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月 作品

第488章 春獵(14)

    

小丫鬟嚇了一跳,本能抬眸看向唐曉曉。唐曉曉眯起眼睛,眸底帶著威脅。小丫鬟心裏咯噔一聲,隨即溢位一抹苦笑來,今日她怕是活不成了。但家中弱弟斷不能出事兒。想到這裏,小丫鬟哆哆嗦嗦道:“是,是唐大小姐讓奴婢給唐二小姐傳話的。”“唐大小姐還給了奴婢兩錠銀子。”“讓奴婢把唐二小姐約出來相見,然後再到眾人麵前高呼唐大小姐與人有染。”“再把大家引到這裏來。”“這都是唐大小姐吩咐奴婢做的,奴婢也是逼不得已。”“唐...第488章??春獵(14)

燕銘學行動很快。

他先是將一切事情和計劃都告訴了燕雪瑤。

由燕雪瑤去穩住燕雪柔。

而後便下山去了顧沉給他的那個地址,見到了那個假的唐澤間。

假唐澤間見到他的那一刻,眸底閃過一抹慌亂。

燕銘學由此斷定,此人應該認識他。

或許就是國公府的侍衛。

立刻派心腹回府調查,迅速鎖定了一個人名。

“徐晶。”

本來,假唐澤間見燕銘學許久不說話,也不曾審訊他,還心存僥幸。

一聽到這個名字,身子便立刻軟了半邊。

眸底帶著濃濃的恐懼。

“大公子饒命,大公子饒命。”假唐澤間,也就是徐晶,撲通一聲跪下,連連叩頭。

“你是自己說,還是讓本公子說?”燕銘學瞥了徐晶一眼。

“是昌嵐郡主吩咐屬下的。”徐晶立刻就交代了。

“詳細些。”燕銘學說道。

“是。”徐晶連連點頭:“是昌嵐郡主找來了蠱醫,吩咐屬下易容成唐澤間的。”

“屬下本來不願意的,但是昌嵐郡主用屬下的妻女威脅屬下。”

“屬下也沒有辦法啊。”

“屬下的一切行動,都是聽從昌嵐郡主吩咐的。”

“是她讓屬下易容成唐澤間,然後想盡辦法混進春獵山。”

“隻是春獵山守衛森嚴,屬下進不去啊。”

“大公子,就隻有這些。”

“屬下什麽都還沒來得及做呢。”

“那蠱醫在哪裏?”燕銘學居高臨下的看著徐晶,問道。

“京城,四方衚衕。”徐晶忙的說道。

燕銘抬眸,看了一眼身側的護衛,那護衛點點頭,便立刻退了出去。

“還有嗎?”燕銘學問道。

徐晶想了想,而後搖搖頭:“沒有了,屬下就知道這麽多。”

“你可知道,本公子不喜歡被欺騙?”燕銘學眉頭微微蹙著,語氣淡淡的。

“屬下絕不敢。”徐晶忙的說道。

“諒你也不敢。”燕銘學揮揮手,另一名護衛便立刻將徐晶拖了下去。

京城到春獵山並不遠,而且那護衛還是騎的千裏馬。

很快便到了京城,尋到了四方衚衕。

借著燕雪柔的名義,輕而易舉的就見到了那名蠱醫。

“昌嵐郡主這個時間派你前來,是來取複顏蠱的嗎?”蠱醫一邊喝茶,一邊淡淡問道。

護衛點點頭。

蠱醫並未第一時間將複顏蠱取出來,而是慢悠悠說道:“那我的條件……”

護衛說道:“郡主說,就依你的意思。”

“拿來吧。”蠱醫伸出手。

護衛並沒有絲毫驚慌:“郡主說,要先取複顏蠱。”

“一切,要等事成之後。”

蠱醫蹙起眉頭:“昌嵐郡主真的這麽說?”

護衛點點頭。

蠱醫猛地站起身來,一雙眸子死死盯著護衛:“你不是昌嵐郡主派來的人。”

“說,你到底是誰?”

護衛依舊不緊不慢:“我就是郡主派來的人。”

“怎麽,你要和郡主的人動手?”

