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酸死了

    

股無形的煞氣憑空掃出,將那石碑殘片就這麽打碎了!“噗嗤!”法寶被破,那長老直接受了反噬,一口鮮血噴出,神魂萎靡不振。但他眼神依舊堅毅,再次凝聚全身道力。“哼!”荒力冷哼了一聲,眼裏閃爍著殺機:“既然你執迷不悟,那就別怪我了。”這家夥,太過頑固!這差距已是如此明顯,卻還要徒勞無力地反抗他,直接激起了荒力心中的磅礴殺意!頑固豈能有好下場?下一刻,他身軀一顫,磅礴如海的道力瘋狂地從四肢百骸席捲而出,而隨...第501章:酸死了

影水國主死去。

影水國的運朝氣運,也就此被融入到了炎落國的“運朝氣運”之內。

但陌仟其實知道。

炎落國的“運朝氣運”,其實已經被秦伊瑤吞噬掉,融入自身了,但陌仟也很奇怪,如果說炎落國的運朝氣運被吞噬,結果中州皇朝對此一無所知……

那也難怪,秦伊瑤有敢在中州皇朝的地盤上搞事的勇氣。

本來,外來者吞噬了這些宗國的氣運之力,那便要立刻被中州皇朝察覺,這種行徑也自然要引來皇朝的敵視和追殺。

陌仟本來還很是忐忑不安。

可現在,相安無事過去了近乎兩月時日。

他現在對秦伊瑤可以說是完全相信了,她真的有那等本事,可以肆意吞噬宗國氣運,而讓中州皇朝一無所知!

當然,也不可能真的一無所知。

隻是中州皇朝根本不在乎炎落,影水這些小宗國的死活,氣運被其他宗國吞掉也屬正常之事,壓根不多加理會。

但當炎落國開疆拓土,橫掃周邊宗國,慢慢成長起來,總有一日,會被中州皇朝注意到。

一旦被注意到。

那按照秦伊瑤所說的,“決戰當在不遠”了。

不過這一天還沒那麽快到來。

中州皇朝的附庸宗國足有數十,想要真正入了他們的法眼,起碼也得變成那最大的幾個之一才行。

軍陣被破,十萬禁衛軍全部陷入血氣反噬之內,短時間內也無戰力,便隻能當了炎落國的俘虜,陌仟自然也就毫無阻礙地進了影水都城。

在影水王宮裏,他看著台下那跪倒一片的影水群臣,麵色冷峻。

一言不發,卻自有凜冽威嚴。

眾人皆低垂著頭顱,連呼吸都屏息了。

陌仟要從這些人裏選出些有用的留著,沒用的就直接丟掉,秦伊瑤雖是國主,但他這個炎落侯還是有不少大權在手的。

而且。

國主又不見了。

說是要“回師尊身邊多陪陪他,免得他太想自己,或者忘了自己”……

陌仟便不由自主的想。

能培養出秦伊瑤那樣逆天妖孽的師尊,會是怎樣一個頂天立地的大人物?

……

“師尊,這個是什麽?好甜。”

秦伊瑤吃著饅頭,邊吃邊蘸著一些顧衡拿出來的煉奶。

“這個……反正是吃饅頭的時候蘸的,你不是最愛吃甜食嗎?”

顧衡實在不好解釋“煉奶”怎麽來的。

他每天都會對係統商城的“異次元商店”進行一次抽取,但抽出的東西通常都會很詭異,或者很沒用。

例如辣條,速食麵之類,如果能抽出可樂確實會更好,但今天早上他就抽出了一小包煉奶。

然後就給秦伊瑤配饅頭吃了。

反正齁甜。

“嘿嘿,是啊。”

秦伊瑤眉飛色舞,繼續吃著饅頭。

突然。

她睜開氣運之眼,看著自己頭頂的那片運朝氣運,就在剛剛,氣運又充盈了一點,雖然隻是一點點而已。

但這意味著,炎落國進攻影水國已經是不費多少力氣就拿下來了。

也就過去了幾天吧。

陌仟是個有用的人,雖然不見得有多英明勇武,但對付一些小宗國,他出麵就足夠了。

滅掉影水國,隻是個開頭

有大量的小宗國都位於中州的最邊緣,在中州皇朝算是人微言輕,卻一直都在相互征伐,打得倒是不亦樂乎。

很快,炎落國會把他們都一一攻破,踩在腳下的!

等時機到了。

“大秦帝朝”也可以有一個不錯的地方,迎來新生!

吃饅頭吃飽了,秦伊瑤就開始練功。

《太明帝功》之所以是最契合她的仙品功法,除了血脈上的親緣優勢,這功法也能讓她從運朝氣運中得到超乎想象的好處。

尋常國主,一朝之皇,對運朝氣運之力的使用,都是最基礎的力量加持。

但《太明帝功》可以讓運朝氣運,真正地變成修煉者自身的力量!

這也是當初,秦伊瑤打算成仙的重要一步。

雖然以前的她沒有《太明帝功》,但她也幾乎靠自己就悟出了這一路數。

如果大秦帝朝那史無前例龐大的運朝氣運,能夠全部被她融煉為自己的力量,那麽量變即可轉為質變,讓身為聖瑤大帝的她,無限逼近“登仙期”!

最後,再配合一些洪荒時期留下來的仙品殘陣,法寶。

秦伊瑤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凝練出一絲“仙氣”來,然後登仙。

隻是最後關頭自己中毒,不得不耗盡全身修為“死去”,最後再活過來。

“……”

秦伊瑤在練功,而顧衡就在旁邊的躺椅上看著她。

怎麽看怎麽羨慕。

自己徒弟得了奇遇,成了修煉者,然後現在光是練功就炫得要命,顧衡都能感受到她周身有一股氣場在流動,在震蕩!

