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沉默不語

    

遠的距離之外,某處彌漫著血腥味的宮殿,突然震蕩,而後,一名滿頭銀白長發的血衣男子,驀然睜開雙眸,眸子猩紅。他的身側,懸浮著一顆血淋淋的骷髏腦袋。男子微皺眉,而後,周遭空氣,都開始沸騰起來。他伸手一撈,一道微弱的,破開空間而來的銀光飛入手中。“……嗬,還有這種荒謬之事。”血衣男子將那銀光之中的訊息都通讀了一遍。沒想到,在那種連大乘期修士都沒有的日炎皇朝,血影樓居然還能惹到什麽隱居的強者?感覺,這“隱...第499章:沉默不語

影水國主覺得叛徒是越來越多了。

十萬被一萬幹碎,或許還能有找補的理由,但現在十五萬被同樣的一萬人幹碎,甚至還要算上對方已有戰損,等待後續戰軍的情況……

然後也沒了。

關統軍說是被人斬成了三四段,但影水國主根本不信!

天底下怎麽可能有這種逆天的軍陣道法呢?不可能!

中州皇朝都沒有這種軍陣道法,更別提那殘破的炎落國了,所以肯定是關統軍叛變投敵,至於他手底下的十五萬精兵,也肯定不是被消滅,而是就地叛投了炎落國!

想到這裏,影水國主的臉色鐵青無比!

堂堂影水國,大統軍本人還帶著十幾萬精兵反叛,簡直丟盡了顏麵。

這種恥辱,絕不能容忍!

“那姓關的竟敢如此對寡人,竟敢就此叛逃他處!”

“寡人要踏平炎落帝都,寸草不留!”

“那叛徒也必須要分屍八塊,拿去喂狗!”

影水國主很是激動,但堂下群臣已經是不發半字,空氣中隻剩下了他那瘋癲般的咆哮。

大家的表情都是如喪考妣,氣氛極度壓抑。

雖然國主很是憤怒,但作為底下人,他們的心思不說通透,至少也算是足夠清晰。

無論如何,炎落國現在一路攻城略地,而影水國前後已然損失將近二十五萬精銳戰軍,連帶著好幾十名勇武驍將都沒了,不管真假,炎落國都一直在贏!

影水國則是一直在輸!

而且,說關統軍投敵,那也太過牽強了,關統軍為影水國效力可是足有百餘年之久,他的家族都在影水國紮根發芽了,現在選擇叛逃,還是叛逃到炎落國去,再怎麽樣,帶上自己的家眷一起,那還有點說服力呢。

可群臣各自也都有獲得情報訊息的小渠道,他們都得知了,關統軍的確是戰死沙場。

影水國主在上麵發癲,他們總不能跟著發癲,畢竟炎落國戰軍現在已經是步步緊逼都城,原本炎落國壓根不可能威脅到影水國的,結果呢?

他們既然能斬了渡劫三重的關統軍,難道就斬不了渡劫七重的國主?

而現在看看……

距離大勢已去恐怕隻差那麽一點點了。

“國主,咱們影水國要求援啊!”

“對啊,國主,那炎落國大軍來勢洶洶,再這麽拖延下去,咱們影水國隻怕要滅國了啊!”

眾臣各自都有小算盤,到還有些鐵杆忠臣想要再做努力,於是齊刷刷跪倒一片。

“求援?”

影水國主聽了這話,更是直接怒拍寶座,憤而起身,雙目怒視下方群臣。

“那炎落國不過螻蟻不如,是我影水國的手下敗將!他們敢攻來,不是自尋死路又是如何?!”

“竟然還要求援?你們的腦子都被驢踢了!”

又是罵了好幾句,影水國主這才收住當場拍死這些忠臣的怒意。

雖然到了此刻,他還是有一點點理智留存。

報信的探子,無關緊要,死了就死了,當是泄憤,但臣子可不能說死得無關緊要,畢竟現在人心浮動,趕緊把那炎落國戰軍的囂張氣焰給打壓下來,才能保證事事安好。

“罷了,寡頭親自率兵,前去擊潰他們!”

