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選擇不投降的下場

    

族裏消失的。她很聰明,知道自己既然要跑路,就絕對不帶家族給她的東西,那樣可能會被定位追蹤。不過白菲兒不知道從哪裏又得了兩枚空間玄戒來,不知是誰送給她的,還有她手裏的那柄聖品品階的寶劍也是!族中也問過她,但白菲兒就是不回答,問得煩了,她還要翻臉發脾氣。但她肯定沒想到,白家寶庫裏是秘藏有必要時候才會拿出來的好東西的,至少尋跡追蹤的寶貝是不缺的,還是讓他們找到了這裏來。“你想怎麽樣?”白末斜著眼。“怎麽...第500章:選擇不投降的下場

當影水國主認為事態已經變得很悲觀的時候,很顯然,他還是太樂觀了。

之前被炎落國進攻,他甚至都不當回事的,理由也很正常,炎落國太弱,他們能勝,也許是用了什麽特別不上台麵的“邪法”或者是別的……

但是。

真正看到這四萬戰軍時。

他就明白,炎落國沒有玩弄什麽計謀和奇招。

他們單純就是力大磚飛,硬生生靠著一萬人的戰軍前鋒殺穿了影水國的二十五萬大軍!

隻是……炎落國戰軍怎麽可能突然變得這麽厲害了?

這個本來隻配當,也隻能當個小透明的炎落國,彷彿是在一夜之間就得到了什麽奇遇,然後直接雄起,成了能威脅到他們影水國的存在!

雖然說,真正決定勝敗走向的,隻有兩個人。

那就是他,還有對麵的炎落國主陌仟。

如果真要打炎落國。

影水國主甚至不需要帶兵。

他渡劫七重,算上運朝氣運加持,完全就是一人即軍,一拳便能砸穿炎落國。

但他不敢那樣做。

因為這可能引起炎落國的瘋狂反撲,畢竟陌仟本人也是渡劫四重,而進攻炎落國則是進了別人的主場,一個不小心,最後反而得不償失。

這也是大部分宗國都沒去打炎落國的原因。

再怎麽樣,那都是個宗國,要真想死磕,還真能撕下一兩塊肉來,強大的大宗國根本看不上炎落國那點運朝氣運,小一些的卻又沒法承受炎落國拚死反撲的損失。

所以,三百年前影水國進攻炎落國,並不選擇死戰不休,但也不覺得炎落國是威脅了。

結果。

炎落大軍,此刻兵臨城下。

影水國主擦了擦額頭冷汗,看向城外,在那裏,不過是四萬的炎落大軍,已經排兵列陣,嚴陣以待,殺氣騰騰!

他們列排的軍陣,所凝成的血煞狼煙,竟然連影水國的運朝氣運都壓製了!

而且……那些兵士的裝備。

果不其然,真的清一色的都是黃品!

而戰軍中的驍將,身上穿的更是他孃的天品!

至於陌仟本人,那就更誇張了,兩件聖品傍身啊!

看來,前麵那兩個探子,說炎落國戰軍裝備如何精良駭人,軍陣血氣如何磅礴衝霄,其實還是說得太保守了。

聖品法寶。

這玩意,類似炎落國,影水國這種小宗國,那都是不可能有的,因為隻要有,就可能成為他們這些國主的“製勝之物”,誰有誰就會被視作威脅,遭群起而攻!

但最後的勝利果實,通常都會被某些大宗國奪去,然後又當做“投名狀”獻給中州皇朝。

小宗國通常啥都得不到,得到的也都是些清湯寡水。

影水國主看得倒吸口涼氣。

這個炎落國到底發了什麽,怎麽短短時間內,就變化得這般巨大?!

那該死的陌仟,到底是從哪裏搞到的這堆寶物啊?

洗劫了一個大域所有勢力的寶庫嗎?