雖然肉眼看不見任何東西,但感覺通常不會出錯!

簡直不要太牛逼了好嗎。

“哎,我啥時候才能像我徒弟一樣厲害啊……”

顧衡歎了口氣,心裏想的都是修煉的事。

他現在隻相當於元嬰,但小丫頭都已經是合體期了!

徒弟比師尊厲害,這合理嗎?

不合理啊!

所以他還是得努力修煉才行。

這樣的話他哪怕是跟秦伊瑤走在一塊兒,他都沒臉見人。

也就現在小丫頭不知道他其實很弱,不然以這丫頭的性格,不說蹬鼻子上臉吧,至少自己以後沒機會揍她的小屁股了。

“師尊,平日裏也不見你這麽喜歡盯著我看,現在怎麽轉性了?”

秦伊瑤抬眸瞟他一眼。

“咳,我這是欣慰。”

“再說了,你現在身子不也長得挺好的,我就想看看我每天這麽費心給你補充營養,成果如何嘛。”

他臉不紅心不跳地講出真話來。

欣慰是真的,看看小丫頭發育正不正常也是真的。

隻不過自己的羨慕就不可能說了。

“是嗎?”

秦伊瑤唇角勾笑,然後停下練功,直接走到顧衡麵前,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

然後她彎下身子來。

“這樣師尊看得更清楚了,對吧?”

她眨著一雙大大的杏眸,瞳眸裏似乎有些許深邃的情緒。

她穿的裙衫有點小鬆垮,尤其是這樣刻意地彎下腰,彎得很低的時候,整個領子就往下掉了一截。

隱約露出白花花、嫩呼呼的小溝壑來。

好香。

顧衡知道她沒有用過脂粉,自己給她買過一些特別上檔次的,但她向來都不用,也尤其喜歡素麵朝天。

“呃……”

顧衡吞嚥了口唾沫,腦袋有點暈乎。

但很快,他又恢複鎮定,故作冷靜。

“嗯,挺好的,看來我給你做的飯菜營養很足。”他敷衍道:“你先起來吧,別老是這樣彎著身子,對腰不好。”

“對腰不好嗎?”

秦伊瑤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那師尊替我看看?”

顧衡:“……”

他看了看眼前一臉笑意的少女。

“敢對你師尊玩這種套路,你屁股是不是又癢了?”

他咬牙切齒地提醒道。

秦伊瑤嘴巴撅了撅,趕緊跳到旁邊去,對著他吐了吐舌頭,然後就回屋裏去了。

哼,這不識風趣的老古董。

喜歡裝聖人君子是吧?等本宮再長大一點,我看你怎麽樣在我麵前裝下去。

秦伊瑤惡狠狠地想著。

小白端著一盤剝了皮的柑橘,慢悠悠地飛到院子裏,然後托著盤子,在顧衡旁邊候著。

看到他,再看看盤子裏的柑橘,顧衡拿了一片,放進嘴裏。

一點不甜。

酸得很。

“小白,我這徒弟,非常漂亮,你說對吧?”

顧衡又拿了一片,放進嘴裏。

酸,太酸了。

小白愣了一秒鍾,然後猛點頭。

人類漂亮不漂亮,他這條初古聖龍一般都不做評價的,畢竟都不是同一個種族,對美感的欣賞嘛,隻能說各有所好。

不過,他上輩子從來沒變成過人類的模樣,見過的人類倒是挺多。

若按照人類的方式來評價,那主人的徒弟的確是傾國佳人。

“我看啊,再過一兩年,她就徹底長大咯,外麵那些男人看見她啊,準保連魂都丟了。”

顧衡繼續評價。

小白點頭。

“我這個當師尊的,要不,還是別讓肥水流了外人田?”

小白點頭。

“你真這麽覺得?”

小白繼續點頭。

“……你知道我在說什麽嗎?”

他還是點頭。

顧衡歎氣,“唉,你看你,傻一點也是有好處的嘛,問什麽都點頭就行了,羨慕你不用明白那麽多。”

小白聽著,心裏突然就傷感了。

他哪裏傻了?

這意思自己都明白啊,不就是主人的徒弟想跟主人恩恩愛愛然後生小人類嘛?

他堂堂初古聖龍,洞悉世間萬物,沒有什麽是能瞞得住他的眼睛的。

除了主人自己,根本看不透。

“你看我,你以為我是不是很愚鈍,連自己徒弟那點拙劣的小把戲都看不出來?纔不是呢。”

顧衡伸手摸了摸它腦袋,又拿了片柑橘吃,酸得眼角都出紋路了。

“我呀,早就看出來啦,這丫頭仗著自己現在有點資本了,找到機會就想挑逗我,那好幾百個心眼子呢,能發育成這樣還得是我的功勞嘛……”

說著,顧衡忍不住又歎氣,“她太好了。”

然後又一口氣猛塞幾片柑橘。

這次,酸得他連牙齒都在打顫。

“……”

小白無奈地翻了個白眼。土囊括半邊玄天界,什麽古籍都搜羅得到。所以。秦伊瑤其實明白,剛纔是魔界的手筆!而且,是一種名為“魔蝕之雨”的大規模殺傷招式,五界大戰時,這招可是讓很多仙古兩界吃了不少虧,死了不少仙修。但魔蝕之雨想要施展出來,卻沒那麽簡單。與“登仙期”相對應的,也有所謂“入魔期”,這種要通力合作蓄力釋放的殺招,通常都得有至少一名入魔期十重的魔修主導!這也就意味著。當世玄天界,有入魔期甚至之上的魔修潛伏著!這可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