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星LL 作品

第1章 一罐可樂引發的綁架

    

是什麼。“C型號電池,食,亞晶,都可以,不過我本人更傾向於食。”孫說著的時候,香舌輕輕地****了下紅脣,頓了頓繼續開口道,“對了,那種...呃,咖哩塊罐頭你還有沒有?”“都被你吃完了。”江晨嘆了口氣,假裝心疼的說道。什麼電池和亞晶,他本就沒見過,如此說來用食充當報酬自然是最適合的了。“呃,不好意思,”孫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不過臉上很快又恢復了那惡狠狠地表,一腳踩在了扶手上,毫不客氣地敲起了竹槓,...我在末世有套房

一滴冷汗過江晨的額前,艱難地嚥了口吐沫,他著那眼前晃的兇。

起碼有36D......

柳眉下是一對英氣人的眼,高高的鼻樑與櫻桃小如果不是因爲表惡劣,倒不失爲一位。烏黑的手槍,冒著森森寒氣的皮鞭......如果周圍再配上一些曖昧的裝潢,隻怕世上沒有一個男人不會憧憬著這裡發生的......

憧憬個屁啊!

江晨此刻心中除了懊悔便隻有恐懼,一丁點兒生理上的興也沒有...咦,怎麼覺子有點小了,這一定是錯覺。老子怎麼可能是抖M!

首先宣告,江晨他絕對沒有任何特殊的嗜好。之所以此刻被這位手持皮鞭的結結實實地捆在椅子上,完全是事出意外...

“名字?”穿黑皮夾克與舊的發白的牛仔的大了下肩上略顯淩的長髮,很是魯地一腳踩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江晨......”嚥了口吐沫,江晨老老實實地代了名字。爲文明人的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野蠻的。

那的眉挑了挑,“名字怎麼這娘炮?”

你去問我媽啊,!當然,這些話心中想一想可以,他真怕自己這麼一說出口,就會被手上握著的槍在腦袋上開個窟窿。

是的,這尤手上著一把槍!氣氛瞬間不怎麼好了。

“......我媽是早上生的我。”江晨嘀咕著說道。老實說,這名字也不算很娘,隻不過因爲他的長相剛好是那種偏秀氣的型別...就算安上個爺們兒的名字估計也隻會覺得很違和。

“別打岔,”那握著的鞭子流裡流氣地了下一旁的皮質沙發,啪的響聲嚇得江晨向後了,“我對你媽不興趣。”

臥槽,是你問的啊!江晨臉鐵青地在心裡暗罵。

“仔細一看,你還有當小白臉的潛質。”那輕笑一聲,突然湊近了過來,用束著的鞭子輕輕了江晨的側臉,“我接下來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要是你敢撒謊,我不建議在你的臉蛋上畫幾條不的口子。”

江晨的臉漲了豬肝。

臥槽,怎麼覺我像是要被QJ的人一樣。

“你是哪裡人?”瞇著眼睛,沉聲審問道。

“我來自北方。”江晨隨口扯謊,他自然不會相信這妞真能看他上的。海市?這裡也是海市?這破爛地方?

“這罐......Co-la,從哪裡弄來的?”這位的讀音很生,就彷彿從來沒聽說過可樂一樣。

江晨到那的語氣越發的急促起來,那語氣中似乎充滿了貪婪?

“可樂......一種碳酸飲料。”

“廢話!我當然知道這是碳酸飲料,我問你的是,哪來的!”很霸氣地握著可樂猛灌了一口,然後暢快地出了口氣,將空罐丟在了地上,接著又是握住皮鞭,狠狠地在了沙發上。

江晨看著那把造型古怪的槍抵在了他的額頭上。

一滴冷汗再次過前額,江晨緩慢地平復著躁的呼吸,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

“我無法解釋。”

“你想死嗎?”

“這就是你對待救命恩人的手段嗎?”不知江晨哪來的勇氣,他竟然神使鬼差地出言頂了回去。

......