但,不管怎麽樣。

既然雙方都亮刀子了,這一戰,肯定是要打的。

阡陌也不廢話,上來直接對著都城喊道:“投降吧。”

“或許你還能保住性命。”

“你這影水國太弱小了,連我麾下一支軍隊都擋不住,還撐什麽呢?”

聽到這話,影水國主差點氣炸!

渡劫四重,敢這樣對他喊話?

他有聖品至寶不假,可這裏是影水國的心髒,是都城,影水國的運朝氣運之力雖然已經因為炎落國戰軍攻城略地而有所衰退,但自己還是能打的!

影水國主就不信。

那陌仟靠著這些東西,還能比肩大乘修士不成?!

若是不能。

那他就有可能贏!

想著,影水國主怒吼一聲,揮掌迎戰陌仟,“炎落狗賊!你欺人太甚!”

十萬影水禁衛軍亦是直接結成軍陣,雄渾的軍陣道力直接凝結在影水國主身上,影水國的運朝氣運亦是跟隨國主而動,同樣的氣勢如虹、無堅不摧,頓時,整座都城都籠罩在一股恐怖的威壓之中!

影水國主此時的實力,已是無限逼近於大乘期了。

“給我死!”

影水國主躍入半空,抬手便轟出了自己的全力一擊,那巨大無比的水相龍影張牙舞爪,奪人而噬!

但,他的傾力一搏。

與炎落戰軍相比,還是顯得太過窘迫了。

四萬炎落戰軍所凝結的血煞狼煙甚至顯現了真靈!

陌仟坐鎮軍陣核心之處,彷彿披掛滔滔血海,眨眼間,他的氣勢就瞬間壓垮了影水國主。

再加上兩件聖品法寶提供的力量。

炎落侯看著那水相龍影,飄然一指!

凶戾無比的血煞真靈直接撲了出去,一口咬碎了那水相龍影!

“噗!”

道法被破,反噬隨之而來,影水國主感覺全身如遭重擊,一口鮮血噴灑而出。

若非強行穩定身姿,否則直接就從天上栽下來了。

僅一招足矣。

影水國的運朝氣運,以及這禁衛軍的軍陣道力均在加持,而他仍舊是被一招挫敗!

這一敗,連帶著禁衛軍陣和影水國氣運也是頃刻間大損特損,禁衛軍直接全部口噴鮮血,氣勢立刻萎靡,氣運祥雲也是被衝散了。

“你……你竟然有大乘之威!?”

“這軍陣和聖品寶物,竟能讓你這個渡劫四重匹敵大乘?!”

他滿臉駭然。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顛覆了認知。

陌仟淡漠搖了搖頭,道:“哼,我炎落國新國主的好戲,你怎麽可能看得懂呢?”

“新國主?”

影水國主呆滯了一瞬。

但他立刻就反應過來,怒喝道:“是誰給了你這些東西的?!”

不過陌仟壓根沒有回答他。

如果他選擇了投降,那興許還有機會知道秦伊瑤的存在,以及有機會走得更遠,不當國主未必就是壞事了,陌仟很清楚這點。

但影水國主選擇了另一條路,那就是以亡國之君的身份死去。

那陌仟也滿足他。

這次,那條血煞真靈以極快的速度衝向影水國主。

然後直接把他撕成了兩半。源,絕對要比自己好上千萬倍不止。雖然顧衡已幫了她很多,再讓他繼續幫自己,也不是不可能。但白菲兒並不想開這個口。有些東西,最好還是自己爭取。“不客氣。”顧衡笑笑。早上的氣氛還算不錯,吃完早餐,白菲兒就回樓上去了,而秦伊瑤則去了後院,開始練劍。顧衡來到後院,坐在藤椅旁,靜靜地看著小丫頭翻挑劍花,把靠近的落葉都紛紛斬斷,她這劍耍得也比以前更加好看,也更有氣勢了。這丫頭,長得真快。當初在巷子裏撿到她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