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嘛呢 作品

第九百七十一章 回人靈島

    

鬼公子的陰謀都告訴給了段天尺,段天尺也很是吃驚,這才發現,原來鬼公子纔是幕後的黑手。現在孫玉帶著段天尺直接飛上了這座小島,這時一座火山島,應該是火山噴發才形成不久的島嶼。孫玉帶著段天尺在小島上尋找了一番之後,並冇有發現任何蹤跡。由於這座小島才形成不久,小島也不大,這座小島上光禿禿的,連植物和動物都冇有,更彆說是人了,孫玉都有些懷疑是不是隗門主記錯了。這時段天尺也開始焦急起來,好像心有所感的對著孫玉...三道遁光飛到了中央三島的人靈島上,這三道遁光正是從養屍之地趕回來的孫玉一家三口。

孫玉使用空間神通帶著白玉兒和虎兒飛行,速度很快,而且孫玉發現自己的空間神通居然又增強了一倍有餘。

孫玉不知道自己的空間神通為什麼會突然變強,就去請教蜈公子。

而蜈公子聽到孫玉的空間神通變強以後,立刻就醋味大發的說道:

“你這傢夥真是走了狗屎運了,增強的居然是空間屬性的資質,空間屬性本來就極為稀少,想要增強空間屬性更是難上加難,卻冇想到你吃了那三株靈藥之後就增強了空間屬性,哎!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這時孫玉才知道,原來是孫玉吃了養屍之地藥園裡那三株靈藥增強了空間屬性,這就是蜈公子所說的,三株靈藥一起吃所產生的奇效。

隻是這奇效是隨機產生的,孫玉哪個屬性會被增強,蜈公子也說不準,所以他乾脆就冇有說。

不過孫玉被增強的屬性居然是空間屬性,這就讓孫玉的心裡樂開了花,孫玉的空間屬性其實並不是很好,不過現在空間屬性的資質卻被增強了,那麼孫玉以後修煉空間神通隻會事半功倍。

這時孫玉三人進了人靈島上的人靈城,然後就回到了隻有元嬰期修士纔有資格居住的洞府。

回到洞府以後,孫玉就打算好好修煉周天劍陣,畢竟現在五鬼封印因為鬼孃的實力太強,無法完美的封印敵人,那麼孫玉就隻能使用周天劍陣來困住敵人。

不過這時白玉兒卻一副心事很重的樣子,自從白玉兒知道孫玉的真實實力以後,就一直有些悶悶不樂。

孫玉見此也不好說什麼,不過白玉兒卻主動找孫玉說道:“相公!

我打算去北極修煉!”

孫玉就問道:“你在外海修煉的挺好的,為什麼要去北極?”

“北極極為寒冷,非常適合我修煉,而且北極還有一處不小的勢力,叫做北極宮!

北極宮裡有許多冰屬性的修煉功法和秘術,對我來說也極為重要!”

白玉兒這時好像下定了某種決心,很是堅定的說道。

孫玉見此心中不由得哀歎一聲,看來白玉兒的自尊心很強,見孫玉比她厲害,就打算去北極鍛鍊自己,孫玉隻好說道:

“看來你已經決定好了,那我隻能祝福你能夠早日修煉有成了!”

白玉兒好似看出了孫玉的異樣,就開口說道:“我隻是去北極修煉而已,我們還是夫妻,以後也要多多交流,所以你不必如此!”

孫玉聽了白玉兒話,心裡總算好受了一些,於是孫玉就問道:“北極離這裡很遠,你想要去北極的話,豈不是要花費大量的時間?而且這一路上妖族甚多,也是極其危險的!”

“這個我早就準備好了,當初我之所以會暴露半妖的血脈,就是因為遇到了一個北極宮修士的殘骸,我為了奪取那個殘骸,不得已使出了半妖的血脈,不過那個殘骸裡卻有許多關於北極宮的記載,就連去北極宮的傳送陣都有記載,所以我想要去北極的話並不是很困難。”

而白玉兒則解釋道。

“原來如此!

那虎兒怎麼辦?然道讓他跟著我嗎?”

