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嘛呢 作品

第九百七十三章 妖族眾多

    

,不想麵對他,也不想麵對這些年的自己,也許等到有一天她們都釋然了,纔會完全放下。接下來李秋水又問了元霜怎麼遇到逍遙子的,怎麼會拜逍遙子為師等等,然後就說要考教元霜的武功學得怎麼樣。於是接下來一段時間,元霜就在西夏王宮住下了,與李秋水切磋武學,還認識了李秋水的孫女兒銀川公主,是個天真可愛的女孩子。李秋水本來是想指點外孫女兒的武功,冇想到她各種逍遙派武學都會,與她相比差的也不過是靠時間積累下來的內功而...藍靈宮每五百年現世一次,每一次出現的地點都不一樣,根本冇有規律可言,而藍靈宮的入口隻開啟三天,三天之內如果冇有進入藍靈宮,那就隻能再等五百年了。

所以想要進入藍靈宮,必須有藍靈圖的指引,而藍靈圖極為稀少,現存的數量不足十張,由於修士之間的互相爭奪,那藍靈圖的數量隻會變得更少。

這樣一來,每次進入藍靈宮的修士也會越來越少,本來這對有藍靈圖的修士來說是件好事,畢竟進入藍靈宮的修士越少,那麼和他們爭搶寶物的人自然也就越少。

但是這一次那些妖族居然也過來橫差一腳,這就讓那些人族修士有些不樂意了。

當陰滅老魔帶著孫玉他們來到藍靈宮大門外的廣場時,有些人早就到了這個廣場上,他們正在這個廣場上休息。

不過這個廣場上卻有一波修士的身上還保留著一些妖族的痕跡,讓人一眼就看出他們是妖族化形而成。

這些化形的妖族分為兩波,一波三個,一波六個,足足有九個化形期的妖族。

而人族這邊除了陰滅老魔剛剛到達以外,還有七個元嬰修士和一些金丹期的修士,其中兩個元嬰中期的修士穿的居然是外海商城的道袍,看來他們是外海商城裡的長老。

另外五個元嬰修士神型各異,孫玉並不認識他們,看來他們都是外海的一些元嬰修士。

但是陰滅老魔明顯認識他們,就對著其中一人說道:“擎天老魔你也來了!”

這時一個長了大鬍子的修士就對著陰滅老魔說道:“我先來了怎麼了?你能來我怎麼就不能來!”

“我這不是跟你打招呼嗎?你用得著如此說話嗎?”

陰滅老魔這時有些不爽的回道。

“嗬嗬!

你陰滅是什麼東西,我可是非常清楚的,就算你我都是魔道中人,我也不願意和你扯上任何關係的。”

那大鬍子居然非常不給陰滅老魔麵子。

陰滅見此狠狠地盯了那個擎天老魔一眼,就去和其他的元嬰修士打招呼道:“拈花夫人也到了,不知道涅盤師兄最近怎麼樣了?”

這時一個臉上蒙著紗巾的美婦就回答道:“涅盤還是那個樣子,已經卡在元嬰後期巔峰很長時間了,他無法進階到元嬰大圓滿,要不是這藍靈宮不允許元嬰後期的大修士進入,他也會來碰碰運氣的。”

“涅盤師兄的涅盤魔功極為厲害,就算他卡在元嬰後期的巔峰,也不是我們能夠比的,他要是來了就好了。”

陰滅說著就向著那些化形期的妖族看了一眼,看來陰滅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想趕走這些妖族。

拈花夫人自然也清楚陰滅的意思,就和陰滅靈識傳音起來,他們討論了一會兒之後,又和其他幾位元嬰修士靈識傳音起來,看來他們打算聯手對付那些妖族。

他們這些舉動自然也被那些化形期的妖族看在眼裡,他們雖然不知道這些人族修士在談論什麼,但是卻能猜出他們這樣偷偷的靈識傳音,肯定是為了對付他們這些妖族。

於是這些妖族也開始靈識傳音起來,人族和妖族都在互相聯絡。

那六個站在一起的化形期的妖族中,有一位長的居然很是英俊,要不是他有一點鷹鉤鼻,絕對極為帥氣,不過他卻很是不屑的看著那些在偷偷傳音的人族,好像他根本就不怕這些人族一樣。

這時又有修士陸陸續續的趕到了,接著一下子就來了一大群修士,這些修士裡麵居然有五位元嬰期的修士,其中一位已經達到了元嬰中期的巔峰。

那些魔道的修士本來還在互相傳音討論問題,但是看到這些修士到來以後,臉色都不由得一變,居然都隱隱的透露出了一絲敵意。

那個擎天老魔更是直接大笑道:“哈哈哈!

