平靜,目光幽幽的,讓人琢磨不透。“你這幾天都廢寢忘食地練身子練劍,今天回來了,結果就坐在這裏一言不發……”顧衡淡淡地說。秦伊瑤心頭一跳,顧衡是個聰明人,怎麽想不到自己突然離開醫館幾個時辰,是去幹什麽了呢?“嗯……我……”秦伊瑤...第502章:他到底是什麽人?

小白覺得自己的主人突然間也沒有那麽看不透,他的心思就是如此。

而他的心思起碼跟他的實力完全不相匹配。

怎麽說呢……

也許是活得太通透了,所以更喜歡簡單的想法嗎?

小白不太理解。

也許越是簡單,自己越不好理解吧。

顧衡把那一個柑橘都吃完了,眼角抖得跟抽筋似的,小白飛回去準備切第二個,顧衡就說道:“酸的就不吃了,來點甜的給我。”

剛纔想著那些好沉重的話題,酸得自己心巴都涼了,吃點酸的,讓自己的心緒更加沉重一點。

秦伊瑤的想法,顧衡當然那也是明白的,這種戲碼自己上輩子也看過,也算是熟門熟路了,小丫頭現在變著法子來撩他,他也不是木頭,當然不可能無動於衷。

而且小丫頭香香軟軟的,再過兩年半那肯定會變得更加成熟,青澀的桃子總要經曆一段時光之後,才會開始散發誘人的芬芳。

想象著未來的畫麵,顧衡就有點坐不住了。

自己以前也不能說對她沒有感覺。

一起生活,說是近似於親人,但其實還是師徒關係罷了,小丫頭是有點懶惰的,但他也的確願意寵著她,一個巴掌拍不響,已經有了點雙向奔赴的影子了。

但談情說愛的優先順序,在他這裏其實不算太高。

變強纔是要緊事。

隻要夠強,幹什麽都不需要擔心。

可要是秦伊瑤這麽天天來撩撥他,撩著撩著自己說不定也就陷進去了,可要說他能對秦伊瑤說啥狠心的話,斷了她的念想?

不可能的。

誰讓他自己都對秦伊瑤有點感覺呢?

當斷不斷,現在早就過了那個機會了,顧衡知道,他連自己的心坎那關都過不去。

所以,順勢而為吧。

至少,小丫頭還是很乖巧懂事,依舊討喜,讓人疼寵,雖然現在開始“叛逆”了,可偶爾調劑一下日常,應該也挺舒服的。

他就耐心陪她玩唄,不管怎樣,都不能讓秦伊瑤受委屈,自己受委屈就夠了。

這般想著,顧衡心裏輕鬆了許多。

還是得多陪陪小丫頭,誰知道她能回來多少天呢,要是等她走了,自己就又成了空巢老顧,得想著法子去消磨時間,或者找別的機會去變強,才能不寂寞。

小白端著一盤葡萄回來了。

“小白啊,要是等她走了,這屋子裏就剩下你我兩個了,哪天你長大了,也要去外麵幹大事,我就真的成了獨守空巢的老家夥咯。”

顧衡捏起葡萄喂進嘴巴裏,慢悠悠地品嚐。

小白默不作聲地站在旁邊,眼珠轉啊轉。

主人要放自己離開,去幹大事?

好呀!

他早就已經急不可耐了!

自己重生,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上輩子他的意義就是創造出以他的血脈為本的一個新生種族“龍族”。

身為誕生於混沌的原初生靈,小白也是活到了壽終正寢的那天,最後的肉身還化作了一片寶地。

但這輩子的意義,小白腦海裏潛意識地就覺得,他是顧衡主人的幫手,是生來就要幫助主人實現什麽的,他不僅僅是為了自己而存在的。

所以,他老早就準備好了。

主人要自己幹嘛,他就去幹嘛,主人要是不說,他就得自己去做,他認為對主人有意義的事情!

這就是小白的想法。

“……小白,小白?”

顧衡見它愣神,喊了它幾句。

小白搖了搖龍頭,立刻恢複了精神。

顧衡皺眉,盯著它,“你今天不在狀態啊,是不是雜活太累了?”

小白趕忙擺爪表示自己沒有。

顧衡倒是沒打算把小白使勁壓榨,榨幹最後一滴血汗,他可是龍,係統欽定的龍,龍就是該做大事的,不能像他這樣混吃等死,所以現在讓他主管家務,也是為了把這條小白龍養大,養大了,以後天高任鳥飛,幹啥都行!

龍是有智商的,而且很高,小白的學習能力之強已經說明一切了,這樣的龍才,怎麽能一直幹家務活呢?

都是考驗,考驗罷了。

“沒事就好,你先休息吧。”顧衡拍了拍他的龍頭。

“嗷……”

小白乖巧地蹭了蹭他。

顧衡笑眯眯的,看起來很愉悅,然後他站起來,“對了,要是活幹完了,你也可以自己出去溜達溜達的。”

聽聞,小白龍眼放光,像是再問“真的嗎?”。

“真的,我沒意見。”

雖然小白暫時不懂口吐人言,但也快了,不過也不需要他口吐人言了。

顧衡覺得自己在眼神交流上有超乎尋常的天賦,有時候溝通就是這麽簡單。

看一眼小白,他就知道自己是要吃甜的還是要吃鹹的。

……

蘇瑾汐看著已經初具規模的部族領地,鬆了口氣。

終於,前後忙活了一兩月時日,可算是讓整個九命妖貓部族都在古荒大脈裏安定了下來。

多虧了顧衡,荒城人願意把整個妖貓一族給納入他們的“仙階大陣”之中,讓部族也能夠感受到這裏濃鬱渾厚的天地靈氣。

雖然不能說接下來就萬事大吉。

但蘇瑾汐覺得起碼未來的數月甚至數年裏,九命妖貓部族都不會有麻煩。

“族長,辛苦你了。”

蘇方純走過來,與蘇瑾汐並肩在丘陵上看著下方的部族領地。

蘇瑾汐笑了笑:“不礙事,不過部族這裏辦妥了,以後我估計也不能經常往這跑了。”

雖然成了族長,但她反而沒法留下來管理部族。

諸多原因。

其中之一,其實就是她再跟“赤煉妖仙”的殘念溝通以後,這位不知跟自己差了多少代的究極老先祖,認為她需要去當萬妖皇,重振妖族!

有先祖的認可,蘇瑾汐自然是很激動。

但相當萬妖皇,還真不太容易。

畢竟,現在妖族的萬妖皇,正領著整個妖族大軍猛猛進攻人類呢,她如何突然現身奪權呢?

況且,那萬妖皇可是至聖六重,她現在雖然是大乘十重,可不到至聖,自己怎麽著都沒有資格跟萬妖皇掰手腕。

得先回顧衡那裏,在他身邊修煉,蘇瑾汐覺得都不知識事半功倍那麽簡單而已。

蘇方純有些遺憾:“那位顧公子,究竟是什麽人?”

“上次見他,我竟然是全然看不透他,他到底是何等修為?”直接關在祖地裏麵,讓她冷靜幾年再說。”另一人摸著鬍子,冷冷地看著白末。“白銃,注意你的話!”白末也毫無懼怕地與那白銃怒目對視,氣勢上兩人不分伯仲,但修為上,白末卻知道自己不是白銃的對手。畢竟,自己隻是分神期八重,而白銃,則是白家的執法長老首席,合體期三重。他們倆,都是被派出來,尋找白菲兒,並把白菲兒帶回族中的。“我哪裏說錯了?”白銃一副死板的臉色,雙手負在身後,語氣冷硬:“堂堂白家大小姐,卻絲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