陷了沉默,半餉之後,嘆了口氣,將槍別在了腰間,扔掉了隨手撿來的皮鞭。

“好吧...或許,我確實做得有點過分。”雖然上這麼說著,但依舊沒有解除江晨上捆綁的打算。

剛纔一直都是在沙發,說明的本或許並不是惡人那種?江晨壯著膽子猜測到。

“......相信我,我是出於好意。”江晨不確定良心足以讓這位毒蠍一般的人猶豫多久,他隻得隨口扯謊道。

“好意?”

“就像拯救了快要死的你。如果我今天說了什麼的話,隻怕你我今後的日子都不會太好過。”江晨繼續用神地語氣說道,他的話留給了很大的想象空間。

“嗬嗬。”那雖然有些不屑地笑了笑,但眼神中晃的猶豫之確是非常的明顯。

“沒準我們可以合作,我剛到這兒。嗯,怎麼說呢,一切都糟了。我需要一個導遊......爲此我可以支付你一筆厚的報酬。”江晨把握著語速,不不慢地拋下了一塊胡蘿蔔。

“哦?你是北方聯統區的人?”挑了挑眉。

在這片廢土上,如果說那塊兒還存在著一丁點兒的秩序,那估計就是在遙遠的北方草原上建立的聯統區了。因爲那裡幾乎沒有遭核打擊,也沒有發染,所以那裡建立起了穩定的秩序。

不過說穩定也隻是相對而言,奴隸製,剝削,混戰,那裡除了食產量稍微高一點,也不比毫無秩序的海市好到哪裡去。

“不,我隻是來自某個比較富裕的地方...嗯,替某人收集一些用的上的東西。順便手對我們來說有些多餘的貨...比如你喝掉的那罐汽水,還有你乾淨的那三個罐頭。”江晨可不敢接話自稱是什麼聯統區的,他兒就沒去過那,萬一餡了怎麼辦。

此時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口咬定自己是來自一個特別的地方。這個地方誰都沒去過,想怎麼說完全任憑江晨自己胡謅。

聽到“乾淨”,那臉上立刻便是一紅,似乎意識到自己當時的吃相不怎麼雅觀,於是惡狠狠地瞪了江晨一眼。江晨笑了笑表示不在意,他清楚,涉大致算是功了。

“我不知道這塊地方有什麼值得你們圖謀的東西,整個海市的超市、糧倉甚至是民宅的冰箱都已經被搬空了,哪怕是一片麪包你們也不可能找到...”

“麗的小姐,請問你貴姓?”江晨搖了搖頭,笑了笑問道。

“孫。”孫的眉挑了挑說道,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事先宣告,如果所謂的合作包含某些不太正常的服務,我可能會在你的腦袋上...”

“你想多了,孫小姐。”江晨嘆了口氣,說什麼他也不會找個隨時可能咬斷他下麵的母老虎上牀啊,“我需要的隻是一名經驗富的導遊而已...而且,你認爲我很缺食嗎?”

“那你想要找的是什麼?難道是...奴隸?”突然,孫的臉一變,看向江晨的眼神瞬間變得不善了起來。

是啊,既然不缺食的話,那自然是有農場或種植園之類的相關生產設施了。孫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傢夥可能是人販子,奴隸是廢土上再好不過的勞力了。買賣人口在廢土上也是一件在正常不過的事了,然而孫卻對此深痛惡覺,因爲的妹妹恐怕就是被人販子不知道賣到了什麼地方去。如果是賣到了工廠裡還好,但假如是賣到了院或者食人部落那裡...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不不不,你誤會了。”江晨趕忙解釋道,“我們不需要奴隸...我需要的是技。”

“技?”孫愣了愣。

“沒錯,就像你手上的那把激槍,還有手臂上的那個電腦?...我們雖然擁有這些東西,但卻沒法獨立生產,所以我們決定來到這座廢棄的都市尋找舊秩序的技。”

“那些玩意?”孫顯然是愣了愣,隨即有些狐疑地看了江晨一眼,“這種東西很難做嗎?柳丁鎮不人都能組裝這玩意。”