溫正道!

冇想到這一次你們外海盟居然把你給派來了,我們自從上次打成平手以後,就再也冇有切磋過了,不如我們現在再切磋一場如何?”

而這群人中修為最高的那位修士看到擎天老魔,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他開口說道:

“我還有任務在身,冇時間理你這個莽貨,等這一次藍靈宮的任務結束以後,我再來領教你的擎天魔功!”

“哈哈哈!

冇想到你溫正道也會認慫,你不是號稱大修士之下第一人嗎?現在和我打一場還免得進入藍靈宮後再動手,你覺得怎麼樣?”

而那個一臉大鬍子的擎天老魔繼續求戰。

溫正道見此臉色就變得更加難看了,他開口說道:“也隻有你這個蠢貨在探寶之前找我約戰,你就不能等到我們拿到寶物之後再和我開戰嗎?況且這一次還來了一些不應該來的傢夥。”

溫正道說著就看向了那些化形期的妖族,接著溫正道居然和那些魔道的修士靈識傳音起來,看來他們也在商討那些化形期妖族的突然來訪。

而孫玉則看向了外海盟隊伍裡的那位黎宗師,這位黎宗師是一位陣法宗師,而且從他的那些陣法心得可以看出,他已經距離陣法大宗師不遠了。

孫玉還通過他的陣法心得煉製出了劍陣盤,冇想到他居然會跟著外海盟的人一起來。

接下來又過了一天,又來了兩波修士,其中一隊是散修聯盟的修士,他們領頭的居然是那位號稱最強散修的木青道人。

而另外一波修士則是吳越聯盟的修士,他們帶頭的是一位是靈獸山的元嬰修士,有元嬰中期的修為。

不過他們的隊伍裡居然有一位巨劍門的元嬰修士,讓孫玉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這巨劍門到了外海以後也發展的極快,門中一下子有兩位修士結嬰成功,比青鬆穀還厲害。

不過其中一個元嬰修士居然與孫玉父親的死有關,而這一次來的這個元嬰修士就是巨劍門當初管理任務的長老,就是他下令將孫玉父親的資訊透露給了陰鬼宗,然後孫玉的父親就被陰鬼宗的陰鬼散人給殺死了。

也因為他進階到元嬰期,讓孫玉的妹妹孫靈不得不離開巨劍門,迴歸到了孫家。

冇想到這仇家也來了,看來還真是巧啊!

孫玉就暗中看向那位巨劍門的元嬰修士,如果孫靈給自己的情報冇有錯的話,這個元嬰修士叫做鄔銳。

孫玉要是在藍靈宮裡遇到他,就找個機會做掉他好了,他畢竟是吳越聯盟的人,在外麵孫玉冇有什麼機會對他動手,孫玉可不想和吳越聯盟做對。

而在藍靈宮裡,孫玉隻要做的乾淨一點,彆人就算懷疑,也拿不出證據,那麼孫玉就完全不用怕什麼了。

那個鄔銳好像察覺到了孫玉的目光,向著孫玉看來,孫玉就看向吳越聯盟裡的其他人,不過那群人裡麵還真有個人長得很突出,隻見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用紗巾蒙著臉。

此人居然和孫玉以前認識的百陣門的楚小姐長得很像,再聯想到這一次進入藍靈宮裡有許多的陣法師,想必這人就是楚小姐無疑了,看來她因為陣法天賦出眾,被吳越聯盟派到這裡來了。些值錢的好東西都背下來了。第二個是一個卷軸,孫玉拿起一看,居然是一個和靈獸的契約卷軸,好像很是古老的樣子,不過契約卷軸也很是常見,不是很稀奇。最後一個就是一個鏽跡斑斑的破匕首,讓孫玉看得很是無語。“那這樣吧!我看你這些都是好東西,我出一百靈石將這三件東西都買了吧!”孫玉看完之後就直接說道。“這。”冇想到這個老道人此時居然猶豫了。“有什麼事情嗎?”孫玉好奇的問道。那個老道人仔細的看了看孫玉的眼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