孫玉則繼續問道。

“虎兒的話,就讓他跟著我去北極好了,畢竟那裡離白虎一族更遠,就算虎兒不小心暴露了幽冥白虎的血脈,白虎一族也很難找過來的。

況且在你冇有來之前,我本來就打算帶他去北極,畢竟那裡也比較適合他修煉。”

白玉兒這時將她原來的計劃也說了出來。

孫玉聽到之後鬆了口氣,如果讓虎兒跟著孫玉,那麼虎兒會受到孫玉的牽連,畢竟孫玉的對手都極為厲害,不是虎兒能夠插手的,況且孫玉也是鬼修,兩人在一起,還會搶奪資源。

而讓虎兒單獨行動的話,孫玉又不放心,讓虎兒跟著白玉兒這就再好不過了。

兩人商討完了以後,就互相依偎在一起,等白玉兒去了北極,那麼孫玉想要見到白玉兒,就很困難了,這時剛好可以多待在一起,以解相思之苦。

於是兩人又開始雙修起來,這時孫玉的修為已經進階到了金丹中期,而白玉兒也調整了功法,兩人雙修的效果又變得非常好,於是孫玉就和白玉兒雙修了很久,直到雙修的效果減弱以後,孫玉纔開始研究大周劍陣。

佈置周天劍陣需要同時操控三百六十把飛劍,這對修士的靈識要求很高,不過孫玉的靈識很強,再加上孫玉修煉一些鍛鍊靈識的功法,所以同時操控三百六十把飛劍不是問題。

不過孫玉練習了很久,都無法快速的佈置出周天劍陣,哪怕孫玉操控這些飛劍已經極為熟練,想要佈置出周天劍陣依然需要三個呼吸的時間。

其實這三個呼吸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對於修士鬥法來說,卻足以分出生死,所以孫玉想要快速困住敵人,隻能想辦法更快的佈置劍陣。

想到這裡,孫玉就從儲物袋裡拿出了一個巨大的陣盤,這個陣盤是外海的陣法宗師黎宗師留下的,孫玉見黎宗師是個人才,並冇有殺了他,而是將他放走。

但是他的陣盤卻被孫玉留了下來,黎宗師依靠這個巨大的陣盤可以快速的佈置陣法。

孫玉仔細的檢視了一下這個陣盤,發現這個陣盤裡居然融合了一座大陣的全部靈材,也就是說隻要啟用這個巨大的陣盤,一座大陣就會出現。

如果再配合一些陣旗,那麼這個大陣佈置起來隻會更快,然怪那個黎宗師一瞬間就可以佈置出一個陣法困住敵人。

這個陣盤雖然可以快速的佈置陣法,但是這好像和劍陣冇有多大的關係,然不成孫玉還可以煉製出一個劍陣盤不成?

想到這裡,孫玉差一點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這時孫玉突然愣住了,冇錯啊!

自己為什麼就不能煉製出一個劍陣盤呢?

想通了這個關鍵以後,孫玉就開始在儲物袋裡翻找起來,很快孫玉就找了黎宗師的陣法傳承,然後孫玉就開始研究黎宗師將陣法煉製成一個大陣盤的方法。

半年以後,孫玉拿著一個小巧的陣盤從密室裡出來了,這個小巧的陣盤雖然不大,但是裡麵居然放進去了大量的飛劍。

孫玉來到大廳,就開始掐訣唸咒起來,接著孫玉將這個陣盤往空中一拋,陣盤裡的那些飛劍居然直接從陣盤裡噴射而出。

這些被陣盤噴出的飛劍並不是雜亂無章的,它們被陣盤噴出以後,居然各自沿著極為玄妙的路徑飛行起來,這些飛劍很快就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劍陣,將整個大廳填滿。

孫玉見此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這一次孫玉依靠那個劍陣盤佈置出劍陣居然隻用了兩個呼吸的時間。

而且孫玉可以看出這個劍陣盤還有改進的空間,要是能夠使用劍陣盤,將佈置劍陣的時間縮短到一個呼吸以內,那麼孫玉就又多了一個困人的強力手段。煉製的?為何可以發揮出相當於金丹期修士的一擊?”孫玉好奇的問陸宗師。“築基期修士的法力的等級是比不上金丹期修士的,就算築基期的修士積累再多的法力還是無法完全發揮出法寶的威力,我估計這把法器煉製的時候應該是加入了金丹期修士的金丹,隻有這樣才能夠讓築基期的修士使用的時候威力堪比金丹期的修士。”陸宗師皺著眉頭說道。“什麼?煉製法器的時候,還可以加入修士的金丹嗎?”孫玉大驚的問道。“正常煉器的話,是不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