影水國主最終還是做了這個決定。

他這個國主,本身也有渡劫七重修為,若是再結合運朝氣運加持,渡劫九重甚至十重都能一戰!

由他坐鎮主帥,再加上軍陣道法加持,除非是大乘修士前來,否則休想敗他!

聽聞國主打算親自出戰,底下的忠臣這纔是稍微按捺住了些許異心,但很快,外麵又有人跑進來稟報,可這次不是什麽探子了,而是都城的守將。

“稟報國主,炎落國戰軍已到我都城十裏之外!”

守將滿臉煞白的衝入大殿。

聞言,殿內震動!

國主深吸口氣,強行按耐下內心躁狂,沉聲問道:“繼續說。”

“回稟國主,共計四萬戰軍,由炎落國主陌仟親自率領,而且……炎落國戰軍的兵士似乎全都是……清一色的黃品兵鎧和兵器配置!”

守將說著說著,連自己都開始發抖了,因為他是知道前兩個探子的下場的。

“說謊”而死。

可他敢確定,那不是假的。

探子來報了一次,守將自己也不信,然後以他合體期修為,親自快馬加鞭趕往前方,然後他就被震驚了。

其實。

守將知道自己本該會死,因為距離並不算遠,那炎落國戰軍的血煞狼煙都已有衝霄之勢,壓得他道力運轉艱澀閉堵,但炎落國戰軍完全沒理會他。

就是要放他回來報信的。

“……真的是如此?”

影水國主眼角抽搐了兩下。

前兩次他都可以說是探子投敵撒謊,但現在已不在氣頭上了,這守將嚇得滿臉煞白,恐怕真不是假的!

那炎落國戰軍,哪怕連最低等的兵士,都能配備一套黃品戰裝了?!

他現在有些慌了。

……

陌仟看著眼前的影水國都城,臉色雖然平靜,但心裏著實難抑激動,因為自打三百年前被影水國又一次幹殘以後,炎落國才說得上是“弱到沒人願意來打”的地步。

他一直都記著這個仇。

兩月時日不到,炎落國就徹底武裝起了這一支堪稱精銳的戰軍!

多虧了新國主秦伊瑤,他這個炎落侯,纔有了報當年之仇的機會。

而這場吞並影水國的行動,自然也是秦伊瑤下令的。

但她沒有親自來,按她的說法,那就是“打個區區彈丸小地,要是還需要讓我出手,你們就都自裁好了”,她說的相當篤定。

事實嘛,也的確如此。

一萬前鋒勢如破竹,攻城拔地,前後兩批大軍趕來,竟然都被殺得片甲不留!

雖然陌仟知道炎落國短短兩月時日不到,就說的上是“今非昔比”,可這個戰果也的確讓他驚掉下巴。

不能說影水國輕敵,為了對付區區一萬前鋒,竟然前後派出二十五萬精銳戰軍來,可這也沒法改變結果,國主秦伊瑤交給他們的軍陣道法,就是這麽強大到難以想象!

讓合體期的前鋒驍將,能夠逆斬渡劫!

而現在,橫亙在炎落大軍麵前的,是影水國的都城。

影水都城之外,影水國主率他的禁衛軍,與炎落戰軍對峙相望。

“……”

在軍陣之中,影水國主汗流浹背,他身邊的統軍驍將們,還有正在觀望這場決戰的修煉者們,都沉默不語了。

因為探子所言都是真的。往前走。而距離他不遠處,石脈妖皇從土裏衝出來,身邊還跟著幾名妖靈,它甩了甩巨大的蛇顱,怒吼道:“怎麽死了這麽多?!”它很生氣。自己下令,要追殺山脈裏的所有人類。但石脈妖皇卻發現,不知怎的,在這個方向上,他帶來的妖靈似乎一直在死,而且死了十幾隻了!雖然它不在乎妖靈的死活,但石脈妖皇還是很生氣啊。怎麽讓這幫廢物追殺人類,都幹得這麽差勁?它可是把那些渡劫,大乘期的修士都打得要麽傷要麽死了,讓他們追殘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