遭了。江晨暗罵一聲,但臉上卻依舊什麼沒有表現出來。

“我隻是舉個例子,我們的技在食品生產和流運輸方麵比較領先,但是相對的...呃,通用科技可能稍顯遜,這也正是我來這裡的原因。”扯謊的時候毫不臉紅,江晨都開始佩服自己影帝般的演技了。

他已經注意到了,這個世界雖然曾經擁有過及其高階的科技,但文明已經在覈戰後衰落了,再接著又遭遇了喪病毒,整個人類世界沒有被完全毀滅都是個奇蹟。

用一個詞來形容這片廢土上的現狀就是:良莠不齊。

從大街上高科技的懸浮汽車與軸驅的燃機車並存就可以看出來了。

“隨便你吧,”孫放棄了繼續追問,話鋒一轉,撓有興趣地盯著江晨看了半天,然後開口說道,“那麼,我們是不是該談談我的報酬了。”

“你希用什麼支付?”沉片刻,江晨開口問道。他還真不清楚,這個世界流通的貨幣是什麼。

“C型號電池,食,亞晶,都可以,不過我本人更傾向於食。”孫說著的時候,香舌輕輕地****了下紅脣,頓了頓繼續開口道,“對了,那種...呃,咖哩塊罐頭你還有沒有?”

“都被你吃完了。”江晨嘆了口氣,假裝心疼的說道。什麼電池和亞晶,他本就沒見過,如此說來用食充當報酬自然是最適合的了。

“呃,不好意思,”孫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不過臉上很快又恢復了那惡狠狠地表,一腳踩在了扶手上,毫不客氣地敲起了竹槓,“報酬,一個月10個罐頭。管,管飯!”

“。”

江晨的爽快反倒是讓來勢洶洶的孫到了些不自然的負罪。雖然在這片廢土上,隻有****纔會存在良心這種東西,但不得不說,潛藏在人心深的良心還是尚存的。

兇狠,隻不過是層保護罷了。

“...我會負責你的安全。”孫咳了咳,略帶負罪地補充道。

廢話,我要是死了,誰支付你報酬。江晨惡狠狠地在心中腹誹道。這點代價雖然對他來說不算啥,但也有百把來塊的開銷。

“那麼,我麗的保鏢小姐,是不是可以把我上的繩子解開了?”危機總算是解除了,放鬆下來的江晨鬆了口氣,他的四肢幾乎要被捆地失去知覺了。

孫很作嫺地從腰間出一把匕首,唰唰兩下就切斷了縛在江晨上的麻繩。

微微活了下漸漸恢復知覺的筋骨,江晨有些幽怨地瞥了孫一眼,拾起了被翻了個的揹包。

孫有些尷尬地紅著臉笑了笑,吹著口哨將這件事拋在了腦後。

“接下來呢?離開這裡嗎?”

“離開?爲什麼,這裡暫時就是我們的聚點了。”

窗外,那鋼鐵水泥林立的都市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機。那本應繁華的街道上不見行人,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無盡的喪,偶爾出現的不知名的異種怪撕咬著已經失去生機的,併發出領主一般的嚎。遠可聞細瑣的槍聲,在這座充滿死亡的城市中,每天都在上演著似曾相識的戰鬥。人與怪,人與人...

過那汙跡斑駁的玻璃窗,江晨看到了危險、死亡...還有滿地的黃金。那個電腦?...我們雖然擁有這些東西,但卻沒法獨立生產,所以我們決定來到這座廢棄的都市尋找舊秩序的技。”“那些玩意?”孫顯然是愣了愣,隨即有些狐疑地看了江晨一眼,“這種東西很難做嗎?柳丁鎮不人都能組裝這玩意。”遭了。江晨暗罵一聲,但臉上卻依舊什麼沒有表現出來。“我隻是舉個例子,我們的技在食品生產和流運輸方麵比較領先,但是相對的...呃,通用科技可能稍顯遜,這也正是我來這裡的原因。”扯謊的時候毫不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