“不想在京城立足了嗎?”

蠱醫抿著唇,好一會兒後才說道:“你轉告郡主,我不可能先拿出複顏蠱。”

“你確定?”護衛眸光冷冷的盯著蠱醫。

那一瞬間,蠱醫才完全信了。

此人就是昌嵐郡主派來的,那作風都和昌嵐郡主一模一樣。

“確定。”蠱醫說道:“如果我先拿出複顏蠱,回頭郡主食言了怎麽辦?”

“我們郡主,堂堂國公府嫡女,怎麽可能對你一個小小的蠱醫食言?”護衛冷哼了一聲。

小小的蠱醫:……

“那你在這裏等著。”蠱醫沉吟片刻,站起身來,說道。

“等著……”護衛再次冷哼一聲:“既然是這般重要的東西,你難道不是隨身攜帶?”

“你卻讓我在這裏等著,是何緣故?”

“你想算計郡主嗎?”

“算計昌嵐郡主,我有什麽好處嗎?”蠱醫瞥了護衛一眼:“我還指著郡主給我一個光明的將來呢。”

“放心吧,我和郡主就是一條船上的人,自然不會坑害郡主的。”

“在這裏等著。”

說完,蠱醫便轉身離開了。

那護衛便安靜的在房間閉目養神。

雖說閉目養神,但精神一直都緊繃著,留意著四周。

畢竟苗蠱的攻擊手段,防不勝防。

他得留意著些。

蠱醫離開後,並未去取複顏蠱。

而後在其他的房間裏,通過蠱蟲,監視著那名侍衛。

半晌後,這才起身,拿著個盒子來了。

“這裏麵,便是兩隻複顏蠱。”蠱醫將盒子遞給侍衛:“按照之前所言的用法,即可。”

“好。”護衛點點頭,將複顏蠱收了起來。

“郡主說,請您也去一趟。”

“我?”蠱醫一愣,隨即又眯起眼睛來:“叫我去做什麽?”

“幫你揚名。”護衛說道。

“郡主現在就要實現諾言了嗎?請問要如何揚名?”蠱醫心下激動,聲音都忍不住微微顫抖。

他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為了名揚萬裏嗎?

“春獵山。”護衛淡淡說了一句。

“具體計劃,我不能和你透露,需要你親自和郡主商定。”

“好。”蠱醫點點頭。

“快點兒。”護衛催促道:“我還得趕緊回去複命的。”

“我現在就跟你走。”蠱醫起身道。

很快,護衛便和蠱醫一人一匹馬,趕在城門閉鎖之前,迅速朝著春獵山疾行而去。

等到天完全黑透了,護衛這才領著蠱醫停在一處小庭院前。

“這裏是……”蠱醫問道。

“徐晶,就是易容成唐澤間那位的居住之所。”護衛推開門,說道:“明日,我們隨同他一起入春獵山。”

“好。”蠱醫點點頭。

徐晶此人,他是知道的,故而心裏更加信任了幾分。

可就算信任,但此人依舊保持著警惕之心。

入睡時,在房間四周都佈下了蠱蟲。

幸而燕銘學提前有準備,配置了可以沉眠蠱蟲的藥物。

這才輕而易舉的進了蠱醫的房間。

並且一舉將人拿下。

蠱醫被鐵鏈結結實實的從頭捆到了腳,隻露出一個腦袋在外麵。

然後燕銘學又命人餵了他一顆七日斷腸散。

這才命人用一盆冷水將其潑醒。住沈清漪的手:“走,跟我回家。”唐老夫人忙的上前攔住:“沈夫人,留步。”而後又一柺杖敲在唐澤月的肩膀上:“孽障,還不跪下!”唐澤月被敲了一個趔趄,而後齜牙咧嘴的跪下,隻是那表情還很不服。唐老夫人又嗬斥道:“反了你了,竟敢動手。”“還不趕緊給你媳婦兒道歉。”唐澤月一聽要給沈清漪道歉,當下就皺起眉頭:“祖母,我沒錯,都是清漪的錯。”“她明知道曉曉受了委屈,卻還是幫著唐卿卿說話。”“我隻不過說了她兩句。...